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请教徐松岩:雅典人的嗓门,到底有多大?

0
0
作者:生民无疆

  在《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东西方的百家争鸣时代及其成因》(西南大学校报 2007年4月10日第4版)中,徐松岩说:

  “古希腊人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政教分离的思想是现代政治思想的核心,希腊人创造的民主共和制是近代世界普遍认同的政治体制的原型。希腊人的文学艺术作品至今仍是现代西方文艺界学习的范本和创作的源泉之一。……我们甚至可以说,现代西方人直面人生、热爱生活的开朗性格和努力工作、尽情娱乐的风气也始自古希腊。希腊人可以说是古代世界最大的玩家。他们设计、发明了许多游戏和娱乐项目,举世闻名的古代奥林匹克竞技会,有摔跤、拳击、赛马、赛车、火炬接力、田径、健美,还有“五项全能”等比赛,堪称创举。舞台悲喜剧以及上演戏剧的剧场也为希腊人所独创……”

按照徐松岩的这些话,——古希腊人,雅典人,他们是神仙!绝对是神仙!

  众所周知,雅典是西方民主政治的源头,雅典民主政治的代表是伯利克里,伯利克里的民主政治的代表作,是被某些人写入了中国教科书的一次演说。

  话说伯利克里主政的“黄金民主时期”,因遭战争与瘟疫的双重打击,雅典的广大公民精神不振。于是,伯里克利召开了公民大会,发表了这个光耀宇宙的演说。据说,这一会议,名为追悼大会,追悼那些刚刚战死的雅典将士。



  据徐教授的研究,雅典公民有两三万人。考虑到有战死的、病死的,有临时有事的,估计到会的公民应该在1.5左右,当然还会有几千妇幼。我想,会议现场,不会少于2万人。

  2万人,那可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啊!他们相互间是否会叽叽喳喳?失去亲人的人,是否会抽泣一下?我不知道,估计徐教授是知道的。

  伯利克里是在什么地方、站在什么位置,完成这一演说的?我不知道,估计徐教授是知道的。

  伯利克里的演说,能让2万人听清楚,那么,他的嗓门是多高分贝?站在他身边的人,耳膜是否被震破?我不知道,估计徐教授是知道的。

  我想,在当今世界,能够让2万人听清他讲话唱歌的人,想必是还没出生;五百年后,能否诞生一位这样的奇才,那就得问宙斯、耶稣了。

  当然,伯利克里的伟大,不止于此。

  据说,伯利克里不仅自己热爱文艺,而且大力支持文艺,在雅典建设了好多好多个剧场,还给全体雅典公民发放免费戏票。因此,雅典诞生了乌央乌央的诗人、音乐家、剧作家,等等。

  徐教授所说的“舞台悲喜剧以及上演戏剧的剧场也为希腊人所独创”,那必定是真的,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等声振寰宇的大作家,被写入了国内教科书的。更加了不得的证据,就是,在雅典,有伯利克里留下的剧场遗存。

  比如,狄奥尼索斯剧场。据说,伯利克里的黄金民主时代,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等人的剧作,就没日没夜地在这里上演,雅典公民终日如痴如醉地在这里观看。


  据介绍,这个露天剧场,可以容纳一万几千人看戏。



  我不得不面朝雅典方向,跪下!虔诚地下拜了!

  雅典的演员们,是以何等神功,让一两万观众,听清楚每一句台词的?

  前几排的观众,一场戏下来,耳膜可还安好?

  雅典起风么?空气流动么?雅典的露天与室内有区别么?

  如此等等的问题,我不知道,估计徐教授是知道的。

  我不得不承认,全世界人民,越活越回去了。

  当今的演员、观众,凭借着现代音响设备,才一两千观众,而且是躲在室内看戏。

  比如中国的国家大剧院,2007年底正式运营,由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主持设计。其中的歌剧院观众席2207个(含站席),音乐厅才1859个席位(含站席)。





  中国的东西当然不足为据。但是,代表西洋文明的,法国国家歌剧院观众席内有4层包厢,仅容2100人;维也纳的金色大厅, 1654个座位和300个站位,合计不足2000人。




  我不知道,古希腊文明的忠实信徒们,在给三五百听众讲课的时候,是否使用扩音设备?

  不过,没准,2500年前的古希腊人,就已经发明、使用扩音设备了呢!

  徐教授,您说呢?

  末学愚钝,诚惶诚恐,不知所云,还望徐先生指教一二。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