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本博首发:南临败后谭震林给粟裕批评信的全文

0
0

【何新解放战争研究资料】

南临战败后谭震林给粟裕的检讨及批评信全文


【谭震林时任华东野战军第一副政委,粟裕时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



华东局及华野领导:饶漱石、陈毅、谭震林、刘瑞龙、粟裕


(附注:此信为原华东局领导家属提供,为本博首发。)


粟裕同志:

经过了一年多的共同工作我对你是比较熟悉了些,过去只是听说而已,尤其是那时有人说你不太好说话,为了促成你多发表意见发挥你应有的作用,因此我就很少讲话,也可以说是对你没有过什么帮助的地方,在一年多的自卫战争以来使我觉得必须给你一些帮助才对,因此我还是大胆地说吧。

华东野战军是全国最大的一支主力,占整个野战军的百分之三十,对中国人民是负有如何重大的责任,过去一年是光荣的负担了这个责任,一年中歼敌一百十二万人中,华野即占四十余万,占总数占百分之四十,这是走到了全国任何一个解放军之先头,当然这里必须计算东北,陕北,晋冀察,他们是今年才正式加入战斗的。

我党二十多年来,在不断的战争的锻炼中,真正培养出的天才指挥员是很有数的,八年的抗战中是分散的游击战和间断的扫荡与反扫荡战,尚难判别军事将领之才能,而今日之自卫战这是近代式的规模宏大的战斗特别显示指挥天才的重要性,从黄桥决战,天目山自卫战,苏中七战七捷,宿北、鲁南、鲁中战役中显示了你是具有天才的一个。党中央对你是寄托了重大的希望。

过去的华中分局及今日的华东局是全力支持你,都希望你成为一个特出的新兴的军事将领,替人民作出杰出的事业来。在苏中七战七捷后,我曾亲笔写信给张、邓、曾的信上就提出了我们应以中央苏区时爱护一、三军团那样的精神来爱护一、六师。从那时起我们就已决定培养你成为一个特出的军事人材。当然你在某些时候的虚心,细心,周到,战役指挥的魄力,决心之坚强等,都是我所佩服,也是向着天才指挥员接近的重要条件。

到今天必须进一步的来提出问题了。这不仅是关系整个人民战争之胜败问题,而且是关系着你之继续猛进与继续上升的问题。你的进步不是你个人的问题,而是全党的利益问题,如果只是你个人的荣誉问题,那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必须把你的进步看成是党的事业,党的利益,党的光荣,这才是一件大事,我是站在这个立场上来提问题的。

本来你是很细心的,可是你在军事上常常粗心大意,缺乏远见。一个天才的军事指挥必须是一个出手能看到几十步,你常常只看到一、二步。数十万大军的指挥如果不能看远是很危险的。下面提意外变得太多就是这个原因,固然我们可以尽量解释,但决不能因此而不去深刻检讨的。

拿苏中七战七捷来说吧,分界战役是可以预先布置一个预期遭遇战的,但我们没有研究,因而时间较长,伤亡增大。如果这件事只批评六纵是不公平的。第二次涟水战役损失是可以避免的,事前已经估计到敌人要从两河之间前进,六纵又是一个不善于打防御战的,硬去试一下,这是一种缺乏远见的作法。

鲁南之战,应该把二、六纵队调到打冯治安。硬留在沭阳如果硬拼一下,只是增加伤亡是做不出什么的,那时二、六纵元气已伤,不应该叫他再去冒险的。临蒙路之战应该是以二、七、八、三个纵队去歼灭八十三师,硬去打七十四师结果两头空。

打七十四师时,四纵可以接替一纵的任务,八纵可以接替六纵的任务,那时敌人已被困于孟良崮狭小地区内,无论如何使用不了五个纵队。而以一、六纵队在十五号开始打二十五师,战果是可能扩张的。但你只批评下面太慢了而在指导上不检讨,这些事实都说明粗心大意的战役指挥。本来很虚心的你今却犯了不虚心检讨研究的毛病。当然这种提法似乎有些过高的要求,但在今天来说应该过高一点是有益处的。

打了一年我们是有很多的经验教训的。可是我们除了一般的总结之外,尚未深入的检讨指导上的问题。从战役指导上,战役进程中有些什么经验教训?

比如苏中的七战七捷,从对方来说开始是在重视我们。而后又上级谨慎下级害怕,宣太战役我们是出敌不意攻之不备,加上敌人已经离开原来防地或正准备出发,更促成了攻其不备的条件。如南战役敌上级仍然轻视我军,而王铁汉却在犹豫害怕中。李堡战役是敌人轻视我们和王铁汉损人利己之行为之结果,丁堰林梓战役是敌人处在忙乱的运动中和连续惨败的害怕情绪,分界、加力两战役又是李默庵过份小心和朱之席部的害怕之结果。

而在我们来说,除了其他许多原因之外,指导上能不失时机的迅速果敢的抓住了战机,以及部队之英勇的连续战斗是特出的。宿北与鲁南战役都是敌人孤军深入的结果,莱芜战役是陈诚的轻敌与王耀武谨慎的矛盾中的产物。 如分界战役缺乏预见性,宿北与鲁南战役没有更大的集中力量,这些都是缺点,都是教训。

轻敌骄傲是指临朐战役,这是完全可以不打或只打一面。临朐城可以不让敌人占领的。把敌人放在河东边再在野外打,无论如何是好的多。打响了还不愿意报告中央及总部,要等到打胜了再报,这是什么想法呢?滕县战役最后是不应该打的,叶陶应该向西北靠渠唐,这是中央已有启示但未很好注意研究。

当然这些缺点是指你所有的,这里不是说我就可以不负责任或者没有缺点的,我素来就是决心快,粗糙不细心不严肃,有些时候又好自吹,不过我是有过教训的。随时注意纠正,但至今尚未完全改过来。

乐观我以为不是坏事。今天应该乐观,对形势、对战争应该一般说还是如此,蒋介石是支持不了很久了。当然我们在战役战略工作的指导上,工作布置上都应该作长期打算。当鲁南战役胜利后我最担心的就怕这种乐观,敌人会打到临沂来的。那时我与刘先胜谈过,我到野司时想讲后来又怕说成好管事,故又不说。如果拿五仗未打好的主要原因放在乐观这点上去检讨,是不能把问题彻底弄清的,也说服不了下面的同志。

固然我们受到了这些挫折,这只能是给蒋介石有一点喘气的机会而已,并不能挽救他的死亡!我们能很耐性的休整一个月或两个月,把损失补齐把战术提高一步,将来不仅是一只猛虎,而且是如虎添翼。蒋介石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我们不能因此得出个蒋介石了不起的结论。当然轻视他是不应该的。这就是我很简单的几句话。

谭震林8月4日(1947)


【谭震林简介】

谭震林是著名革命家、党和国家领导人。生于湖南攸县,早年当过装订工人、书店学徒。

1925年参加革命。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冬在茶陵县任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第一个县级工农兵政府主席和中共县委书记,1928年起任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红四军第二及第四纵队政委、红一军团第十二军政委、1932年任福建军区司令员。

中央红军长征后留在闽西任军政委员会军事部部长、副主席,与张鼎丞、邓子恢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依靠群众坚持了3年艰苦卓绝的敌后战争,保持了有十万人口的革命根据地。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当局达成协议,将江西、福建、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8省14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从1937年10月起陆续改编为中国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闽西南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由张鼎丞、谭震林任正副司令员。1938年4月,任第三支队副司令员。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里,保存着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关于“谭支队”袭扰日军致蒋介石的大量战况电报。这些珍贵的文献,是谭震林第三支队在抗日前线积极打击日军的有力证据。第三支队从1938年底到1940年初,在铜繁抗日前线与日军先后进行了200余次的大小战斗,取得了毙伤日伪军2000余人的辉煌战果。

1945年11月10日,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华中地区新四军改组为华中野战军,粟裕任司令员,谭震林任政委。1947年春,山东、华中新四军进行统一整编,组成华东野战军,以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