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陈列平

0
0

陈列平是当代全球肿瘤免疫治疗的先驱者。自1990年代初至今,陈列平一直致力于免疫细胞共刺激、共抑制机理及肿瘤免疫治疗和免疫疾病治疗的相关研究。

1992年,陈列平博士发表了全球首份关于CD28/CTLA-4

通路的概念性验证成果,其研究表明,将B7-1分子引入肿瘤细胞能够加强肿瘤免疫反应,因此,调节B7-CD28家族分子可被用于癌症免疫治疗 [6]

 

 。此项成果启发了使用靶向CTLA-4抗体 [B7-CD28家族的一个分子] 治疗癌症的一系列后续研究,由此开创了肿瘤治疗的全新理念。

陈列平教授科学研究(5张)

1999年至2002年,陈列平教授发现了具有抑制肿瘤免疫反应功能的PD-1/PD-L1通路,并且独自建立了以PD-1

/PD-L1通路为靶向的癌症免疫疗法 [6]

 

 。2006年,陈列平教授发起并协助组织了全球首个用抗体阻断PD-1/PD-L1通路的癌症治疗临床试验,同时开发出以PD-L1染色作为生物标记物检测癌症的诊断方法。

陈列平教授的研究成果对于癌症治疗而言具有革命性的意义,PD-1/PD-L1通路及其阻断方法的发现直接促成了广谱抗癌抗体药物PD-1抗体和PD-L1抗体的成功研制,并被证实对多种人类实体瘤和血液肿瘤证实有效 [2] 

 。

除PD-1/PD-L1通路外,陈列平教授实验室还发现了其他多种共刺激、共抑制通路,如4-1BB、ICOS/B7-H2、B7-H3、B7-H4、PD-1H、LIGHT/HVEM、TROY、B7-H2/CD28/CTLA-4、SALM5/HVEM等,并揭示了这些通路的功能及其对治疗疾病的作用 [7] 

 。这些发现有力促进了免疫治疗药物的发展,包括抗4-1BB抗体 [治疗癌症]、抗B7-H3抗体 [治疗癌症]、抗B7-H4抗体 [治疗癌症]、抗B7-H4lg融合蛋白 [治疗自体免疫疾病] 等药物目前都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1982年 中国福建医科大学毕业,获医学学士学位。

1986年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北京协和医学院学习,获硕士学位。

1989年 美国Drexel大学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次年于华盛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

1990年 受聘于美国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先后任科学家、资深科学家,首席科学家。

1997年 加入美国梅奥诊所,先后任免疫学顾问、免疫学副教授、教授。

2004年 就职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任肿瘤学教授, 皮肤病学教授, 细胞工程研究院研究员、皮肤病学研究主任。

2011年 进入耶鲁大学,担任耶鲁大学医学院免疫学、肿瘤学和皮肤病学教授,UTC癌症研究讲席教授, 耶鲁癌症中心免疫学部主任等职。

2017年6月,因为在肿瘤免疫学领域的革命性发现,华人科学家、耶鲁大学医学院免疫学教授陈列平与其他四位科学家一起,获2017年沃伦·阿尔珀特奖

(Warren Alpert Foundation Prize)。陈列平是继遗传学家简悦威(因在产前筛查血液病上做出贡献而获奖)、药学家屠呦呦(因在发现青蒿素上做出贡献而获奖)之后,第三位获得该奖的华人科学家。 

在陈列平与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失之交臂的第一时间,不少学者和同事也都为他扼腕叹息。陈列平在人类肿瘤免疫治疗方面做出的贡献是学界有目共睹的,那么他与诺奖擦肩而过的原因都有哪些?我们先来看看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的分析。

主要是从学术界的认可来讲,其实很多人没有充分理解陈老师的贡献,那我觉得第一个原因就有可能是陈列平教授他主要是在中国大陆完成的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那么出了国以后可能一方面融入西方的文化不是那么充分,就是说可能很多人觉得有这样的贡献大家觉得心里有嫉妒吧,我觉得第一个是文化的差异;

第二我觉得陈老师的这种宣传并没有做的非常好,因为他是一个很实干的人,发现了PD-1的配体,激活PD-1的分子—b7h1,这是陈老师的命名,一年后学术界一些人尤其是本庶佑和他的学生把b7h1又重新命名了一个名字就是PDL-1,使它融入到PD-1的通路当中,包括艾莉森,那么他本人实际上也是非常喜欢宣传的人,自己有一个本身就叫做检查点“checkpoint”的乐队,那么包括艾莉森的ptla-4和本庶佑的pdl-1等等,大家现在都统一把它们命名为“checkpoint”也就是检查点。从这个角度来讲,陈老师的工作就不如前两位高调科学家受到广泛重视。当然之前我们国家复旦大学也有一个奖,奖励给检查点的发现者,当时也是艾莉森和本庶佑获得的,陈老师没有获奖。所以我们当时觉得我们中国自己的奖都没有给,当时没有引起媒体的重视,也反映了当时学术界的认识;

第三就是诺贝尔奖的获奖者是不能超过三个的,陈老师发现的是PDL-1,实际上还有一个分子叫PDL-2,是另一个美国人发现的,有可能评奖委员考虑到是不是配体都能得奖的话,是不是有更多的人都能得奖,也不符合诺奖的规则;但是我觉得陈老师的贡献是开创了一个新的肿瘤免役治疗的一个方向,推动了pd-1和pdl-1的单抗成药,对肿瘤免疫治疗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所以我觉得这个诺奖其实应该有陈老师一份。

陈列平学生:他一直都是很坚持

如果不是因为与诺奖的擦身而过,我们可能不会注意到低调,务实的陈列平,昨天中国之声记者万存灵,特地采访了陈列平教授的学生,现任福建省医科大学免疫治疗所副所长张秋玉:

福建省医科大学免疫治疗所副所长张秋玉在2014-2015年前往美国耶鲁大学免疫生物学系及癌症研究中心访学,深入接触陈列平及他的团队,但其实,早在10年前,张秋玉就有幸在福建医科大学听过他的演讲。

张秋玉说:陈老师是我们医大毕业的,七七到八一,他在我们医大读完本科之后,又在我们协和医院当了一年的医生,如何再考到北大的研究生,最后再出去的。实际上他虽然离开母校,但是他对母校还是非常关心的,一直以来都经常会被邀请到我们母校做讲座。我是免疫学专业的,实际上我最早认识他,是听了他好几次回来做报告

而在耶鲁一年的学习,不仅让张秋玉对学术领域有了更深的研究,也对陈列平的科研态度有了更深的认识。

对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耶鲁这一年,实验技术这方面我是受益很多,更多的是他对科研的一些理念,对一些理论的判断,我们免疫学是一个边缘学科,他对于免疫学很多理论的一些前瞻性的判断和对这些已有理论的回顾性的总结工作,他有独到的见解,而且经常会引领我们会看到更多,最让我感受的深刻的应该是他对于这个科研工作的一个执着和他比较独特的这种认识。

据张秋玉表示,从20年前到现在,免疫学的相关教材都没有做很大的更新,在不被看好的情况进行研究,陈列平也克服了很多非专业人士想象不到的艰辛,在科研的路上陈列平始终坚持自己的初心。

张秋玉说:我觉得他真的就是一个做学问的,热爱研究,热爱做科研,对自己的做的东西就是很坚定,因为在科研的工作中,我们可能会碰到很多的困难,那么他一直都是很坚持。科学研究的话,最难的就是你需要时间去等待,陈老师是他对他自己做的工作的一种坚定,我觉得这个也是他的这个性格方面非常好,值得我们这些年轻的学者去学习的一个方面。

即使身在耶鲁,陈列平也始终心系母校,2013年,陈列平着手组建福建医科大学免疫治疗研究所,并担任所长。

他是真心想为母校能做点事,所以他想组建这样的一个研究团队,是希望能够尽快的把他的一些研究成果能够推向产业化。我们学校这边对于产业化这块前面没有很多现成的一些经验可以做参考,在组建的过程中,我们初衷是很好,但是因为人员技术这些培训的更新,还有平台建设的完善,那么其实都需要时间。我们13年开始组建,真正能够开始正常运转,我觉得应该是15、16年左右才开始,使用也就是这两年我们在人员上比较稳定,团队也比较明确,然后开始推动一些项目。

虽然远在美国,陈列平也十分关心福建研究所的进展,自研究所成立以来,陈列平首先在科研方向、大框架上进行把握,每当实验遇到问题时,他都会一一给出建议和指导。

张秋玉:他经常回来,至少我想有一个月保障一次,电话会议我们是经常开的。我们这边有很多学生,有的需要他给我们提供一些新的思路,新的这个观念,有些东西我们需要经常交流,因为下一步工作很多时候他能够高瞻远瞩,给我们更多有益的指导.

张秋玉看来,虽然老师这次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但是他在肿瘤免疫领域所研究的成就还是不容否认的。

我觉得它在肿瘤免疫上面的贡献是比较这个巨大的,因为他提出了很多理念,应该来说到现在我们临床的一些很多研究成果已经验证了他提出的理论确实是准确的,而且可以把这些理论运用在实践上,因为我们在做很多研究,其实很多工作不一定能用到临床上。

陈列平在早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人不擅长讲故事,不擅长将复杂的科学变为简单的概念去让人们接受,这一点可能是我们最大的缺陷。不想过多评论诺贝尔奖,还是希望把精力放在研究上。

虽然诺奖博物馆的椅子始终无法写上所有英雄的名字,但科学家们为战胜病痛、探索未知所做的全部努力,都会被历史永远铭记。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