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转载]李商隐的无题诗与爱情有关吗

Previous 悼徐荣祥
0
0

  在晚唐诗坛中,李商隐是一颗耀眼的明星,他的诗以词句浓艳、意境朦胧著称,特别是他留下的那些无题诗,因其中的很多诗句被后人引用或改写,以致被很多人当成了爱情诗。

    其实这是个很大的误解,李商隐的这些无题诗不过是自叹身世之作,与爱情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试举其中最像爱情诗的两首为例:

                 其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其二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这里的其一其二与原作排列无关,只是为了叙述方便临时这么排列的)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首诗的翻译:还记得昨夜那灿烂的星辰和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吗?我们在画楼的西边、桂堂摆下了赏春的筵席。虽然我没有彩凤那样的绚丽羽毛(指名声和地位),也没有一飞冲天的矫捷双翼,但您(或你们)还是请我参加了这次盛会,说明我们的心意是相通的(您了解我的理想和抱负,也明白我现在的处境)。我们在一起边玩隔座送钩的游戏边喝酒赏春,然后又分成两队(或几组)玩射覆的游戏,红红的蜡烛映着大家兴奋的笑脸。可就在意兴尚酣的时候外面已传来了报晓的更鼓声,大家只好叹着气去应差了,而我还在兰台奔波,就像随风飘荡的飞篷,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

    请看这首诗哪里与爱情有一点关联?可能是因为其中的“身无彩凤双飞翼”一联多被后人引用来描写爱情的缘故,有的人就想当然地把它当成了一首爱情诗,有的人甚至把前两联解释为李商隐和一个女子的对话。这是不对的,因为诗可以有跳跃,但不能不连贯,假如前两联是写跟一个女子单独在一起的话,那后两联怎么解释?两个人怎么“隔座送钩”,又怎么“分曹射覆”?所谓的“隔座送钩”就是类似于击鼓传花的一种游戏,大家从背后把一个物件传给旁边的人,以鼓声为号,猜物件在谁手里,这个游戏要人多才能玩,如果只有两个人还用猜吗?何况两个人在含情脉脉的时候旁边还需要站着一个击鼓的?而两个人再分成两队又怎么射覆?自己出谜底自己猜?

    所以说这首无题诗跟爱情扯不上任何关系,而且这首诗应该是有题目的,比如《赠XX官》、《寄XX友、XX同事》、或《题XX春宴》等,可作者为什么要以“无题”为题呢?这可能是因为作者当时环境的险恶。李商隐任秘书省正字的时间是从会昌二年(842)到大中元年(847),但他是在会昌二年末到秘书省的,会昌三年初即回家为母守制,直到会昌五年十月才重回秘书省,而此时的武宗已经病入膏肓了,李德裕开始失势,还没等李商隐站稳脚跟,次年三月武宗就去世了,宣宗即位,随即开始了政治大清洗,李商隐的地位虽然低得摆不上台面,但却被视为李党成员和牛党叛徒而被打入另册,不仅升迁无望,还很可能遭受打击,而会昌六年武宗因病重连新年朝会都没举行,随即就是国葬期,作为皇帝身边的近臣们不可能在此期间举办大行的宴会,所以李商隐的这首诗只能作于大中元年。这一年正是李商隐最艰难的一年,因为牛党在完成对上层的清洗后必然要对下层的“李党”份子动手,李商隐不得不抛下娇妻和刚满周岁的儿子远走桂林避祸就是明证。“身无彩凤双飞翼”一句就是李商隐当时的写照,作为一个很低级的公务员,他身上并没有多少耀眼的光坏,而那时王元庭已死、李德裕又下野了,李商隐失去了一飞冲天的凭借,可谓前途渺茫,再加上李商隐因早年生活贫困养成的谨小慎微的性格,把诗题为“无题”应该是最恰当的选择了。本来嘛,自己已被打入另类了,前途一片渺茫,朋友们好心拉自己参加一次盛宴,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再给人家添上一些麻烦,影响到人家的仕途,何苦呢?所以“我”就不再说什么感激的话了,大家心照不宣吧,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们再看看其二,这首诗最容易引起误解的就是第一句,因为很多人都把“相见”的对象搞错了,一口咬定这首诗就是爱情诗,但相见的对象除了人以外还可要是事和物,何况李商隐自己在诗中就已说得很明白了,人家相见的对象是春天而不是女人(东风无力百花残),如果把这句改为“见春时难别春难”,恐怕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误会了。

    这首诗的大意应该是这样的:与春天相遇多不容易,而惜别春天更令人难过,才一转眼春风就逝去了,百花也渐渐凋零了。大自然的春天已经过去了,而我人生的春天何时来临?即使我人生的春天像大自然的春天一样短暂,我也要像一直吐丝到死的春蚕、像一直烧完燃尽才流尽最后一滴蜡泪的蜡烛那样奋起与命运抗争(李商隐始终是有“欲回天地”的政治雄心的,这在唐朝的诗人中很常见)。可悲的是人生苦短、韶华易逝,我早上对镜理容时发现自己的鬓发已经白了,而我现在却只能在半夜里独自吟诗来抒发豪情,理想与现实的反差怎不令人周身寒彻?但我坚信我人生的春天一定会到来,它就在前面不远处等着我,报信的青鸾啊你快去替我探看一下吧!

    这首诗的写作年代不太好推测,有可能是在稍晚于“其一”的时候,即应郑亚之邀赴桂林之前或途中,或写于大中四年在卢弘止的幕府中,此时李商隐的政治热情还未消退,他还在期待着自己人生春天的到来。

   这首诗比较有特点,情绪为一低一昂,接着又同样是一低一昂,非常对称。首联以惜春始,作为一个季节来说,春季也是九十天,但农历的正二月天气还很寒冷,只有到了阳春三月时人们才能感到春天那种到处姹紫嫣红的浓烈气息,可一转眼间大地上就又落英缤纷、绿肥红瘦了,让人觉得春天特别短,所以自古以来写伤春惜春的人不计其数。但李商接下来笔锋一转写到了自己身上:大自然的春天已经过去了,而我人生的春天何时到来呢?是自甘沉沦还是奋起与命运抗争?于是就有了颈联的两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两句读来令人精神一震,这是一种何等的情怀与毅力啊?而頜联中理想与现实的反差又让人觉得沮丧与失落,在末联中作者的笔调再一转为高亢激昂,这种大起大落而又流畅自然的笔法确非一般人可为。

    想必诸位也看明白了,李商隐的这些无题诗压根就与爱情没什么关系,希望那些把它当作爱情诗的人不要再牵强附会了。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