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钱锺书胡乔木致何新论学信札 (十五通)

0
0


钱锺书胡乔木致何新论学信札 (十五通)

黄世殊整理附注


【世殊谨按】

錢鍾書(1910—1998),字默存,號槐聚,江蘇無錫人。中國現代著名作家、文藝 理論家。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著有《談藝錄》、《管錐編》、《七 綴集》、《也是集》、《圍城》、《宋詩選注》等,並指導主編《中國文學史》唐代部分(中國 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版)。

胡乔木(1912——1992),本名胡鼎新,“乔木”是笔名。江苏盐城人,清华大学、浙江大学肄业,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任毛泽东秘书,中共中央政治局秘书。1945年执笔起草《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48年任新华通讯社社长。建国后,历任新华社社长(1949年10月1日至10月19日),新闻总署署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秘书长,中共中央副秘书长。执笔起草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54年)。

1956年当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1975年后任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

1977年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顾问、名誉院长,中共中央副秘书长,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1980年当选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1982年当选为中共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主持起草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等重要文件。1987年当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曾任中共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是第一、二、三、五届全国人大常委

 

【第一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一

何新同志:

奉書感愧。數年前承惠顧,老而健忘,竟追憶弗及。當時交臂失英雄,亦因足下善刀而藏, 真人不露相。凡夫俗眼,遂不能識瑰寶耳!

大文籀讀,甚佩心細學博,謹璧還以便自藏。 《癸已類稿》卷十三有《桃符桃茢考》,或足資採擷。 拙著蒙稱道,甚慚惶。今年五月香港《廣角鏡》社出版拙撰《也是集》一冊,派人帶來四十本,為友好索盡,僅自存一冊,未由呈教通人,尤所疚憾。

草此復謝,即頌

近祺!

鍾書敬上 三十一日夜(1984.10)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錢先生言“數年前承惠顧,老而健忘,竟追憶弗及”,此指1980年社科院科研局派遣何新接錢鍾書先生來社科院開會一事。錢先生幽默健談,知識極為廣博。他與何新一路閒談,“由天氣談到古今掌故”。何新感到老人很親切。此後他發表了文章,就寄給錢先生請 教。老先生有信必回,對何新亦獎掖有加。還多次邀請何新到家中長談。

何新擔任社科院研究生院學報編輯期間,曾主持發表了錢鍾書幾篇很有名的論文,其中包括《中國詩與中國畫》。在80 年代中國學術界,五四以後新文化所養育出的一代學術耆宿精英中一些人還健在。故社科院中仍 是群賢畢集,群星燦爛。如夏鼐、顧頡剛、胡厚宣、侯外廬、张正烺、呂叔湘、唐弢等諸前輩,多与何新有过交集及通信。


【第二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二


新兄:

拙稿校對已看過,排字水準不高,故西文脫誤殊多,這也不當苛求,只能儘其在我,減少一個是一個吧。費心至感。

匆此即致 敬禮!

鍾書上 星期四晚(1984)

上海蔡尚思先生主持之單位又召開東西文化比較討論會,我不去。周揚同志也不去。電報去 賀。我人微言輕,便節省電報費了。你去否?不盡。

【第三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三

何新賢友:

來函奉悉。稿費處理,即如尊意可也!在我已如馬前渡水,無復聒言榷榷。我上周連日上醫 院體檢,舌前假牙托子忽一分為二,故與醫院因緣未斷。

暑期望善休息。匆布即問 近好!

鍾書 三十日(1984)

【編按:兩信所談到的文稿,指錢鍾書先生論文《中國詩與中國畫》。當時何新任中國社科 院研究生院學報編輯,主持錢先生此文的重刊事宜。钱钟书拒绝领取此文稿费,而同意将其捐助编辑部中之年轻人读社科院之业余大学为用。】

【第四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四 


何新我兄:

一来復前承枉顧,甚感。示大作論黑格爾一文已拜讀。與同期張君文相影,一則如識途老馬, 一則如嘶風生駒 ,盡烘托渲襯足觀。

Heidegger之“思考”字義字根,例見所著 Unterwegs zur Sprache,不知有譯本否?此人書極難譯,此書似更難,英法譯亦如原文之費解也。

拙稿想已複製就,請掛號寄還。如不合用,亦請不必客氣。 草此即頌

編安!

鍾書上

楊絳同候

十四日夜(1984年)

【世殊附注】

张君指张世英​,北京大学哲学史教授。何新赠书乃《外国哲学》第五辑,商务印书馆出版。

Heidegger,即馬丁·海德格爾(1889—1976),20世紀德國存在主義哲學大师。Unterwegs zur Sprache,即海德格爾發表於1959年的《在通向語言的途中》一書。此書之中文版2004年后始由商務印書館出版,譯者孫周興。收入“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國內亦有譯本名为 《通向語言的道路》)。故1984年錢先生此信中問此書“不知有譯本否?”。

​【第五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五 

何新賢友:

上午得電話時,刊物尚未寄到。傍晚得寄件,並讀賜書,極感厚意。亟覆數行,稿酬事有言在先,請弗變相為酬,俾我為難食言。即以此數奉貴刊為福利金,比贈我任何紀念品為有意義, 且省去君心力口舌。至懇至盼。

此文四十餘年前發表於《開明書店二十周年紀念論文集》,曾在開明任編輯工作者(葉聖陶 先生即其一)現大多居出版界要職。為紀念開明六十年,將該《論文集》重印,因索弟改定本去, 已送二校來,今夏可出書。必送弟稿酬。區區一文,到處得錢,未免太“創收“了!務請打消來書所云。一切感激無已。

弟患感冒兩周,幾成大病。因此連日團拜文娛等活動,借可逃席。然春節私人酬酢,終不能 免。積至星期日一併還拜了債,以免不文明欠禮貌之譏。

匆布。即頌春禧。

鍾書上 星期三夜(1984)

【編按:此函系錢鍾書先生於1985年春節寫給何新的一封回信。信中所談論文,指錢先生 的《中國詩與中國畫》一文。此文經錢鍾書先生修訂後,由何新主持編輯,1984年重新發表於中 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钱先生拒领该文稿费而将其捐助年轻人上学,且拒收编辑部欲赠之纪念品。】

【第六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六


何新同志:

今夜歸來,得你惠寄大譯和大文,並讀尊書,十分感愧。俟會畢事稍閑,當細看所贈譯著, 先此道謝,並退還“師”的頭銜。草草即致 敬禮!

錢锺書

十五日夜(1984.3)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編按:錢锺書先生信中說的“所贈譯著”,指何新《培根論人生》之新版。錢鍾書先 生精通英語,退還“師”的頭銜云云,蓋指何新在致錢函中,有贊他為外文譯介前輩师尊之語。】

【第七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七 

何新賢友:

上周復一信,並增訂一注,想塵玄覽。 現又增訂一注,見另紙,請費神剪貼。瑣屑惹厭,自笑亦自愧耳。然所增皆中國無人知,西方亦未見有人道者,以此自解耳。“愛略脫”宜從俗作“愛略特”,兄言是也,亦請改定為荷。

匆此即請 編安!

尊事忙,不勞賜復

錢鍾書 上

楊絳並候 二十五日夜(1984.5)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第八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八

何新賢友:

上周得惠示大稿,匆讀一過,極啟發心思。以無可參末議者,而拙著《圍城》將第四次重印, 急於校訂錯漏字,遂未作復為歉。頃奉手書,知遠出方歸,想極賢勞。尊稿似已付手民,故未將 校樣寄回,如仍需要,當掛號付郵耳。草復即頌

撰安!

錢锺書 上 星期四夜(1984.11)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第九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九

何新同志:奉書益增慚惶,適以事忙,遂稽作復。

 大文讀竟,讀書既能找縫隙,又能填空缺,甚佩,璧還並謝。 

垂詢拙稿,手邊空空如也。香港今春出版《也是集》(港方代編),皆三四年來在國內發表過之文章。現想自編一集,因將“舊文四篇”改訂,只改就“中國詩與中國畫”一篇,字句及內 容皆有改進,頗有新發明。然此文若與兄發表,則終有炒冷飯之譏(儘管冷飯中加了雞絲火腿等), 又手邊只有原稿一份,故甚愧不克如命。

國慶假期,或可晤談,倘兄賞顧,來書訂期,當在舍恭候。草此即頌 秋安!

锺書 上

楊絳同候 二十三日(1983.9)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第十通】錢鍾書讀何新論文後致胡喬木的信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十(蓝色字迹为胡乔木的批语) 

喬木同志:

小除夕承撥冗枉顧,又獲暢談,極快極慰。賤軀不足為慮,血壓必能漸降;前日有西班牙友 人貽彼國所制降壓靈藥三種,弟則“某未達,不敢嘗”,仍依照北京醫院指示而已。

何新同志文已於今日細看一遍,遵示以鉛筆批識於稿上,獻疑求疵,欲為他山之石,想其不致誤會為浇冷水也。

此文用意甚佳,持論甚正,詞鋒亦利。然涉面廣、戰線長,不免失照傳訛,如尊示 Spengler (世殊注:斯宾格勒)國籍,即是一例*。弟愛其才思,本朱子鵝湖詩所謂“舊學商量加邃密”之意,欲其更進一步。 

其基本弱點似在於界劃不甚明晰,將“現代主義”與“存在主義”等量同體,遂欠圓妥;蓋就涵義論,“現代主義”廣於“存在主義”,而就形成之時間論,“現代主義”又早於“存在主義”。 

另一弱點,則今之文史家通病,每不知“詩人為時代之觸鬚(antenna)”(龐特語),故哲學思想往往先露頭角於文藝作品,形象思維導邏輯思維之先路。而僅知文藝承受哲學思想,推波助瀾。即就本文所及者為例,海德格爾甚稱十六世紀有關“憂慮”之寓言(Cusa-Fable),先獲其 心,將其拉丁全文引而稱之(見《存在與時間》德語原本第一版197-8頁,按所引為 G.g.Hyginus 之《寓言集》Fabulae)。卡夫卡早死,並未及見海德格爾、薩德爾,Dostoevsti(陀思妥耶夫斯基)之 Notesfrom the Underground,二人皆存在主義思想家,現世讚歎,奉為存在主義之先覺。

蓋文藝與哲學思 想交煽互發,轉輾因果,而今之文史家常忽略此一點。妄陳請教正。專此即致

敬禮!

錢鍾書 上 楊絳同候 十二日夜

【世殊附注】

胡、錢書信中認為何新將斯賓格勒国籍写错,实际是一个误会。查閱何新原稿,蓋因草字德法二字形近,原稿未錯,但《文藝研究》排字工人誤植德人為法人,以致清样中出现排印之誤:

德法草书形近致讹​

 胡喬木將錢先生此信轉何新,並於信上手批謂:

何新同志: 

鍾書同志另告:對薩特應分前後期,後期較積極,曾後悔未領諾氏獎金以助進步事業云。* *蓋指法國哲學家薩特獲1964年諾貝爾文學獎後拒絕領取一事。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1986年初,胡喬木读到何新《先鋒藝術及現代西方文化精神的轉移》一文清样,遂将其转给錢鍾書先生。錢鍾書閱讀何文后,致此信给胡喬木,评论如上。此文后来刊于《文 藝研究》1986年第1期,收入何新《藝術現象的符號文化學闡釋》(人民文學出版社1988年版)。胡喬木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

朱子鵝湖詩,即朱熹《鵝湖寺和陸子壽》。原文為:“德義風流夙所欽,別離三載更關心。偶扶藜杖過寒穀,又枉籃輿度遠岑。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涵養轉深沉。欲愁說到無言處,不信人間有古今。”

Spengler,即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Oswald Gottfried Spengler,1880—1936),德國 歷史學家,哲學家,歷史形態學的開創人。代表作為《西方的沒落》。

龐特,今譯龐德。即埃茲拉·龐德(Ezra Pound,1885—1972),美國詩人和文學評論家。 龐德與艾略特同為西方後期象徵主義詩歌的領軍人物。

薩德爾,今通譯作薩特。即讓-保羅·薩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法國哲學 家、文學家。存在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西方社會主義最積極的宣導者之一。薩特反對冷戰。一 生中拒絕接受包括1964年諾貝爾文學獎的任何獎項。

G.g.Hyginus,疑為Gaius Julius Hyginus,即蓋烏斯·尤利烏斯·許癸努斯(約西元前64 年—17年),拉丁作家。據說生活在西元1世紀羅馬帝國初期。出生於埃及(亞曆山大城)或西 班牙。據傳許癸努斯曾根據希臘語文獻,寫了一部關於希臘神話的資料彙編《神的譜系》(亦譯 作《神話指南》),後出版時書名被改為《傳說集》(Fabulae)。錢鐘書《管錐編》曾徵引 Hyginus 《Fabulae》一書(見論《焦氏易林》)。但在致胡喬木信中,錢先生將許癸努斯姓氏中之Julius 的第一個字母寫為“g”,《傳說集》之書名,則寫作了《寓言集》。

Dostoevsti,即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1881),十九世紀俄國作家。

Notes from the Underground,即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狂人日記》。五四時期魯迅同名小 說曾模仿之。

【第十一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十一


何新同志:

前得來書,老病又苦右拇指牽痛,不便執筆,稽遲未復,甚歉。頃又得來書,並附白傑明大文,具悉一切。茲將我所親知者追憶奉告。

數年前(已不記何年),喬木同志忽以大稿見示(云是第二次送其審閱之稿),言足下原作 引“法國 Spengler”語,渠將“法國”改為“德國”,而足下又恢復為“法國”,因疑足下引 論西方著作,未必正確,要我一看。

我即稍覽,提了些意見。例如大稿說“憂患意識”(原文 是否如此,記憶不清),乃 Heidegger 首先提出。我批語指出 Kierkegaard 早在 1844 年有專 著論此。即以大稿交還喬木同志。下文如何,喬木同志當有答復。我所知者,僅此而已,足下可 直接向喬木同志問詢也。

草此即致 敬禮!

鍾書 五月十九日(1991年)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Heidegger,即馬丁·海德格爾(1889—1976),德國哲學家。Kierkegaard, 即克爾凱郭爾(1813—1855),丹麥哲學家。按德法二字草體形近,排字工人誤德為法,一、二校本清樣均未改,故胡喬木、錢鍾書先生均有此誤會。 

“渠將法國改為德國”,“渠將”即“他將”。渠音義通其。馮夢龍《智囊》有“渠即退志” 語,即“他即退志”之意。明清以下士人在詩文信劄中多有以“渠”代“其”為稱謂的情況。例亦見曾國藩書信。】

 

【第十二通】

錢鍾書先生信劄之十二

何新同志: 

得電話後,知兄意頗急切,故今日擠出時間將大稿匆讀一過,以塞賢者虛懷下問之意。海內外學人以稿本送閱者頗多,我實因精力學力兩者皆不夠,一概敬謝不敏。現勉強為之,不知安道, 置之度外可也。

尊稿中用訓詁闡發,乃兄歷來論文得心應手之技。時發新諦,益智開竅,不必吹求。

我所不甚解者,乃兄之大綱原則。兄所標舉之方法,實即以語言學(linguistics)之概念 推演於神話研究而已。例如表層結構、深層結構顯然即在 Chomsky 《論語法》之“Surface Structure”與“Deep Structure”。以語言學概念原理應用於神話研究,Levy-straugs,Mythology (神話學)以來,西方已成習見常談。

兄非“閉門造車,出而合轍”,明曰“引入一種新方法”,則似宜於何處“引來”,在原出 處已不甚“新”等等,交代幾句。而“我認為”云云,實則已成“一般西方學者之認為”矣。

“隱事”與“故事”之為“深層”與“表層”,則更不待 Chomsky 語言學之推演。自古以 來闡釋神話,即如圓夢解謎然,分“面”與“底”,所謂“言在於此,意在於彼”,老古董神話 學家 MaxMuller 所謂“diaphor”(兩層語,如比喻 Metaphor之分本事物、與借喻之事物二層)。 實質上似亦不能為“新”。故我認為帽子太大,不甚切實。

不直陳詞,請鑒諒。草此即致 敬禮!

錢鍾書 二十八日夜(1985.12)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錢鍾書先生此信所評系指何新論文《一組古典神話的深層結構》一文,刊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文學遺產》1986年第1期。後收入何新著《藝術現象的符號—文化學闡釋》 (人民文學出版社,1987年版),以及香港明鏡出版社《藝術現象的符號闡釋》(1989年版)。 信中“不知安道”,即“不知所云”、“不知所謂”,或“未知確当否”之謙語。

Chomsky,即艾弗拉姆·諾姆·喬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1928—),美國哲學家, 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教授,著有《生成語法》。80年代國內亦有譯其為確默斯基,或確谟斯基。 Levy-straugs ,即克洛德·列維-斯特勞斯(1908—2009),法國哲學家、人類學家,結構主義 人類學創始人。Max Muller,即馬克斯·穆勒(1823-1900),德裔英國語言學家、比較宗教學 家、東方學家,牛津大學教授。主編《東方聖典叢書》。


【第十三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十三
  

何新同志:

奉讀來書,極佩深思好學,旁通匯貫。所示諸論皆持之有故。唯字根可據以究字義,而字義 不全本字根,未可操之過切(參觀拙著 265 頁)*。《說卦》“健也”、“為圓”,乃描述“天” 為物之特徵,非釋“乾”為字之音義。尊論極細緻,但於“本名”一概念,似稍執著。原始人“本 名”恐僅指“顛”上之物,未必即具“斡”、“乾”、“環”等“宇宙”涵義也。昔人以《老子》 “不如守中”釋為藏“史”。“史”“本名”意亦難限於一端,恐亦如後世所謂“侍史”,“小 史”之打雜差,兼眾職者。司馬談、遷父子即已兼天時與人事矣。

事冗學荒,妄言之而妄聽之,聊答虛懷下問之意。臨行匆匆,不尽,即頌 近佳

鍾書上 十五日夜(1986.1)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附注:*所指系《管錐編》。此信所論乃指何新之兩篇考據短文:“釋乾坤”、“釋史” (《史官演變考》)。曾刊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學報《學習與思考》,收入何新《諸神的起源》 (三聯書店,1986年版)。】


【第十四通】​

钱锺书先生信劄之十四
 

何新同志:

得信甚愧。前承惠寄大譯,未能復謝。幸恕某事冗人老,勿責望也。未對原文,僅瀏覽譯本 一過,流暢可喜,殊徵功力。

貴友垂詢故典,自愧簡陋,寒舍又無藏書,未能交卷。“鶴語天寒”憶庾信《小園賦》有“鶴 語今年之雪”句,請查倪璠《庾開府集注》此句下注文,當得來曆。“佛狸”乃北魏太武帝小名 (參看《宋書臧質傳》)等,蘇詩所詠太武在泗水建佛寺事,則不知出何記載。似蘇子由親至其地,閱故世傳說,請查淮泗方志或能得之。“黃須鮮卑”(系兄紙上批)或系曹操子彰,或系 東晉明帝,請查《三國志》、《晉書》本傳。《易》、《左傳》等引語,請查開明《十三經引得》, 我無其書也。原件附還,即致

敬禮!

錢鍾書 星期四夜(1987.4)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編按:錢鍾書先生信中所說“流暢可喜,殊徵功力”之譯作,即何新《培根論人生》。“開 明《十三經引得》”,指解放前上海開明書店出版的《十三經引得》。1953年開明書店與青年出 版社合併改組為中國青年出版社。】

【第十五通】

錢鍾書先生信劄之十五

何新同志:

得信並法繪,沒想到你那麼多才多藝!我去冬起血壓偏高,服藥近一年,終未平善;醫囑我 省事少會客等等,故惠贈大著,未及復謝,歉歉!

我那篇文章雖有一些自己的見解,已成陳跡,不值得你去評述。你從前要它去發表,只有一 個好處,就是把稿費資助那位同志的學費*。你可寫文章的題目很多,何必用拙著呢?“五綴” “七綴”之名,在陸放翁詩裏就看見過,可惜我因為是習見的詞,沒有把出處記下來。草此復謝, 即問

近安!

錢锺書 二十六日(1987.8)

(參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附注:*1984年間,何新在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學報作編輯,曾主持發表錢锺書先生《中 國詩與中國畫》一文。此文錢先生拒收稿費,遂慨然將此費用用以資助編輯部中一工作人員的學 費。】

【世殊附注】

“法繪”,指何新的繪畫作品。 

“五綴”“七綴”,語出陸遊詩。陸遊《閑詠》:“本志常思退,前緣剩得閑。聽猿來剡縣,采藥上稽山。超絕風塵表,塋然冰雪顏。向來香火地,五綴羽衣班。”(見《陸遊詩集》[卷十 八])。

又,陸遊《閑趣》:“飯滿七綴缽,香凝百衲窗。雨聲酣曉枕,燈燼落秋鈍。疾豎元知 遯,天魔亦已降。超然對兒子,未愧鹿門龐。”(見《全宋詩》陸遊卷)

殊按,周官有“綴衣” 一名。掌管衣服,為天子近臣。《尚書·立政》:“用鹹戒於王曰:‘王左右常伯、常任、准人、 綴衣、虎賁。'孔傳云:“綴衣,掌衣服;虎賁,以武力事王。皆左右近臣,宜得其人。”則陸遊“五 綴”“七綴”之語,典蓋本此。】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