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转载]对话

0
0
原文地址:对话作者:金字塔的眼睛

问:“你们为什么说自己是世界的主宰?”

答:“人类世界从鸿蒙之初就分为国王、奴隶主和奴隶三个阶级。 这三个阶级并不是天生的,而是根据他们掌握的能力决定的,你们可以在许多旧文献和旧报纸上读到相关内容—【我们早在百余年前就已经拥有了全人类都能过上衣食住行无忧的生产水平和能力】,但是我们没有使用它。我们年复一年维持生产,建起高楼大厦,我们宁可浪费掉产品,闲置着楼房,但是不能分给你们。我们缩短日常用品的保质日期并倡导储蓄纸币,但是我们故意滥发纸币,多余的纸币就是从你们屈指可数的积蓄里抢走东西;我们提高耐用品的市场价值并倡导提前消费,这些耐用品只浪费一点点的社会资源却大大的延长了你们为我们劳动的时间。我们也赋予黄金、白银储存价值,并开动宣传机器说明这种不能吃的石头有储存价值,当有足够多的货币涌向这些贵金属时我们会让它暴跌,不断消耗掉社会的货币财富,这就是我们用货币建起的世界秩序。我们不能让你们过上富足安逸的生活,那样你们就会停下来思考为何我们不用劳动,高高在上,从而起来反对我们。

问:“那么谁是奴隶主?奴隶主是你们的一员吗”

答:“谁掌握生产资料,谁雇佣奴隶的人就是奴隶主,他们不是我们的一员,他们只是我们设计的这个社会环节的一员。我们将“盈亏”的观念植入了他们的脑中,他们就不会开动机器无偿的为别人生产产品,就不会建立起以物易物的流通模式,就不会破坏我们建立起来的物品流通模式。我们只要给他们高于奴隶阶层的甜头,他们就自觉的为我们维护货币制度”

问:“那么这种货币制度难道没会运转不下去的一天?”

答:“当这种矛盾到达不可调和时,我们将发动战争,我们已经发动过很多次了,有真的战争,也有假的战争,你们只要看到我们控制的媒体的报道,就认为是真的。我们也不惜再发动世界大战,你们以为我们天天宣传的敌人真的是我们的敌人吗?你们太天真了,naive,其实他们早也是我们的一员,70年前曾经有些人想挑战我们,但是那场战争之后我们已经消灭了所有的反对政权。”

问:“那之后就没有人继续质疑你们?”

答:“那之后也有大量的人反对我们,于是我们将世界一直维持在临战状态,奴隶们在这种状态下自然而然就会服从我们,我们也可以以战争的名义随便处决反对我们的人。现在都过去70年了,那部分知道真相的人差不多消失殆尽了。

问:“书上说奴隶是没有休息的,没有娱乐的,可我们还是有假日的,有各种娱乐,怎么解释”

答:“你们不知道,就连5000年前建造金字塔的奴隶们,社会地位也比你们现在好多了。但是我们不会这样和你们宣传,我们只把过去描绘的无比黑暗,从而现在给你们安排几天“假日”,你们就自以为感觉从奴隶社会解放出来;但是我们也设立名目繁多的节日抵消假日,让你们亲朋好友聚在一起,互相关心,互相攀比,给你们安排很多晚会,在户外放烟火,获得一时的欢愉,让你们的假日变成今后为我们劳动的动力,至于娱乐。我们专门有一个部门,生产奴隶们的文学、音乐、戏剧和娱乐。也生产各种垃圾报纸,报上的内容一律是体育娱乐花边,暴力犯罪、星象算命;还制造刺激的廉价小说,肉欲横流的电影,宣扬爱情的音乐,供奴隶们享用,给这种音乐作曲的,是种万花筒拼凑曲调的机器,叫做作曲机,你们认为这些就是娱乐,你们也只允许享用这种娱乐。奴隶们根本不用懂的音乐是什么,只要让你们停下来思考就行。

问:“那什么是真正的音乐?”

答“音乐是数学,是建筑学,是几何学,是逻辑学,是所有的学科的综合。我们自己享用的音乐里包含了数学的秘密,我们能够讨论作曲者的奇淫巧计,我们的建筑里能容纳最美妙的的声音;而建筑对于你们,仅有漂亮舒适就够了。音乐对于你们只有好听和不好听之分,这个标准也是我们为你们定的。”

问“你们是如何做到让我们听不懂音乐的?”

答:“我们把你们的思想领域变得狭窄。”

问“……”

答“连这个都听不懂?过去的西方的国王,教给奴隶们“逻辑、语法、修辞、数学、几何、天文、音乐”称为liberal Art,东方的国王教给奴隶们“礼、、射、御、、数 ”称为六艺,这些国王没有远见,都被掌握知识的奴隶们推翻了,最后的封建国王也被我们推翻了;我们建立起学科之间的隔阂,让懂数学的不懂文法,懂音乐的不懂数学,懂绘画的不懂几何学,懂建筑的不懂历史。同时我们放大旧语言的弊端,摒弃旧语言,用旧语言的字创造新的语言,打个比方,过去形容一件事物的正确与否有百余词语来表达不同的程度,但是我们现在就浓缩为对或不对,好或不好,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终将有一天,你们会失去使用旧语言的能力,你们会看不懂旧语言写成的书籍;接着我们销毁旧的书籍,或将其转录为新语言的新书籍,你们也自然而然的忘记了过去的知识,失去了表达的能力,失去了反抗我们的能力。

问:“你们是如何推翻封建国王的?”

答:“我们用“自由、平等、博爱”把国王推上断头台,当你们穷的只剩下这三个词语的时候,你们也不会觉得好笑。不仅封建国王,还有宗教——我们用“科学”推翻了旧的宗教体系,过去的宗教体系用“天堂与地狱、轮回观念”来钳制你们,而我们用“内疚”之心来囚禁你们,“内疚”是庸人自闹,让你们放不开脚步。而我们则崇拜至高无上的宇宙,不断修正自身的错误,来接近宇宙的极限。”

问:“听起来像是共济会,你们是共济会吗,共济会是秘密组织吗?”

答:“共济会,是我们为奴隶主们准备的,是让奴隶主们为我们服务的方式。它从一开始就不是秘密组织,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人们崇尚阶级,共济会的神秘就是一种阶级,让奴隶主们觉得荣耀的阶级。共济会也是一种传销,只不过是一种权力的传销,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发展会员,就连如何建立新的分会的方法我们在给奴隶主们编写的入会宪章也写的很清楚。”

问:“奴隶主们就没有人怀疑共济会吗?”

答:“怀疑?他们有的只是无限的崇拜,因为我们不光为他们揭示了数千年人类智慧的结晶,也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有一套运行规则—33

问:“33?”

答:“从古至今,王都为世界制定规则,而33就是我们运用的规则。1毫米汞柱压强是33.33×4帕斯卡,一个大气压支持3.3英尺的水柱、声速是330M/S、地震是测量地表以下33千米的震动幅度,风速是水平面3.3英尺上的数值、海水盐度是3.3%、过去的温度计最高是33°,水的最低温度是33华氏度、用我们的引力常数计算太阳是地球的33万倍、电视机比例1:1.33、唱片转速都是33转,现在世界上大致有3套长度系统,英制、公制、中制,彼此间的换算就是33 ,这300年来的著名建筑,也都和33有关,世界上与革命、战争有关的日子,也多是33,我们制造的很多航母333米长,速度是33节。你们现在使用的计算机,频率永远都是33的倍数,因为我们选择了33.33hz作为计算机晶体管的振动频率,就连你们使用的标点符号,也只有可怜的33个。”

问:“这么说,还真是有神存在的”

答:“我们就是你所谓的神,我们没有改变宇宙运转的模式,我们只是为其赋予了数值。而这个数值自古以来就被帝王使用,罗马制定的历法,33号距离年底还有303天,圣经里上帝显示了33种神迹,耶稣死于33岁,印度教有3300万个神灵,中国的永乐帝在五台山建了33个道教道场,佛教有33重天等等,我们清楚宗教与科学的联系,却给你们建起围栏。”

问:“你们为了什么,为了你们的种族吗”

答:“种族?曾经好多种族为我们背负了罪名,这一招很好使,以后也是”

问:“你们是如何保密的?”

答:“要想了解真正的我们,需要很长远的记忆力,因为我们在历史中总会露出马脚,虽然我们不断修正过去的文献来使得我们变得一贯正确,控制过去就是控制未来,而控制现在就是控制过去,所以我们缩短了人类的记忆时间,不断的用爆炸式的信息冲击人类大脑,很多人连上周发生什么事都记不清了,甚至无法完整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不断的用ThatThat,这都是我们对人脑研究的结果。”

问:“就没有人看破你们的方法吗?”

答:“当然有,但是我们也不怕部分人明白这些道理,因为真理永远是掌握在我们的手里的。我们可以鼓动比他们更加“权威”的人来驳斥他们的观点。此外,我们在平时就给你们灌输各种血腥暴力的文艺作品,让你们明白血肉之躯在我们面前是多么的渺小,所以你们大多数人永远都停留在想的阶段,稍微有苗头的人,我们会坚决的让他消失掉。你想象不到推翻我们需要多大的力量。”

问:“你们这么处心积虑是为了什么,人终究一死,你们还不如我们活的简单,快乐”

答:“死?已不存在。”

(完)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