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转载]真伪莫辨:两幅八大山人《孤松图》引发的公案

0
0






中国邮政2002-2《八大山人作品选》6-2·孤松图



阴山工作室

上面这张邮票是中国邮政2002年发行的,邮票的内容是南昌市八大山人纪念馆藏八大山人《孤松图》。这幅画因此变得很有名。让他更有名是另外一件事。2009年7月,网友和媒体同一时间发现,上海鸿海商品拍卖有限公司2009春季拍卖会上,出现了一幅一模一样的八大山人《孤松图》,成交价61.6万元。于是掀起轩然大波。是谁把博物馆的藏品偷出来卖了?八大山人纪念馆说,藏品还在,要查此事。专家学者说,这两幅画不可能是八大山人创作的同一题材的两件作品,二者必有一伪。
事实上,检索一下拍卖名录不难发现,这件八大山人《孤松图》拍品最早出现于保利2006春拍,估价60-90万元。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流拍的原因,未引起关注而已。专家说必有一伪,并没有说哪件是伪。于是乎你查你的,我卖我的。一年之后的中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0秋季拍卖会上,这件充满悬疑的八大山人《孤松图》拍品,竟然以将近10倍的价格再度拍出,以550万元成交。





清 八大山人 孤松图 上海鸿海2009春拍 成交价61.6万元


拍卖公司说明

说明:
1.吴昌硕为此图题跋,由跋可知,吴氏得观此图,乃借自“迟鸿轩”,按“迟鸿轩”为杨岘斋名,可知八大此幅原为杨岘藏品。
2.梁俊青吴曼青,广东人,夫妇合署双青楼,梁氏早年从德国人习西洋画,后习医,为上海名医,医余又攻国画,尤擅花鸟,并曾与夫人吴曼青联合举办画展。
3.“蒙泉书屋”为王养度斋名,王养度为清嘉道间著名收藏家。
题识:写为兰皋先生,八大山人。
吴昌硕题跋:八大山人画,世多赝本,不堪入目,此帧高古超逸,无溢笔无賸笔,方是庐山真面,尝从迟鸿轩借读,因题其后,乙未(1907年)仲秋佳日,吴俊卿。


拍品资料

作者  八大山人  
尺寸 110×59cm
估价  RMB  550,000-650,000
成交价 RMB  616,000
专场 古调今韵 中国传统书画专场
拍卖时间 2009-07-20
拍卖公司 上海鸿海商品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09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钤印:可得神仙、八大山人。
钤印:吴昌石、俊卿
收藏印:梁俊青吴曼青夫妇藏玩、蒙泉书屋书画审定印

作者  八大山人  
尺寸 113×58cm
估价  RMB  5,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5,500,000 
专场 中国书画精品
拍卖时间 2010-12-21
拍卖公司 中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0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题识:写为兰皋先生,八大山人,乙未仲秋佳日,吴俊卿。
钤印:八大山人、可看神仙
备注:吴昌硕跋。  

作者  八大山人  
尺寸 113×58.5cm
估价  RMB  600,000-900,000
成交价 流拍
专场 中国古代书画
拍卖时间 2006-06-06
拍卖公司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06春季拍卖会
著录:《八大山人画集》江西人民美术出版社P101,1992年。
款识:写为兰皋先生,八大山人。
印文:可得神仙(白文)、八大山人(白文)
吴昌硕题跋:八大山人画世多赝本,不堪入目。此帧高古超逸,无溢笔,无剩笔,方是庐山真面。尝从迟鸿轩借读,因题其后。乙未仲秋佳日,吴俊卿。 
印文:吴昌石(白方)、俊卿(朱文)
收藏印:梁俊青吴曼青夫妇珍玩(朱文)、蒙泉书屋书画审定印(白文)、□(白文)、□(朱文)


媒体报道





清 朱耷 孤松图轴
纸本水墨
尺寸:画心纵113.5、横58.4厘米,
1959年北京故宫博物院调拨,江西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藏。画面中心为一饱经风霜顽强屹立的孤松,枝干盘曲,松针稀疏,构图简洁,余意无穷。绘画技法上看,笔墨通劲,深浅相宜,曲直疏密,另见一番风韵。右上有“写为蔺皋先生八大山人”款。左下有吴昌硕题跋。朱耷作品笔墨简练,多奇特、夸张。



八大山人馆藏《孤松图》被拍卖?
文/记者徐彬 实习生蓝青

  八大山人画作《仿倪云林山水》拍出了中国书画的最高价格后,八大山人的画作亦备受藏友关注。昨日,南昌一藏友报料称,八大山人纪念馆馆藏的一张八大山人名作《孤松图》竟然流入拍卖市场,而且,7月20日在上海以61万多元的拍卖价格成交。
  该藏友自称是书画收藏爱好者,对八大山人的画作亦是推崇备至,也关注着八大山人的市场行情。7月初,他发现本应是八大山人纪念馆馆藏的八大山人画作《孤松图》,却出现在上海鸿海商品拍卖有限公司的拍卖会上,根据拍卖图录显示,该张画作和馆藏的画作无论从笔墨、款识印章等方面都是一模一样。“馆藏作品是登记在册的,应该不会流失,但这张拍卖的《孤松图》和馆藏的比,其笔墨颜色都是一模一样,甚至枯笔都相同。我也考虑过拍卖的是不是早年的木板水印作品,但拍卖公司不可能将一张木板水印的作品定价到60万元这样的高价,藏家也不会在7月20日的拍卖会上以61万元的价格成交。那么这张《孤松图》是流失出去的,还是高手仿制我就百思不得其解了。现在市场中都传言是馆藏画作流失,所以,希望记者去了解下,也好打消市民的疑问。”这名藏友说。
  据这名藏友介绍,记者看到了网络中的这张八大山人名作《孤松图》拍品,并找来多版本八大山人画集进行了解发现,《孤松图》的款识为“写为兰皋先生,八大山人。”印文为“可得神仙(白文)和八大山人(白文)”两枚。画作的下方有吴昌硕题跋:“八大山人画世多赝本,不堪入目。此帧高古超逸,无溢笔,无剩笔,方是庐山真面。尝从迟鸿轩借读,因题其后。乙未仲秋佳日,吴俊卿。”并盖有吴昌硕两方印章,印文为“吴昌石(白文)、俊卿(朱文)”。此外,还有“梁俊青吴曼青夫妇珍玩(朱文)、蒙泉书屋书画审定印(白文)”等几枚收藏印章。2002年1月20日,国家邮政局联合八大山人纪念馆发行的6枚一套的《八大山人作品选》特种邮票中,就收入了该张画作。江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八大山人画集》第101页中也将该画收入,并注明为“八大山人纪念馆馆藏”。《孤松图》可谓八大山人画作中的经典名作。
  对市民的疑惑,八大山人纪念馆馆长王凯旋表示,他目前还没看到这张拍卖的《孤松图》,但可以肯定的是,八大山人纪念馆馆藏的《孤松图》是不可能流失出去的。
(来源: 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09-08-05)




南昌市八大山人纪念馆
  

八大山人纪念馆着手调查《孤松图》
文/郭雄辉   

《孤松图》出现两张一样的作品,这让八大山人纪念馆的专家们也很疑惑,但由于仅仅是见到了拍卖图录中的画页,对于已拍卖的《孤松图》真伪,馆方也一时难以断论。昨日,八大山人纪念馆馆长王凯旋再次证实,馆藏的《孤松图》还在馆中收藏,不可能流失。

王凯旋馆长说,得知八大山人经典名作《孤松图》在上海拍卖后,他们也非常惊讶,目前,正在召集馆内专家,对拍卖的《孤松图》进行研究,相信不久就会有一个结果向市民公布。但可以保证的是,上海拍卖的那张《孤松图》不是馆藏品。

专家认为两幅画定有一赝品
两张《孤松图》,无论是内容题材,还是题跋、收藏印章都一模一样,让全国的“八大山人迷”们倍感惊讶。昨日,在与省内多位专家闲聊中,专家们都认为,两张《孤松图》总有一张是假的。
一位专家提出了三大疑问:其一,八大山人在创作《孤松图》时,即便连画两张,也不可能两张画的每个细节都一样。其二,吴昌硕在此画上的题跋,也应该是题写在某一张上,而不可能两张题跋都是一样。其三,此画的收藏印章,也不可能都是一样。所以,从两张《孤松图》判断,定有一张是假的,但造假者技法之高明,让很多专家百思不得其解。
曾参加此次拍卖的一位藏友告诉记者,他当时认真比对了拍卖的《孤松图》和之前所见的馆藏画作,发现四个细微差别,第一,拍卖的《孤松图》树干主干上部墨色和馆藏品略异;第二,吴昌硕题跋的字稍有不同;第三,画作右下方的几枚收藏印章位置有所不同;第四,画幅的尺寸不同,馆藏品是113厘米×58厘米,而拍卖品是110厘米×59厘米。

张大千是模仿八大山人第一高人
南昌的一位资深藏友向记者透露,八大山人纪念馆筹建时,曾在上海购买过3张八大山人画作,其中好像就有《孤松图》。对于该藏友的说法,八大山人纪念馆也以文物保密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参加《孤松图》拍卖的南昌藏友称,八大山人的另外一幅画作《瓜月图轴》也有几乎相同的两张,一张藏于美国哈佛大学佛格美术馆,另一张藏于北京文物商店。这两张八大山人的画作,哪张才是真迹,还难以定论。
说起八大山人书画的伪造,有藏友表示,目前,八大山人书画伪造最厉害者,当推书画家张大千。他不仅能模仿,还能根据八大山人的画风面壁生造,其许多仿作至今还被收藏在国内外博物馆中,不少赝品还被收录在各种图录中。

八大山人真迹鉴别难度大
八大山人纪念馆究竟有多少八大山人的真迹,是很多藏友关心的话题。馆长王凯旋表示,馆藏的八大山人真迹在数十幅,但具体的数字,他不便透露。曾参加《八大山人全集》编撰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根据当时出全集的需求,八大山人纪念馆提供的真迹在40幅左右,考虑到八大山人存世的赝品不少,最终他们选择了20余幅馆藏作品收入全集中。由此可见,八大山人纪念馆真迹应该在40幅左右。
该人士介绍说,八大山人书画的赝品在民国年间出现很多,由于年代较远,其鉴别难度很大。著名书画鉴定家杨仁恺先生在其《中国书画鉴定学稿》一书中,就用较大篇幅引用了海外八大研究、收藏专家王方宇先生的文章,王方宇先生指出曾印入《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第一册的原中央工艺美院藏八大山人《杂画册八开》为伪,另一件刊于《艺苑掇英》上,无锡市博物馆藏的八大山人《花鸟册十二开》也为伪。由此可见,八大山人书画的鉴别难度之大。可以说八大山人作品的真伪甄别,已成为八大山人研究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2009-08-06)




馆藏八大山人《孤松图》还在原处



网友观点

上海拍卖八大山人的《孤松图》为开门膺品
文/顶级收藏
 
一、背景资料:
馆藏《孤松图》被拍卖追踪 馆方已着手调查
报导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两张《孤松图》,无论是内容题材,还是题跋、收藏印章都一模一样,让全国的“八大山人迷”们倍感惊讶。昨日,在与省内多位专家闲聊中,专家们都认为,两张《孤松图》总有一张是假的。
    一位专家提出了三大疑问:其一,八大山人在创作《孤松图》时,即便连画两张,也不可能两张画的每个细节都一样。其二,吴昌硕在此画上的题跋,也应该是题写在某一张上,而不可能两张题跋都是一样。其三,此画的收藏印章,也不可能都是一样。所以,从两张《孤松图》判断,定有一张是假的,但造假者技法之高明,让很多专家百思不得其解。
二、此次拍卖的八大山人《孤松图》的照片
    (略)
三、个人的看法:
1、首先要了解八大山人的作品。包括其生平、画法、技法、书画的取法来源、自己的特点。
八大山人(1626年-1705年)是我国17世纪的一位杰出的画家,以诗、书、画著称于艺。其为明代皇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第十七子朱权的孙子奠监的土世孙。八大山人的父亲擅长山水花鸟,当时在南昌就非常有名气。其叔你朱谋亚不仅擅长书画,而且还是一位著名的书画理论家和书籍较刻家。王府世家藏着大量的名人墨迹和珍贵的书画,八大山人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艺术影响。其15岁时,放弃贵族身份,以普通平民的身份去参加科举考试。并考取了诸生,这在宗室王孙中是一个创举。可是第二年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攻破明朝国都。这一年其父亲因病离开了人间。随后没几年进入清朝,南昌王朱议朋全家90余口尽遭清兵屠杀,八大山人逃出,而其妻儿流失无踪。国破家亡,在1653年在八大28岁时,八大在进贤县邑西50里的介岗灯社开始了长达27年的禅林生涯。取释名传綮,潜心研究佛家经典。聪明人如果真心进入哪个领域,都是出类拔萃的,其佛学上的造诣,却使其名扬四方。中国的文人画和禅是分不开的,参禅于画,画中既有禅意,因而唤作“禅画”,看过其最早的作品《传綮写生册》就是他在介冈灯社画的。所以八大的画品中总是不以繁而显,很有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味道,这也是其整体构图方面的一个特点。象传綮写生册,画取之徐渭,书法有欧阳询、二王、董其昌的影子。看过其真迹《墨花图郑》是其41岁画,其书法题记风格酷似董其昌。其风格变化是在还俗之后,书法上一改淡秀的董其昌体,改学挺劲的黄庭坚体和奔放不羁的狂草;绘画上也追求奇险。
2、这幅孤松图的风格应在其六十岁以后所画。讲一下这个时间,八大山人的特点。其作品形不成完形,态不呈常态,但是表达出的感情丝毫不减。应该有八大山人的款是在其59岁以后。这个时候的书法能够将诸家化合在一起,形成自己的面目。
3、为什么讲:这幅在上海拍卖八大山人的《孤松图》是赝品呢?
(1)从气息的细节上来看:
其想表达八大的那书画气息,在神韵上还是缺火候。对比同时期的松树的画法,树干的和树枝要表达的气息应是一致的。但是这幅作品,树干枯了些,叶子画的弱了些。
(2)从用笔上来看:
八大在这个时期尤其笔腕用力自如,或轻或墨,或浓或重,比其最顶峰时相差无几。但这幅作品,树干用笔不够流畅,上部竟然还有败笔出现,来回来的改墨的痕迹。
(3)从功力上来看:
细观八大画的松书,笔笔力透纸背,这幅作品,发浮、发飘。
综上所述,赝品也。现在的所谓的专家,不请也罢,顶着个花翎,欺世欺人着多也。





━━━━━━━━━━━━━━━━━━━━━━━━━━━━━

阴山箴言 阅画千卷,不如读透一帧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