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金融帝国的崛起:股票发展历程(2)

0
0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大明朝,作个对比。

    大明朝的经济发展处于世界前茅,被专家们定性为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但金融的发展却一直没有起色,更别说股票和有限责任公司了。我们在电影上看到的钱庄发行的银票,始于宋朝、但在清朝才形成全国性规模。纸币虽然早在宋朝起就发行过,是世界上最早的,但却没有金融概念,它不许兑换成铜钱等实物货币、且随意增发,后贬值。明朝发行过“大明宝钞”,但只发行不回收,你可以想象会出现的情况:没错,后来实际上不流通了。

    究其根本原因,我个人认为在于文化。我从两个方面举例说明。

    第一,士农工商。这是中国封建朝代对人的等级的实际分类(此处与元朝对人的分等不是一回事),“士”在这里泛指读书人,除了士之外,农业为本,农民的地位最高;往下是工匠,最底层是商人。把商人放在最底层,是因为传统文化认为商人的低买高卖的行为不道德、而且属于不劳而获,这是人们所不齿的行为。各朝代对商人的限制颇多,以明朝为例,明朝甚至对商人的衣着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不准穿丝绸,钱再多也不准穿、穿了就是犯法。朱元璋时期还对衣服式样有具体规定,穿错了都不行,总之,让人一看的衣着就知道是个商人。

    封建统治者不能充分认识商业的发展对经济的促进作用,这是历史的局限。他们采取各种措施限制商人的商业行为,比如课以重税等。三十多年前国家还有个“投机倒把罪”呢,是写到刑法里的。虽然这样比较有些牵强,因为当时的投机倒把是对计划经济的破坏,当然要定性为犯罪。不过,年轻一代可以回家问问长辈,问他们当年(不是现在)对投机倒把的看法,相信多数人都会反对这种行为,当年反对的理由不仅仅因为这种行为是犯法的,更主要的是老一代人厌恶这种“不道德”的行为。这就是印在中华民族骨子里的儒家印记。

    第二,有限责任概念。有限责任概念应该是现代经济的标志之一,但在我国封建时期却不会被认同。不论是道貌岸然的君子还是市井无赖,“父债子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官府也会严格恪守。你开的店破产了、不够赔,那就拿家产出来抵、抵够为止,抵不够,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以至于到当代,一些由个人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还被当地工商部门分类到私营企业来管理。像夫妻公司、父子公司等,实际上他们自己的运营也不规范,生活开销和公司费用混在一起。

    没有有限责任概念,就不会有有限责任公司。没有有限责任公司,就不会有股票。股份和股票不是一回事。

    在中国封建时代,意识形态凌驾于契约之上,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经常听到有人说:市场经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调整着市场的平衡。爱庄股份要说:文化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实际上主宰着这个世界。

   
    第五章:郁金香泡沫(1)

    正如许多中国人分不清月季花和玫瑰花一样,许多听说过“郁金香泡沫”的股民同样分不清百合花和郁金香花。少年,你献给女朋友的是九十九朵啥?

    下面两小段科普郁金香花的知识,与后文有关、与献花无关。

    郁金香,一种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是荷兰的国花。中药名称:郁金香、郁香、红蓝花、紫述香等。郁金香原产地确切起源已难于考证,多认为起源于锡兰及地中海偏西南方向。现郁金香已分布在世界各个角落、拥有八千多个品种,其中被大量生产的约150种,红、黄、紫色最受人欢迎。郁金香花朵有毒碱,和它呆上一两个小时后会感觉头晕,严重的可导致中毒,过多接触易使人毛发脱落。至于味道嘛……有点洋葱味、肯定没有洋葱好吃,这个后面详细说。

    郁金香有两种繁殖方法。一种是通过种子繁殖,这要经过7到12年才能得到比较理想的球茎。另一种是通过郁金香的根茎繁殖,郁金香的根茎就像大蒜一样,栽到地里每年四、五月间开花,到了九月,根部又会长出新的球茎。

    郁金香泡沫、又称郁金香效应,源自17世纪荷兰的历史事件。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的投机活动。

    从1635年到1636年一年时间,郁金香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交易的价格总涨幅为5900%,然后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跌掉了90%,这还没有完,之后仍然跌跌不休。后荷兰政府通过一项规定,允许郁金香的最终买主在支付合同价格的3.5%之后中止合同。

    炒到最高价的时候,一株稀有品种的郁金香以4600弗罗林的价格被售出。你不需要知道4600弗罗林值现在的多少钱,你只需要知道,购买者还要额外支付一笔“小费”:一辆崭新的马车、两匹灰马和一套完整的马具。这笔小费无论用什么方法往低里算,也抵得上现在的一辆中级轿车了吧。

    跌到最低点的时候,有些品种的跌幅超过99.99%(后面的位数记不准,忘了资料来源),据说不值一颗洋葱的价。也对,本来就没有洋葱好吃嘛。

    郁金香16世纪从中东传入欧洲,先后在英国、法国、荷兰等国家的上层社会中受宠。具有外国风韵的郁金香高贵、优美、鲜艳,深深地吸引了达官贵人的眼球,在衣领上别一枚郁金香不但成为身份的象征、也成为高雅的代名词。在崇尚浮华和奢侈的法国,很多达官显贵在家里摆放郁金香,作为观赏品和奢侈品向外人炫耀。可当时郁金香的主产地离他们最近的是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物以稀为贵,郁金香成了有钱人朝思幕想的“梦中情人”。有人为了追求时尚、不惜高价派人专程到君士坦丁堡去收购球茎。这样,郁金香越来越走红,在当时的上流社会甚至形成了一种观念:如果不收藏郁金香,就是趣味低级恶俗的土包子。

    就象现在的奢侈品大比拼,张三说我的是某某名牌手表,价值多少万;李四说我的是某某名牌,价值多少多少万;王五则低调地说:我的是全球限量版。三只表所代表的三个人的地位立码显现。

    郁金香也有“限量版”,一些名贵的品种价格奇高、还常常有价无货。1608年,就有法国人用价值3万法郎的珠宝去换取一只郁金香球茎。

    如果到此为止,也不会产生后来的所谓泡沫。泡沫是炒作出来的,炒作是由投机来实现的。现在的状况还不能算是投机,因为投机不以最终占有为目的。

    荷兰的上层社会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当然,这只是开始。荷兰人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就不是荷兰人。

    
   郁金香泡沫(2)

    郁金香于1570年从奥地利传入荷兰,立即受到上流社会的追捧,包括当时著名学者在内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加入到收藏郁金香的行列之中。血液里流淌着高比例商业元素的荷兰人,敏锐地抓住商机、很快就在当地试种成功了。

    “乱世存粮,盛世养花”,何况郁金香的市场需求如此之大,很快就在荷兰生根发芽。

    随着郁金香“国产化”比率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收藏行列。收藏的人已从上层社会漫延到中产阶级商人,然后向小店主甚至普通市民漫延。

    正如其他产品一样,“国产化”的道路上充满了困难和艰辛。虽然荷兰的地理气候条件十分适应种植郁金香,但在缺乏现代园艺技术的古代,娇滴滴的花儿水土不服,不但产量不高、还动不动就生病。一种叫作“花叶病”的病毒时常暴发。这是种非致命病毒,正在种植者为它头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病毒使郁金香花瓣产生了一些色彩对比非常鲜明的彩色条,使整个花朵闪闪发光,人们为它到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火焰”。到这种身材娇小嬴弱、色彩鲜艳明亮的花朵立时成为人爱人怜的宠物,就像林黛玉的病态美。

    小时候读过的一本书里,有专家研究林黛玉因为有肺结核、还极可能抽大烟,实际上是平板胸、黄脸、黄牙、还有口臭。真搞不清是林黛玉的病态美、还是读者病态地爱美,反正“火焰”之类的病变郁金香花成为热炒板块,公众的鉴别标准统一为:“一个球茎越古怪其价格就越高!”

    该炒作题材受到市场的一致认同,郁金香球茎的价格开始猛涨,价格越高追涨越热烈,促使了人们更疯狂的投机。不久,欧洲各国的投机商纷纷拥集荷兰,加入了这一投机狂潮。

    据说海牙有一个鞋匠,自己培育出了一株罕见的“黑色”郁金香。消息传开后,有一天来了一伙人,他们表示愿意集资买下这株名贵品种。一番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之后,鞋匠以1500荷兰盾的高价把自己的宝贝卖给了他们,这个价格相当于他十年的收入。货款两清后,其中一个买家当着鞋匠的面、做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他把买到的黑色郁金香摔到地上、一脚将其踩成烂泥。

    “我们也培育出一只黑色郁金香,为了确保我们的花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情愿付出一切代价!若有必要,上万荷兰盾也在所不惜。”辣手摧花者平静地说道。

    第五章:郁金香泡沫(3)

    郁金香啊郁金香,

    她给人们带来无限欢乐的曙光,

    她花团锦簇、娇媚多姿、今人神往。

    她拥有一切世上无法展示的色彩……

    这是一首当时赞美郁金香的诗歌,虽然没能原汁原味地译出原文,我们还是能从中体会到它对郁金香火辣辣的热情。

    荷兰人全民总动员,贵族、市民、农民、工人、海员、马车夫、清洁工甚至是女仆(不知道阿姆斯特丹市市长的女仆是否又参与其中),抛弃工作、变卖家产、把筹到的钱拿来购买郁金香,或者从事郁金香的种植。

    苏格兰历史学家查尔斯?麦凯伦记录下了这段盛况:“谁都坚信,郁金香将永远持续下去……无论处在哪个阶层,人们都将财产变成现金,投资于这种花卉。”

    阿姆斯特丹当时已经成为世界金融中心,金融中心的风向标作用绝不能小觑。荷兰全民热炒郁金香,立刻引起“全世界”(即西欧)的注目。各地飞到荷兰的订单不问价格、大小通吃,无论什么样的价格都会有人付账,就这样还有可能拿不到货。于是,随着飞来的订单,商人们从世界各地“飞”到荷兰。一时间,荷兰的大小酒馆人满为患,那里成了交易旺地。

    他们挣了多少不知道,反正酒馆老板是从头到尾的赢家,从一开始笑到最后,因为每一笔交易都要向酒馆老板支付一定数额的“酒钱”。这让我想起了美国西部的淘金热,掏金者挣了多少不知道,一个专卖铁锹的个体户却一直咧着嘴笑。

    荷兰的商人就是有眼光,他们迅速成立了专门经营郁金香的行会,开始囤积郁金香花球茎,让市场处于饥饿状态,有计划有步骤地推高交易价格。这比现在的炒房团先进多了,炒房团是麻雀战、游击战,人家在17世纪就进入集团战了。

    这个集团深谙现代商战套路,他们时不时地组织一起拍卖会,把价格和人们的激情推向高潮。在拍卖会上还专门用称金子的小秤来计量球茎,让人们把鲜花与黄金放到同一心理价位。一开始我没有看懂为什么用秤称,后来根据一些资料推断:品种差不多的,球茎越大开出的花越大、则越值钱。

    人们街谈巷议的内容永远离不开郁金香,谁要是说没做这一行,都不好意思出门。报纸上也时常推出行情报价,伴随着的是某某人的转手生意的暴富。大街上随处可见远道而来有大把大把钱财的商人,导致荷兰主要城市外来人员剧增。这些有钱的外来人口和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明显不同,他们出手阔绰,不但推高了郁金香的价格、也推动了城市消费指数的急剧上升,住房、交通、日用品价格暴涨。

    事情开始变味了。人们开始以倒卖为目的,郁金香的价格远远超出了它的实际价值。

    下面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大家权当笑话看吧。

    限于当时的交通和资讯,大洋彼岸见过郁金香的英国人很少,因此被嘲笑为土包子。一天,一位英国业余植物爱好者来到荷兰,他在朋友家的桌子上看到了一株从没见过的、类似洋葱的花茎,这位植物爱好者掏出随身的小刀开始一层一层地剥开花苞进行他的业余研究。此时房间的主人进来了,看到眼前的情形大叫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在剥一只洋葱啊。”

    “该死的蠢货!”主人大骂道:“它是范?德?埃上将(注:一种名贵的郁金香花的名字)!”

    “谢谢!”植物爱好者掏出本子,非常认真地记下了这个复杂的名字,问:“这些上将在你们国家很常见吗?”

    主人才知道和这个英国土包子没有共同语言,连拉带扯地把他带到市政官那里,这位可怜的植物爱好者被关进监狱、直到他找到了足够的抵押品才被放出来。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