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何新2013患MG治疗过程图片实录

0
0

何新2013患MG治疗过程实录

2018年5月整理

 

 

感谢:

  马文环医生

  汪早立女士

      胡德平先生

  凌锋教授在病重期间曾经给我的无私援助!

 

说明:

  我于2013年3月初感觉右眼眼睑下垂,朝轻暮重,初不以为意。至月末渐感沉重,经友人提醒乃就医,诊断为眼肌型重症肌无力。遂多方求治,遍访京沪粤浙苏多地名医,服药气功针灸无所不治,皆无效。甚至以误服毒药马钱子后中毒昏厥。因此病医学普遍认为系绝症,故我乃拒绝住院,也未服用常用药物溴比斯的明等。5月后病情快速发展不断加重,以致出现全身症状,行路吞咽呼吸困难,生命危殆矣。幸赖友人介绍延边马文环医生有奇术专治此病,曾经治愈阎明复、胡德平等名人。余乃于是年七月一日携家人飞赴延吉,经马大夫妙手治疗且佐以奇药,施救历时半年,两次反复,至9一10月后乃得初痊。又经连年休养,此病现已基本痊愈,堪称医学奇迹。兹将此病救治过程中一些照片记录发布,以证人间确有神医。

 

2018年5月整理

何  新  

 



2013年3月3日,已发病,但症状尚不明显





2013年3月30日

 









2013年4月8日

 



2013年4月18日

 




2013年4月20日



2013年4月20日


2013年4月21日



2013年4月24日

2013年4月25日

 

2013年4月25日后立女子为某气功大师

  


  北大医院和北京医院的住院通知,何新因知道此病无治,未入住。

 

  








2013年4月27日


2013年5月1日








2013年5日18日,何新出现呼吸衰竭等危象



2013年5月19日

  

2013年5月22日


2013年5月23日



2013年5月24日


2013年6月2日


2013年6月3日




2013年6月18日









2013年7月3日,摄于延边



2013年7月16日



2013年7月17日

 




2013年7月18日



2013年7月21日



2013年8月1日



2013年8月14日


2013年8月15日


2013年8月17日

2013年8月20日

2013年9月28日

 

2013年10月18日


2013年10月20日



2013年10月29日




2013年10月30日

2013年12月20日

 




何新身体以马氏梅花针配药物治疗期间出现的经络现象,2013年12月摄影

 






2014年2月21日

2014年2月27日

 













2014年4月2日至4月15日

 

何新与马文环医生2014年6月

 

生死感言:我的人生总结

(2013年5月21日)

 

  此次所病,表面似乎是眼病,但其实可能是生死之劫。此病无根无由,故无从抗避。突如其来,突然降临,时好时坏,系免疫系统出问题。或云与先天有关,或云系无名病毒感染眼部神经系统。现代医学目前并无根本的救治方法。

  我平生的问题是口无遮拦,屡屡泄漏天机。

  我平生超乎常人的是脑和眼,但此次所废的就是脑和眼。

  检点平生,我于人文学境已做到近乎极致,智思所及,几乎无所不可旁通。我所学穿越今古和中外,以及文史哲经。我也参证和证验过神秘。

  所遗憾的是,待整理的手稿和未完成的著述仍有数部,包括未定稿之《新说文解字》、《重大历史人物年谱》、《黑格尔逻辑学通解》、《简明经济学原理》、《共济会研究~之三》,《马克思数学手稿研究》以及10余卷《读书札记》等,全部定稿本来计划还需5年。

  中国的教育和学术体制,建国以后本来不错,可惜被文革摧毁之。80年代改开初期一度恢复尚不坏。不幸于90年代后期再经崇洋媚外西奴主导的市场化教育改革、英语化教育改革连续瞎折腾,从幼少儿教育到大学及学位体系如今已经非驴非马,不伦不类,从根本上近乎坏灭。庙堂衮衮“公知”多为阉人。中国人文学术后继殆无人矣。

  我平生无弟子无传人。惟有粤人黄世殊君集多年之力著有近百万言《何新译著编年提要》,可以概观我平生公开发表过的几乎全部著述。虽然此书尚未出版,但将来必可成为总览研究我学术的工具书。此外,安徽滁州学院有倪阳教授发起建立的何新学术研究及批判中心,我将一部分著作及手稿或副本赠该中心。

  其他我无遗憾。人生无常,难得自由。我一生度过的全部岁月(包括在东北最下层的年代)基本都快乐而自由。

  清夜扪心自省,我平生无私敌,无亏心、昧心、负人之事。

  惟当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我曾于政治思想界大声疾呼,几乎以渺渺一人对抗当时举世披靡之自由主义普世价值,挽狂澜之既倒。非如此,则政治几临崩溃,经济改革必选择共济会输入之“休克”疗法,国家必分崩离析。此际作为及遭遇,历来毁誉参半。但我向来无愧也无悔。当年言论均已存录在国内出版之《东方的复兴》(两卷本)等书及海外明镜出版社结集之何新《为中国声辩·致中南海秘札》中,自可交付未来历史重新检证。

  近15年来国家政治安定,经济高速发展,然而官场腐败严重,社会价值迷乱而糜烂,每下愈况,我也曾尽力为民生呼吁,力抗权贵资本主义。万夫诺诺,不如一夫谔谔,存我之异论,或可为民请命,阻遏延滞某些错误政策之策划而多为庶民谋而已。

  我历任第7、8、9,11、12届以来多届全国政协委员,多年有官俸而无实务,已深感受之有愧。

  我患此病病因不明,预后不明。现代医学方法有限,殆一入院上病榻后或则同于废人,虽苟延残喘,也形同槁木。呜呼,若天夺我志,我亦安然顺应,盖命也夫。因之预先口述此数言,聊以备乎不测。

 

何   新   

述记于2013年5月21日晨5时

 

  又22日上午补记:

  昨日已经述及,余所患突如其来之奇病,西医能力有限,且所建议药物如激素一类长期服用即需携带终身,而且多有严重副作用。故我一直予以拒绝。

  目前我使用包括传统中医及一些非传统医学方法进行调治。病情近日似有改善,但效果仍不明显,如此而已。

  本人早已超越生死,此次重病愿以身试法,为中医及非传统医学做实验以观后效。

  具体情况,待以后再告知关爱鄙人的各方朋友。谢谢!何新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