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何新:君士坦丁堡—罗马的古代译名

0
0

何新读史札记


1

君士坦丁最初为东方罗马建首府之时,将这个城仍然命名为“罗马”(拉丁语(、Rum、 Roma;小亚细亚地区希腊语Ρμη)。建好后,君士坦丁大帝将罗马的元老院、贵族都由意大利迁居于此。

从5世纪起,这座新城正式名称变成了“新罗马”(拉丁语Nova Roma;希腊语:Να Ρμη),以区别于意大利罗马。

狄奥多西二世皇帝(408年-450年)时起,人们为纪念君士坦丁大帝,逐渐称新罗马为“君士坦丁堡”(希腊语:Κωνσταντινοπολις即康斯坦丁堡)或“君士坦丁波里斯”(Knstantinoupolis)——即“君士坦丁之城”

罗马帝国的臣民只是简单地将其称为“”( Πλις/he Polis)。从10世纪时起,突厥人阿拉伯人开始称君士坦丁堡为“伊斯坦布尔”(stanbul),这个名称来自小亚细亚地方的希腊语“στην Πλη”(stim poli),即“大城”、“城里”,所谓“城”,是君士坦丁堡的特称。

1453年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征服君士坦丁堡后,“伊斯坦布尔”逐渐成为该城的官方名称,而与“君士坦丁堡”的名字并用。奥斯曼帝国时期,土耳其人和外国人有时也称君士坦丁堡为“高门”()(Pâyitaht),其名称来自奥斯曼帝国皇宫托普卡帕宫的高门。

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迁都安卡拉。1930年,凯末尔正式下令以“伊斯坦布尔”的名称取代“君士坦丁堡”。

斯拉夫人对君士坦丁堡的称呼是“沙皇格勒”或者“皇帝之城”(古教会斯拉夫语Цсарьградъ/Csargrad;俄语:Царьград/Tsargrad;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语马其顿语Цариград/Tsarigrad)。

维京人对君士坦丁堡的称呼是“米克拉加尔兹”(古诺尔斯语Miklagarð),意为“伟大之城”。

2

19世纪末在蒙古高原发现的8世纪突厥毗伽可汗碑中有地名词 Purum。中西学者们多方考定,认为此词语根即rum,语根来自罗马的名称 Rum。

多数学者认为,Purum就是古汉语拂菻(古音读puma)的由来,也就是《魏书·高宗纪》、《显祖纪》中的“普岚”

唐代杜环《经行记》和两唐书《西域传》对拂菻国的物产、建筑、民俗等情况均有详细记载。

在唐代,长安与拂菻之间,西突厥汗廷与拂菻之间都有频繁的使节和商旅交往,特别是西突厥曾与它联合对抗波斯的萨珊王朝。景教(基督教聂斯脱利派)当自波斯传来。

但是,《元史》卷一三四爱薛传有“弗林”、“拂林”,戴良《九灵山房集》卷九有“拂林”。据学者考证,此“拂林”乃是法兰 Farang 一词的音译,乃阿拉伯、波斯人对欧洲的称谓,亦即《明史》所说之佛郎机,并非北魏、隋唐时期说的东方罗马的拂菻。

拂林古代又称大秦、海西国。随历史时期之不同,此地名有时也泛指苫国(今叙利亚)等地中海东岸地区。宋、元时代又用以称呼塞尔柱突厥人统治的小亚细亚(东方罗马故地,所谓的罗姆苏丹伊斯兰国——即“罗马”苏丹国)。

拂林在北史·西域传》作“伏卢尼(来自Frmi)”。玄奘著《大唐西域记》卷十一波剌斯国条所附西方诸国作“拂懔”,道世《法苑珠林》卷三九及所引《梁职贡图》作“拂懔”,慧超往五天竺国传》作“拂临”,杜环经行记》、《隋书》、《旧唐书》等均作“拂菻”,各种异译都是伊兰语族的Frwm(粟特语作Frm)、Purum(安息语作Prom)、Hrm 或Hrm(中古波斯语)等的汉字对音。语根都是来自君士坦丁堡的罗马。

总之,地中海东岸包括叙利亚以至古波斯的广阔地区,隋唐以来到明清都曾经被称作拂林,也就是汉代所说的“大秦”地区。​

 

3

《宋史》卷四九〇《外国传》记: 

“​拂菻国东南至灭力沙,北至海,皆四十 程。西至海三十程。东自西大食及于阗回纥、 青唐,乃抵中国。历代未尝朝贡。

元丰四年十月, 其王灭力伊灵改撒始遣大首领你厮都令厮孟判来献鞍、马、刀、剑、真珠。言其国 地甚寒,土屋无瓦。产金、银、珠、西锦、牛、 羊、马、独峰驼、梨、杏、千年枣、巴榄、粟、麦。以葡萄酿酒。乐有箜篌、壶琴、小簟篥、遍鼓。王服红黄衣。以金线织丝布缠头。岁三月,则诣佛寺,坐红床,使人舁之。贵臣如王之 服, 或青、绿、绯白、粉红、黄、紫,并缠头跨马。城市田野皆有首领主之。每岁惟夏秋雨。得奉给金钱锦谷帛以治事,大小为差。刑罚罪轻者杖数十,重者至二百。大罪则盛以毛囊,投诸海。不尚斗战。邻国小有争,但以文字来往相诘问,事大亦出兵。铸金银为钱,无穿孔。面凿弥勒佛,背为王名,禁民私造。

元祐六年, 其使两至。诏别赐其王帛二百匹、白金瓶, 袭衣、金束带。”

又,《宋会要辑稿·蕃夷四·拂菻国》记:

“(宋徽宗)元丰四年(1081年)十月六日, 拂菻国贡方物。大首领你厮都令厮孟判言:其国东南灭力沙, 北至大海,皆四十程,又东至西大石及于阗王所居新福州,次至旧于阗,次至约昌城,乃于阗界。次东至黄头回 纥, 又东至鞑靼,次至种榅,又至董毡所居,次至林擒城,又东至青唐,乃至中国界。”

据此记载,在赵宋一代,拂菻国曾向中国三次 遣使。这是唐代拂菻国数次遣使三百年后“拂菻”之名的再次出现。隋唐时代文献中“拂菻”作为叙利亚及东方罗马国的名称殆无疑义,

 而《宋史》认为这时向中国遣使的拂菻国 “历代未尝朝贡”,则这个拂林之国显然有所不同于以前的“拂菻”地区。 

故《明史·拂菻传》计:“拂菻,即汉大秦,桓帝时始通中国。晋及魏皆曰大秦,尝入贡。唐曰拂菻,宋仍之,亦数入贡。而《宋史》谓历代未尝朝贡,疑其非大秦也。”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Mesothelioma and Asbesto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