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外网评论认为:川普遭遇新版水门事件

0
0

【川普遭遇新水门事件】

国安顾问是美国总统最核心的幕僚之一,弗林被认为是特朗普(专题)的心腹,他的辞职被国际媒体普遍认为是特朗普的国安团队陷入混乱的标志之一。许多民主党议员,甚至包括一些共和党议员,纷纷要求联邦调查局(FBI)彻查特朗普团队还有谁牵涉本案。英国广播公司称,一些观察人士甚至将此事与美国总统丑闻之最的“水门事件”相比:特朗普知道此事吗?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弗林的辞职显示了两种可能性,一是特朗普受到压力不得已而做出此番决定,二是美国新政府出现了反俄情绪。”“德国之声”14日称,虽然弗林是特朗普忠实的支持者,但美国不少官员和政客对弗林表示怀疑,因为他与俄罗斯(专题

)的关系非常密切。弗林本人对奥巴马政府实施的对俄制裁很反感。2015年,弗林曾在获得报酬的情况下,参加了莫斯科一个会议,他就坐在普京旁边。

  对于弗林辞职,俄总统新闻秘书

佩斯科夫14日表示,克里姆林宫认为这是美国内部事务,“这跟我们无关。我们不会对此事发表评论。”佩斯科夫前一天称,俄驻美大使与弗林谈过话,但媒体对两人谈话内容的报道不实。

  “俄罗斯认为弗林辞职打击俄美关系,”俄新网14日以此为题称,对弗林辞职,俄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如果因为弗林与俄罗斯有联系而炒掉他,“不仅是偏执狂的行为,而是比之更差劣的事”。“这要么是特朗普还未找到必要的独立地位,他被逼进墙角;要么是新政府中仍存在俄罗斯恐惧症。”他称,弗林的辞职将让俄美关系陷入僵局,并在全球主要问题上缺乏合作。俄议员普什科夫认为,弗林辞职后,俄美关系将成为一个“靶子”。这将关系到整个俄美关系。他说,反对派将弗林驱逐出新政府是对特朗普第一个攻击,下一个将是特朗普本人。这是反对派对特朗普展开的一场攻击性行动。

  福克斯新闻13日称,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称,虽然弗林辞职了,但并不能终结对此事调查:特朗普是否知晓这些谈话内容,是否是特朗普的授意都需要澄清。佩洛西也发表声明要求FBI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经济、政治和私人关系,她称特朗普对普京的“叩头”做法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俄罗斯到底握着特朗普什么把柄让他有了取消制裁和削弱北约的想法?”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尽管特朗普与弗林作了切割,但这也许还无法止血。美国国会民主党议员,甚至包括一些共和党议员,都想知道谁获悉了弗林引起争议的通话内容,为何当局没有尽早采取措施。一些观察人士已将此事与美国总统丑闻之最的水门事件相比。


【川普掌权遭遇的重大挫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专题)(Donald Trump)执政不到1月,其任命的国安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就被迫辞职,原因是他在美国权力过渡时期同俄罗斯(专题)驻美国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的通话,被指“通敌”、未经授权(以普通公民或非官方身份)与敌方国交涉国家利益、威胁国家安全。

  毫无疑问,弗林的辞职是美国《华盛顿邮报》等新闻报道的功劳,体现了媒体“第四权力”对行政体系的监督和制衡;也是美国国会民主党议员、鹰派共和党议员不断施压的结果;更是美国整个情报界不懈调查、奋力反击的后果。

  但是,特朗普政府此次萧墙之祸并不完全是外力施压所致,归根结底是其执政班底特色使然、弗林这位“第一亲信”最终作茧自缚。

  虽然目前尚不明确弗林当时通电俄方,是否得到特朗普的授意,但可以确定:从初选、决选到权力过渡,再到执政寥寥几周,弗林言行都反映了特朗普喜好与政策意向。弗林只是一个替罪羊,他的今天都是拜“特朗普”所赐。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特朗普,就有什么样的弗林。

  无论是对俄罗斯示好、还是抹黑和反击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弗林都一直紧随特朗普,并得到特朗普的青睐。大选期间,特朗普曾考虑弗林出任副总统候选人。胜选后,特朗普先后考虑弗林出任国务卿、国防部长,但由于国会反对,最后将其安插到国安会,并在执政伊始改组国安会,夯实弗林在国安会的话语地位。

  特朗普很器重弗林,显然不愿意喊出“你被开除了”(you are fired!),处理手法完全不同于他此前开除的那位拒绝执行移民(专题

)行政令的代理司法部长(奥巴马时期官员)。即便是上周末白宫核心圈、两党及媒体舆论对弗林不利之际,特朗普也拒绝公开批评弗林,只说:“我会审视”。

  但是,弗林隐瞒实情,对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白宫新闻办公室说谎,并在《华盛顿邮报》等报纸和NBC等电视台采访中强词狡辩,信息前后矛盾,严重损害了特朗普政府形象。

  再者,弗林说谎偏偏又和希拉里或特朗普当选的正当性扯上关系。华邮等媒体的步步深挖,又让特朗普当选的“正当性”和“合法性”成为热点话题。

  特朗普非常在乎自己当选的选举人票优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访美期间,特朗普都特意在联合记者会上强调自己选举人票的绝对优势。现在情报及执法部门对弗林的调查,恰好坐实了左派对俄罗斯“促使”特朗普胜选、希拉里败选的指控。

  弗林同俄大使的通话恰好发生在奥巴马去年宣布对俄制裁前1天,当时制裁的原因是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现在很多人认为,当时普京

选择对美国制裁选择“不还击”,原来是弗林已示意这种制裁不会维持太久。美国国会议员因此指责弗林出卖国家利益。

  被迫辞职,弗林很不甘心。他在辞职信开始就清清楚楚地写道,和外国同僚、部长或大使通话,都是为了“方便”权力的平顺过渡,搭建外国领导人和总统之间必要的关系。

  他还将自己的辞职称之为“不幸”,丝毫没有认错的意味。他将自己的瞒而不报或错误言论追究为没有向团队提供“不完整信息”,之后摆出自己的从政经历,强调自己对上司的忠诚与刚正不阿。最后,弗林特意感谢了特朗普并对他的团队赞赏有加。

  总之,弗林不情愿的离开和他本人行事风格有关,但最重要还是和特朗普团队管理混乱有关。弗林在辞职信中提到的“疏忽大意”,并不局限于他一人,而且还体现在特朗普本人及其顾问团队身上。弗林的离开或许仅仅是个开始。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