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冬虫夏草没有那么神

0
0

    冬虫夏草没有那么神


    来源:网络


    【虫草价格疯涨】


    这些年来,炒作最疯狂、价格涨得最厉害的药材、保健品莫过于冬虫夏草。因为虫草还未能实现人工培养、只出产在高原特定季节、产量少、采集不方便,其成本的确较一般草药要高,但即便到了2003年左右,其价格也只是缓慢升至1.5万/公斤。2003年发生了“非典”疫情,有传言虫草能增强免疫力,因此需求大增,价格猛升;此后这些年,各路资金加入炒作,充分利用其资源稀缺性及高原神秘性,虫草的价格也一路飚升到30万元/公斤,比黄金还贵,堪称“软黄金”。与此同时,流传的冬虫夏草功效也扩展到有调节免疫系统功能、抗肿瘤、抗疲劳、补肺益肾,止血化痰,秘精益气、美白祛黑等。


    那么,虫草这些功效有可靠实验证明、临床试验数据么?退一万步,如果就是任性有钱不在乎疗效,就是喜欢这种昂贵的滋补品,吃着安全么?到底有哪些风险?


    过去10年,虫草价格飚升


    【中医眼里的虫草】


    冬虫夏草在中医药中被列入药材应用较晚,始载于清代医家吴仪洛的《本草从新》(1757年):“冬虫夏草,四川嘉定府所产最佳,云南、贵州所产者次之。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蚕,有毛能动,至夏则毛出之,连身俱化为草。若不取,至冬则复化为虫。补肺肾,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

    冬虫夏草现在也收入《中国药典》。按《中国药典》规定,冬虫夏草为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尸体的复合体。夏初子座出土、孢子未发散时挖取,晒至六七成干,除去似纤维状的附着物及杂质,晒干或低温干燥。后来药典又增加一规定,蛹虫草(北虫草)的子实体及虫体也可作冬虫夏草入药。(注:蛹虫草跟冬虫草形态差别较大,已实现人工培养;纯子实体就更跟虫没什么关系了,价格很低。)


    药典认为虫草【性味】甘,平。【归经】归肺、肾经。【功能主治】补肺益肾,止血化痰。用于久咳虚喘,劳嗽咯血,阳痿遗精,腰膝酸痛。【用法用量】3~9g。

    虫草一般就以完整虫体形式出售,消费者采用水煮或打成粉吃,也有商家加工成粉或药片形式出售,声称含虫草的保健品、营养品也很多。中药里含“虫草”也有数种:宁心宝胶囊、心肝宝胶囊、金水宝胶囊、金水宝片,实际都是蛹虫草菌丝培养物提取成分。


    【虫草是什么?】


    古人对虫草的迷信一定意义来自对其冬天为虫,夏天为草神奇形态变化,清蒲松龄在《聊斋志异外集》中就写道:“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难穷。”中医历来认为神奇之物,必有神奇之效的,象人形何首乌可延年益寿一样。


    后来的生物学家对冬虫夏草进行了科学的观察,弄清楚了虫草的生长习性。天然虫草生长在海拔3000~5000米的雪山草甸上,是蝙蝠蛾科昆虫幼虫被冬虫夏草菌寄生后的结合体。夏天,蝙蝠蛾蛹羽化成蛾,在花草上产卵,蛾卵孵化变成小虫,钻进潮湿疏松的土壤里,吸收植物根茎的营养,逐渐成长为肥胖的幼虫,这时幼虫如果被土里的虫草菌孢子感染,孢子会在幼虫体内生长,萌发菌丝,受真菌感染的幼虫,逐渐蠕动到距地表二至三厘米的地方,头上尾下而死,这就是“冬虫”,菌丝继续在虫尸内生长。经过一个冬天,来年春末夏初,虫尸头部长出一根象紫红色“小草”的子实体(子座),一天之内即可长至虫体的长度,虫体与子座的复合体称“冬虫夏草”。如果虫草没被人为采集或被动物吃掉,会释放出子囊孢子;而没被感染的幼虫则顺利成蛹,羽化成蛾,产卵;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一代代的繁衍下来。


    所以,我们现在知道,吴仪洛将虫草列为山草类不对,说“至冬则复化为虫”也不对,事实是下一代幼虫被感染成“冬虫”;那吴仪洛的“补肺肾,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其实也是没有依据的癔想出来的,大家应注意到《中国药典》中虫草的【功能主治】其实是与吴仪洛的完全一致,这更说明现在虫草的【功能主治】其实就是抄自历代本草文献,而非经过动物实验、RCT临床证实的;如果有实验,也不过是为了装模做样为古文献背书而已。


    【其它虫草】


    在自然界中,这种昆虫的幼虫、成虫被真菌感染,成为僵尸,进而长出象草一样子实体的,并不罕见;目前世界上已知的各种虫草有500多种,中国境内则有100多种,冬虫夏草不过其中一种。冬虫夏草并不是上天特别恩赐给中国人的礼物,中医没有任何可靠证据证明冬虫夏草就拥有超乎其它虫草的功效。中医强调“道地药材”“正品虫草”,认定“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的虫草为正品,而其它为伪品,也只是装模作样,不同科属的虫草僵尸,虽然形态上有很大差异,如果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含量差不多,用等量僵尸真菌制成饲料喂实验动物,结果是不会有显著差异。中医没有任何可靠证据证明冬虫夏草就拥有超乎其它虫草的功效。


    蛹虫草、金蝉花、蚱蜢虫草、僵尸蚂蚁


    【虫草化学成份】


    据报道,虫草含水分10.84%,脂肪8.4%,粗蛋白25.32%,粗纤维18.53%,碳水化合物(多糖)28.90%,灰分4.10%,虫草酸约7%,少量虫草素,还有微量的维生素B12、麦角脂醇、六碳糖醇、生物碱等。

    从成分上看,虫草跟别的普通食品没有多大区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等成分及比例跟普通蘑菇、香菇等真菌差不多。总的来说,关于冬虫夏草的功效,不管是国内或国际上,一直没有较高级别的论文证据支撑,更不用说大型的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虫草业者宣称虫草的神奇功能源自三个成分:多糖、虫草素及虫草酸,以下逐一评点。


    虫草多糖,包括碳水化物及粗纤维,虽然现在确实有用真菌制成的多糖制剂应用于临床,象香菇多糖,不过那是要注射使用的,口服无效;多糖吃进去后在小肠水解为单糖后才能被人体吸收。


    虫草素,是一种核苷类成分。1950年,德国人Cuningham等观察到被蛹虫草(Cordyceps militaris)寄生的昆虫组织不易腐烂,随后从中分离出一种抗菌性物质,命名为虫草素(Cordycepin),并在Nature 上发表。这是第一个从真菌中分离出来的核苷类抗菌素。


    核苷类药也是现在重要制药方向,象我们熟悉的利巴韦林、拉米夫定、恩替卡韦到1000美元一片的治疗丙肝明星新药Sovaldi,都是核苷类药物。核苷(酸)的碱基或糖基部分进行修饰得到核苷(酸)类似物,能竞争取代病毒正常的核酸前体或抑制核酸合成酶,阻断病毒核酸的合成,阻止病毒DNA链的复制,从而对病毒产生选择性的抑制作用。好的核苷类药,应该选择性强、特异地作用于病毒,而对人体副作用极可能小。目前有效的核苷类药物其副作用都不能忽视,象利巴韦林最主要的毒性是溶血性贫血,只有在评估收益大于风险时才会用药。


    几十年来,有不少科研机构、药厂曾介入虫草素研究,发表的论文很多,涉及抗菌、抗病毒、抗肿瘤、抗炎、免疫调节、清除自由基等,很多只是早期的体外细胞或动物实验,离临床实验还有很大距离,虫草素本身至今还没有通过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的临床试验获正规药监批准成为新药。


    不过这不妨碍无良保健品厂拿国外初始动物实验为虫草产品背书,最常见到的有"虫草素对小鼠的抗黑素瘤细胞实验"。日本Mukogawa Women's University (武库川女子大学) Yashikawa等200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给小鼠的右后足足跖接种1X10^6个B16-BL6恶性黑素瘤细胞,两周后称量其原发肿瘤肿块,然后连续两周分别给予质量浓度为0.5、15 mg/(kg.d)的虫草素口服,结果显示,给予15 mg/(kg.d)虫草素的小鼠与对照组相比,原发肿瘤肿块的湿重降低了36%,且体重不减轻,也没有发现系统毒性。

    首先得指出,这是早期动物实验,离人体临床实验还有很大距离;退一步我们估算一下剂量也很有意思,上述实验表明15 mg/(kg.d)的虫草素口服有助于抑制小鼠黑素瘤,人--小鼠间每公斤体重剂量折算系数可取10,即人类有同等药效剂量为1.5 mg/(kg.d),一个60公斤成人日对应剂量为90mg虫草素。有大量的测试报告指出,野生虫草检不出虫草素或含量非常低,即使以某些报告给出的0.2mg/g来计算,即每日需要吃450g 虫草(约1斤),以低端虫草200元/g计算,每天需花费9万元,一个月需要花费270万元;如果选择同仁堂等品牌虫草,价格还要翻番。所以说,拿初始动物实验来推销保健品,仔细想想非常可笑。


    多项研究证实野生冬虫夏草无法检出虫草素或含量非常低,现在虫草素都是从人工培养的北虫草菌培养液中提取的。

虫草素已实现化学合成,但成本比较高,既然还未能商用,也自然没有药厂去改进工艺降低成本。即使未来有幸证实虫草素或其化学修饰合成物对某些疾病有确切治疗作用,短期要靠高产率菌种菌丝培养提取,长期要靠化学合成降成本,纯天然虫草吃破产几次也不够。


    虫草酸,药商及保健品商会宣传虫草酸“多用于脑水肿,防治急性肾功能衰竭,有调节心、脑、血管的作用,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改善人体的微循环、降血脂、降血压,治疗肾虚。”虫草酸又名D-甘露醇,查一下药用甘露醇的用途,确实如此,这段话表面看貌似没说谎。甘露醇在医药上很常用,有组织脱水、利尿、降压等功能,用于治疗脑水肿及青光眼、急性少尿、预防急性肾功能衰竭、治疗肾水肿,但是,这些用途是经静脉静滴才有效的,口服无效。甘露醇口服可致泻,有用于肠镜检查前清肠准备,也用来制成治疗便密的外用开塞露制剂...


    可见中药商及保健品宣传的虫草酸用途部分确实抄袭自现代医学,但按中医口服用法、用量,都决定了不会有现代医学的治疗效果。


    甘露醇当然也不是由天价虫草提取,现在工业生产甘露醇主要有两种工艺,一种是以海带为原料,在生产海藻酸盐的同时,将提碘后的海带浸泡液,经多次提浓、除杂、离交、蒸发浓缩,、冷却结晶而得;另一种是以蔗糖和葡萄糖为原料,通过水解、差向异构与酶异构,然后加氢而得。现在主要是采用后一种合成方法。医用甘露醇很便宜,一袋250ml 20%医用甘露醇溶液价格约10~20元,其中含甘露醇50g;如果按虫草含7%甘露醇算,要从天然虫草中提取得到同样甘露醇含量,至少需要714g虫草原料,需耗资15~20万元人民币。


    【虫草的重金属风险及种种作假行为】


    天然冬虫夏草的一个很严重问题是砷含量超标,2008年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青海省药品检验所对17个产自青海、西藏的冬虫夏草的重金属含量做了测定,结果发现17个样品中有16个砷含量超过《中国药典》对药材及其制剂重金属残留限量要求对砷限量要求(2.0mg/kg)。该测试报告同时测定了取自青海冬虫夏草产区的14个土壤样品,其中7个砷含量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 GB15618-1995》的二级土壤砷标准值(30mg/kg,PH中性),估计是因为虫草产区土质问题。


    可以相信,上述药检所测试样品是正规材料,又考虑到按《中国药典》中冬虫夏草日用量3~9g/d,冬虫夏草太昂贵,一般人的确不容易因此导致砷日/周摄入总量超标。但是虫草的人为造假导致的重金属超标风险让大自然残留相形见绌。


    因为中药消费重视外观,全草跟断草、残草的差价很大,促使虫草商贩将断草、残草拼接成完整的全草,早期有用竹签,后来更有灵机一动的发现用铅丝更同时可增重,当然这极大增加了重金属含量。用重金属粉涂抹增重、人为加湿增重都很普遍。中国经营报、南方周末曾对虫草的种种做假手法报道,这些造假手法常见于小的虫草商贩


【虫草中成药】


    至目前为止,中国药监批准了数种以发酵虫草菌粉为原料制成的中成药,看功能及主治堪称神药。不过这些中成药都没严格的动物实验及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的临床试验。


    药厂称,“采用从天然虫草获得的虫草真菌,以发酵法生产人工虫草菌丝体获得成功,实现了生物工程方法大量繁殖人工虫草菌丝体,以代替冬虫夏草。经大量的研究证明,这种菌丝制剂与天然冬虫夏草的有效成分、药理作用及临床效果相似,可以代替冬虫夏草在临床广泛应用。”

既然国际国内都没有高级别证据证实冬虫夏草的药理及疗效,声称跟冬虫夏草一致的人工虫草菌丝主张的疗效当然可疑。这些药厂声称人工虫草菌丝一个优点是含砷低,仅为天然冬虫夏草的1/9,的确很有意思。


    虽然天然冬虫夏草还没实现人工培养,直接培养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技术上有困难;另一种虫草—蛹虫草早就解决人工培养问题,并得到广泛推广。根据人工蛹虫草的培养方式不同,可分三种:


    1.      北虫草感染柞蚕或家蚕,培养出带虫体的子实体,形式接近天然冬虫夏草,外观有区别,不能冒充;


    2.      培养基上培养北虫草子实体,收获得到虫草花,外观象金针菇,价格也不高,干品每500g价格在百元内,跟高端菇类干品接近,可以作为普通食材,有报道说部分干品经硫磺熏蒸保鲜、增色,可能硫超标,要注意;


    3.      液体培养北虫草菌丝,作为中成药或保健品原料,或者用于提取虫草素。

柞蚕虫草、北虫草子实体、虫草花商品


    【虫草不良病例】


    经检索文献,虫草有报道的临床不良反应有“引发药疹、皮肤瘙痒、严重过敏反应、月经紊乱或闭经、过敏性紫癜、房室传导阻滞、抑制胃肠排空等。有肾毒性,长期服用可能对肾脏有毒”。不良反应以过敏反应为主,其所致过敏反应发生较迅速最快者在用药后10min,慢者为服药后1周,主要表现为皮肤黏膜损害或伴有呼吸、心血管等系统的症状。


    冬虫夏草及其人工制剂由于其化学成分复杂主要含有粗蛋白、氨基酸、核苷类、多糖类等,不良反应的发生机理尚不清楚,粗蛋白可能为其过敏成分。天然虫草及人工虫草制剂均有不良反应报告。另外,虫草有重金属超标风险,所以也有吃虫草致重金属中毒病例。


    摘录两病例:


    病例一:患儿男性,4岁,因长期咳嗽,肺喘,中医建议服用冬虫夏草,患儿父母自行从药店购买天然西藏冬虫夏草,早晨2g冬虫夏草加米熬粥服用,近中午,患儿父母发现患儿头、颈部出现少量红色点状丘疹,并伴有瘙痒,因症状不严重,没有引起患儿父母注意,也没有细问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以上症状,晚上,症状自行消失。


    三天后,再次以2g冬虫夏草熬粥给患儿服用,患儿约半小时后全身出现红色点状丘疹并伴有较严重的瘙痒,联想到三天前的情形,患儿父母猜测可能与服用冬虫夏草有关,遂带患儿到医院就诊,经医生询问,患儿近期未服用其它特殊药物与食物,生活环境也没有什么改变,联系事件前后经过,医生认为属于服用冬虫夏草导致过敏,经查体,患儿没有其它异常体征。过敏症状也不严重,没有让患儿使用抗过敏药物,建议停用冬虫夏草,等待过敏症状自行缓解,如有异常情况随时医院就诊。患儿当天瘙痒基本缓解,第二天过敏症状完全消失。[12]


    病例二:


    浙江省台州一私营企业老板张某,平时很注重养生,对冬虫夏草情有独钟,一天要吃掉好几克。在连续服用三个月冬虫夏草后,张某出现莫名的腹痛症状,辗转求医一个多月,最后在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职业病治疗中心做血铅检查,被确诊为铅中毒,经排铅治疗后血铅水平很快恢复正常。回到台州后,张某第一时间把家中的虫草送到专业机构检测,果然发现虫草上涂抹了铅粉。[13]


    【综述】


    虽然冬虫夏草的功效被吹嘘得几乎包治百病,价格也涨得比黄金还贵。


    根据已测定的虫草成分,显然没含特别的对治病有帮助物质,象虫草酸不过是很普通、很便宜的甘露醇;另一个成分虫草素,天然冬虫夏草中几乎不含,或含量特别低,并且还没有高级别的证据证明其有抗肿瘤、提升免疫能力功效。


    因为冬虫夏草产区土壤砷含量相当比例超标,虫草的砷含量也普遍超标;因为虫草价格太高,采用涂抹重金属粉增重。所以,最好情况下,虫草及虫草制品是没任何作用,也有因服虫草过敏或致重金属中毒的不幸案例。


    我们充分了解这些信息,可以让自已、家人及好友避免交昂贵的智商税。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