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转载]1923年蒋介石访苏摘到大“果子”

0
0

作者:吴开胜

原载《环球时报》2003630

  1923年,蒋介石作为孙中山的全权代表,率团对苏联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考察访问。此次访问提高了他在国民党的地位,并使他当上了黄埔军校校长长期以来,人们对这次访问的详情了解不多。近年,随着俄罗斯对原苏联档案的解密,有关蒋氏访苏的详情终于浮出水面。

 

孙中山的全权代表

    1923816日,上海码头人声鼎沸,万头攒动,“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将从这里启航赴苏考察访问。代表团团长蒋介石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与自得,不停地向欢送人群招手致意。

  1921年至1923年,由帝国主义国家支持的中国各派军阀混乱加剧。19215月,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准备北伐。同年底,孙中山在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会晤时,表示“愿派一个最能干的人作为使者去莫斯科”,考察苏俄的政治、党务和军事,学习俄军经验,组建自己的军队。192331日,广州革命政府重建之后,孙中山便积极开展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工作。612日,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接受了共产国际的建议,决定与国民党实行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国共合作进一步促成了此行。

  蒋介石对孙中山联俄、联共的政策非常不满,但为了博取孙中山的信任,确立自己的地位,他非常想得到这个出访莫斯科的机会。况且,在十月革命胜利后,蒋介石也曾一度对苏俄产生过敬慕和向往。

  713日,他给大元帅府秘书长杨庶堪写信,向孙中山主动请缨:“为今之计,舍允我赴欧外,则弟以为无一事是我中正所能办者……如不允我赴俄,则弟只有消极独善,以求自全。”

  在与蒋介石、汪精卫、张继、林业明、马林商谈后,孙中山决定由国民党人蒋介石、王登云、沈定一和共产党人张太雷组成代表团,蒋介石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孙中山的全权代表。

  816日,在恋人陈洁如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蒋介石率代表团乘日本轮船“神田丸”踏上赴苏的旅程,19日到大连市换乘火车,25日至满洲里边界,换车后进入苏联境内,经过9天的颠簸,于192392日抵达莫斯科。

  

未获列宁接见备感失落

  庄严肃穆的莫斯科红场,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的红旗,意气风发和充满自豪的苏联人民,这一切都让代表团成员兴奋不已。尽管蒋介石视共产主义为洪水猛兽,但他的确被这个国家呈现出的蒸蒸日上的建设局面深深吸引。苏联方面负责陪同的官员在给上级的绝密报告中如此描绘蒋介石参观红军团队后发表讲话的情况:“情绪很高,也很激动,讲话时充满着热烈而真挚的感情。他在结束讲话时几乎是在吼,双手在颤抖。”

  代表团在苏联前后逗留3个多月,先后与军事人民委员托洛茨基、外交人民委员齐采林、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加里宁等领导人举行了会谈。

  192397日,蒋介石拜访了俄共政治局秘书罗素达克,听他介绍俄国革命的经验及建党情况。拜访回来后,蒋介石在笔记中写道:“俄国革命成功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工人接受革命之煽动;二是农人亦然;三是准各族自治,组成联邦制。”在国家建设方面,他认为苏俄“有三点显著现象:一是儿童教育严格;二是工人皆受军队教育;三是小工厂租给私人。”

  在访问期间,蒋介石接触了很多领导人和革命家。103日,他会晤了在莫斯科流亡的越南爱国志士阮爱国(即胡志明);1119日,参加了全苏苏维埃代表大会;1125日,出席了共产国际(第三国际)的会议,见到了革命家季诺维也夫和曾到中国帮助筹建共产党的维经斯基。他与维经斯基五次见面,据说维经斯基曾试图劝说蒋介石加入共产党,但遭到了蒋的拒绝。

  代表团还访问了莫斯科、彼得格勒的一些党政军机关,参观了一些工厂、农庄、学校、军队、博物馆。蒋介石甚至还登上了一个拿破仑曾到过的山头。

  “拿破仑上这个山头干吗?”蒋介石问。

  “他想察看地势,”陪同人员说,“拿破仑的部队经过艰苦跋涉,已被饥饿、寒冷折磨得士气低落,终于被俄罗斯人击败!”

  “噢噢,你们的士兵了不起!听说当时拿破仑是这个样子站着的,”———蒋介石双手叉腰,挺胸昂首,俯瞰四方,皱着眉头,“是吗?”

  “是的是的。”陪同人员笑着说,“你学得很像!”

  在场的人大笑。蒋介石洋洋得意。

  令蒋介石不满的是,由于列宁当时有病,未能接见代表团。蒋感到受了冷落。111日,齐采林致函季诺维也夫,指出蒋介石已经“神经过敏到极点,他认为我们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据俄方文件记载:“由于神经紧张、过度劳累等原因,蒋介石一再要求送他去疗养院休养两周。”

  

喜欢建军经验,反感政治制度

  蒋介石深知,要在中国登上权力顶峰,首先必须练就一支自己的军队,为此,他曾多次向孙中山表达练兵的决心。在访问期间,蒋介石最关心和最感兴趣的就是苏联的建军经验,他率领代表团用大量的时间深入到苏军部队、院校学习取经,先后参观了苏军步兵第144团、步兵第二学校、军用化学学校、高级射击学校、海军大学等,并拜访了苏军教练总监。

  为了早日缔造争权夺利的军事工具,蒋介石一再主动要求苏方派出一些军官,到广东帮助训练中国军队;苏联方面则希望国民党派出学员,到苏联的军事学校学习,蒋介石对此非常不满。

  1113日,代表团与苏方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和总司令加米涅夫会谈时,蒋再次要求苏方向广州即将开办的军事学校增加派出人员。对此,斯克良斯基回答:“开始需要进行一次试验。如果成立所设想的50人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那么革命军事委员会不反对增加派出人员。”虽然口气仍很含糊,但终于答应了支持在广州开办军校。这令蒋介石顿时喜笑颜开,兴奋不已。据苏方当时文件记载,蒋介石一走出斯克良斯基的办公室,斯就说:“不要张罗疗养院、医生等事了,因为他自我感觉好多了。”

  相比之下,对苏联的政治制度,蒋介石却十分反感,甚至可以说是仇恨。他考察后认为:“苏联的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俄共政权如一旦臻于强固时,其帝俄沙皇时代的政治野心之复活并非不可能。则其对于我们中华民国和国民革命的后患,将不堪设想。”

  孙中山对蒋介石的这种看法进行了批评,说他“未免顾虑过甚”。

  蒋介石何以对俄国的共产主义制度如此仇视呢?

  原来,在访问中他感到:“俄党对中国之惟一方针,乃在造成中国共产党为其正统,决不信吾党可与之始终合作,以互策成功者也。”

  

访问使蒋介石身价倍增

    1129日,代表团结束访问回国,1215日晨9时抵达上海。

  就访问使命而言,这次出访并不成功,特别是代表团内部矛盾突出,争执不下,连苏方都认定“中国代表团内部在打架”。但在特殊时期的这次访问却使蒋介石政治身价倍增,他摆的谱比原来更大了。

  代表团一回到上海,胡汉民、汪精卫、廖仲恺等人就赶到船上,劝蒋赶紧回来处理党务,但蒋对此毫不理会。他这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日夜思念的陈洁如,于是,他不顾胡汉民等人的劝阻,悠然地“往会洁如”,放松在青春美色的温柔中。

  为了防止孙中山对自己的不满,蒋介石把归国途中草草写就的《游俄报告书》寄往了广州,但他本人却于当天下午乘船赶回了溪口老家,理由是第二天是他母亲的六十冥诞,又是为他母亲墓地建筑的“慈庵”落成之时。

  蒋介石向来固执己见,不肯轻易听命。凡事,如果不采纳他的意见,他就扬言辞职不干,“绝对不肯多留一天”。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如法炮制,返回溪口,也是别有用意的。

  对于蒋介石的这种行为,孙中山极为不满。1230日,孙中山打电报给蒋介石:“兄此行责任至重,望速来粤报告一切,并详筹中俄合作办法。”至于他的政治意见,答应面谈。真可谓仁至义尽。

  当时的一些政府要员对蒋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也很有意见,廖仲恺、胡汉民、汪精卫、张人杰等人接连发给蒋介石6封电报,催促他速赴广州。国民党左派人士廖仲恺更是直接写信批评蒋介石,说他一再延期赴粤,“事近儿戏”。

  就在这个时候,苏联政府应邀派驻广州的常设代表鲍罗廷到达中国,开始着手改组国民党和筹办军校。蒋介石闻听此讯,再不怠慢,迅速返回广州。

  蒋介石想起了访苏期间从托洛茨基那里得到的消息:“一个以鲍罗廷和加仑将军为首的军事顾问团,很快就要到中国去,帮助孙逸仙先生进行革命。”蒋介石意识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掌握军队、建立军事独裁统治的大好时机终于到来了。

  这次的苏联之行,是孙中山同中共和苏联共同商定筹划的一次重要的访问活动。善于投机钻营的蒋介石不惜一切手段,从一个普通的国民党党员摇身一变成为孙中山的“全权代表”,不但提高了其在党内的地位,而且以此为契机,摘得了黄埔军校校长这个大“果子”。所以在他后来所写的文章中时常提及此次访问,认为是自己一生中的“重要一环”。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