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英国人著名的考古造假事件:皮尔当人

0
0
皮尔当人是以作伪的方法造出来而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一种所谓的“早期人类”,是20世纪初在古人类学领域中发生的一场弄虚作假的大骗局的产物,曾经轰动一时,到50年代才被彻底揭穿。 





被称作皮尔当人(Piltdown Man)的是一块伪造于20世纪初的古人类颅骨与下颚骨化石。其发现地点在英国东萨塞克斯郡尤克菲城(Uckfield)附近的村庄皮尔当。这些骨骸被当时的考古学专家宣称为某种前所未见的早期人类遗骸化石,而拉丁学名Eoanthropus dawsoni即被赋予该样本。




    之后,这些样本的重要性成为考古学界的争论主题,并持续到1953年才发现其实是个由一只猿猴的下颚骨与一颗完全发育的现代人颅骨拼凑而成的赝品。一般认为这起造假案是自称为发现者以及为其命名的查尔斯·道森(Charles Dawson)之杰作。

   该看法引起强烈的批评,而许多其他人选也被怀疑为该造假案的始作俑者。

  
    


1912年十二月某次皇家地理协会(Ge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举行的会议上,学者道森宣称四年以前就从皮尔当砂石坑的工人那儿得到一片颅骨的碎片。根据道森的说法,现场的工人在他到访前不久发现颅骨并将其敲碎。之后几次探访当地时,道森发现更多颅骨碎片,并将其拿给亚瑟·史密斯·伍德沃(Arthur Smith Woodward),即大英博物馆地理学部门主管。

由于对此发现大感兴趣,伍德沃于1912年七月至九月间随同道森前往发掘地点重新发掘出更多颅骨与下颚骨的碎片。同一次会议上,伍德沃宣布碎片重建的结果显示这颗头颅在许多层面上类似于现代人,除了枕骨(位于脊椎上的颅骨部分)与脑容量,而后者大约是现代人的三分之二大小。之后他继续检查仅有的两颗状似人类臼齿的外观,其与现代的年轻黑猩猩臼齿之间差别不大。根据大英博物馆的复原颅骨,伍德沃认为皮尔当人代表人与猿猴之间失落的环节,而这副状似人类的头骨与类似猿猴的下颚骨之组合显然支持这见解,不久在英格兰也流行起人类演化是先从脑袋变大开始的说法。

    几乎从此开始,伍德沃的皮尔当碎片复原受到强烈的挑战。
取自大英博物馆,放在英格兰皇家外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of England)的相同碎片复制品在复原过程中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一个脑容量和其他特征皆相似于现代人的模型。然而除去这些差异,似乎未显示出由颅骨上的关联性引发的全然赝品可能性。

    1915年,道森宣称在最初的发现地点大约两英里外发现第二具颅骨(皮尔当2号)。根据已知的资料,该受质疑的发现地点从未被确认而且发掘物似乎完全没有纪录建档,而伍德沃则未曾再造访发掘地点。

皮尔当人纪念碑

    1938年7月23日在皮尔当的巴克姆庄园(Barkham Manor),亚瑟·凯斯爵士揭幕一座纪念碑,用以标示查尔斯·道森发现皮尔当人的地点。凯斯爵士在他的致词演讲结束前说到;

    只要人类对其自身过去的悠久历史、对我们祖先经历过的世事变迁、以及对追越他们而付出的大量心血感到兴趣,查尔斯·道森之名将永留青史。我们宜将他的名字与萨塞克斯这如画的一隅—他进行探索的现场—做了连结:现在我很荣幸为这块纪念他的巨大石碑揭幕。纪念碑上的铭文写到:

    在这古河床砂地上,查尔斯·道森先生,FSA发现皮尔当人的颅骨化石,此于1912年至1913年之间,这发现由查尔斯·道森先生与亚瑟·史密斯·伍德沃爵士于1913年至15年间于皇家地理协会季刊上发表。

    1953年由大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提出,而其他机构也接连被邀请出席许多相关学术活动。这时皮尔当人早被视一个与其它地方发现的化石展现之人类演化主流驱力完全矛盾的畸形品:皮尔当人呈现出来的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赝品,部分像人而部分又像猿猴。它是由中古时代人类的颅骨、一只五百年前沙劳越红毛猩猩的下颚与黑猩猩的牙齿化石组合而成,而老旧的外表则是用铁锈法与铬酸侵蚀造成的。就赝品本身而言,下颚与颅骨连结处不合的问题是以简单的权宜之计解决:敲掉下颚股的尾端,下颚上的牙齿被锉平以满足需要,而此举意外导致人们对整件标本真实性的怀疑,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其中一颗臼齿顶端倾斜角度与其他牙齿大不相同。显微镜检查则透露牙齿上的锉平痕迹因而归纳出锉平是为了改变牙齿的形状,因为猿猴的牙齿倾斜度不同于人类的牙齿。也许最荒谬的发现是骨头旁边的一个“工艺品”,当时的科学家相信这是一种工具或骨架的一部分,但最后却发现是一支板球球棒。

    皮尔当造假案显示的科技程度持续成为争论的话题。然而,制造该赝品的惊人才华普遍被视为它确实提供了当时的考古学专家所要的事物:证明人类演化先由脑袋变大开始的有力证据。有争议的是因为它给了他们所要的,自皮尔当赝品得到证据的考古学专家抛弃一般常用在检验证据的法则。一般认为民族主义与种族主义也在相信该化石的过程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尤其当得到满足的欧洲人预期最早的人类将出现在欧亚大陆时,英国人宣称,也想要一位“第一位英国人”出来对抗世界上其他地区发现的类人猿化石,其中包含法国、德国。

    皮尔当造假案的始作俑者是谁仍是个谜。怀疑者将矛头指向道森、伍德沃、德日进(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1913年与道森在遗址工作并发现牙齿),甚至亚瑟·柯南·道尔的名字也出现在众多嫌疑者之中。而伪造者的动机也是个谜,但一般认为这骗局是个仓卒耗力的恶作剧。被某些人认为在皮尔当伪造者中非常有嫌疑的人选,马丁·A·C·辛顿(Martin A.C. Hinton)在伦敦自然史博物馆的储藏库里留下了一个行李箱,1970年发现里头装有被刻过与锉平的动物骨头与牙齿,在某种程度上十分类似皮尔当赝品上发现的痕迹。2003年,自然史博物馆举办了展览以纪念揭露该骗局五十周年。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