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伟大的亚历山大图书馆真地存在吗?

0
0

伟大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梦呓中幻想的图书馆,真地存在吗?(转载)

 

楼主:macos55555

原作者:ROGER S. BAGNALL,哥伦比亚大学古典与历史教授  纽约大学古代世界研究学院的首席Director  

Bagnall教授原为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和古典学系的教授,希腊和拉丁语言的Jay Professor,世界知名的莎草纸文献学家,前任研究生院学监,前任古典学系主任。  

哥伦比亚大学在埃及Dakhla Oasis的Amheida考古项目的主管。  

1993-1997年美国莎草纸文献学家协会会长,1979-1985年美国古文献协会财务部长,1988-1991年美国古文献协会董事会成员,1998-2004年美国考古杂志编辑部成员,现任美国钱币学会和威尔斯学院的董事。】  

(注:文章太长,只翻译了关于亚历山大图书馆规模的那部分)  

【原文】

对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创建,古代并无记载,仅有一些简短粗略的引述。最接近于该图书馆简史的一段文字,出现在十二世纪拜占庭博物学家约翰·策策斯对阿里斯托芬作出评论的一篇文章的前言部分。对于策策斯这人,稍为宽厚的评论者说他“保留了许多有价值的古代文学和文化历史资料,但他的记录肯定不是一贯正确。”不那么宽厚的评论者则说他“啰嗦、粗心、好争吵”和“极不准确......相应地,他那些未经核实的证据被以非常怀疑的态度来对待”或“他相当无理地展示出自负。”  

像通常的古代传闻一样,策策斯说托勒密二世创建了亚历山大图书馆。他讲述了Alexandros of Aetolia、Lykophron of Chalkis、Zenodotos of Ephesos这三人与托勒密二世一起收集图书。  

大家可能会就此以为托勒密二世是亚历山大图书馆创建者的说法是可靠的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与其他资料所说一样,策策斯也提到托勒密二世“通过”法勒鲁姆的德米特里协助收集图书。  

德米特里(约前350年-约前280年),是泰奥弗拉斯托斯(约前371年-约前287年)的学生,更早前曾受教于亚里士多德(约前384年-约前322年)。德米特里受马其顿国王卡山德(约前350年-前297年)委任管治雅典为期十年(前317年-前307年),在国王卡山德死后,他逃到埃及,成为托勒密一世(前367年-前283年)的大臣,为把亚历山卓提升成为与雅典相衬的竞争对手,他自然贡献良多。但德米特里在王位继承问题上站错位,他支持了托勒密二世的同父异母兄弟。当托勒密二世(前309年-前246年)登上王位后,六十岁的德米特里被投闲置散,不久就死了。  

简而言之,德米特里与托勒密二世不大可能有合作机会。  

不过,现存最早一段讲述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文字提到了德米特里。这段文字就是奇怪的《Letter to Philocrates》,一份西元前二世纪的手稿抄本,据说原文是一位名叫阿里斯提亚斯的托勒密二世侍臣所写的,就我们目前所知,根本没有阿里斯提亚斯这人。但某些能干的现代学者极力称赞伪阿里斯提亚斯对托勒密王朝情况的了解,根本不顾他所写的一些事仅合乎西元前二世纪而非西元前三世纪的状况,并且整篇文章充满了奇谈怪论,有关宫廷的细节描述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些已知的东西,意图把另一个明显不合理的故事粉饰得貌似真实,”就像喜歌剧Mikado第二幕中的Pooh-Bah那样子。  

根据伪阿里斯提亚斯的说法,德米特里说服了托勒密二世安排人员把犹太教的《希伯来神经》翻译为希腊文的《七十士译本》,目的是使图书馆的藏书更齐全。这个故事,实际上是犹太人宣传的核心内容。  

如今大多数的文献学者,在面对德米特里与托勒密二世之间充斥着误传而完全矛盾的文字时,自然会满腹疑虑,甚至将德米特里的贡献断定为虚构。但这样不行,记录下来的任何资料都应该或多或少地被保留一点。因此,学者们几乎一致推断托勒密一世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真正创建者,他得到了德米特里的协助,而Zenodotos可能是德米特里的下属也可能是在托勒密二世就位后成为主管。  

除了尽力不放弃利用资料的最后一点希望以外,这个观点的唯一可靠基础,是斯特拉波(西元前64/63年-西元23年)说亚里士多德曾教托勒密一世如何建造一座图书馆。这个说法,是几乎不可能的(亚里士多德死于约西元前322年,而托勒密一世在西元前305年才就位称王),所以这说法被改认为其含义是这个庞大而有序的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构思来源于逍遥派,通过德米特里而传给了托勒密一世,这观点并非不合理,但几乎显示不出托勒密一世在建馆的事上有任何主动。还有,策策斯所提到的三人组Alexander、Lycophron、Zenodotos,确实在托勒密二世统治时期表现活跃。  

就只有这些了,我们始终缺乏关于亚历山大图书馆创建及其早期发展的准确信息。还要补充一点,我们同样几乎无法获得关于著名的亚历山大博物馆的资料,关于博物馆与图书馆的关系也仅能猜测。  

总而言之,古人记录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规模或战争中被毁书卷的数字,都不值得相信。这些数字没有任何良好的古代权威佐证,只是由一位作家传播给另一位作家,而当这些数字所导致的后果受到检验时,只显出不可能与荒谬。真实的数字,可能要比几十万的数字低一个数量级。不管亚历山大图书馆在那时有多大,也不可能与二十世纪大型研究图书馆在同一级别上相比。

不列颠博物馆在1830年只有大约20万卷书,再过三十多年后才达到一百万卷。

  (注:在后面未翻译部分,作者提到,书籍的载体不断变化,图书馆一般会采用新载体重抄旧书才能有效保存图书,但对于传说中非常伟大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从托勒密时期到罗马时期,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载,罗马时期也没有任何该图书馆收集图书的费用预算政府文书资料。)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