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7

[转载]关于马戛尔尼的神话

0
0

自甲午以后,“爱国”五四以来,尤其是最近几年,随着西方神话的破灭,经济科技文化上画皮被中国一个个戳穿;网络 世界里洋奴的自虐心理达到了顶峰。很多洋奴编造谎言:中国到螨清极盛时期的经济已经全面落后于西方国家,原始的的小农经济敌不过西方成熟的市场经济。封建 专制的与西方民主相比已经显得陈腐落后,上层统治集团固步自封,拒绝任何先进的东西。这才导致最后被传说中的“西方文明”彻底打败。

洋奴污蔑乾隆因为代表英王的马戛尔尼勋爵不肯下跪就拒绝与英国建立“合理”的现代外交关系和商业关系,拒绝英国送给清政府的先进科技产品,于是导致中国不能熟悉正常市场逻辑和现代外交关系,失去学习国外先进技术、文化和政治制度的机会——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关于马戛尔尼出使中国的真实背景和过程,在马戛尔尼《日记》出版后,西方以及港台的学术界都已进行了纠正,唯独当今大陆公蜘还有被控制的网络宁可相信自己编造的谎言罢了。

这些大陆以外的研究都注意到几个细节:

第一,马戛尔尼勋爵并不是已经神经不正常的英王乔治三世的特使;

第二,乾隆皇帝并不是因为礼仪问题和自大傲慢特别怠慢了马戛尔尼,而是有更深层的原因!

第三,马戛尔尼并没有带来传说中的“先进科技产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洋 奴想当然地认为马戛尔尼是英王的特使,他的“照会”是英王签发的,带来的礼物是英王送的,提出的要求是代表英国政府的。其实,早在1600年女王伊丽莎白 一世就仿照荷兰赋予了英国东印度公司以特权。这个特权包括获取领土、设立军队、铸造钱币和行政管辖。也就是英王把殖民地的诸多特权“外包”给了一群商人, 坐享税收罢了。研究表明,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马戛尔尼是亨利三世派来出使中国,相反所有证据都显示马戛尔尼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监委会派出的!他从中国回来后没 有向英皇汇报,只是向东印度公司进行了汇报。虽然乾隆皇帝和清朝官员并不清楚其中细节,但这的确不属于政府间的正式“外交”事项。洋奴由此指责乾隆拒绝现 代外交规范实际上自己倒是该多补补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那么第二点,中国皇帝是不是因为盲目自大,因循保守就拒绝了马戛尔尼的要求呢?

螨 清明面上拒绝的理由是"谨遵旨先谕,以尔等所请各条与天朝体制不符“,那么马戛尔尼提出在中国浙江、广东中国边缘岛屿“居住和收存货物”的要求,已有先 例。早在马戛尔尼到中国200多年前的葡萄牙人就以“晾晒货物”为理由赖在澳门不走,并最终成为葡萄牙的殖民地。乾隆为何特地拒绝马戛尔尼呢?其次,在北 京建立“商馆”(不是洋奴造谣的“英国驻北京办事处”,甚至不是“英国驻北京商务代办处”,严格来说只能是“英国东印度公司驻北京办事处”!)的已经有俄 国、葡萄牙等国,为何唯独对英国不友好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至 于跪拜问题其实早已解决,而且根据各方面资料研究,马戛尔尼最后还是双膝跪拜了,只是没磕头而已。乾隆皇帝和清廷这时真的拒绝与西方接触吗?也不是,马戛 尔尼到热河后发现,钦差大臣徵瑞再次拜访时,随同竟有六名“留有络腮胡子的欧洲传教士,他们的衣着都像中国官员——他们事实已是中国官员。”不过他们不是 英国人而是葡萄牙人、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么为何清廷要如此特别招待马戛尔尼一行?答案很简单,清廷这时已经高度怀疑英国有不轨之心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91-1792 年,尼泊尔廓尔喀人入侵西藏。乾隆派福康安率大军历经数千里远征击溃廓尔喀匪军,并翻过喜马拉雅山兵临廓尔喀都城加德满都近郊。最后以廓尔喀人请求纳贡称 臣,福康安撤军收场。美国北卡罗纳大学历史系教授James L.Hevia在著作《清代的宾礼与1793年马嘎尔尼使团》提及:东印度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卷入了尼泊尔廓尔喀人与清朝在西藏的战争”,同时又资助并策 划参与了1792马戛尔尼使团在华的全部行程和议题。马戛尔尼的《日记》中也记载了螨清官员说“西藏前线发现了欧洲人亲临指挥,也在许多包头布中看到了类 似英军的军帽”可以互相作证。

根据史料记载,福康安在刚进藏时曾致函英国驻印总督要求其出兵制止廓尔喀人侵略, 英方却故意不正面回复。直至福康安大军兵临加德满都城下,他们才来赶来“调停”。廓尔喀人入侵西藏事件是英国人挑唆下对中国的一次军事试探,而且螨清方面 早已察觉。马戛尔尼在《日记》里也提及了在热河期间福康安对他的冷淡。乾隆皇帝一向待福康安如同己出(读过雪山飞狐的小学生都知道),乾隆对马戛尔尼的来 访不生出提防之心那才不正常!可以推论,如果英国没有先前对中国显示出他们的觊觎之心,乾隆也许会像对待其他西方国家那样,按照正常惯例准予设立“英国商 馆”并按照近代外交习惯处理与英国的关系。

另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放眼当时的世界;当年不同意对英国门户开放 的,不仅仅是螨清一家、乾隆一人,而是包括世界上几乎所有伟大的国家及其英明君主——在欧洲起先有荷兰,在荷兰之后有美国、法国,特别是19世纪后期以 来,提出了一整套反所谓自由贸易的政治、经济、文化政策的德国。他们全都曾经比螨清更为彻底而坚决地反对过英国所谓的的自由贸易和海洋贸易直到他们取得一 定的优势,而且这些国家都曾经或者依旧是世界领袖或者列强之一,难道不跟英国开放门户就是英明正确,换了螨清不跟英国开放门户就成了罄竹难书的罪恶?难道 反对英国就等于反对贸易,拒绝英国就等于拒绝文明、拒绝现代化?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论调,我想大概只能产生于20世纪中国社会极其荒谬的后殖民语境之中!

第三马戛尔尼那 次来究竟给乾隆皇帝带了些什么礼品,现在洋奴造谣说什么的都有。电视剧中经常有这样的场面:马戛尔尼给乾隆皇帝展示了他带来的火车模型和精致的钟表。乾隆 指着火车模型问做什么用。于是马戛尔尼blabla这东西拉得多跑得快。虽然洋奴经常自吹是科技史大拿,一到科技史细节照样是小白:能跑的火车是马戛尔尼 走后的第9年,真正能勉强使用的火车是1814年才有。有的文章甚至扯淡马戛尔尼“礼品介绍中专门提及了榴弹炮、迫击炮以及手榴弹、卡宾枪、步枪、连发手 枪”。英国在1792年真有这些自动武器,早就统一地球了!那还有今天的美国?哎——现在的洋奴连瞎话都编不好。

马戛尔尼确实把钟表(虽然上面的德文字母忘记抹掉)带 来了,还有几辆精美的马车。但模型不是火车而是大型战舰模型——这东西是纯属装逼的。而且当英国人向乾隆介绍一艘名为“君皇” (RoyalSovereign)的军舰模型时,乾隆立即询问一些有关机械的细节问题,显示出他对舰上的大炮有着莫大的兴趣。事实上,马戛尔尼从来没有介 绍过滑轮、气泵、化学的装置,以及舰上的动力模型,马戛尔尼使团亦没有展示那个原本可能是作为礼物的经纬仪。经纬仪是当时测量经纬度的最新工具,相比螨清 沿用耶稣会士的测量方法去估算清朝的领土,经纬仪无疑更具效率。事实上,早在英国人来中国前,葡萄牙人、荷兰人等早就把西方当时最精致的技术产品带到中国 了,钟表和火枪、火炮在当时确实有点技术含量。而中国人仿制并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制造业产品的能力,去一趟温州义乌东莞就知道了。早在康熙年间中国人已经 能够独立自己制造钟表。稍晚的嘉庆年间甚至发展成分工生产的产业链!顾禄《桐桥倚棹录》记载:“影戏洋画,其法皆传自西洋欧罗巴诸国,今虎丘人皆能为 之……自走洋人,机轴如自鸣钟,不过一发条为关键。其店俱在山塘。腹中铜轴,皆附近乡人为之,转售于店者。”其实顾禄先生自己也不清楚:钟表机械的核心技术是“擒纵调速系统”。就是中国人发明并传到西方的!

至于西式四轮马车也无非装逼而已。西方缧着马脖子的“颈带式系驾法”(马脖子受力)马车与中国马肩胛受力的“轭靷式系驾法”(马肩胛骨)的马车相比,只能说华而不实。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8452261_1.html/ ]

仍 然有很多洋奴坚持认为清政府在一七九三年太过封闭,因此错失了认识刚刚崛起的近现代科技的黄金机会,这些看法都不过是事后诸葛亮。不论是马戛尔尼、他船队 的机械工匠,还是天文数学家登维德(JamesDinwiddie)在一七九三年到达中国的时候,都没有留意到,当时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拍卖会中购得由德国 制造的天象仪,上面已经涂有东方色彩的外表来专门迎合中国市场。后来,马戛尔尼参观了奢华的御花园,看到里面放满了“制作精良的工艺品如天体仪、太阳系 仪、时钟和自动弹奏音乐的机械装置”,于是停下来思考他自己那些科学仪器的局限。当时有人提出,中国人应该会对英国的机器更感兴趣,但是因害怕聪明的中国人很快便能够复制那些出口的机器,结果有关建议就被完全搁置!这 些仪器或交回英国印度公司,或是给了登维德。登维德向一些在广州的英国工厂介绍了这些仪器,并作了一些实验示范,当中亦有中国商人参与。对此马戛尔尼曾留 下别具深意的记录:“如果登维德选择留在广州,继续他的示范,我敢说他很快便会发现,单是从中国学生那儿就能够赚取到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从1793中 国商人关注登维德的实验和仪器的情况来看,我们便会毫不诧异为何中国人在鸦片战争之后,迅速掀起洋务涌动的高潮!

乾隆当时回复说这些东西“不过张大其词而已,现今内务府所制仪器,精巧高大者,尽有此类。其所称奇异之物,只觉视等平常耳”现在经过我的一番解释,大家该明白并非全是无知自大!同理今天美国也不会向中国出售最先进的武器,而是输出自由民主——现代的精神鸦片!

至于乾隆和福康安冷落马戛尔尼的火炮和操演,是因为他们按正常人逻辑会认为这是在“炫耀武力”。因此其他西方国家的军演会看,而对策划对华侵略的人的军演不会去看,也不稀罕看。明显是严重外交警告了!

很多穿越小说看多了的洋奴逻辑混乱只懂玩斗兽棋,把十九世纪中后期的西方科技和工业水平乾坤大挪移到十八世纪的西方。实际上到十八世纪中后期西方主流依旧是作坊生产! 主要依靠畜力和水力!其大部分产业的技术水平其实低于当时的中国。蒸汽机用于纺织是1790年前后,用于船舶和火车必须到十九世纪了,那时候嘉庆都快嗝屁 了。马戛尔尼为乾隆祝寿带来了钟表、马车和火炮,但不会带来最先进技术蒸汽机。一是他们自己才刚有几年;二是他也带不来——1810年前后,英国特别颁布 了一个法令,凡是蒸汽机和机器出口的,处以死刑!

说了一大通,从来以侵略为己任的东印度公司为什么偏偏在这时要派马戛尔尼来中国呢?这要从当时东印度公司当时面临的问题说起。

1765—1766 年,英国东印度公司从中国进口商品金额是其对华出口额的3倍多。虽然银子可以用从印度抢来的东西到美洲换,但这样失血下去,睡在银矿上也不够花的!东印度 公司1784 年在广州还有几十万两白银的盈余,结果第二年就出现二十多万两的赤字。此后亏损额翻好几番。按照正常“市场逻辑”这样走下去,东印度在华分公司只有彻底破 产关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然 而英国人从不缺乏“智慧”!东印度公司的一位高级职员(就是后来著名的华生上校)通过对中国市场的调研发现,出口中国货物中居然鸦片还可以盈利。本来还为 公司亏损而愁眉不展的董事会终于捞到了一条救命稻草。他们专门成立了鸦片事务局,垄断印度鸦片的生产和出口,并授意英属印度政府将鸦片批发给有经营权的小 商户,通过他们让鸦片出现在广州市场上流通,所得收入全部交给公司的广州财库,后者再以伦敦汇票的形式支付这些鸦片贩子,汇票可在英国金融机构兑出现金!

英 国印度总督号令当地人留出大片土地种植罂粟。东印度公司对罂粟种植和收购加工实行垄断经营。东印度公司在当地收购价格为每箱160卢比,在广州售价为 3500卢比,利润极为惊人(当时3.88卢比折合1个银元)。英属东印度公司再用毒品赚来的白银从中国收购茶叶丝绸瓷器回英国卖。到18世纪最后十几 年,英国向中国出口鸦片每年已经达到2000箱,折合近二百万两白银。正是这个关口,1793年马戛尔尼被东印度公司派来中国要求中国国门户开放。

如 果还仅仅依靠“正常”贸易,互相开放更多口岸,那么双边贸易额越大,东印度公司亏损只会更加严重!如果没有看到鸦片贸易的光辉前景,马戛尔尼为何不早点来 中国?如果洋奴认为“鸦片贸易”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这档事还可以讨论,不过洋奴如果不是脸皮厚过城墙是不敢面对这一事实的。

到1838年,英国对华鸦片出口已经达到4万箱,年均增长8.2%!面对花几十年做足了侵华准备的英国;接下来的历史大家都知道的

对 这些历史的结论:明朝嘉靖到万历,螨清乾隆到道光;这些被我们妖魔化的中国统治者,其实并不会比我们今天做得更差,都是先有限开放,学习消化科技,然后再 战而胜之的思路(做不做得成有另外一些原因)其实不就是本朝的发展轨迹吗?至少大节上我觉得他们被现在键盘侠无端指责是毫无道理的!

附录: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刘禾访谈录——档案解密的近代世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刘禾:16世纪,印度的伊斯兰莫卧尔王朝开始衰败,英帝国开始蚕食印度。我很关心的一点是:17世纪的时候,大清帝国(1644年建立)知不知道这件事?


研究的结果,他们是知道的,乾隆皇帝是知道印度被殖民这件事的,因此他要关闭一些口岸,这跟“闭关锁国”不是一回事,是一种有意识的防备。这是有证据的。


现在有学者发现,乾隆以前,康熙皇帝就说过,“海外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此朕逆料之言。”(康熙五十五年十月壬子谕大学士九卿)。 我在书中的第三章,特别把这句话提了出来。他们是知道的。这一点被很多研究明清史的学者所忽略。


研究贸易通商史的学者都知道明清对外贸易的规模,因此很难得出“闭关自守”的结论。其实,在明清的小说里,经常提到“银子”,银子成为那一时代的流通货币,不是偶然的。这“银子”是外面来的东西,是海外贸易的产物。


贸 易的结果,是有些欧洲国家对中国形成了赤字,就像现在的美国对中国一样。中国和英国当时形成的赤字,英国政府想方设法要解决。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行(例如钟 表贸易),最后找到了鸦片,然后用鸦片战争和赔款的办法来纠正他们的贸易赤字。你看看几次的赔款,数目非常惊人,到最后八国联军的赔款,高到最后超过了全 民总产值。中国最后为什么变得贫穷了?晚清政府为什么没有赈灾能力?就跟这个有太大的关系。


所 以如果我们不联系当时整个的世界体系孤立地来看中国,什么都不能解释。这是整个殖民过程造成的一个结果,而且我一直强调一点,中国不是唯一的。印度也是这 样,很多国家都被殖民过。“闭关自守”一说其实缺乏实际的证据。当时的政府是规定,限制通商口岸,而且不准中国人随便教外国人学中文,害怕情报被刺探。那 时候他们没有别的办法,而且他们看到了印度的下场,自己不想完蛋,只能这样。有人说,不闭关自守是不是就好了?未必,甚至可能跟印度差不多。因此,虽然晚 清政府虽然最后没有堵截得了,但他们把英国进入中国的步伐推迟了100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8452261_1.html/ ]


我的书讨论的是碰撞中的帝国,解释的是权力结构在全球范围内是怎么回事。关注的不是这个东西最后给中国带来了好还是不好,历史还没有终结嘛。


当然鸦片战争带来了很多的后果。


经常有人问,中国怎么没有像日本一样也明治维新?但他们有没有先问一下,明治维新所需的巨大财政能力和金钱从是从哪来的?


日本的军事振兴是谁买的单?当然是晚清政府的赔款。因此历史一定是在一个“关系”里进行的,而不是说,他们怎么可以,我们就不可以。

这样的说法,完全没有历史感。这种平行比较的研究,什么都没解释,只是解释了某种情绪。


现在的全球化和过去的全球化是连接在一起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刘禾:还有特别有意思的一点是,鸦片战争使得英国对印度的统治有了资金来源。因为英国离印度很远,而且统治那么大一个国家不可

能光依靠英国财政的拨款。相反,是要求印度在资金上支持英国——殖民地一定是这样。中国的白银到了英国鸦片商手里,英国人没有中国人买单统治不了印度殖民地


英国还在这个过程中,使得自己的纺织业击垮了印度的传统纺织业,后者当时是全世界最大的纺织品产地。而纺织业又是英国工业革命重要的旗帜。再追溯下去,纺织工业里棉花的来源又是来自于美国南方奴隶的劳动,这些劳动力的来源又是非洲。



刘禾:对,全球化早就发生了。英国要击败印度,要统治它,就需要资金。所以如果你从结构性的角度,流动地观察,你就不会简单地说,鸦片战争给中国带来了好处还是坏处。任何战争都会带来社会变革,有很多的势力在搏弈,结果怎样,很难说。


鸦片战争还给中国带来了革命。它还带来了众多的战争,中国在100年内完全陷于战争,因此才会在1949年的时候变得那么贫困。所以,我的关心是一种全球范围内的结构性的事件,回答的问题是关于某一个历史条件下,各种势力到底产生了一种怎样的较量,特别是帝国

之间的较量。在这个过程中——不是在某个国家的意志之下——产生了什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刘禾:我在研究鸦片战争的时候,在大英博物馆和英国国家档案馆看了很多档案资料,让我大吃一惊,史料告诉我的,并不是晚清政府“闭关自守”,这跟我在中国和西方看到的历史叙事正好相反。


大 清政府非常软弱,但不是闭关自守,那时候的执政者的一个基本想法,是想让英国了解自己。他们老是对英国人说,我们不是你们说的那样。而英国人非常强硬,说 我要这个,我要那个。所以他们之间的交往完全不是你了解我,我了解你,外交不是这样的,一定是讨价还价。因此我们一定要调整,而且现在是一个特别好的时机 调整。

附录二中国近代衰变的起点:

1815年4月5日,沉睡万年的印尼松巴哇岛坦博拉火山岩浆喷薄而出,气势汹汹。五天之后,也就是1815年4月10日晚7时左右,坦博拉火山岩再次爆发,随后断断续续持续百余天。这是坦博拉火山近两个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喷发,也是有史以来、有文字记载的伤亡程度最为惨重的一次火山灾难,遇难人数总计11.7万。

当 烟雾消散以后,坦博拉火山已“喷掉了山顶”,其高度从4100米锐减到2850米。坦博拉火山爆发的剧烈程度相当于1883年喀拉喀托火山爆发的十倍以 上,喷出的火山灰在地球大气圈中形成一个层面,它“一手遮天”,将太阳释放给整个地球的光和热给挡在了外面,导致低温天气。

因为火山灰在大气层中需要时间流动,所以并没有立刻影响附近地区的气候,直到1816年影响才显现出来。在此之前还有两次火山爆发,分别发生在1812年的加勒比海地区和1814年的菲律宾,在大气层中早已存在的火山灰因为坦博拉火山的喷发更加严重。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8452261_1.html/ ]

当时欧美的日记和报纸详尽记录了1816年的天气,比如天空中不寻常的颜色,巨大的太阳黑子和其他怪异现象。这些资料从侧面证实了今天的自然史学家的研究:太阳磁场的改变,巨大的火山喷发和太阳黑子活动造成了北半球的饥荒、干旱和毁灭性的雨雪天气。

气候改变历史

对自给自足的农民来说,粮食歉收常常意味着死亡。1816年粮食歉收后,从不列颠群岛到欧洲大陆,从美国到加拿大,到处满目疮夷,社会秩序几近崩溃。历史学家称之为“西方世界最糟糕的一次生存危机”。

在 美国,饥荒促使农民们往西迁徙,成千上万的家庭被迫离开家园去西北部寻找更加适合的气候,更肥沃的土地。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改变了美国的农业结构,产粮区从 东部转移到了西部。西进运动促进了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开发。印第安纳在1816年成为了美国的一个州, 伊利诺伊则在1818年也成为一个州。

被迫迁徙的灾民之中就有约瑟夫·史密斯,他们家搬到了纽约州,经历了一系列神秘事件之后,约瑟夫·史密斯发表了《摩门圣经》,这预示着新的教派——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即摩门教的诞生。

几 乎每一个欧洲国家都出现了“粮食骚乱”,激发了席卷欧洲大陆的革命激情。法国政府倒台,保守的黎塞留公爵应邀组织新政府。1819年夏天,巴伐利亚城镇维 尔茨堡爆发了德国近代历史上第一次反犹太人骚乱。饥馑和革命激情又加重了紧张关系和愤怒情绪,使这种骚乱蔓延到全德国,并发展至阿姆斯特丹和哥本哈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在德国的达姆施塔特地区,后来成为化学家的尤斯图斯·冯·李比希经历了这次灾荒,这场悲惨的遭遇迫使他后来开始研究植物营养学,发明了化学肥料,大大增加了土地单位产值。

这 次饥荒令食品价格飞涨,以燕麦为例,1815年每蒲式耳是12美元,1816年上涨到92美元,涨幅达8倍。对于主要依赖马车交通的经济模式来说,燕麦是 必需品。在燕麦短缺的形势下,促使德国发明家卡尔·德莱斯去探索无须马拉的新交通工具,结果他发明了“德莱辛”——自行车的前身,这是向个人自动化交通工 具时代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大气层中的火山灰增多导致了这段时期落日时分特殊的景观,英国画家透纳把这种颜色成功 捕捉到了画布上。1816年6月16日,诗人雪莱带着未婚妻玛丽到拜伦位于日内瓦湖边的别墅度假,结果突然下起了大雨,狂风怒吼,闪电齐鸣。玛丽与很多文 学界人士困守在寒冷多雨的瑞士,6月22日的暴风雨让他们只能呆在室内,以讲鬼故事消磨时光。

他们约定把这些传说写下来,1818年玛丽第一个完工,这就是我们今天读到的哥特式惊悚小说《弗兰肯斯坦》或者说《科学怪人》。而拜伦的私人医生约翰·波坚杜利则写出了中篇《吸血鬼》。也是在“无夏之年”,拜伦开始写作他预示末日来临的诗歌《黑暗》:

明亮的太阳熄灭,而星星在暗淡的永恒虚空中失所流离,

无光,无路,那冰封的地球球体盲目转动,在无月的天空下笼罩幽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无夏之年对中国的影响更加耐人寻味。当代著名经济历史数据考证与分析专家安格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经过研究发现,1700年时整个欧洲的GDP和中国的GDP差不多相等,而在1700-1820年的一个多世纪中,中国经济的年均增长速度是欧洲的4倍。然后,在1820年以后的一个半世纪中,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一直在下降,并成为世界六大经济体中唯一出现人均GDP下降的地区。

我国著名经济史学家吴承明把19世纪上叶的市场衰退,称“道光萧条”,这次萧条是在农业生产不景气,国家财政拮据的情况下发生的,由此导致一系列的民变。由此而言,1820年代确实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发生大转折的起点。而其背后也许有气候变冷的深层原因。

一个王朝可以采取海禁和闭关锁国的政策,但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太阳黑子和火山爆发。可见古往今来,自然的变动也是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变量。

洋奴将鸦片战争的失败,简单地归结为英国的“船坚炮利”和科技文明先进之类的说法(到了现在的网络洋奴那里直接就胡扯纪律训练),几乎是完全不着边际的。于是,关于鸦片战争的叙述,唯一值得参考的中国著作,可能也就是胡绳的《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了。

胡 绳在《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这本名着中追问了一个特别值得深思的问题:鸦片战争中英国的军队人数不过7000,而且还是不识地理、不谙地形、劳师袭远的 疲惫之师,——充其量不过是一批规模较大的海盗而已,为什么清朝所调集的大部队,其以绝对的优势兵力主场优势,竟然不能应付这7000人的海盗?——而今 想来,这个问题看起来似乎简单,实则却是最难回答的。

通过大量的战报和奏章分析,胡绳发现了一个久为历史学家们所忽略的问题:被从内地调来的大批清兵虽然人数众多,但却是“军饷”严重缺乏的部队, 故而非但行动集结极其迟缓,等其赶到,高度机动的英军早已杀向它地,更由于清军因“穷”而成“匪”,不但纪律性极差,所到之处,敲诈勒索地方、乃至抢掠百 姓成为家常便饭,且清军之间的互相攻击、彼此屠杀,更是经常激起民变,从而导致沿海百姓反过来为英军提供情报,甚至成为英人侦探。如此里应外合,这才造成 英军得以以小击大,变被动为主动。就是所谓:大军“奉调之初,沿途劫掠,——抵粤之后,券驽纷扰,兵将不相见,遇避难百姓,指为汉奸,攘夺财务,校场中互 为格斗,日有积尸”。这样,胡绳的考辨就提出了两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其一,清军是严重缺饷的乌合之众;其二,英军采用了清军所不擅长的海盗战争的手段,他 认为这二者是清军战败的重要内外因。清康乾盛世以来,国家收入不断减少,从而导致军队越来越弱,这恰恰是康乾盛世所谓的的宽仁政策所导致的一个“出乎意料 之外的”结果,甚至是市场经济高水平发展所导致的资本积累困境所致——这正是清朝由盛而衰的根本原因所在。 而较早指出这个历史关键点的,是日本东洋史研究的开创者、京都史学派的奠基人内藤湖南。内藤先生中国史研究的洞见之一,就在于他对清王朝由盛而衰原因的辩 证分析。如前所述,他认为这主要是由于清朝岁入的不断减少和开支的不断增加,“在乾隆末年到道光末年的60年”之间,这种收支日益不成比例和急遽扩大,竟 终于铸成了清朝的迅速衰败。甚至今天白皮世界的迅速衰败,其实也不过是资本内在运动的正常结果罢了!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8452261_1.html/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7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