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蒙哥马利论毛泽东:指挥所有人的只有他

0
0

蒙哥马利元帅论毛泽东:能指挥所有人的只有他

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杰出的指挥官之一。1960年5月24日,蒙哥马利访华。5月27日晚上,毛泽东主席在上海会见了蒙哥马利。

毛泽东的开场白令蒙哥马利吃惊:“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吗?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在联合国,我国被扣上了这样的称号,你是否在乎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呢?”

蒙哥马利笑了。交谈当中,蒙哥马利忽然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将来中国成为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强国,那时将会发生什么情况?您的国家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

毛泽东听出了话外之音,当即点明:“哦,你是否认为那时中国将向外国发动侵略?”

“我并不愿意这样设想,但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强大以后,便要攫取外国领土,这样的例子很多,包括我的国家。”

蒙:我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想问一下主席:中国大概需要50年,一切事情就办得差不多了……到那时候,你看中国的前途将会怎样?

  毛:你的看法是,那时候我们会侵略,是不是?

蒙:我觉得,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以后,它应该很小心,不进行侵略。看看美国就知道了……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非常强大的时候,就倾向于侵略。

  毛:要向外侵略,就会被打回来……外国是外国人住的地方,别人不能去,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硬挤进去……如果去,就要被赶走,这是历史教训。

  蒙: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怎么样?那时中国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了。

  毛:那不一定。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还是960万平方公里。中国没有上帝,有个玉皇大帝。50年以后,玉皇大帝管的范围还是960万平方公里。如果我们占人家一寸土地,我们就是侵略者。

1961年9月蒙哥马利第二次访华。这一次中国外交部做了周密安排:9月9日至20日访问包头、太原、延安、西安

、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回北京后由周总理跟他谈,届时再同毛泽东见面。周恩来还特意把熊向晖找去,要他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的名义参加接待小组,陪蒙哥马利去外地。周总理说:“要放手让蒙哥马利看,旧中国遗留下的贫穷落后和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都是客观存在的,让他自己看后去做结论,从本质上了解中国。”

9月9日,蒙哥马利开始到各地参观。他注意到,在他所到之处,人们一开口总会带出一句非常普遍的口头禅:“毛主席说……”

在访问洛阳拖拉机厂时,一位负责人对他说:“毛主席说:‘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他在访问一个医疗部门时,医生说:“我们是在照毛主席说的做,‘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

在天津附近的杨村某步兵师参观时,看完新兵打靶,他同战士进行了简单的交谈,交谈中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在中国的领袖当中,你最听谁的命令?你最拥护谁?”“毛主席!”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蒙哥马利跑了许多小城镇、乡村,不厌其烦地提出类似的问题。得到的回答是一致的。他得出结论:在这个国家,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蒙哥马利对中国的调查不仅仅局限于领导人,而且还细致地调查人民的日常生活。在延安,蒙哥马利起了个大早,散步到自由市场,同那些卖镰刀蔬菜的人广泛交谈,而后又走进了路边的男子公共浴室,审视着浴池里的一个个裸体。陪同人员大为惊讶,不明白这位元帅为什么对公共浴池感兴趣。从浴室出来后,蒙哥马利说:“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丝毫看不出饥饿的现象。”


1961年9月22日上午,周恩来办公室秘书浦寿昌打电话给熊向晖,他说:“毛主席决定明天在武昌会见蒙哥马利,总理要你和我马上坐专机去武昌,让你先向主席汇报蒙哥马利在中国访问的相关情况,我明天给主席当翻译。”

当天下午,熊向晖和浦寿昌飞抵武昌。

9月23日,熊向晖向毛泽东汇报了蒙哥马利在中国参观访问的情况,他说:“蒙哥马利对主席很钦佩,对中国很友好,但也对中国进行战略观察。”

主席认真地听着汇报,有时也询问几句。

毛泽东对熊向晖说:“你讲他是来搞战略观察的,我看他对我们的观察不敏锐。这也难怪,他是英国元帅,是子爵,不是共产党,对共产党的事情不那么清楚。共产党没有王位继承法,但也并非不如中国古代皇帝那样聪明。斯大林是立了继承人的,不过呢,他立得太晚了。蒙哥马利讲的也有点道理,斯大林生前没有公开宣布他的继承人是马林科夫,也没有写遗嘱。马林科夫是个秀才,水平不高。1953年斯大林呜呼哀哉,秀才顶不住,只好来个三驾马车。其实,不是三驾马车,而是三马驾车。三匹马驾一辆车,又没有人拉缰绳,不乱才怪。后来,赫鲁晓夫利用机会,阴谋篡权。此人的问题不在于用皮鞋敲桌子,他是两面派。斯大林活着的时候,歌功颂德,死了,不能讲话了,他作秘密报告,把斯大林说得很坏,帮助帝国主义掀起了12级台风,让全世界共产党摇摇欲坠。这股风也在中国吹,我们有防风林,顶住了。”

接着,毛泽东又说:“这位元帅到底是外国人,他对我们的事情究竟有一些不了解,我们和苏联不同,比斯大林有远见。在延安我们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指接班人),1945年召开的七大就明朗了。当时延安是个穷山沟,洋人的鼻子闻不到。1956年开八大,那是大张旗鼓开的,请了民主党派,还请了那么多洋人参加。从头到尾,完全公开,毫无秘密。八大通过的新党章里就有一条,必要时中央委员会设名誉主席一人。为什么要有这一条?必要时谁当名誉主席呀?就是鄙人。鄙人当名誉主席,谁当主席呀?美国总统出缺,副总统当总统。我们的副主席有六个,排头的是谁呀?刘少奇。我们不叫第一副主席,他实际上就是第一副主席,主持一线工作。刘少奇不是马林科夫。前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名换姓了,不再姓毛名泽东,换成姓刘名少奇,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来的。以前两个主席都姓毛,现在一个姓毛,一个姓刘。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都姓刘。要是马克思不请我,我就当那个名誉主席。”

最后,毛泽东说:“谁是我的继承人?何需战略观察!这里头没有铁幕,没有竹幕,只隔一层纸,不是马粪纸,不是玻璃纸,是乡下糊窗子的那种薄薄的纸,一捅就破。我们没有搞‘抽样调查’,英国元帅搞了,一搞就发现了问题。中国一些群众也没有捅破这层纸。这位元帅讲了三个原则,又对中国友好,就让他来捅。捅破了有好处,让国内外上下都能看清楚。什么长生不老药!连秦始皇都找不到,没有那回事,根本不可能。这位元帅是好意,我要告诉他,我随时准备见马克思,没有我,中国照样前进,地球照样转。”


四​

9月23日中午,蒙哥马利在李达上将的陪同下,从北京乘专机抵达武汉。

晚上6时半,蒙哥马利来到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宾馆。毛泽东一边与蒙哥马利握手,一边用英语说:“How are you!”

听到毛泽东用英语向他问好,蒙哥马利倍感亲切。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共进晚餐。饭后,毛泽东就在居住的宾馆里与蒙哥马利谈话。

蒙哥马利说:“我参加过西方防务机构的工作。我认为西方陷入了一个烂泥坑,而西方的政治领袖似乎找不到摆脱这个泥坑的办法。我得出的结论是,在德国和中国问题上,西方完全缺乏常识。”

毛泽东说:“不是整个西方,缺乏常识的只是美国。”

蒙哥马利说:“还有别的人。”

毛泽东说:“别的人是跟着美国走。”

蒙哥马利说:“我现在想跟主席谈谈关于三项原则的问题。这三项原则我以前都是单独提出的,这次我是把三项原则作为一揽子计划提了出来。多年来,我可以说是坐在头排位置上观察国际政治的。我认为西方把自己陷入了一个烂泥坑,而西方的政治领袖们又找不到摆脱这个泥坑的办法。我的结论是,在德国和中国问题上,西方完全缺乏常识。”

毛泽东补充说:“不是整个西方,缺乏常识的只是美国。”

蒙哥马利又问:“你对我一揽子提出的三项原则有什么看法?”

毛泽东直言不讳地回答说:“一揽子提出更有力量,比分别提出更好,各国人民能更好地理解,反对的人会不少,欢迎的人更多。多次提出,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二十次,总可以见效。”

蒙哥马利信心十足地说:“我要动员世界舆论。离开中国后,我下星期就准备到加拿大去,16日准备在多伦多作一次电视广播演说。回伦敦后,再作一次电视广播演说。”

毛泽东说:“那好。凡有机会就讲。”

蒙哥马利笃定地说:“我有这样一个看法:当你要使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千万不要犯这样一个错误,就是一下子得罪许多人。我这次在中国提出了三项原则,已经得罪了一些人。我可以在西方推动这件事,但是,我不想在东方再起多大的作用。我在本国有很高的地位,如果我在共产党东方旅行太多了的话,那么英国人民就会说,这个家伙怎么搞的,这将损害我的地位。如果我想推动这件事情,我就必须维持我的地位。”

毛泽东肯定地说:“你的地位不会动摇。你的基本思想是要和平。”

蒙哥马利继续说:“我主张彼此不要干涉内政。西方国家一遇到问题,它们的做法就是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朝鲜就是如此。还有老挝和印度支那。它们以为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觉得不然,我说大家都把军队撤走,让朝鲜人自己来决定他们要什么不要什么。这是唯一合乎情理的做法。”

毛泽东说:“对。”

毛泽东沉默片刻后,突然问蒙哥马利说:“元帅今年多大岁数?”

蒙哥马利回答说:“74岁。”

“哦,过了73岁了。”毛泽东若有所思地说。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慢悠悠地说:“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闯过了这两个年头就可活到100岁。”

毛泽东缓缓地说:“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说的上帝,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呀(毛主席时年68岁),到时候,我就要去见我的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啊。”

蒙哥马利激动地说:“通过访问,我感到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离他们而去,你至少应该活到84岁。”

毛泽东将手在空中有力地挥了一挥,非常利索地说道:“不行,我有很多事情要跟马克思讨论,在这里再呆4年已经足够了。”

蒙哥马利也以幽默的口吻说道:“要是我知道马克思在哪里,我要告诉他,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到他那里去,我要同他谈谈这个问题。”

这时,蒙哥马利说:“主席先生,你的共和国成立了12年,从战争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新国家,显然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必须有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来领导这个国家。”

听完此话,在座的人都笑了。会谈到晚上9时30分时,蒙哥马利拿出一盒英国“555”牌香烟,十分恭敬地说:“主席先生,送你一盒英国的香烟。”

毛泽东说了一声谢谢,随即叫服务员拿来了一盒中国龙井茶送给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一边接过茶叶,一边意犹未尽地说:“今天谈话使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主席一定很忙,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能否明晚再来谈谈?”

毛泽东告诉他因为第二天要离开武汉,回北京参加国庆庆祝活动,不能与他谈了,不过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9月24日,是中国的中秋节。蒙哥马利没有料到,凌晨5时左右,毛泽东改变计划,决定当天下午再同他会谈一次。

9月24日凌晨5时左右,浦寿昌告诉蒙哥马利说,主席改变了计划,决定当天下午再同蒙哥马利会谈一次,并共进午餐。蒙哥马利高兴地连声说道:“OK!OK!”

这次蒙哥马利与毛泽东是从24日下午2时30分开始谈话的。

由于要和毛泽东见面,蒙哥马利访华前研究过毛泽东的一些著作,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的论断给了他极其深刻的印象。作为一名西方军人,他对这句话的含义的理解不会像中国军人那样明确和深刻。他想就这个问题当面向毛泽东请教。

他问:“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如果是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毛泽东说:“是我的话,是在漫长的革命年代里说的,记不起说这话的确切时间了。”

毛泽东慢悠悠地说:“是我的话,是在漫长的革命年代里说的,记不起说这话的确切时间了。”

蒙哥马利认为,这句话有军人专政的味道。

但毛泽东却直截了当地说,革命不能没有战斗,有战斗当然需要枪杆子。

接着,蒙哥马利又说:“我认识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我注意到他们很不愿意说明他们的继承人是谁,比如像麦克米伦、戴高乐等等。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

毛泽东极其坚定地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

蒙哥马利又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

毛泽东胸有成竹地说:“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蒙哥马利说:“中国现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很需要主席。你现在不能离开这艘船,放下不管。”

毛主席说:“暂时不离,将来学丘吉尔的办法。”

毛主席说:“我随时准备灭亡。”

接着毛主席讲了五种死法:被敌人开枪打死。坐飞机摔死;坐火车翻车翻死;游泳时淹死;生病被细菌杀死。

毛主席说:“这五条,我都已准备了。”毛主席还说,人死后最好火葬,把骨灰“丢到海里去喂鱼”。

随后,毛泽东与蒙哥马利的话题又转到了核武器问题上。

毛泽东说:“核武器是吓人的东西,不会用的。我说过原子弹是纸老虎。”

蒙哥马利说:“我的看法是,正因为有核武器,才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现在英国有很多人示威游行,要求禁止和销毁核武器。我对他们说,首先是撤退外国军队,然后裁军,最后一件才是销毁核武器。”

毛泽东说:“那样好,三项原则实现了,再禁止核武器。”

下午5点,两人谈话结束。随后毛泽东邀请蒙哥马利坐船看他在长江上游泳。

毛泽东在长江游了近一小时,上船后便对蒙哥马利说:“你下次访问中国时,我们进行横渡长江的比赛好吗?”

蒙哥马利回答说:“好!”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说:“一言为定!”

当天晚上,蒙哥马利正在为次日归国整理行装时,毛泽东突然来到了蒙哥马利的住处。一见面,毛泽东就说:“为你送行,送给你一件礼物。”

蒙哥马利接过毛泽东亲手写的 “赠蒙哥马利元帅”———《水调歌头·游泳》词时,激动地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不放。

毛泽东笑着说:“不要忘了,我们还将在长江进行游泳比赛呢。”

1962年,伦敦考林斯书店出版了蒙哥马利所著的《三大洲》一书。书中详细记载了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在武汉的两次谈话内容。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