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7

18一19世纪“希腊学”的伪造过程

0
0

有希腊考古学家近年揭露,希腊的几座著名建筑文物遗迹,原是公元后和中世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建筑废墟,被拆除包装改造后竟然引来欺骗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旅游者。

这些建筑上的雕像被称作“埃尔金石刻”,原是帕台农神庙的一部分。19世纪被英国人从当时统治希腊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买去,运回大英博物馆收藏。  

2009年6月20日,雅典新建的“卫城博物馆”开馆,希腊要求英国归还埃尔金石刻,但是遭到英国的拒绝。  

在有关此事的访谈报道中,两位希腊考古和历史学者 Nikos Dimou和Antonis Liakos指出,英国人之所以拒绝归还这一石刻,主要原因是为了继续隐瞒土耳其与古代希腊的历史联系,以便继续伪造一个非土耳其化的、独立的古希腊文明,事实上这仅是一个子虚乌有的文化虚构。  

希腊学者尼克斯·狄莫 Nikos Dimou谈到埃尔金事件说:“这一切都是原出于一个德国人的虚构。”尼克斯·狄莫Nikos Dimou所指的德国人,就是18世纪的德国文化史学家温克尔曼。温克尔曼声称古希腊曾经“生活着一个漂亮、高大、金发、聪明的人民种族,是完美人类的代表”。后来,温克尔曼的文学虚构被改写成希腊历史而造出一个辉煌古希腊的人种形象。  

尼克斯·狄莫 Nikos Dimou说:“希腊民族以前讲的是阿尔巴尼亚语,称自己是“罗马人”(指君士坦丁堡罗马)。

但启蒙时代的浪漫主义作家温克尔曼(德国史学家)、歌德(德国文学家)、雨果(法国文学家)、德拉克洛瓦(法国画家)却告诉我们,‘不对,你们是独特的古希腊人的后裔,是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的嫡系后裔。’——这就导致了今天的结果。当今作为一个贫穷弱小的民族,我们却需要背负如此沉重的精神负担,而且永无再生之机。”  

【何新的评论】

西方欲维护自己编造的古希腊文化特殊性的神话,需要19世纪的雅典卫城发掘者彻底清除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在这块土地上的痕迹,使这些遗址净化成为被塑造的古典主义典范。  

希腊史学家安托尼思·莱寇斯Antonis Liakos说:“雅典的伊瑞克提翁神庙本是土耳其的后宫,帕台农神殿本是土耳其的大清真寺”——“但来自外部的‘希腊考古学’却充当了古代希腊的造梦机”。于是这些具有中东地区古建筑风格的古建筑,都被包装成独特的希腊风格经典。  

现在,希腊人要求英国将埃尔金石雕归还希腊,希腊人甚至要和英国人打一场跨国官司。原因是为了还原历史的真实——希腊与土耳其曾经存在历史文化的密切联系。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伪造古希腊的面具早晚会被历史彻底摘除——历史真相是,甚至历史上根本没有什么古希腊语言文字——现代希腊语乃是斯拉夫语言的分支。所谓的古希腊语文其实则源自中东,是古希伯来一叙利亚语言、迦太基语言文字的分支和改造品。  

所有的希腊神话,其实本来是小亚细亚地区黑发亚裔人种的古神话,与雅典希腊没有多少关系。在宗教方面,斯拉夫人(俄罗斯)信仰的东正教才是传自中东犹太人的基督古教和希腊正教。天主教是罗马人改编的基督教,新教是近代英国人再度改编的第三版异教。  

14——15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古董贩子据说弄到了一批舶来品,从中东亚历山大图书馆废墟收购的一批废品——许多古希腊纸草著作,包括亚里士多德全书,卖给了威尼斯和佛罗伦萨的银行家。

于是18世纪的德国人(神圣罗马帝国学者)“发现”了古希腊“文明”,英国人随声附和。温克尔曼“发现”了古希腊“文明”,歌德、洪堡继之大力鼓吹。

温克尔曼也“发明”了古希腊的独特“历史”,德罗伊森(Johann Gustav Droysen)继之“发明”了“Hellenistic”概念——即“希腊人”Constantine Paparrigopoulos,从而集其大成。  

后来的19世纪,德、法、英、俄等国合力,将原来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一块斯拉夫人聚居地(希腊半岛)“解放”出来,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希腊”国作为古希腊文化的地理载体,于是来自德国哈布斯堡王室的巴伐利亚王子奥托一世就被加冕成为第一位希腊国王。  

同时出现了希腊学——虚拟的关于一个特别优秀的古代希腊种族,作为日耳曼民族的祖先出现了,据说他们是公元前1000年时代辉煌的古希腊文明的创造者,并且是小亚细亚东方文明的征服者,他们在现代属于土耳其的爱欧尼亚地区建立大批殖民地,建立了历史中一个从未真实存在过的横跨亚非拉的大雅典殖民地,创造了一个席卷中东、北非和东南欧的辉煌古希腊城邦和后来的马其顿帝国。  

但是,对这个关于希腊的新编神话,法国人却始终并不太感兴趣。因为他们认为高卢民族的根不在希腊,而在罗马(拉丁传统),而英国人Francis John Haverfield则跟进捏造出了一个关于不列颠的新概念“Romanization”。  

但是,奥地利人Jakob Philipp Fallmerayer却对此类神话大泼冷水,他认为——“古希腊早没了,被斯拉夫取代了。古希腊人连一个后裔都没剩下,都被野蛮的斯拉夫人杀绝和杂交了!”  

18——19世纪普鲁士为了弘扬日耳曼民族祖先的优秀性,制造了一阵大规模伪造希腊史的造假狂潮,许多伪考古作品应运而生。  

但是,20世纪的希特勒却只需要古罗马而不要古希腊。于是纳粹大肆吹捧古罗马最“伟大”的“历史学家”塔西佗的作品《日耳曼尼亚志》(其实这也是一部伪书)。而当希特勒的军队占领希腊后,纳粹残酷无情地杀戮反抗的“希腊人”——因为希特勒认为他们只是劣等种族——斯拉夫人的后裔。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7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