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何新:山东兵团胜利对解放战争的意义(1)

0
0

【何新解放战争研究札记·历史考据篇】

何新:许谭山东兵团胜利对解放战争的意义


济南战役中山东兵团的炮兵阵地


【导语】

1948年解放战争的重大转折点之一,是山东局面的改观。齐鲁山东,从来是历朝历代改朝换代战争的兵家必争之地。

三年国共内战时期的山东战场,是解放战争的主战场之一,也是引发战争形势发生一系列突变的战略枢纽地区。

没有山东、胶东解放区的支持,共产党军队不可能迅速进入并控制东北,也不可能有淮海战役的决胜。

而山东局面在1947年夏季——1948年夏秋之际的一年之间,由防御到进攻再到全面掌控此三个阶段的转折和突破,​具有戏剧性及传奇性,是一系列伟大的事件。促成这个伟大转变的战场领导者,主要是许世友和谭震林两位将军。

但是,目前历史学界对山东及胶东保卫战胜利对于解放战争战局突变的认识,以及对于促成这种转变的许谭二将军的研究及认识都是非常不足的。

​1946年苏中保卫战七战七捷的局部胜利,并未阻挡住国军对苏中解放区的大举进攻。——粟裕指挥的苏中保卫战丢掉苏中,宿北保卫战丢掉宿北,鲁南保卫战丢光鲁南,鲁中保卫战丢掉鲁中,连续失败下;国军对于华东以及山东地区的进攻如火如荼。

1947年,国民党军大举进犯山东解放区,攻城略地。

5月孟良崮战役的胜利,也没有能够粉碎国军对山东解放区的大举进攻

7月,由于粟裕在军事指挥方面发生独断专行的重大失误(参看谭震林在南临战后给粟裕的批评信),导致具有优势兵力的解放军在南麻、临​连续两战的战败。

其后华东野战军分兵,陈粟率主力兵团西去,留下受损极为严重的几个纵队保卫胶东。仅剩残山剩水的胶东解放区面临了极为严重的局面。

陈毅在1947年12月的“必须首先从战略上看问题”讲话中回顾1947年年中的形势指出:

​“刘邓不出去,山东的部队也不能够出来。敌人仍在山东打,冀鲁豫、豫北鲁西南

一直打到现在(十二月底),我们的解放区一定要垮,山东一定不能支持。山东只有退到渤海区,山东的敌人就有可能从济南打通津浦路。我相信我们野战军还可能打些胜仗,消灭他几个军,可是这一、两个军的代价不能补偿战略的失败。我们的解放区是以山东、河北平原与太行为基础的,山东一失,基础动摇,我们就只有东北了,战争就难以支持。”

1947年8月底,按照中央军委指示,打败仗后的陈粟带六纵到西线收拢已在外线的陈唐、叶陶部队,组成外线兵团即西兵团,离开山东。

许世友、谭震林受命接替了内线兵团的指挥权,分任司令员、政委,下辖2、7、9、13纵,合计四个纵队。

1947年9月22日,根据军委指示,许谭兵团脱离华野建制,改名为“华东野战兵团”,部队建制体系不变,指挥与组织关系则与陈、粟的原华野野司完全脱离,而转入独立作战。

因此必须注意:1947年9月以后依据中央军委命令成立的“华东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并不是所谓“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粟张兵团的野司也已经不是可以同时指挥两个兵团的统一的“华野总部”!

山东解放战争是在许世友、谭震林的领导下,独立进行的​。

在其后的一年间,许世友谭震林先后发动了胶河战役(包括掖县攻坚战、高密攻坚战等)、莱阳战役等,打破了国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保住了全国战略格局中至关重要的山东与东北的海上交通线,把重点进攻胶东范汉杰兵团,压迫围困在青岛、烟台威海等几个互不相连的孤立港口里,山东解放军遂控制了胶济路东段地区。

许世友谭震林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打出了威风,打出了胜利。许世友、谭震林、饶漱石等领导胶东保卫战取得的胜利,对于打破国军对山东重点进攻的巨大意义,促成了解放战争全局形势的战略大转变。时任军委副主席、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周恩来曾经说:山东兵团的济南战役是淮海战役的序曲,真正立下了第一功。

胶东保卫战是敌强我弱条件下极其艰苦卓绝的战役,也是军事斗争历史上的战例瑰宝​。许谭山东兵团是由偏师成长为王牌军的典范,也是华东地区全军各个战略集团中唯一一个不是靠历史归属,而是靠铁血战场锤炼出来的一支王牌部队。

解放战争中惨烈的胶东保卫战,是华东战场各个保卫战中唯一取得全胜的重大战役,也是打破国军重点进攻的标志性战役。


1949年6月2日解放军攻占青岛,山东全境解放。这是庆祝青岛解放的游行彩车。

以下文件,是笔者所收集的1947年11—1948年2月期间,​新华社发布的几篇关于山东战局的实况报道。

​【新华社山东战局电讯稿】

(新闻一)

1947年,新华社(11月)四日至十日一周综合战报:  

华东战场:胶东我军继收复胶县后,又于十一月二十七日攻克高密,至此胶济路东段二百余里已完全为我控制,蒋匪现已被压缩于龙口、烟台至威海卫沿海狭长一线,及海阳、莱阳几座孤城中,其陆上退路均被切断,已成瓮中之鳖。

七日解放军一举收复龙口以东之黄县县城及其西南五十里之沿海重镇黄山馆。侵踞该处之蒋匪整八师四十二旅所部逃窜龙口,孤悬海角,覆灭可待。海阳守匪,自上月八日起即被我军三面包围,侵踞该城之蒋匪五十四师曾多次企图突围,廿一日进攻城西玉皇顶之役,甚至施放毒气,但均遭我痛击,始终未能越出海阳一步,一月来先后被我歼灭之蒋匪计三千二百余人。

当我军正在海阳外围痛歼企图突围之敌时,解放军另部于上月二十五日至本月二日间复于即墨东北七十里之金口及其附近地区,将蒋匪东援海阳的整五十四师一九八旅、整九师七十六旅及新七十四师五十七旅三个旅先后完全击溃,歼匪三千六百余名,完全粉碎匪首范汉杰企图解围海阳之梦想。

(新闻二)

据合众社六日电称:海阳蒋匪于绝望之余,业已强征商船,将残匪一部从海上狼狈撤去。胶东境内各地游击队则配合主力,到处出击。企图侵占威市之敌,因慑于我市内外游击队威力,始终徘徊北郊,不敢侵入市内。

青岛市郊及即(墨)东游击队亦极活跃,不断与敌以杀伤。刻困守胶东少数孤城之蒋匪,已极度慌乱,面临全部覆没之命运。

(新闻三)

新华社华东(12月)十二日电:烟台市郊游击战日炽,十一月份不完全统计,大小战斗四十余次,已将敌压缩于二十五里方圆以内,困守市内之敌全靠海运接济。

蒋匪失败情绪日增,继谢归昭排起义后,七天内又有二十五名士兵投奔解放军。新华社陕北(12月)十九日电:美国半官方通讯社美联社及合众社,于十五日自济南发出的电讯中,均承认蒋匪在山东已被迫处于全面防御的绝望形势。美联社于报导中,承认三个月前蒋匪军唯一能够举行局部性进攻的山东战场,“现在已退化到这种地步:即使政府(蒋匪)领袖亦承认已丧失主动权,并且全省对共产党都处于防御状态。

记者乘车自南京至济南的旅行中所访问的每一地方都加强着防御措施。铁路沿线碉堡林立,每一村庄都围绕着深沟阔堑。省会(济南)周围也挖掘了很深的壕沟,当夜幕降临时,便变成一中世纪式的堡垒,每一障碍都被铁丝网、沙袋和哨兵隔离着。”

蒋匪山东省主席王耀武承认他们“没有能够肃清本区或摧毁共军(指解放军),共军主力依然完好无缺”。

(新闻四​)

美联社承认:第一,由于蒋方兵力不足,不得不将大批部队自山东调往其他战场;第二,解放军“现在控有较(蒋)政府更广大的地区”;第三,“蒋方官员公开承认山东共军惊人庞大的武力——其所以惊人,因为几个月前政府(蒋匪)宣传家即宣称山东共军已被彻底击溃——基本上大于蒋介石军能够控制的人数。”因而迫使山东蒋匪“处于防御态势”。

合众社的报导则承认蒋匪山东当局已陷于悲观失望,据称:在他们中间,“一种神经紧张与绝望的情绪正日益增长。当共军(指解放军)连续打击政府(指蒋匪)各个阵地与各个战略据点时,这种神经紧张与绝望情绪,似乎已经攫住了华北国(蒋)军的指挥部。不愿披露姓名,但却能够作权威性发言的方面称:共产党军不仅在数量上与政府(蒋匪)军相等,而且拥有较政府(蒋匪)军为大的攻击力与进攻力。这些在这一曾经进行过国共间最激烈战斗的地区中实际作过战的将领们对前途均表悲观。”

(新闻五)

【按:1948年初,许世友在烟台福山发起围困战,史称“烟福围困战”,让全套美式优异装备的李弥八军吃够了苦头,最后不得不撤离。】

新华社华东(1948年2月)十日电:

烟台蒋匪第八军四十二旅所部千余名,于上月廿五日携带大小车二百余辆出动抢掠,被我军全部击溃于烟市东南二十余里之孙家滩、孔家滩一带。计毙伤敌官兵一百二十余名,生俘匪上尉参谋余一骏以下一百八十四名,缴获大小车辆一八六辆。

 (按语:受困饿饭,国军的主要任务竟然是抢粮,但是却被民兵打的落花流水。)

(新闻六)

新华社华东(一月)十九日电:

胶东福山武工队、本月七、八两日分四路越过敌人严密封锁,深入烟台市郊数里内各村庄活动,将朱家村等十七个村的蒋伪组织等部打垮,活捉伪自卫团长申芝章等共一百五十名,缴获武器一部。

(新闻七)

新华社华东(一月)二十五日电

胶东人民地方武装一月份内共歼灭从各孤立据点出扰抢掠的蒋匪正规军二四四六名,士顽一二一一名。缴获轻机枪十二挺,汤姆卡宾等三十九支,长短枪二七三支,六○炮一门。在战斗中曾多次创造准确掌握情况,灵活大胆出击的战斗范例,例如三日福山敌二百多人窜扰刘家埠一带,我某部从正面反击,民兵爆炸队由两侧配合,将敌全部击溃,歼敌五十多名。

又八日烟台市区敌一百多人窜扰市南五台村,十九日匪八军骑兵五十多人窜犯烟台西南黄务集,以及三十一日潍县东北寒亭敌七十多人出扰,都中了我少数部队的伏击,被我打退,并歼灭其一部。

(新闻八)

新华社烟台十二日电:

著名商港烟台在国民党匪帮侵占时与逃跑时所受浩劫,出人意外。在敌人侵占的一年多时间中,许多工厂主被迫逃亡或致死,生产大部陷于停顿。全市铁工业在敌“借用”名义下,共损失车床三十余部。民主政府时期的九十一家铁工厂,经敌一年蹂躏,到光复时,只残存十四家。纺织厂亦由一百五十六家减至二十一家。

规模较大之“瑞丰”面粉公司,在去年敌占烟台之前,曾获民主政府三百万元之北海币之贷款而生产发展;敌占后,因原料、动力缺乏从未开工,且被敌强征军粮或借口“经济犯”等勒索粮食二十八万斤,使该公司资本枯竭。

此次敌逃出烟台前,又将该公司仅剩之二十余袋大米和几百条面袋全部抢去。全国闻名的张裕酿酒公司,赖以制酒的七百亩葡萄树,被敌兵砍伐甚多,护围的铁丝网亦被拆去修了工事。该公司监理张剑辉,被敌扣押一年,右腿已被折磨的不能行动。德顺兴造钟厂,被敌兵抓了七名工人去当兵,经理马德仁忧病致死。

同顺烟草公司,每月被迫向敌缴税粮六千余斤,被抢去纸烟五十二箱及煤四十二吨,该厂经理王雨山被迫逃亡。敌人在逃离烟台前,抓人抢劫尤其疯狂。东记汽车公司两辆大卡车被抢走,电灯公司机器除一部前已被敌损毁拆运外,敌逃窜时又将仅剩之三部发电机的七条炭金切断,重要机件全被抢去。海坝工程会的挖泥船、汽船及码头上的舢舨等,或被拉走、或被毁坏,无一幸存。

码头上被抓捕去壮丁约达万人。全市二千余中学生,大部被强迫拉走。全市电气业工人一百四十五人,被抓去者一百三十八人。许多被抓壮丁的家属在码上呼夫唤子,敌兵竟开枪镇压,有妇女当时即投海自尽者。市民经此浩劫,对国民党匪帮无不切齿痛恨。光复以后,市民重新得到了光明与温暖,民主政府正积极设法恢复市内电灯、电话以及海关等设施。市外大批粮食正源源入市。

【附注​】违背事实的旧说法

关于山东解放战争一种旧的说法如下:

1947年5月,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王牌74师为中央突击兵团,三个整编师为其左右翼,齐头并进,对我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达到猖狂之巅。最终, 74师被我全歼于乱石嶙嶙的孟良崮之坳。此战役意义犹如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一样,标志着一个转折,宣告了国民党对我解放区发动的全面进攻、重点进攻皆全面告败。这以后,在山东战场上,国民党军虽在胶东等地又发动过一些回光返照似的零星进攻,实已丧失斗志,而我军则从战略防守转为战略进攻,陆续解放了泰安等城市,在临朐、费县、泰安、鲁西沙土集及胶东消灭大量敌有生力量,取得胶济东段大捷,逼迫敌军转入点线防御。”

——以上这种说法​是完全有违历史事实的。它不仅掩盖了孟良崮战役后华野南、临两战的重大败局,以及国军在南临战役后,对山东战区和胶东根据地进一步的猛烈进攻所造成的严峻局势,而且否认了西兵团转移后山东兵团在后来的艰难斗争。而山东兵团取得的一系列胜利,则似乎是孟良崮战役所造成的,似乎是轻而易举地自然到来的。

随着近年历史资料的解密,显示出了孟良崮战役后南、临两次战役失败的真相。这是山东解放战争战略防御阶段的两次重大失败,但是长期为过去的军史所讳言。这也是粟裕担任主要指挥员领导的两次攻而不克、战而不胜,但损失惨重的典型失败战役。近年一系列军委电报和军史文件解密后,才使得真相浮出了水面。“南麻战资料选”、“临朐战役资料选辑”等,已经陆续出版,敌我双方的资料尽然展现,值得对之更深入地研究。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