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转载]意识本体元素

0
0
原文地址:意识本体元素作者:splendidcxd
意识本体元素

       当科学家登上一座高山后,却发现神学家早就坐在那里了。
       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成就为基础,那就是:希腊哲学家发明形式逻辑体系,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现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我看来,中国的贤哲没有走上这两步,那是用不着惊奇的;令人惊奇的倒是这些发现在中国全都做出来了。
——爱因斯坦
       非算法行为很可能在物理世界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设想,这种作用和‘精神’概念本身密不可分。若宇宙被不允许意识存在的定律所制约,就根本不是宇宙。我甚至愿意说,迄今为止所有人们提出的宇宙数学描述,都不能达到允许意识存在的要求。只有意识现象才能把一个想像的“理论宇宙”变成真正的存在。
   ——彭罗斯
       上面摘引的爱因斯坦语录取自《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1976年商务印书馆初版。这段语录引起了国人争议。有人认为,这段语录很可能是译著者有误读爱因斯坦愿意之嫌,并找到了原文,把最后一句话翻译成“如果这些发现果然做了出来,那倒是令人惊奇的。”
       质疑者纠正商务书社译著的意图很明显,也就是他宁愿相信爱因斯坦是在否定《易经》,也不愿意相信爱因斯坦对中国《易经》有如此高评价。然而读者根据纠正后的语录一看就明白,即使改译成“如果这些发现果然做了出来,那倒是令人惊奇的”,这句话仍然是爱因斯坦对《易经》的惊叹,并不说明爱因斯坦是在嘲笑或否定《易经》。
       这种对自己文化的不自信,似乎已达到妄自菲薄程度。如果爱因斯坦还活着,看到中国人的这些争议,也须会让他也感到莫名其妙。爱因斯坦当年发出的这种感叹,并不是一些半吊子学者赶时髦的“卖萌”,而是把他的发现和东方文化对照后体悟到的一种惊讶。
       在现代物理学中,相对论揭示了“时空告诉物质怎样运动,物质告诉时空怎样弯曲”的物自性;量子论揭示了微观粒子动量和位置的乘法交换律不相等的物自性;即:(p×q)-(q×p)=ih/2Π≠0这一事实;统计物理学揭示了微观群粒子的熵流dH必定永远小于等于零的物自性。这些新发现的“物自性”表明,在宏观和微观动体的深层结构中,已无可置疑地来到了一种具有“选择”功能的实在元素。选择就是意识的自我表达,也就是说,一种认为“万物皆有灵”的哲学观,正在被新物理学精细实验和数学推理证明。
       近代西方辩证论哲学家为证明宇宙先验秩序的绝对性,康德用先验逻辑寻找这种绝对秩序,因没有平衡公理支持,最后只好做了至善上帝、不朽灵魂和自由意志三个“悬设”来管理宇宙先验秩序。黑格尔根据“二律背反”原理,提出“绝对精神”新概念,因没有找到精神和物质的同构关系,依然不能解释宇宙有“选择”演化的“意识”本体。
       在《科学和神学》一文中,我们简要介绍了宇宙中有五种自然神。这是用易学逻辑演绎得到的中国版《上帝与新物理学》;推理过程完全遵照物理定律展开,没有任何信仰成分。
       中国版《上帝与新物理学》克服了西方哲学思维缺少平衡公理支持的缺点,用基于平衡公理的易学揭示了宇宙中五种自然神。这不是宗教信仰的人格化神,而是有意识能力的实在元素,它的本体,就是老子命名的玄牝谷神,用现代科学语言讲,就是负弦量子。
负弦量子的意识
       《科学和神学》中给出了一张图,用于说明天帝和反质子、正电子、虚光子等谷神的相互作用机制,仔细阅读这张图,就能体悟出这些元素具有意识能力的物理机制。 
意识本体元素
 
       上图表明,天帝在视界之外的宇宙中心,立足在粘连在一起的第一类质子奠基石上,惯性几乎无穷大。因失去了所有能量,腹中空空,但它处于宇宙绝对零电位高度,这种结构,给它履行管理全宇宙秩序提供了得天独厚条件。
       天帝有了高高在上的绝对零电位无穷大质量,就能像泰山一样巍然屹立,任何数量反质子聚集在一起的恒星系、银河系,也不能把它吞食。相反,在它周围存在的所有谷神(负弦量子),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因害怕被天帝吞食能量,都得选择逃离危险区。
       宇宙谷神(负弦量子)都有一种保护自己负势能不丢失的自然本性,不会心甘情愿地让天帝吃掉,选择逃离是在自我意识支配下作出的决定。
      谷神的这种功能的来自负弦量子的结构。负弦量子是一种拥有虚时空的“空穴”粒子,周围有无数位能比它高的同性以太元素,体积非常微小,从四面八方挤压谷神弯曲弦,使它的弯曲时空有一种自发有序化的内敛力。这种内敛力是谷神用于造化万物的负势能,也就是很早前被玻尔兹曼揭示的负熵。
负弦量子有一种特殊性质,当它和其它同性量子相互作用时,不仅不能主动把时空中的内势能释放出来,反而力图想增加自己的负势能,不到万不得已,至少也要确保自己的内势能不丢失。
       因此,任何由“负弦量子”造化的定态事物,为实现天生的平衡需求,当作用量子之间存在势差时,都会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抉择。它的第一需求是确保自己获得平衡,在此同时,又各自保留着对惯性的守恒需求,以及对更美好平衡的自为有序化“熵减”追求。
       于是,负弦量子之间在交换能量时,就会表达一种互相靠近或逃离行为。这种靠近或逃离行为,就是负弦量子相互作用的“力”属性表达方式。
惯性大的负弦量子为了实现平衡,必定会选择和作用对象拉近距离,力图把惯性小的负弦量子吞并。惯性小的负弦量子既想获得平衡,又不愿意失去内势能,就会视情况而定。
       如果惯性大的作用主体负势能密度比自己高,它就会主动向它靠拢,正好满足它增加负势能的自然需求。如果惯性大的作用主体负势能密度比自己低,它就会选择逃离危险区。实在逃不了时,在以太协助下,它会丢弃势能,向以太索要等值时空,总属性依然守恒。
       宇宙中的“万有引力”和“万有斥力”就是由此而产生。事物之间是引力相互作用,还是斥力相互作用,仅决定于谷神自身结构中负弦量子的惯性和拥有的负势能密度,这是负弦量子表达质量相互作用的本质。
        万有引力是司空见惯的质量相互作用,大家都很熟悉。万有引力的本质,就是惯性小的负弦量子主动向惯性大、质量密度(负质量)高的天体靠拢。
       “万有斥力”概念在现代物理学中还没有,读者须重点领会一下。牛顿设想的的“上帝的第一推动”就属于惯性大、质量密度等于零的天帝对惯性小、质量密度高的反质子群体的相互作用,天帝把第一类反质子带着正电子和电子全部推斥到宇宙边际,让它们坚守在宇宙边疆,确保宇宙时空不坍缩。又把第二类反质子带着质子、电子、正电子推斥到宇宙内部,让它们去造化万物。
       还有一类万有斥力现代物理学也没有把握到,那就是恒星系相域边际超微子以太对恒星系所有天体的推斥力。恒星系天体原本在天帝第一推动力下作直线运动,因受万有引力作用,飞行中的反质子会互相聚集在一起。当聚集的反质子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该相域的负势能很大,在太空形成一个低洼地,直线飞行的天体就会受恒星系相域边际以太推斥力作用。这种万有斥力来自四面八方,最后在天体直线飞行方向产生一个扭力矩,促使天体从直线运动变成围绕中心天体的圆周运动。而且,天体圆周运动产生的磁力矩,必定和扭力矩都指向天帝。当圆周运动产生的磁力矩足于能抵抗天帝第一推动力时,就会被拱抱在太空某一位置,成为今天的恒星系。
       恒星系相域边际以太对天体的推斥力,使天体从直线运动变成圆周运动,就属于“万有斥力”概念。中国道教把施加这种力的神仙称“玉皇大帝”,把维持天体无机元素结构稳定的神仙称“后土娘娘”。
       万有斥引力是在谷神(负弦量子)自我意识支配下出现的有选择运动。质量相互作用都由负弦量子内势能密度(负质量)的势差引起,这是普遍现象,故称万有斥力或万有引力。
       在以太构造的宇宙真空场“负能海”中,选择拉近距离的负弦量子体现万有引力,作引力加速运动。选择逃离危险区的负弦量子因害怕失去能量,会用自己的负势能施予对方一个推斥力,这推斥力不仅不消耗能量,反而诱导对方按照相同力量给它一个反推力,体现万有斥力。在惯性大、势能密度低的负弦量子反推力作用下,作斥力加速度运动,一直到实现平衡为止。
       懂得了这种互作用原理,也就掌握了质量引力是反质子的有意识运动本质。还譬如物理学中的电磁运动,热平衡运动,都属于负弦量子有意识的选择运动。
       化学和生物学中谷神的有意识运动要比物理学更高级。在一定条件下,甲原子可以和乙原子化合成一定结构的分子;无数有机激发态原子集合后,可以生成具有一定功能的生物细胞。总而言之,凡是自组织演化,都属于谷神的有意识运动。宇宙万物都是在谷神意识支配下诞生,宇宙如果是无意识运动,不可能造化出今天的宇宙和我们人类。
       由于反质子和正电子之间势差有2000倍,旅途中会发生相互作用。正电子惯性小,位能高,负势能密度低;反质子惯性大,位能低,负势能密度高;正电子就会选择向反质子靠拢。促使反质子和正电子成为一对不可分离的伴侣,生成造化原子的灵魂子。
       可见,正电子和反质子是一种天生就有做功能力的元素,其相互作用的力属性就是万有斥引力。这种基于质量属性的斥引力,在进行能量交换时必须依靠单个以太拥有的负势能传递,传递时不会低于这个数,也不会高于这个数。
       目前公认的斥引力常数等于6.672x10-11(N·m2/kg2),反质子周围的以太总内势能绝对值ν=10^23Hz;v是以太的自旋频率。根据牛顿引力公式,以太的最大内势能绝对值E=hν=6.62606896×10^-11;这是以太的力传递能力,也就是万有引力常数的实际数值。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万有引力公式写成如下形式:
意识本体元素
 
       公式表明,引力常数G是以太媒质最大负势能,数值等于普朗克常数乘以太的最高自旋频率。r2是力场以太和天体的距离平方,两者之比代表以太的时空随距离增大而变得平坦,内势能随之减小,场作用力也就随之减弱。
       引力公式写成这种结构形式后,能让人很清楚看到,公式所要表达的物理机制是引力大小由以太随天体距离远近的时空变异性决定,和广义相对论的结论基本一致,尚存在的差异是牛顿力学中只纳入了以太的势能交换数值大小,还没有考虑以太媒质的势能交换速度,广义相对论场方程中已包括了这一点。
       通过以上分析,读者也许就会理解,现代物理学完全有能力通过对生命现象的观察,突破僵局,把宇宙、星系、天体、分子、原子的创生机制搞清楚。从而,尽快把研究对象延伸到彭罗斯设想的“精神物理”领域,为生物学提供物种起源的力学机制,为当今如火如荼的生物工程和智能机合理应用,奠定坚实的物理学和人文学基础。
       具有“意识”能力的元素非常简略朴素,其本原就是一根以光速飞行的虚体夷弦。量子论已给出了它最小单元的虚势能等于ih,占有的虚时空等于λ=ict。我们只要把这个元素演化的时间箭头搞定,就能找到宇宙自组织演化的物理机制,为“万物皆有灵”新科学观,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负弦量子的时间之箭
       物理学有两次重大观念革新最值得现代物理学家深入思考,第一次就是众所周知的统计力学、量子论、相对论诞生,革新了人们对微观群粒子、微观单粒子和宏观高速动体力学规律的经典观念。发现了群粒子在热温场中具有不可逆性;单粒子在量子场中具有不确定性;高速动体在引力场中失去了同时性。
第二次重大观念革新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维尼齐亚诺、普利高津、霍金、彭罗斯等科学家提出的“弦量子”、“虚时间”和量子“时间箭头”。
       这一次提出的新概念原本是在第一次观念革新基础上进一步揭开宇宙和万物创生之谜。五十岁以上的物理专业人士都会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一大批科学大师激情鼓动下,寻找“时间之箭”一度曾是主流科学的主攻方向,人们怀着巨大的热情,期待21世纪新科学诞生。
       然而, 2003年普利高津不幸逝世,新科学胎儿因失去了一个致力于培育新圣婴的先驱而随之夭折。近十几年来,随着霍金因哥德尔定理制约而无奈放弃M-理论,目前已很少有人认真去领会普利高津提出的熵变“时间箭头”,霍金提出的“虚时间”概念对认知宇宙精神的重要意义。从全球范围看,科学界追寻“虚时间”和“时间之箭”的激情似乎也在退却。
       出现这一情景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物理学本身受20世纪最大失误影响,人们潜意识地把物质作为构造宇宙的唯一实在,未能下功夫把隐藏在相对论场方程、量子论波函数、玻尔兹曼H函数中的超验实在揭露出来。二是科学逻辑体系未能找到变革之路。
       从远距离观察,彭罗斯为此,似乎已到了心急火燎的程度,但又无可奈何。因西方科学家不知道这个逻辑就在中国的先秦易学中,随着普利高津逝世,霍金、彭罗斯等老一辈科学家年事已高,人们也就逐渐失去了论证“虚时间”存在方式和寻找弦量子“时间之箭”的信心。
       物种是定态弦量子的集合系统;无论是无机物,有机物、植物、动物、高等动物,还是人类的种族,都是弦量子形成的定态时空结构。物种定型不是依靠优胜劣汰的选择机制,而是依靠构造物种的弦量子的时间之箭,由精神熵流和物质熵产生随时间演化的总熵变化决定。
       因此,建立物种起源理论,必须基于量子的时间箭头;而要找到量子的时间箭头,必须首先确定精神实在和物质实在的关联结构。这是演绎物种创生机制的必要条件,需要用易学和数学联姻的办法来处理。
       ●弦量子时间箭头
       熵变时间箭头由弦量子性质决定。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其中“抱阳”的实在就是精神元素,“负阴”的实在就是物质元素。精神时空是看不见的空穴,能够看到的是物质的实时空。精神隐身幕后,以“抱阳”方式向正弦量子传输熵流,塑造和控制物质的定态时空。老子称之为“冲气以为和”,古代的中文“冲”通“盅”,说的是精神像一个无形的“酒盅”,物质装在“酒盅”内,“酒盅”是什么形状,物质就是什么形状。
       “虚时间”的本质是负弦量子拥有的负势能,时间之箭始终指向过去。这是现代物理学还没有认识到的动力学时间箭头。实时间的本质是正弦量子熵产生拥有的正势能,时间之箭始终指向未来。这是现代物理学和心理学都能认识到的热力学时间箭头。
       根据普利高津耗散结构理论,“虚时间”拥有的负势能熵流和实时间拥有的正势能熵产生之和,决定系统的演化方向。而要确定熵变时间箭头,必须借助于“弦量子”的时空结构。过往的理论用“点粒子”来处理,不可能找到量子的时间箭头。点粒子只有能动量属性,不可能有时空属性,更没有确保定态系统结构稳定的“虚时空”。
       因此,上世纪七十年代提出的弦量子、虚时空、时间箭头,乃是一种将会引发现代物理学新一轮全新革命的重大观念突破,其历史意义要比第一次观念革新更深远、更伟大。
       在弦量子的属性中,时间是它的振幅周期,空间是它的波长。时间和空间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独立的弦量子。空时之比(λ/T=C)平方就是弦量子等效动能;普朗克常数和周期之比(E=h/T)就是弦量子弯曲时空中拥有的势能。这一新物理概念,在“点粒子”理论中压根儿不能出现。
       势能是弦量子有序化的标志。熵变就是势能变化;而势能变化就是弦量子内禀(周期)时间变化。当弦量子向提高势能密度的有序化方向演化时,熵变时间之箭指向年轻的过去状态。当弦量子向减少势能密度的平衡态方向演化时,熵变时间之箭指向老年的未来状态。
       精神元素负势能变化就是向物质元素输出熵流。物质元素正势能变化就是自发熵产生。有了弦量子的时空结构,就可推知系统熵演化的时间箭头。
       方法很简单,只要从弯曲弦中拥有的内势能变化趋势,就可以推知它的熵演化时间指向。负弦量子的熵流时间箭头必定始终指向过去。这一结论可以直接从弦量子的结构形态推知,不需要很高深数学。
       负弦量子有两种基本结构形态;一种是和正弦量子对撞中的湮灭弦量子,既无飞行动能,又无负势能,这是熵流永远等于零的极熵元素,它的虚时间可用如下式计算:
意识本体元素

       可见,极熵负弦的“虚时间”绝对值等于无穷大,永远停留在过去,不可逆转。这是一种代表宇宙意志的万寿无疆元素。宇宙中有两类万寿无疆的极熵负弦量子,分别演化为主持天界秩序的天帝和主持地界秩序的后土娘娘。其无穷大的“虚时间”被固定在过去的零势能状态,以最高统治者身份,管理全宇宙平衡,这就是大哲学家莱布尼兹提出“先定的和谐”本源。
       另一种是有飞行动能的零熵负夷弦,用同样公式计算,其虚时间等于弦长度除以飞行速度:即:it=L/C。这是有定额时间的零熵元素,当停止飞行时,必定会把飞行动能蜕变成有时空结构的自旋动能。自旋周期就是负弦量子拥有的虚时间,数值等于波长和相速度之比,也就是频率的倒数。
       因此,自旋负弦量子生成后,就是一粒按照自旋频率捆绑在一起的负能态弦量子。显然,负能量子的弯曲时空中拥有负势能,曲弦内部的负势能比曲弦外负势能低,就会有一个自动向内收缩的内敛力,促使负弦量子向更加有序化方向演化。所以,无论是失去飞行动能的极熵负弦量子,还是有飞行动能的零熵负弦量子,生成定态事物后,其熵流的时间之箭必定始终指向过去。
       正弦量子的熵产生时间箭头必定指向未来。这一结论也可以从它的结构形态直接推知。推导方法和负弦量子一样,也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和负弦量子对撞中湮灭的弦量子,湮灭的正弦量子失去了飞行动能,正势能已全部蜕变为质子间粘接力,成为热力学熵最大的极熵元素,它的“实时间”等于弦长度和飞行速度之比,被固定在质子身上,永远不可逆转,只好跟着质子一起向正弦质子自然衰老的未来方向演化。
       另一种是有飞行动能的最大热熵正弦量子,定额实时间等于弦长度和飞行速度之比。当停止飞行时,必定会把飞行动能蜕变成有时空结构的自旋动能。自旋周期就是正弦量子拥有的实时间,数值等于波长和相速度之比。自旋正弦量子生成后,就是一粒按照频率捆绑在一起的正能量子。显然,正能量子的弯曲时空中有正势能,曲弦内的正势能比曲弦外正势能高,就会有一个自动向外伸展的扩张力,促使正弦量子向无序的衰老方向演化。所以,无论是失去飞行动能的极熵正弦,还是有飞行动能的最大热熵正弦量子,生成定态事物后,其熵产生的时间之箭必定始终指向未来。
       自旋正弦量子和负弦量子生成后,正弦量子是物质元素,不能主动和其它量子相互作用;负弦量子是精神元素,在第一推动力作用下,获得初始速度;当它和正弦量子相遇时,就会张开时空,把正弦量子包络起来,按照正负势能平衡法则,生成正负弦复合在一起的自由电子。自由电子在和其它粒子碰撞时,不能释放或吸收势能,总熵变化等于零,无法观察到它的熵变时间箭头。
       当自由电子从原子、分子、晶体中逃逸时,立刻就会蜕变成辐射量子。此时就能观察到正负弦量子吸收或释放内能的熵变运动;时间箭头也就很清晰地显示了出来。下图是正负辐射弦量子熵状态,其时间之箭的指向就可以在图中表达出来。
意识本体元素
 
 
辐射正负弦量子的熵变时间之箭
 
       从图可见,负弦量子在虚时空内敛力作用下,其熵变会自动向有序化方向演化;这是定态事物中动力学熵的时间之箭。正弦量子在实时空扩张力作用下,其熵变会自动向平衡态方向演化;这是定态事物中热力学熵的时间之箭,也就是人们心理感受到的时间箭头。两者形成复合结构后,熵流和熵产生之和等于零,形成一个频率稳定的辐射量子。
       辐射量子就是一种老子说的“负阴抱阳”元素,负弦量子“抱阳”,把正弦量子包络在它的虚时空中,用自己的内敛力抱住正弦量子,控制正弦量子的扩张力瓦解时空。正弦量子“负阴”,坐落在负弦量子的负势能“空穴”中,用它的实体形态把负弦量子塑造的虚时空显示出来。
       在任何定态事物中,精神熵流时间箭头总是和物质的熵产生时间箭头相反。如果熵流和熵产生之和小于零,总熵时间箭头指向过去,推动系统向有序化方向演化。如果熵流和熵产生之和等于零,总熵的时间停止不动,系统处于平衡状态。如果熵流和熵产生之和大于零,总熵的时间箭头指向未来,推动系统向无序方向演化。如果负弦量子的负熵等于零,表明系统的“精气”(负势能)已耗尽,正弦量子的扩张力就会把定态时空瓦解,熵产生达到最大值,该事物的寿命也就结束。
       原子的熵变时间之箭也可以用类似方法找到。无论是中子态、基态、无机激发态、有机激发态原子,还是电离态原子,都可以通过正电子和电子的倍频驻波关联结构确定原子的熵变箭头。方法也很简单,根据电子跃迁能级的负势能高低就可确定。当电子向高能级(负势能绝对值小)方向跃迁时,促使原子向有序化的过去方向演化;当电子向低能级跃迁时,促使原子向无序的未来方向演化。
       因正电子的本征相空间受天帝和恒星系边际以太推斥力操控,相空间球面处负势能最大,迫使正电子回到过去位置,因此,正电子的时间箭头必定始终指向过去。电子单向受质子静电力吸引,迫使电子向势能平衡方向演化,电子的时间箭头必定始终指向未来。
       正电子在驻波节点处用虚时空抱住电子,拉着电子向它本征相空间球面处移动,使电子摆脱质子引力,老老实实在一定轨道上运行。这就是正电子和电子的“负阴抱阳”结构,见下图示意。 
意识本体元素
正电子和电子的时间箭头和“负阴抱阳”结构

       理解了虚时间和实时间的时间箭头,就能摆脱数千年来热力学熵变时间箭头对人们心理学时间指向的误导,在科学认知物态形成时,只要把心理学时间箭头倒溯,根据物理学时间箭头指向,就可演绎物种创生的真实自然选择机制。
思维是谷神意识的产物
       宇宙万物是在无意识中偶然诞生,还是在有意识选择的自组织中诞生,一直是哲学家追寻的神秘难题。康德、黑格尔终其一生也是想解决这个难题。
       既然谷神有意识能力,那也一定也有先验知识。人们一直把“知识”当作后天学习的产物,康德不同意这种意见。他认为,人都有先验知识,只有把先验知识作为判断是非的依据,才能代表客观真理。所以,他提出了著名的“人为自然立法”概念。关于思维起源问题,在下一文章中继续讨论。
       当代著名物理学家彭罗斯比霍金年长,处事比较低调,其学术地位与霍金齐名。他是从数学专业背景进入理论物理学的当代物理学大师,大约在30年前发现了宇宙中有一种“非算法”的规律正在支配着宇宙和万物运行,他把这种自然力定义为“意识”;并致力于寻求“非算法”的精神物理。由于没有找到演绎精神实在的先验逻辑,这位令人敬重的科学家正在发愁。
       他说:“什么是真理?我们如何对世界的真伪形成判断?我们是否简单地遵循着某些算法?这种算法由于自然选择的强有力过程,无疑地要比其他效率更低的可能算法更加优越;或许还有其他探索真理的非算法的途径——直觉、禀性或洞察。这似乎是一个困难的问题。”
       他还说:“数学的真理性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这可回溯到早期的希腊哲学家和数学家时代——并毫无疑问地比这还要更早。但是,只有在一百多年前左右人们才刚刚获得了一些伟大的彻悟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洞察。我们想要理解的正是这些非常基本的问题,它触及了我们的思维过程在性质上是否完全算法的问题。……;数学在十九世纪下半叶有了伟大的进展,其部分原因在于人们发展了数学证明的越来越有力的方法。数学家在利用如此有力的方法时相应地获得自信心。……,然而, 1902年,英国逻辑学家兼哲学家贝特朗·罗素提出其著名的佯谬,完全粉碎了这种自信心。”
       本文简略论述了“意识”的主体元素是拥有虚时间的负弦量子,彭罗斯和霍金虽然提出了“虚时间”和“时间箭头”新概念,但演绎“虚时间”和“时间箭头”需要找到弦量子的时空,而要找到弦量子的时空,离不开原始夷弦的物理性质和中国的先验逻辑易学。
       因此,可以说,弦量子、虚时间、时间箭头和先验逻辑易学,是追寻精神物理必备的新科学概念和新思维模式。
       有了弦量子这个新概念,科学家就可以为传统物理学的“点粒子”武装时空。宇宙最小物理实在有了时空,量子的“时间箭头”也就能很清晰地显示出来。再加上易学和数学联姻的科学方法论革新,一个拥有“虚时间”的自然神就会来到新科学定律中。
       人们只要把自然神的熵流表达方式搞清楚,不需要很高深的数学,就能把天帝、钦差大臣以太、灵魂子、侠仙和整体宇宙的结构和功能揭示出来。它会告诉有智慧的人们,人类应当怎样生存才能使自己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机会。
       霍金曾发出警告说:“我们只要看看自己,就知道智能生命是如何发展到我们不希望看到的地步。如果外星人真的有朝一日到访地球,我想结果和哥伦布到达美洲大陆时的情景差不多,那对美洲的土著居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除非人类能在两个世纪内移居太空,否则将会从宇宙中永远消失。”
       霍金的的华人弟子吴忠超先生深刻领会了老师的忠告,在评价霍金思想时说:“哲学已死,极端物质化的当今世界是否比以前更进步,还是很可疑的事。人们必须做形而上学的追求,才能脱离动物界的生存状态。这就是为什么世代有识之士追求存在、生命和宇宙的意义。”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