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陈士榘将军回忆录》:邓小平政委指挥我消灭黄维

0
0

 

《陈士榘将军回忆录》:邓小平政委指挥我消灭黄维


毛泽东与陈士榘将军


【陈士榘将军简历】
陈士榘(1909-1995),1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事家,中国现代国防工程的奠基人。中央军委常委,中共第九、十届中央委员。
1909年4月14日出生于湖北武昌黄土陂。
1927年9月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随部队到达井冈山。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9年起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第3纵队副大队长、纵队司令部参谋,红1军团第12军1纵队参谋处处长、第34师参谋长,军团司令部作战科、侦察科、教育科科长,军团教导营营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
1934年10月随红一方面军参加长征。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参谋长。1939年任晋西支队司令员。1940年率部进入山东,任第115师参谋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参谋长、华东野战军参谋长。曾参与组织指挥宿北战役。在宿北战役胜利结束后,向中央军委建议“按原计划集中山东野战军主力回援济南,粉碎敌人进攻后,再配合华野全歼苏北之敌,尔后出击淮北”,保证了鲁南战役的胜利进行。
1947年在孟良崮战役中,协助陈毅、粟裕南引北调,一举歼灭国民党王牌军整编第74师。
后与唐亮率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转战鲁西南,挺进中原,协同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进军大别山。
1948年3月指挥陈(士榘)唐(亮)兵团,与陈(陈赓)谢(富治)兵团一举攻克洛阳。豫东战役中,促成“先打开封,后歼援敌”的正确方针,获得歼敌9万余人的重大胜利。
淮海战役刚刚打响,即以陈毅司令员的名义,策动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何基沣率59、77军2万余人起义,为截断黄伯韬兵团的退路创造了条件。
11月9日,率第6、9、11纵队越过陇海路,以每天140里路的急行军,在南路配合粟裕、张震指挥北路第4、8、13纵队,合围并歼灭黄伯韬兵团于碾庄坪,取得战役第一阶段的胜利。
在战役第二阶段,受命统一指挥华东野战军第3、13纵队和中原野战军南集团合围黄维兵团,并于12月15日全歼该兵团。

陈士榘与陈毅

第三阶段围歼杜聿明集团时,因粟裕疲劳过度病倒,陈士榘代行指挥,获得歼敌25万余人的最后胜利。
1949年任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司令员,率部参加渡江战役。攻克南京,最先占领国民党总统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东军政大学副校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训练部部长,政治委员,1952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司令员兼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军事建筑部部长。1958年兼任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参与领导国防工程和导弹、原子弹试验基地的建设工作,圆满完成两弹基地工程任务,为中国导弹、原子弹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1985年任中共中央军委顾问,是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5年7月22日在北京逝世。著有《天翻地覆三年间:解放战争回忆录》。


【陈士榘回忆录】邓小平政委指挥我消灭黄维

12月12日,刘伯承、陈毅两将军联名发出最后一封促黄维立即投降的信,但黄维执迷不悟,拒绝放下武器。

​12月10日上午,粟裕、谭震林、我和张震在讨论战场形势时,鉴于南、北两战场都处相持的胶着状态态,不宜久战不决。最好先集中兵力解决黄维兵团,然后再收拾杜聿明集团,这样我军就更主动了。

大家意见一致。即由粟裕同志用电话与总前委商量。总前委当即答复同意我们集体的建议。

​我们立即商讨部署,抽调兵力,由我率领前往作战;并于当天下午用电报报告总前委、并报军委:“电话奉悉。我们决定抽调三纵、苏十一纵及鲁中南纵队(该三个纵队可等于两个纵队战力),外加一部炮兵,即晚南下,参加歼灭黄维作战,统由陈士榘同志率领南来,请分配其作战任务。”

​我于次日赶到二野司令部接受任务。当时我提出黄维兵团主要是依托双堆集高地作坚强的掩护,我们要解决黄维兵团,首先必须拿下双堆集的一个堆,使其失去依托,全部暴露在我军火力攻击面前。并自荐由我指挥来完成这一任务,但必须让我有个接近指挥和使用部队的地方。

​当时邓小平政委答应须同各个纵队联系,让我等一下。经过三、四十分钟以后,知道各纵队均不愿让出位置。此时,我表示意见:我相信包围黄维兵团的二野部队是一定能完成围歼任务的,不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我建议我去加强指挥阻击李、刘两兵团的援军,并相机歼灭其一部,以争取时间,由二野部队解决黄维兵团。

​当时邓小平政委表示同意。我立即率华野三纵队出发南进,待走到二野第六纵队位置时,杜义德政委在十字路口拦住我的车队,并问:“您是陈士榘参谋长吗?”我答应是,杜便说邓(小平)政委给我电话,让我接听。

​我立即下车去接邓(小平)政委的电话,邓(小平)政委在电话中说:你现在不要南去了,立即留在二野,第六纵队司令王近山、政委杜义德统一归你指挥,攻歼黄维兵团。

​我又提出靠近六纵左翼的华野第七纵队成钧、赵启民部和豫皖苏独立旅贺健部及原华野加强二野的华野炮兵第二团及第十二纵队也统归我指挥。

​邓小平政委经考虑后,同意了我的意见。

接受任务后,我即按邓小平政委指示,部署歼灭黄维兵团。我对围攻的部队和重兵器作了些调整。

12月14日傍晚,总前委正式下达攻击命令,发起总攻。

我军作战勇敢,步炮协同,经过激烈战斗后,一举攻占了敌人唯一的高地尖谷堆,砸烂了敌人的“硬核桃”、“乌龟壳”。敌人后来多次组织后扑,但均被我击溃,将其压缩到中心部位,平谷堆、尖谷堆得以巩固占领。

12月15日,黄维在我军再度发起进攻前,已闻风丧胆,分头溃逃。

被围十九天之久的黄维兵团终于被全部歼灭,同时还解放了淮阴、淮安,攻克灵壁,使淮河以北全境除杜聿明集团所占据的永城东北地区一小块据点外,均获解放。

【陈士榘之子的记述】

1948年12月11日,黄维兵团久攻不下,我父亲陈士榘亲自驾着吉普车奉命带着华野先头部队赶到了中原野战军司令部。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都在那里等我父亲呢,见了面邓小平政委用他那浓重的四川口音对我父亲说:
“陈士榘同志,你可来了,我们等你好长时间喽!”
刘伯承司令员拿来了军用地图,向我父亲讲述了当前的战场形势,希望我父亲能帮着中野出出主意。
邓小平政委说:“陈士榘,你的名声很响呀,打仗打得好,我们都晓得了。”
我父亲说:“首长过奖了,我主要是在陈司令员、粟裕司令员的指挥下做一些具体工作。”
邓小平政委说:“不要谦虚嘛。陈毅和粟裕都讲过你,说你的点子好厉害呀,华东的几个大仗都是你最早提出来的,是不是呀?这次你可要为我们也提出一些点子呀,解放军可是一家人呢!”
我父亲说:“当然了,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期望!”
我父亲向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提出了自己对战役的看法:中原野战军武器差,黄维兵团阵地难以突破,主要是因为他们依托双堆集高地的地理优势。双堆集高地前方视野开阔,他们可以居高临下发挥火力的优势。我们要想吃掉黄维兵团,必须拿下双堆集中的一个堆,不要分散火力,要集中火力集中兵力攻击敌人的一个堆。这个堆拿下了,另一个堆就好办了。
邓小平政委和刘伯承司令员完全赞成我父亲的意见。我父亲自告奋勇承担攻打双堆集中一个名叫尖谷堆的任务,两位首长都高兴得不得了。但当邓小平政委跟下属部队联系,要他们让出一个主攻位置时,没有一个纵队愿意让出攻击位置。
邓小平政委无奈的摊了摊手,说:“也好,我这儿的部队都和敌人杀红了眼,你谅解一下吧!”
我父亲于是驾着吉普车离开了中野司令部。
可他的车刚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发现前面路口处站着一个军人向我父亲的车队摆手。到近了一看,原来是二野第六纵队的政委杜义德。他认识我父亲的那辆吉普车,但对我父亲不是很熟。
杜义德在我父亲的车子前大喊:“是陈士榘参谋长吗?邓小平政委要你去接电话!”
原来是中野武器差,黄维难以啃掉,邓小平要我父亲留在中野指挥围歼黄维兵团。经过邓小平政委的协调,主攻击位置已经让出来了,那就是六纵的攻击位置。
邓小平政委在电话里对我父亲说:“不仅仅是攻击位置,六纵也归你指挥。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政委杜义德,我已经跟他们讲好了,他们都听你的!”
我父亲立即将这几个纵队的首长召集到一起,要他们调整部署,将他们原来分散的火力和兵力集中到一个堆上,即尖谷堆。
12月14日傍晚,我父亲下达了总攻黄维的命令。
在空前猛烈的炮火轰击后,我军密集的兵力趁着夜色向尖谷堆发起了强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我军一举拿下了尖谷堆。见尖谷堆被我军攻占,平谷堆的敌人慌了阵脚,多次组织兵力向尖谷堆反扑。
我军居高临下,用火力狠狠地射杀敌人。敌人无可奈何,只能望洋兴叹。
邓小平政委知道了此事,高兴地说:“还是陈士榘有办法呀!”
王牌军黄维兵团被歼灭,临走陈士渠把缴获的装备全都留给中野。

【附录】陈世榘代理粟裕参加指挥歼灭杜聿明兵团

以下摘录自陈士榘将军回忆录《天翻地覆三年间·解放战争回忆录》,作者是曾经陪同陈士榘将军经历过淮海战役的陈唐兵团参谋处长王德大校:

​“淮海决战中,陈士榘两次出征。

第一次是第一阶段追击和围攻黄伯韬的过程中,他率先紧随追击部队,于11月9日越过陇海路新安镇(今新沂县),从皂河渡过运河,进入碾庄以南五六公里之土山镇附近,指挥路南追击部队六、九、十一纵从路南,配合路北的四、八、十三纵(由粟裕、张震在路北直接指挥)合围了黄伯韬兵团。

11日开始围歼。三天后,调整部署,交由山东兵团谭震林统一指挥围歼黄伯韬兵团,陈士榘率前指与已进至路南的野司会合。     

 淮海战役作战计划开始部署时,陈士榘参谋长以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的名义,写信给徐州“剿总”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丰、张克侠,要他们率第五十九、第七十七军及时起义,配合行动,并派城工部长杨斯德去该部进行具体策动和布置。淮海战役发起后,何、张按照华野意图,按时执行,于1948年11月8日率部起义,将起义部队拉至枣庄、卞庄地区听候改编。我山东兵团率第七、第十、第十三纵队趁机穿越何、张部防区台儿庄等地,挺进至陇海路大许屯两侧地段,遮断了徐州与黄伯韬兵团的联系,配合由东向西的追击部队,完成了对黄兵团的合围,并负责狙击由徐州东援之敌。因而,何、张的起义对我军全歼黄兵团起了重要作用,它是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北线作战的第一个大胜利。全歼黄兵团也是第二个大胜利。       

第二次是第二阶段最后围歼黄维兵团。陈士榘又一次率前指三纵、鲁中南纵和特纵一部转赴双堆集战场,向总前委受领任务。

总前委确定由陈士榘统一指挥中野南集团王近山,杜义德的六纵队、华野七纵队、三纵队等部,合力围歼黄维兵团的核心阵地。经过短暂准备后,陈士榘对参战部队的攻击部署作了调整,加强了火力,组织好步炮协同,于12月14日傍晚,发起总攻。

经过猛烈的炮火准备后,华野三纵突击营——洛阳营、中野六纵突击营——襄阳营并肩突击,一举攻占了敌人核心阵地的唯一高地尖谷堆,砸烂了敌人的硬核桃乌龟壳,并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反击,牢固地占领了尖谷堆制高点。黄维兵团司令部的中心部位被压制到平谷堆,完全在我火力控制下。残敌已无力坚守。15日黄昏,在我军准备再次发起攻击前,突围溃散,黄维兵团被围困十九天之久,终被消灭。      

 第三阶段最后围歼杜聿明集团时,粟裕在指挥中病倒了,委托陈士榘指挥。陈士榘不分昼夜,亲临作战室值班,坐镇指挥,为淮海决战做出了重要贡献。⋯⋯​”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