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圣殿骑士团的覆灭

0
0
圣殿骑士团的覆灭

作者:号称银行家

1307年10月13日星期五清晨,法王腓力四世下达了同时逮捕雅克·德·莫莱与法国圣殿骑士团主要成员的著名密令。
密令的开头是:“上帝不悦,盖因王国滋生异端。”所谓的罪名包括:宗教仪式不端,逼迫新兵亵渎十字架、不恰当的亲密行为、偶像崇拜(根据摩西十诫内容,基督徒禁止崇拜一切偶像),供奉邪神巴风特,甚至同性恋,此外稍轻一些的指控还包括贪污腐败与金融诈骗。
法国各地的骑士团成员几乎同时遭到了腓力四世密探的逮捕。从高阶的骑士至低级的马夫、佃户,无论贵贱,共有超过2000人沦为阶下囚。逮捕行动未遇到任何抵抗。这是由于法国国内的圣殿骑士多数已年过中年,缺乏武装,除了位于巴黎的团部,他们的居所也是不设防的。
长期以来法国王室与骑士团的良好关系让他们放松了警惕,故而,法王的密探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圣殿骑士团各地分部。束手就擒后,骑士团的巴黎团部就地转化为了关押他们的监狱。各地的“囚犯”也陆续被押往这里接受审讯和折磨。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五”事件。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腓力四世


“黑色星期五”本身是十分突然的,震惊了全欧洲。与传统认为教皇克雷芒五世同腓力四世“狼狈为奸”不同,他虽然邀请法王参与调查,但其实对腓力四世的计划一无所知。在得知消息后,教皇最初的反应依旧是希望能够拯救圣殿骑士团。至于为什么最终圣殿骑士团灰飞烟灭,而同期的竞争对手医院骑士团却能否极泰来,我认为主要由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圣殿骑士团的经济发展模式是腓力四世选择对它下手的重要原因。在医院骑士团与圣殿骑士团创立之初,它们便走上了不同的经济发展道路。医院骑士团的大本营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与圣墓教堂仅有一墙之隔,常常被基督徒视为一体。十字军国家建立后,欧洲的权贵进行的捐献,首选是基督徒最神圣的圣墓教堂。但他们在捐献时往往只笼统地注明“献给上帝、圣墓、圣约翰及耶路撒冷医院”,人们难以区分这些财物、地产究竟是给圣墓教堂还是给圣约翰医院的。

医院骑士团在欧洲发展分部时,也总是有意无意地突出与耶路撒冷圣墓之间的联系,就进一步加深了赞助人的困扰。作为这笔糊涂账的结果,相当一部分原本进献给圣墓教堂的财富便最终划到了医院骑士团的名下。因此,医院骑士团的财富中,较大比例都是庄园和地产。圣殿骑士团没有这样近水楼台的条件,他们却另辟蹊径,想到了在圣地致富的妙招。

十字军东征胜利后,欧洲前往耶路撒冷的朝圣者与日俱增,但沿途海盗和土匪横行,要随身携带大量盘缠是非常危险的。于是圣殿骑士团便推出了他们的“金融服务”,朝圣者出发前将钱财存入欧洲当地的骑士团分部,用“存单”便可以在圣地的骑士团分部自由兑现,这便使他们成为十字军国家中最早投身金融银行业的组织,并因此也累积了大量财富。到了13世纪,在欧洲的金融界,圣殿骑士团已经能与犹太银行家、意大利银行家齐名。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圣殿骑士团团徽,两人共骑一马,反映了成立之初的清贫


据编年史家马修·帕里斯(Matthew Paris,1200-1259)称,1250年左右,医院骑士团位于欧洲本土的庄园达到了19000座,而圣殿骑士团只有9000座。与之对应的,则是法国国王曾经让圣殿骑士团替他打理国库。由此我们可明显看出两大骑士团经济结构上的差异。这本身并无高下之别。但通常而言,“债主”比“地主”更容易招人嫉恨。医院骑士团手上拥有的大部分是不动产,而圣殿骑士团手上更多是各国(甚至包括穆斯林国家)的“借条”,在非常时期,其中的风险也不可同日而语。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医院骑士团位于塞浦路斯的科洛西城堡。


14世纪初期,法王腓力四世虽然有美男子的美誉,但执政方面却心狠手辣,甚至有些不择手段。在之前的西西里晚祷战争中,法国支持那不勒斯王国对抗阿拉贡王国(那不勒斯国王安茹的查理为法王路易九世之弟),为此耗费了巨资。此时法国与英格兰、佛兰德的关系由持续紧张,有爆发冲突的可能。加之腓力四世雄心勃勃地要驯服国内诸侯,巩固王权,以上一些列开销终于导致了法兰西财政在13世纪末14世纪初宣告破产。

面对债务违约,腓力四世在1291年和1306年,先后两次用暴力洗劫法国境内的意大利银行家与犹太银行家。后者被纷纷逮捕,没收财产,驱逐出境,从而令国王的债务一笔勾销。而圣殿骑士团同样是法王的另一大债主,法王企图以非常手段解决“圣殿骑士团问题”,具有经济上的强烈动力。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鲁阿德岛的十字军城堡遗址


二,圣殿骑士团在战略发展与外交上犯下了严重错误。1291年阿卡陷落后,摆在三大骑士团面前的有两条出路。其一是准备新一轮十字军,反攻叙利亚、巴勒斯坦,重建十字军国家;其二是另寻安身立命的基地,徐图进取。

圣殿骑士团当时还拥有叙利亚沿海的鲁阿德岛(Ruad,艾尔瓦德岛的旧称,位于塔尔图斯港以西约三公里),他们选择了前者;而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审时度势,选择了后者。条顿骑士团将重心放在了北欧,一心经营自己波罗的海的殖民地;医院骑士团从1306年开始,在热那亚人帮助下正式进攻罗德岛。而圣殿骑士团却以鲁阿德岛为基地,一次次徒劳地袭击叙利亚海岸。鲁阿德岛最终被感到威胁的马穆鲁克人于1303年夺取,而和医院骑士团大团长坐镇塞浦路斯不同,圣殿骑士团大团长雅克·德·莫莱将大量时间花在了游说欧洲各国君主祈求援助上。

最终的结果,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都建立了自己的骑士团国,而圣殿骑士团却不得不寄人篱下。而他们最信赖的君主,居然正是心怀叵测的腓力四世。除了未建立自己的骑士团国以外,长期以来,圣殿骑士团在外交上与医院骑士团相比,更加鲁莽和僵硬,导致危难之际,他们缺乏可靠的盟友。

例如,1134年,阿拉贡与纳瓦拉国王阿方索一世驾崩后,由于没有直系后裔,他准备将王国赠予医院骑士团、圣墓教堂修士团和圣殿骑士团。然而圣墓教堂修士团和圣殿骑士团都选择了置身事外,只有医院骑士团大团长雷蒙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机遇,横渡整个地中海,亲自来到阿拉贡与当地贵族们交涉谈判,虽然未能替骑士团讨取整个王国,但还是从继承王位的拉米罗二世处得到了大批地产与城堡作为补偿。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后,拉丁帝国第二任皇帝亨利提出将位于昔日拜占庭欧洲领土上的一部分地产和城堡赠予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最终医院骑士团积极在希腊发展自己的势力,而圣殿骑士团却态度消极,以至于失望的亨利皇帝不得不收回了给圣殿骑士的财产。

蒙古人入侵后,医院骑士团试图与强大的伊尔汗国结盟,共同对抗埃及的马穆鲁克王朝,而圣殿骑士团却屡屡从中作梗,导致反马穆鲁克联盟功败垂成,这也是阿卡王国败亡的重要因素。

尤其致命的是,1306年圣殿骑士团不合时宜地卷入塞浦路斯王国的内部争斗,他们和一批造反的贵族站在一起,共同推举塞浦路斯国王亨利二世的兄弟阿莫里为王;医院骑士团则坚定地继续支持亨利二世。

1310年,阿莫里被刺,亨利二世笑到了最后,他对圣殿骑士团自然抱有敌意,令后者无法在塞浦路斯立足(因此当法国的灾难发生后,东方的圣殿骑士团也难以找到一个安全的避难所)。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圣殿骑士团大团长雅克·德·莫莱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医院骑士团大团长富尔克·德·维拉雷


反观同时期医院骑士团的外交活动,则要高明许多。1307年医院骑士团大团长富尔克来到教廷(原本是商议两大骑士团联合事宜,因圣殿骑士团东窗事发未能实施),成功地向教皇克雷芒五世争取到了对他们占领罗德岛的官方认可,甚至诱使教皇开除了拜占庭皇帝安德罗尼库斯二世的教籍(罗德岛当时属于拜占庭领土)。
稍后,富尔克又成功地向佛罗伦萨银行家借款,第二年,携带大批雇佣军及采购的军备粮草重返罗德岛,于1309年8月顺利拿下罗德港。这时候圣殿骑士团已经孤立无援,大部分身陷囹圄。

三,圣殿骑士团本身授人以柄。今天人们普遍认为圣殿骑士团的毁灭是千古奇冤,但腓力四世的指控是否完全空穴来风无中生有呢?也不尽然。圣殿骑士团长期扎根于圣地,在多年与穆斯林的交往中,难免受到后者一些风俗习惯的影响。由于同穆斯林作战时常有被俘的危险,为了应对敌人的侮辱甚至刑讯逼供,他们还发展出了一套特殊的入会仪式及“训练方法”。在欧洲民众看来,难免离经叛道,甚至有异端的嫌疑。

此外骑士团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天主教会下属的修士会,入会时需发绝财、绝色、绝意“三愿”(或称“安贫”、“禁欲”、“听命”),然而日后骑士团的所作所为,很难说遵守了上述誓言。200余年中,一直有关于他们的负面传闻在欧洲流转。当阿卡陷落,十字军国家覆灭之后,这种指责更甚。但雅克·德·莫莱对此的“危机公关”却犯下了大错。他没有谋求通过内部的秘密整顿来消弭这些罪愆,反而在面见教皇时,将百年来骑士团施行的宗教密仪和盘托出,并希望教皇来出面推动骑士团的改革。家丑外扬后的结果是,克雷芒五世大为震惊,并提出让法国政府介入调查。而雅克·德·莫莱对危险一无所知,竟未表示反对。这样,就等于他亲手引狼入室,将骑士团送进了屠场。

虽然腓力四世手下出台的认罪书漏洞百出,而且不乏刑讯逼供的结果,但某些内容,如新团员入会时互相亲吻,掌掴、践踏十字架,甚至对耶稣像吐唾沫,可能是的确存在的。其中原因,如前所说,可能最初是为了“模拟”被穆斯林俘获后可能遭遇的折磨,并作为对新骑士的考验。但在中世纪那个猎杀女巫的时代,这些“罪状”一经公开,也足以致命。

其实医院骑士团的团规和入会仪式很大程度上也参考了圣殿骑士团,但他们并没有自行揭露这些密仪,并在圣殿骑士团事发后大幅修改和简化了自己的传统仪式,不给敌人任何口实。因此,骑士团被揭露的“罪行”固然有法王夸大歪曲的结果,但自身的不谨慎也是重要原因。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邪神巴风特


四,圣殿骑士团的覆灭是教廷与法王博弈并互相妥协的结果。在克雷芒五世之前,教皇卜尼法斯八世(1235-1303)曾希望励精图治,重振宗座的权威,于1296年颁布《教俗敕谕》,规定不经教皇允许对教会征税者将一律处以绝罚。此举激起了亟需扩大财源的法王腓力四世的强烈不满,双方的关系变得剑拔弩张。

1301年腓力逮捕了教宗派往法国的使节,作为回应,卜尼法斯八世在第二年颁布《神圣一体敕谕》,宣称教宗权力高于世俗王权。在外交谈判破裂之后,法王发兵于阿纳尼俘虏了教皇。法国要求宗座立刻退位,而卜尼法斯宁死不从,法军将领夏拉·科隆纳冒天下之大不韪,竟掌掴了教皇,此后更是将他囚禁三天,多次拷打,恣意侮辱——最终卜尼法斯在1303年10月11日伤重不治(一说含恨自尽)。

腓力四世用暴力罢黜了一任教皇,不到两年后便推举出一位法籍教皇即位,即克雷芒五世。克雷芒五世不可能忘记卜尼法斯八世的前车之鉴,因此无法对法王持强硬立场。从1307年圣殿骑士团遭到逮捕,至1314年大团长被送上火刑柱,间隔了整整7年。教皇也不止一次试图拯救圣殿骑士团,但法王因为债务问题寸步不让。

但腓力四世不敢过分紧逼,也不想让卜尼法斯八世的悲剧重演。因为在北面有英格兰和佛兰德,南面是阿拉贡和西西里,都对法国虎视眈眈。双方反复谈判的结果,便是各让一步:教廷解散圣殿骑士团,免除法王的全部债务;法王保证医院骑士团的安全,并将圣殿骑士团在法国的地产转交于它。圣殿骑士团的覆灭某种程度上算是教皇弃卒保车的结果。

其实教廷对圣殿骑士也作出了内部调查,结果却认为他们虽然德行有亏,但未犯下严重的异端罪。然而这份报告被克雷芒五世按下不发。2001年,在梵蒂冈的秘密资料“希农羊皮纸”的一份拷贝中人们发现(2007年,梵蒂冈正式予以公开出版),骑士团其实是被裁定为“可能悖德,未至异端”。且教宗克雷芒五世早在1308年就豁免了德·莫莱的“罪行”(文件定稿于1308年8月17日至20日)。但这份豁免,德·莫莱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从内心深处,教宗克雷芒五世早已经豁免了他们,但即使这样,教皇受制于法王腓力四世也不敢在生前公布,他明知骑士团员的冤屈,但却坐视了他们的受刑和殉难,其中原因正是为了与法国之间的幕后交易。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1314年雅克·德·莫莱被送上火刑柱


由于圣殿骑士团的名声不佳,由于法国官方宣传机器的有意抹黑,他们的遭遇在法国民间并未得到太多同情。但欧洲其他国家的有识之士早就看出了其中的异样。大诗人但丁就曾在《神曲·炼狱》中将腓力四世比作钉死耶稣的彼拉多:
“我看到那新的彼拉多是多么残酷无情,他并不满足于这些罪行,而是未奉旨令,便把贪婪的风帆扬进‘圣殿’之中。”

不过在唏嘘之余,应该看到,圣殿骑士团的厄运,对比稍后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的兴旺,不是历史偶然的结果。总而言之,祸根在百年前就已经种下。


2016年07月27日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腓力四世将圣殿骑士送上火刑柱,15世纪插画,现藏于大英图书馆(注意该图中骑士的黑色制服更接近医院骑士,而圣殿骑士通常着白衣红十字,这一微妙的错误恰恰彰显出15世纪圣殿骑士团的形象已经从人们记忆中消散,而医院骑士团正如日中天)。

[若想了解圣殿骑士团覆灭的来龙去脉,最权威的的著作可参考:MalcolmBarber,The Trial of the Templars( 2edi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2.]

 评论这张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