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转:绝版的里耶秦简

0
0

地宫里的秦汉湖南——绝版的里耶秦简

文丨凌鹰

这是一部解读秦朝帝国的百科全书。

看过兵马俑的人,几乎都会为那个虽然只活了15年的短命帝国的强大与霸气叹为观止。然而,湘西龙山里耶秦简的横空再现,却又更让我们看到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王朝的每一个精密细微的步态和表情。

我们都知道,秦朝是中国最早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国家。然而,一场声势浩大的“焚书坑儒”,却将秦朝时期大部分历史文献和典籍化作了尘埃,导致有关这个朝代的行政制度的史料记载几乎成为一片荒漠,社会生活的相关记载也不足千字。幸好,36000余枚里耶秦简石破天惊的再现,却让这个沉睡了2200多年的古国梦魔般苏醒过来,那些浓缩在每一片竹简上的秦朝风月,似乎能让我们看到这个帝国活生生真切切的每一个场景和细节。

这就要追溯一段早就被时光遮蔽的历史真相了,而这种追溯和回望,还得依赖那些从里耶古井里挖掘出来的秦简。

从出土的36000多枚秦简文字记载,我们才知道,其实,楚国和后来的秦王朝,都曾在这里设立过县衙。当时的里耶被称为迁陵。然而,战国末年,一直就想剿灭当时唯一可以与秦国抗衡的秦王朝,终于对楚国发起了一场带有毁灭性的大战。其时,数十万秦军翻越秦岭,悄然潜入四川地段的长江边上,也就是现在的涪陵,再由涪陵进入巫江口,然后溯巫江而上,翻过里耶西北的八面山,来到迁陵,即现在的里耶镇属地。

要知道,当时的古迁陵县城,可是当年楚国的西大门,真可谓战略要冲。强悍的秦军只要攻破了楚军的防线,就可以顺酉水而下,进入沅水,直逼楚国的腹地。我们现在看到的八面山上的崎岖山道,曾经就是秦军攻入楚国的栈道。我们可以想象到,当数十万秦军铁骑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站在那座山顶上,眺望着不远处的迁陵古城,像看到了即将到来的楚国的末日,他们又是怎样一种胸有成竹呢?

这是秦国要灭掉的最后一个敢于跟大秦帝国叫板的国家,楚国固然无法抵御其强悍的军事力量,灭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可是,在如愿以偿统一了六国之后,秦国自身马上也面临了一大堆困惑。

大秦帝国虽然强大,可在统一六国的频繁战役中,其人力、物力和财力也早就消耗得有点难以为继了。尤其是秦国灭掉六国后,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六国残余势力的公敌。亡国之恨,使六国的贵族们由过去的相互排斥变成了一种一心想复国自救的联合体。这种因丧国带来的遗恨,于是就成了秦朝潜在的最大威胁,我们从后来陈胜发动起义,天下群起响应,六国贵族纷纷称王的历史片段,就可以感知到,秦王朝的昙花一现,注定就是一种必然。

然而,在里耶秦简未被发现之前,史书中有关秦朝行政制度的记载仅有寥寥数语,里耶秦简的出土,才让我们透过那些古老的文字,见证了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的全部真相。

36000余枚里耶秦简,简直就是秦王朝洞庭郡迁陵县的一个政府档案库。那些记录的文字,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到户口登记、土地开垦、田租赋税、劳役徭役、仓储钱粮、兵甲物资、道路津渡、邮驿管理、奴隶买卖、司法文书、刑徒管理、祭祀先农和相关政令文书,年代为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至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 年),从中让我们看到了已然远去的秦朝帝国推行的集权制度与各项统一政策,以及迁陵县的行政治理与高效运转的每一个真实环节。且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大到跨省区的人员物资调配,小到祭祀活动结束后祭品的分配和人们一天的粮食用量,还详细记有处理事务的官吏和经办人员的名字以及事情发生的具体时刻,其中很多记载是历史文献中不曾见过的。

据《史记》、《汉书》记载,楚亡国于嬴政二十四年(前223年),次年秦将王翦收拾其残余势力,平定江南,当时湘西属楚黔中郡,由那一刻起,它便归入了秦人版图。里耶秦简所记载的全部内容即开始于这一年,它们委实就是秦楚更替的见证。

通过这些秦简,很多有关秦王朝鲜为人知的故事便一下子呈现在我们眼前。

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八月,南郡竟陵县荡阴乡一个名叫狼的人来到洞庭郡迁陵县,以寻找楚国时人们留下的瓦为由,向县政府的主管人员借了一艘船。可狼不守信用,未将船归还,给迁陵县的经办人员惹了一堆麻烦。狼借船的原因,简文中只简单地提到“求故荆积瓦”。

据文献记载,秦朝祭祀时,参与祭祀的人都可以无偿分享祭品。但里耶秦简告诉我们,祭品也是要买的。其中,就有这样的记录:一个叫“赫”的刑徒和一个叫“最” 的刑徒就在祭祀之后出钱买了祭品。

关于祭祀,秦简上还出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一枚较厚的简的两面,同时记有年月日、管理者、经手人、记录者、接受钱粮物品人名及数量,而在简的一侧,还刻着表示钱粮数量的刻齿,其刻齿与数量严格对应。其意就是,当事人可以根据抄录的数量对照刻齿,也可根据刻齿读出数量。如果数量与刻齿不相符合,则表明当事人从中舞弊,进而可以据此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对于这样的记录,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今天记账用的三联单的最早形态呢?

邮政专递似乎是现代人才应用的。然而在秦代,人们就已经开始尝试着用“邮政专递”的方式来传递官方文书以及朝廷政令。在出土的秦简中,其中就有一枚写着“迁陵已邮行洞庭”,“酉阳丞印”文字的竹简,这枚竹简就相当于我们今天的邮签与邮戳。

另一枚竹简上的简文告诉我们,迁陵有个叫“色”的守丞告诉另外一名官员,遵照您的命令,您要的钱和布匹已经开始启运了。这就是说,当时的邮差不仅要肩负传递信件的任务,还要承担送邮包的工作。这样的职业,与我们现在的投递员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古老的湘西,酉水河曾经就是当年信件、物资往来的主要通道。从酉水顺流而下,到达沅水,要走一天的时间。酉水沿岸的山路,至今依然还是那么崎岖险峻。可2200年前,这条小路却是从迁陵通往四川的必由之路。走在这样一条古驿道上,我们似乎还依稀能看见当年的邮差跋涉的背影和满脸的尘埃。

可是,透过历史的迷雾,我们看到的,却是当时的秦朝帝国更多的风云过往。

在一张当时迁陵县武器库的库存单据上,详细记载了迁陵县武器库里弩的存量和发往益阳、沅陵的箭弩的数量以及库存的余量记载。在当时的战争中,箭弩已经是最先进的武器了,射程可以达到300米左右。在那样一个面对面血腥博弈的战场上,如此具有杀伤力的武器,足可让敌方闻风丧胆了吧?

秦王朝在中国的历史中虽然只存在了短短的15年,可在里耶秦简出土之前,能够触摸那段历史,对于史学家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望。现在,36000多枚秦简,20多万字的文献资料,却让那段尘封了2000多年的历史触手可及。

秦风凛冽的霸主王国,一部秦简,委实就是一个古国的复活,它所牵动的,就是秦朝帝国的政治、军事、风俗、民情、文化、教育的每一根神经。其中,有一枚“九九乘法口诀表”,它是儿童启蒙必背的数字运算基本工具。这枚在中国发现最早、最完整的乘法口诀表实物,让我们不难想到,早在秦朝,中国人就已经熟练掌握乘法交换律,并把它用于社会生活所需的各种计算中。现在,当那些坐在里耶镇小学教室里的孩子们在高声朗读乘法口诀表的时候,他们又是否想到过这些口诀表的来历呢?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