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李慎明:忆王震和王任重的一些交往

0
0

李慎明:忆王震和王任重的一些交往

本文摘自:《忠诚的共产党员:怀念王任重文集》,作者:李慎明,出版:中共党史出版社

1980年8月24日上午刚上班不久,红机子响了。王任重的老秘书曹志勤在电话里说:“任重同志想请你过来一趟。”

任重同志家住在东交民巷。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兼卧室,他穿着睡裤,圆口黑布鞋,正半倚在沙发床上。极可能是工作太劳累,精神显得疲惫。但一见我进来,立即站起,伸出温暖的大手,并分咐工作人员倒茶。

任重同志先问了王震的病情。

就在此8天前,即1990年8月16日,王震在北戴河度暑假时,前去看望在这里休假的彭真同志。两位老人单独交谈,谈得很是投机,也十分高兴。谈话结束送行时,彭真嫌打开着的一扇纱门太狭窄,便蹲在地上拔另一扇沙门的插销,拔了两次拔开后,没想到彭真身体重心失衡向后倾倒,王震见状急忙去扶,结果两位老人同时摔倒。王震左股骨颈骨折,当晚返回北京,住进解放军总医院。

听罢介绍王老的病情,任重同志很着急。他说:“伤筋动骨100天,王老长我9岁,今天82了。别说台100天,就是30天在床上不让动也是难熬的。能不能想点什么办法,让王老尽快好起来?”任重同志还说:“能不能打石膏”能不打石膏最好。这样就可以设法活动,经常翻翻身,有利于康复。“说到这里,任重同志更动了感情,他说:“听说王老摔了跤,82岁的老人了,我心里很难受。王老是我们党内不可多得的敢于直言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病就是我的病,他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他的腿也是我的腿!一定要设法让他尽快康复起来!党和人民需要他尽快工作。”任重同志打着手势,灰白色的头发随着激动的手势抖动着。任重同志还交代说:“你们一定要照顾好王老,让他早日康复!”

我也为任重同志和王老的深厚的革命友谊与感情而动了感情,深深为任重关心同志、关心他人的精神而感动、而受教诲。

此后,任重同志还几次到医院看望王老,并多次打问王老的康复情况。

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护理下,王老身体顺利得到逐步康复。

1991年1月中旬,王老在病床上将中国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筹建处、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等4个单位拍摄的电视专题片《三峡在呼唤》看了数遍。当滚滚东逝的长江江面上回荡起“万里长江滚滚流,流得都是煤和油”的苍凉、悲壮的专题歌时,王老的眼里噙满了泪水。王老曾说:“我是三峡工程的大喊大叫的促进派!”他和任重同志都几十年如一日为推动三峡工程上马尽心竭力。

1月下旬,王老一出院,便亲自给任重同志打电话:“我看了《三峡在呼唤》的片子,睡不着觉呀!我想找几个科学家谈谈上三峡工程的事,然后再给中央写个报告,时间很紧,不能再拖了。我跟广东省的领导人约好了,要去那里考察和修养,时间不好改了。我看你春节也别在北京过了,咱们一起去广州,你提个名单……”于是由原清华大学副校长、中科院学部委员张光斗等10位专家学者参加的三峡工程座谈会,于2月17日即阴历年初三在广州召开,接连开了三天。尽管王老身体很弱,但他仍和任重一起坚持与大伙座谈。座谈会上,形成了以王老名义给江泽民、李鹏及中央政治局常委各位同志和小平同志的建议尽快上三峡工程的报告。王老在此报告上批道:“这是任重同志同意,根据专家意见写的,我完全同意论据。我是《三峡在呼唤》热烈拥护者。此文本想改过口气,身体不好就一字不动特此呈上。”

1992年4月3日,全国人大七届五此会议通过了兴建三峡工程的决议。担任重同志在会议前几天与世长辞了,王老也在重病之中。我们这些身边的工作人员既为这一消息感到高兴,又为任重同志的过早逝世感到分外悲惋,为王老的疾病感到十分的焦虑。

王老与任重同志一直没有一起直接共过事,但他俩相知甚深,交往甚深,特别是从“文化大革命”后期直到晚年。

林彪反革命集团垮台后,王老认为为一大批深受林彪、“四人帮”迫害的老干部平反的时机渐趋成熟,便到处走动,大声疾呼。当时,任重同志因莫须有的罪名仍被关在狱中。王老提着拐杖几次找到先念,耀邦,说:“任重同志是个好同志、老同志。我与他没有一起工作过。他还很年轻,为党工作的时间更长。你们更了解他,应找找毛主席、周总理给他说说话。”王老为任重同志平反的呼吁引起了“四人帮”的注意,江青在有关会议上点了王老的名,说他“搞复辟、刮翻案风”。好心的同志劝王老:“你没有与任重同志一起工作过,又不是特别熟悉,惹那麻烦干啥?”王老说:“王任重同志是我们党内很有才干的优秀年轻干部,毛主席很欣赏他,我们党的事业很需要他,我为什么不保他?”

在毛主席、周总理、小平、先念和王老等的关怀下,1975年,任重同志从监狱中被放出,但仍被放在陕西武功的西北农科院监管。这年,王老考察工作来到西安,刚刚安顿好,便提出要见任重同志。当时负责任重同志专案的人不好“得罪”已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老,只好派辆破吉普车把任重同志接到西安,并由两名专案组的人员陪送。王老一见专案组的成员,火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我的客人,你们来干什么?!”专案组的两名成员只得回避。此后不久,任重同志恢复工作,任武功西北农科院革委会副主任。

1978年,胡耀邦同志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后,王老又找到耀邦同志:“你现在是组织部长了,有权了,任重同志的工作你要尽快考虑。”耀邦调的老干部的档案第一个就是任重同志的。不久,任重同志就任陕西省委书记,后任国务院副总理。

1991年2月1日,在广州珠岛宾馆,为撰写《王震将军》传纪片解说词,我访问了任重同志。任重同志谈了王老对他的关心和保护后说:“王震同志敢于坚持真理,不信邪,这是十分可贵的品质。王震同志对毛主席感情很深,坚决贯彻小平同志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定的基本路线,权力支持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工作,这些都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

两位王老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但他们的交往是君子之交,是信仰、事业品质相通之交。任重同志没有请王震吃过一顿饭,倒是王震在家里请任重吃过两次。真可谓“君子之交谈如水”。愿此风长存,以此作为对两位王老的最好的纪念。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