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网文:贾府经济里的“野蛮人”

0
0

贾府经济里的“野蛮人”


■ 作者:张 麒

野蛮资本的进入,往往能把一桩好端端的项目弄坏,使好端端的资本变味、变质,良好的经济体系崩盘甚至破产。

“野蛮人”是资本市场的一个经济概念。近年来,国内资本市场异常活跃,个别机构在资本市场上的激进投资引起广泛关注。相关事件引发的资本与实体经济如何实现良性互动的话题,连篇累牍。经济学家指出,资本若不对实体报以敬意,一味充当“野蛮人”,采取短线炒作甚至影响企业正常运转,将损害公司基本盈利能力,也不利于资本增值。这使我想起《红楼梦》里的贾府,想到王熙凤从事资本运作过程中不时有“野蛮人”出现,以致贾府资本在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运作不畅,最终以抄家崩盘收场。

进入王熙凤资本圈的首推那位“认识不到十年,惹出了多少事”(平儿的话)的贾雨村。这些“坏事”究竟是些什么?联系书中前后文看便知,他是参与贾府放账的,甚至充当王熙凤的经济掮客和托儿,这自然就有经济利益方面的纠葛。就算他没有直接参与贾府的放债业务,但作为闯进贾府资本领域内的一位“野蛮人”身份是不容置疑的。贾府被抄家前皇上叫府尹“查明实迹再办”,可贾雨村为自保便在朝上狠狠“放水”,不难想象他泄露了许多贾府资本运营的内幕。

王熙凤的资本运作有一根利益链条,其资本金里有朝廷权贵参与,其放债的对象多是富家大户和官商,小民、散户只是微小的一部分。

贾府结交的王公贵族究竟有哪些人?我们从书中第十四回所列出的一份名单看后便知。秦可卿死后,以官客身份送殡的就有与宁荣二家一同所称为“八公”的六家。还有第七十一回贾母八旬大庆时,宁府那边接待的有北静王、南安郡王、永昌驸马、乐善郡王并几个世交公侯应袭,荣府中有南安王太妃、北静王妃并几位世交公侯诰命。这些上流人物都是贾府的世交和相好、相与,与贾府有经济往来、交易的差事必找贾府的财经大管家王熙凤。虽然书中没有直接描写贾府与王公大臣们经济交易的情节,但通过王熙凤与官宦们的权钱交易,就不难还原相关事实真相。

贾府与权贵们的权钱交易,既有放债的利钱进来,也有借用于放债的本金送还的钱来钱往(此为明线),还有送礼收钱的礼尚往来中的“暗线”……王熙凤把贾府资本运营的网络织得很大,很密,网络中的出资人也有明有暗。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一些权贵正是贾府资本里的“野蛮人”。

当然,贾府资本绝非王熙凤执掌的现金流这一块,其固定资产投资过程中也不时有“野蛮人”涉入。修建大观园,贾府的资金是不够的,那会儿虽没什么“招商引资”之类的,但吸收了不少权贵资本进入却是确凿无误的,如江南甄府的、平安州那边的,甚至有学者考据出还有林黛玉从家里带过来的遗产,等等。这些倒没什么要紧,关键是不该让那些“野蛮人”的资本随便进入,这后来给贾府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不说,最终葬送了一府经济。那么,有哪些热钱进入了大观园的建设呢?作者曹雪芹是谙熟“柳藏鹦鹉”手法的,从书中前后情节和贾府厄运连连及人物命运情节安排等要素来考量,至少皇宫中的太监如夏公公们是参与的,忠亲王府那儿也有出资。忠亲王的女儿也选在皇帝老儿身边,是贾妃的劲敌。这个人的钱怎么能吸储进来?贾府真是犯糊涂了!据有些红学专家考证,正是因为贾政女儿贾元春在宫廷里争风吃醋闹地位,才引起朋党之争,导致朝廷震荡,朝廷终于从贾府的大观园投资下手的。刘心武在其《刘心武续红楼梦》一书中就采用了这一说,不过他演绎出一个和贾妃命运相似的“吴贵妃”,她父亲也为她修建了一处“省亲别院”,最终这园子是拱手送给了宫中最有权势的“六宫都太监夏守忠”。而《红楼梦》明确记载的是让一向与贾府有隙的忠顺王给占了去。忠顺王也罢、吴贵妃之父也罢,他们都是“野蛮人”。野蛮资本的进入,往往能把一桩好端端的项目弄坏,使好端端的资本变味、变质,良好的经济体系崩盘甚至破产。古往今来,管得住钱的人不多,管得住有钱人很难,管得住既有钱又有脸的人更是难上加难。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