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转贴:东吴对荆州的基层治理

0
0


文/听雪

    东吴征服荆州以后,在当地是怎么治理的?长沙走马楼吴简的发掘为我们提供了答案。东吴在荆州推行秦制,把荆州建设成军区,并且像在扬州平定山越那样,不断的征讨荆州的武陵蛮。可以说孙权凭借荆州大大增强了自身实力,但这反而强化了他的独夫性格,使东吴朝政陷入混乱。

    汉末三国时期,如果说哪个地区在长时间内受到各方势力的觊觎和争夺,自然非荆州莫属。

    在魏蜀吴三方势力当中,应当说孙吴是最后一个进入荆州的势力,但也是最后成功占领荆州的一个势力。如果只论治理结果而不论民生福祉,孙吴政权在荆州的统治和治理是比较成功的。

    

    东吴夺荆州后三国势力图

    成功的原因也体现在很多方面,其中孙吴政权对荆州基层社会的控制,是比较重要的一个原因。此外,通过征伐战争将周边的蛮族纳入基层统治体系,也对东吴强化基层控制起到了作用。

    下面就简单来说一下这两个方面的内容。

    以“吏”为核心的基层控制


    东汉末年的荆州,从控制区域来说一共分为七个郡,分别是:南阳、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以及长沙(《后汉书·郡国志》)。

    孙吴政权对荆州的控制,从最早的与黄祖争于江夏开始,到建安二十四年(219)孙吴袭杀关羽之后,逐渐控制了桂阳、零陵、武陵、长沙四郡之全部,南郡之大部以及江夏郡之一部。

    

    荆州七郡归属史

    对于荆州地区来说,孙吴政权是通过军事征伐建立起来的外来统治者,从上层的本地士族到基层社会在其统治初期是反对是比较强烈的。为了稳固统治,孙吴政权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在基层控制方面,特别强化了对“吏”的使用与控制。

    孙吴政权在荆州基层社会(县、乡、里或丘)普遍设置了大量的吏,这些吏作为孙吴政权遍布基层社会的触手,深入到基层社会的方方面面,直接与具体的乡里居民个人对接,使得孙吴政权得以实现对基层的深度控制。这也使得孙吴治下的荆州有别于扬州大族林立,难以直接统治的情况。

    从走马楼吴简反映的情况来看,孙吴时荆州基层的“吏”与基层居民的联系主要集中在以下几项活动中:

    编制“田家莂”

    “田家莂”即居民家庭财产统计表和完税情况统计表。如:

    广成乡劝农掾区光言:被书条列州吏父兄子弟伙处人名年纪为簿。辄隐核乡界,州吏七人,父兄子弟合廿三人。其四人刑踵聋颐病,一人夜病物故,四人真身己逸及随本主在宫,十二人细小,一人限田,一人出给县吏。隐核人名年纪相应,无有遗脱。若后为他官所觉,光自坐。嘉禾四年八月廿六日,破莂保据。(《嘉禾吏民田家莂》)

    从这条简文中可以看出,乡吏(劝农掾)对居民个人和家庭信息的掌控是非常细致的,包括了年龄、性别、职业、健康状况、在籍状况等等。同时,乡吏对于上报情况的真伪负有责任,如果被发现统计信息不实,要“自坐”。

    具体税收的统计和征缴工作

    收税也是乡吏重要的工作内容,而且从出土的简牍情况来看,孙吴治下的荆州百姓,要亲自负责将税负交到乡吏的手上,并由乡吏详细登记。如:

    三州丘男子陈举,佃田四盯,凡廿亩,皆二年常限。其十亩旱不收布。定收十亩,为米十二斛,亩收布二尺。其米十二解……(《嘉禾吏民田家莂》)

    如果乡吏征税不力,还要受到惩罚:

    未毕三万……鞭杖乡吏五训各卅五(《吴简·壹》)

    

    长沙走马楼吴简

    核查地方赋役记录的错漏

    除了户籍、征税两项工作之外,乡吏还负责一部分账簿的“审计”工作。如:

    东乡劝农掾番碗叩头死罪白:被曹敕,发遣吏陈晶所举私学番倚诣廷言。案文书:倚一名文。文父广奏辞:本乡正户民,不为遗脱。辄操黄簿审实,不应为私学。乞曹列言府。碗诚惶诚恐,叩头死罪死罪。诣功曹。十二月十五日庚午白。(《嘉禾吏民田家莂》)

    孙吴政权对“吏”的严厉控制

    由上述可知,乡吏是孙吴政权控制荆州基层社会的主要力量,负责了大量的与基层社会对接的工作,其工作是非常繁重的,这也导致了乡吏及家属大量逃亡的现象。

    为了维持在基层的统治,孙吴政权采取了一系列严厉的控制乡吏的措施。

    首先,工作不力的乡吏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如前引收税不力的乡吏要受到鞭杖。

    其次,乡吏之间还有互相监督的义务,如上引三州丘男子简,简后还有“其米十二解,五年十一月四日付仓张曼、周栋”,落款是“嘉禾六年二月廿日,田户曹史张惕、赵野校”。

    再次,控制乡吏的晋升渠道。在汉末三国时期,地方长官控制属吏的晋升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许多后世知名的人物都是从属吏起家,通过长官推荐得以“举孝廉”然后发迹的。如黄盖“初为郡吏,察孝廉,辟公府”;朱治“初为县吏,后察孝廉,州辟从事”;等等。孙吴时期也延续了这一做法。

    最后,孙吴政权还通过加强对乡吏家属的控制来实现控制乡吏的目的。如:

    东乡劝农掾殷连被书条列州吏父兄人名年纪为簿。辄科核乡界,州吏三人,父兄二人,刑踵(叛?)走,以下户民自代,谨列年纪以(己)审实,无有遗脱。若有他官所觉,连自坐。嘉[禾」四年八月廿六日,破莂保据。

    可见在户籍统计时,担任乡吏的人其家族成员是要被特别标注出来的,这也就方便了上级政府对他们的控制。

    总之,通过严厉的手段控制乡吏,驱使他们完成户籍、税赋、审计方面的细致工作,是孙吴政权得以控制荆州基层社会的重要手段。

    对周边蛮族的征服


    除了控制并驱使乡吏之外,孙吴政权还加强了对荆州境内蛮族的征服。

    荆州地区的蛮族,以武陵蛮为主。这只蛮族长久居住于荆州境内,并和统治荆州的各个政权有过联系。

    由于孙吴政权对于荆州来说是后来者,故在初期武陵蛮曾依附蜀汉反抗孙吴的统治。如章武元年(221)刘备伐吴的时候,武陵蛮曾经“遣使请兵。……遣侍中马良安慰五溪蛮夷,咸相率响应”(《三国志·蜀书》)。

    所以,如何解决武陵蛮,将其纳入基层社会统治,是孙吴政权治理荆州必须要解决的课题。对于这一问题,孙吴政权采取了剿抚并用的策略。

    《三国志·吴书》载:“(黄龙)三年(231)二月,遣太常潘濬率众五万讨武陵蛮夷。……(嘉禾)三年(234 )冬十一月,太常潘濬平武陵蛮夷,事毕,还武昌。”

    

    平蛮战争的主将潘濬

    不过正史中对这次历时四年的战役的具体情况没有记录。倒是走马楼吴简中有一些行政文书里透露了一点信息:

    租钱月一千六百汝以今年二月三日下移居武昌大常军(叁·3473)

    武昌大常军应当就是当时潘濬的驻地了。还有一些展示军粮转运的文书,为我们描绘了一点当时战争后勤保障的画面:

    八合邸阁左郎中郭据被督军粮都尉移右节度府嘉禾二年六月十一(柒·2035)

    五十斛刘阳仓吏周春米七百八十斛通合吴平斛米一千四百八十斛被督军粮(肆·4920)

    从后续的情况来看,这次对武陵蛮的征讨还是比较成功的,一直到孙吴末期也未见大规模叛乱的情况。同时,通过这次的征讨,大量的武陵蛮被赶出山林,开始融入荆州的基层社会,孙吴政权也采取怀柔的策略,给予他们一些优待。如:

    吴简中出现过多次的“真吏”,实际上就是指融入荆州基层社会成为编户,并在基层担任一定职务的土著。与前述一般的乡吏不同,孙吴政权给予了他们减免赋税等方面的优待。

    于此同时,大量的武陵蛮也充实到了孙吴的军队中,强化了军队的战斗力。

    《三国志·吴书·周鲂传》中有“大合新兵,并使潘濬发夷民,人数甚多”的记载。潘濬此时正与陆逊一起驻扎荆州,这夷民应该就是归附的武陵蛮。

    又如到孙吴后期陆逊的儿子陆抗守荆州的时候:“明日,(杨)肇果攻故夷兵处,(陆)抗命旋军击之……”说明招募武陵蛮人进入军队已经成了常态。

    总之,通过剿抚并用的手段,一方面孙吴政权摧毁了武陵蛮的抵抗力量,另一方面也获取了大量的兵力和劳动力,对孙吴政权加强对荆州基层社会的控制是很有好处的。

    而作为武陵蛮来说,从此则迎来了部族的分化:走出山林的蛮族逐渐地融入了荆州的地方社会,逐渐成为与华夏族一样的编户齐民并融入华夏族中。而留在山里的蛮族则只能在孙吴的武力逼迫下迁移到更加艰苦的深山里,逐渐消失在历史中。

    孙权在荆州推行残酷的秦制,有了直接控制的自留地,有别于在扬州地区依靠士族进行统治的窘迫局面,东吴的军政资源都颇有增加。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