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兵团的独立组建

0
0

何新: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兵团的独立组建和作战


【何新按语】

1947年7月华野分兵以后至于1948年9月济南战役的一年多时间,山东地区的国共两军战争,解放军山东部队是独立进行的。​其主要的领导者是许世友、谭震林及华东局,而与此时领导西兵团且组织关系隶属于晋冀鲁豫及中原局的陈毅粟裕部无关。(在解放战争的这一重要转折期间,陈毅粟裕的华野司令部的指挥范围多数时间仅为西兵团的四或七个纵队)。

这一事实在目前的军史中多有错误描写。​

【有关史料】​

1、山东部队的组建

1946年12月11日张云逸与黎玉致电舒同、许世友、林浩、王建安、向明并陈毅并中央军委:

“为了集中胶东、鲁中主力打击敌人,统一指挥,特决定成立胶济线东段指挥部,以许世友为司令员王建安为政委,林浩、向明为副政委,并以向明兼政治部主任,王一平为副主任,张仁初为参谋长,叶超为参谋处长,舒同为华东局、新四军军部驻指挥部代表,协同许王统一指挥。” 

1947年1月24日 张云逸与陈毅、饶漱石、黎玉致电中央军委:

“现决定由胶东、鲁中各调六个团(两个师)组织胶济路野战军任命许世友为司令员,王建安为政委,为胶济线突击兵团。请即批准,以便执行。”

次日,军委复电同意。

这支以许世友为首的山东部队,后来即为与谭震林指挥的苏皖新四军部队合编为解放军山东兵团的基础部队。

2、七月华野一分为二 

1947年7月粟裕指挥华野进行南临战役失败,华野损失6万余人。中央震惊,决定令粟裕脱离山东地区的军事指挥,与陈毅率华野的主力部队南下,转为进入中原地区的外线作战。​

【《张云逸年谱》:8月19日与邓子恢、舒同致电中共中央并饶漱石、黎玉:“华野在七月整个作战中,总共伤亡减员六万左右。”】​

8月5日陈粟电中央请示:

原华野一分为二,陈粟领导西兵团去鲁西南。​

东兵团司令部,以谭为司令,许世友为副司令,黎兼政委,统一二、七、九各纵的指挥。

8月6日 中共中央致电华东局,陈毅、粟裕、谭震林: 

“鱼午电告你们,同意陈粟率野直及六纵去鲁西南,谭黎许组成东兵团,并同意华东局去渤海之建议。

兹接饶、张(鼎丞)、黎、曾、袁微巳电,云逸、子恢、舒同以全力组成西兵团供应,华东局领导中心暂设东面,俟西面布置完毕,后方中心另作决定等语。关于华东局是否即日西移或暂留东面,何者较便,华东局依情况决定。

惟陈粟应速西去,愈快愈好。”

陈粟自此以后与东兵团脱离组织及领导关系。 

8月17日 华东局致电陈毅、粟裕,张云逸、邓子恢、舒同并中共中央:

东兵团指挥部经考虑后以许世友任司令员、谭震林任政治委员为宜,如何请示。

8月21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 

9月22日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致电刘伯承、邓,徐向前、滕代远、薄一波,陈毅、粟裕,张云逸、邓子恢,饶漱石、黎玉、张鼎丞、曾山并转许世友、谭震林并告刘少奇、朱德,叶剑英、杨尚昆:

由于目前华东地区与渤海隔断及陈粟西兵团执行新战略任务,特将华东野战军及渤海区重新区分如下:

一、陈粟西兵团改为晋冀鲁豫野战军,受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除现辖之第一、第三、第四、第六、第八、第十纵队外,王秉璋纵队划归其直辖。

二、渤海区暂时划归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

三、陈、粟、张、邓四同志加入晋冀鲁豫中央局为委员,邓仍为中原局书记兼晋冀鲁豫中央局书记,薄一波为晋冀鲁豫中央局第一副书记并代理书记,陈毅为该局第二副书记

陈粟代表该局负责指导黄河以南、运河以西、平汉以东、淮河以北地区之党政军民工作,以利直接支援前线。张邓代表该局指导渤海地区工作。

四、晋冀鲁豫中央局负责统筹刘邓、陈粟两野战军及陈谢兵团的后勤供应。在目前,除供应刘邓、陈谢两军不可放松外,应将供应陈粟野战军工作放在紧要地位。

五、华东野战军东兵团改为华东野战兵团,由许谭负责指挥,受华东局直接领导,辖第二、第七、第九、第十三纵队。”

10月15日指示:

东西兵团的指挥和建制等问题(一九四七年十月十五日)

陈粟 :

(一)我们意见,许谭东兵团及其他华东部队一切行动由华东局指挥,让漱石学习战争指挥甚为必要。胶东此次防御部署及反攻部署均甚适当,再过若于时期,漱石及黎玉均可在军事指挥上锻炼出来,你们有意见向饶、黎提出。你们则集中精力,指挥西兵团,及规定区域一切武装之作战,该区一千万人民群众之发动,党及政权之建立与发展,部队给养之筹划等事项。

(二)你们部队对外仍称华东野战军,对内则属晋冀鲁豫建制,以利部队补给及地方工作之统筹。一切后方补给事宜及地方工作干部之派遣等事,你们应尊重徐滕薄意见,向他们报告情况,请他们指示办法。


3、七月南临兵败后山东局势高度危险

 

山东兵团主要是以南麻临朐战役失败后留下的两只山东八路军的9纵队、13纵队(系以胶东民兵新组建的部队)以及谭震林新四军的2纵队和7纵队等为骨干重新发展起来的。

兵团组建时期受命于败军之际,处境艰难,装备低劣,人员素质差(多为紧急征募的新兵)。其后来的发展,装备全部靠战场缴获,人员靠俘虏兵为补充。但就是这一部队,保证了胶东根据地没有丢,胶东与东北的海上联系从未中断。

10月31日 华东局致电中工委、中后委、中共中央并陈毅、粟裕,张云逸、邓子恢、舒同:

“经过年来战争消耗与国特破坏,山东民力物资损失非二三年无法恢复。

华东全境除黄河以北渤海及胶东东部一角敌尚未到过外,其他各区或经数十万大军数次激战(如鲁中),或反复激战后又遭敌彻底‘清剿’破坏(如鲁南),或尚在敌我反复争夺中(如胶东、苏中),人民生命损失难以统计。”

“人民粮食物资被抢光,六畜被杀光,房屋被烧,瘟疫流行。大部地区因人力缺乏与战争影响,秋粮尚未收,麦子尚未种(淮海地区大水,无收成)。除渤海外,各地公营事业大部停顿,工商管理局积蓄已全部消耗和损失,救济物资大部损失(如烟台、羊角沟)或大部仓促分掉(如石臼所)。从各地抢至胶东之弹药、炸药、西药已有一部损失,大部分埋藏在东部,难运出,如敌东进,亦有损失可能。

华东黄金积蓄两万两已运至大连,山东各港口被封锁,对外贸易已全停。各部干部分散各地(散到渤海、胶东、东北各地),在紧急时虽已要某地实行自筹自给,但多无法独立支持。

自(9月)胶河战役后,华东局势虽已趋稳定和好转,但各方面工作均待恢复和重建。我们正在设法集中干部整理组织恢复各种生产中。”

4、九月许谭领导胶河战役扭转山东局面​

10月9日 华东局致电中央军委并请转朱德、刘少奇:报告许谭领导的胶河战役取得胜利。并提出建议,希望将已经划归晋冀鲁豫的渤海军区归回华东局:

“在目前条件下,渤海军区主力大部似应集中,打开黄河以南广大地区,并配合鲁中、胶东军区部队,求得控制胶济线西段全部或一部,打通渤海、胶东、鲁中三地区交通,以改善山东局面。因此,建议暂将渤海军区主力仍归华东局直接指挥一个时期。如此对晋冀鲁豫毫无妨害,对华东则帮助甚大。”

10月10日,中共中央致电邯郸局、华东局并告陈、粟,刘、邓,朱德、刘少奇:

在胶东胜利山东局面可以打开情况下,渤海区应归还华东局领导。

​5、1948年1月中央再度明确许谭兵团独立作战不受陈粟指挥

1月30日 中央军委致电华东局并告粟裕、陈士榘,刘伯承、邓小平,邯郸局,中工委:

“决定韦国清率华野二纵于2月下旬南下,与十一、十二纵队会合,组成苏北兵团,以韦为司令员,陈丕显为政委,受陈毅、粟裕指挥。

许世友、谭震林率七纵、九纵、十三纵为山东兵团担任山东战场作战任务,受华东局节制。​”

6、山东兵团直属人民解放军序列而不是华东野战军

1948年3月24日 中共中央为山东、苏北作战胜利向山东兵团发出贺电。电文称:

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陈毅、张云逸、饶漱石诸同志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许世友、谭震林诸同志,人民解放军苏北兵团韦国清、陈丕显诸同志及两兵团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

庆祝人民解放军在山东及苏北的伟大胜利。我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自去冬在胶东半岛歼灭大量敌人之后,此次又在胶济路西段歼敌三万余人,攻克及收复周村、张店、临淄、淄川、邹平、桓台、长山、章邱、明水、龙山、齐东、博由、莱芜、蒙阴诸城镇。我人民解放军苏北兵团长期坚持苏北地区,半年以来歼灭大量敌人,收复许多城镇,如此次又歼敌——个旅,收复阜宁。

当此全国各战线屡开胜利进攻之际,我山东、苏北捷讯纷传,闻之极为喜慰,特向你们致慰问之童,尚望团结全体军民为歼灭山东与苏北全部敌军而奋斗。”

——此时期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及苏北兵团,皆​独立于华野陈粟指挥的西兵团,而直接隶属人民解放军的序列。

5月29日,中军委​指示粟裕及陈唐兵团与山东兵团要各自独立作战,只做战略配合,不做战役配合。并强调此点甚为重要!

7月16日 中共中央致电陈毅、饶漱石、张云逸、粟裕、许世友、谭震林、韦国清、陈丕显诸同志及山东、苏北兵团全体同志们: 

“庆祝你们从昌潍战役以来,在山东及在苏北连续两个多月的战斗,歼敌十多万人,解放十八座城市的伟大胜利。自你们攻克潍县后,胶济路除青岛、济南外,全线已获解放。

现你们又攻占兖州,解放济宁、汶上,歼敌整编十二师整编八十四师等部,使津浦路济南徐州段,除济南与徐州外,亦获解放。苏北方面亦迭获胜利。

当此人民解放战争第三年开始之际,华东战场获此胜利,对于整个战局帮助甚大。尚望继续努力,为解放全体华东人民而战。”

1948年7月,在横扫津浦路700里收官之战的兖州战役结束之后,豫东战役后退到山东休整的”西兵团“(即中原建制的”对外称华野“的部分),也向山东兵团发出了贺电,全文如下:

许、谭、刘、谢并转山东兵团全体同志们:

攻克兖州,解放济、汶,霍逆被俘,吴匪败北;你们连战皆捷,已使山东战局大为改观,鲁境残匪即将肃清;而东、西兵团之并肩作战亦为期不远。

我们现正加紧整训,提高战力,以期配合你们早日解放全山东,直捣徐蚌,而定中原特电庆贺。

粟陈唐钟张 

1948年7月16号

1948年9月16日至24日,华东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执行1948年7月16日华东局确定的“攻克济南”的指示,在司令员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副司令员王建安指挥下进行济南战役。

许谭直接指挥14万兵力的攻城集团军,经8昼夜的激烈攻坚作战,在徐州、青岛之敌尚未来得及集结完毕以北援的情况下,全歼守敌10.4万余人(包括起义一个军2万人),山东境内最大的内陆城市,也是南京与天津间最大城市的山东省会济南宣告解放。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委员、山东省政府主席、山东党政军统一指挥部主任、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山东绥靖统一总指挥部主任王耀武、庞镜塘等23名高级将领被我军俘获。

山东兵团主力部队在淮海战役后组建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的第九兵团,并在后来的朝鲜战争中赫赫有名​。

 解放战争:胶东保卫战

  • (1947年9月)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9月至12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在山东省胶东地区对国民党军发动反击作战。

8月上、中旬,进攻山东解放区的国民党军5个整编师,先后进占明水、益都及胶县、高密等地区,主力集结于潍县。国民党军统帅蒋介石为迅速结束山东战事,转用兵力于其他战场,制定了进攻胶东的“九月攻势”计划:以整编第8、第9、第25、第54、第64师和整编第74师第57旅共17个旅的兵力组成胶东兵团,由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兼胶东兵团司令官,在海空军支援下企图先取平度、莱阳,后取烟台,拟逐步将解放军压缩在胶东半岛,加以消灭。另以4个整编师守备滨海、鲁中、鲁南地区主要点线。

此时,原华东野战军第2、第7、第9、第13纵队组成的华东野战兵团,即解放军山东兵团,以许世友为司令员,谭震林为政治委员。以第9、第13纵队于内线作战,采取半歼灭半击溃进犯军于运动中的作战方针,逐次抗击进攻之国民党军,由许世友率领。

以第2、第7纵队及独立师、第10师等部于诸城地区作战,实行内外线密切配合,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由谭震林率领。

中共中央华东局要求胶东党政军民充分认识当前的严重情况,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并从人力物力上大力支援前线部队;同时组织后方机关、学校、工厂、医院人员,一部分向渤海等地区转移,一部分就地疏散隐蔽,以减少损失。

9月1日,国民党军胶东兵团的整编第8、第9、第25、第54师分别由潍县、高密、胶县东犯;另将整编第64师控制于高密、平度附近,相机策应国民党军占领灵山、掖县、莱阳等城。

第9、第13纵队在民兵配合下,以地雷战方式于沿途节节抗击,给进犯之国民党军以一定阻吓和杀伤后,于19日反击进至招远县城西南道头之整8师第166旅,歼其一部,并乘势于22日夜转出外线,进入掖县东南大泽山区。

范汉杰错误判断解放军是失却战斗力而“溃逃”,即令整9师掉头尾迫,以整64师(欠156旅)由高密向北堵击。其余部队继续向烟台、蓬莱进犯,于30日侵占烟台。至此,敌虽占领了胶东解放区的10余座城镇,但已付出了伤亡1.4万余人的代价,兵力更加分散。

在范汉杰兵团主力进攻胶东的同时,其整64师第156旅于9日南犯诸城。华东野战军第2、第7纵队等部于当晚至11日发起诸城战斗,歼灭第156旅大部。继于24日挥戈北上,在高密以西朱阳地区,与由大泽山地区南下之第9纵队会合。

许世友为扭转胶东战局,调动进入胶东内地之国民党军主力回援,于10月2日发起胶河战役,当日,第2、第9纵队由朱阳地区北上,拟歼击整64师主力于饮马地区。

当整64师先头部队进至饮马时,我军误认为系该师主力,当即全线出击,致使敌主力得以退守胶河东岸范家集、三户山地区。解放军连攻三天,歼灭三户山等地之敌两个团,残敌固守范家集待援。

5日,范汉杰除令整9师增援外,并抽调第21l、第212、第156旅分别由潍县、高密等地多路驰援。

解放军立即改变决心,以一部兵力围困整编第64师主力,并阻击整编第9师西援;而以主力分别迎歼由潍县、高密出援的整编第45师于运动中。

8日,第2纵队将第211旅歼灭于山阳庄地区,第7纵队等部将第212旅及第156旅包围于薛家集、郑家庄地区,并歼其一部。

第9、第纵队各一部将整9师阻于红石山以东地区,并歼其一部。范汉杰被迫又从胶东内地调整编第8、第54师由蓬莱、牟平回援。

10日,许世友鉴于调动国民党军的目的已达成,即主动撤出战斗。在此期间,第13纵队攻克掖县城,策应了主力作战。胶河之战,是保卫胶东作战中的一次规模较大的战役,歼敌1.2万余人。从此,山东解放军开始转入反攻,而范汉杰兵团则因戍守要点,防兵单薄,逐步陷入被动。

胶河战役后,国民党军统帅部令整25师由烟台海运上海转用于大别山地区,令整9师经潍县空运中原。为了配合中原战场的作战,山东兵团奉命截歼或阻止整9师他调。

11月6日,当整9师由高密进至丈岭地区时,山东兵团第7、第9纵队突然出击,歼其一部。13日,整9师回头向大沽河以东撤退。山东兵团发起追击,先后收复高密、胶县、平度等城镇和广大地区,使胶东、滨海、鲁中三区再度连成一片。

胶高追击战后,国民党军范汉杰兵团被迫退守青岛、龙口、蓬莱、福山、烟台、威海等沿海点线;位于胶东腹地的莱阳县城仅以整54师一部及土顽5000人困守。

山东兵团于12月4日,以第7纵队发起莱阳战役,至10日歼灭国民党守军大部,残部为第13纵队第37师全歼,在此期间,第2、第9、第7纵队先后击退由青岛出援的国民党军8个旅的攻击,并予以重大杀伤。

莱阳攻克后,海阳国民党守军在第13纵队围困打击下,于11日从海上逃跑,海阳遂为第13纵队收复。

持续4个月的胶东保卫战,山东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62720人,俘敌26300人,毙敌36420人,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对胶东的进攻,收复胶东地区,从根本上改变了山东战场的形势。

而山东局势的改变,是导致山海关内解放战争攻守异形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揭开了战略决战的序幕。

【论山东战场胜利对于解放战争的决胜意义】

解放战争五大战场,中原战场、华北战场、西北战场,东北战场都不是主战场。山东战场是影响战争全局的战略枢纽之地。

蒋介石深知山东战场的重要性。1947年10月他说:

“照现在的战局来观察,匪军的主力集中在山东,同时山东地当冲要,交通便利,有海口运输,我们如能消灭山东境内匪的主力,则其他战场的匪部就容易肃清了。所以目前山东是匪我两军的主战场,而其他皆是支战场。在主战场决战的时期,其他支战场惟有忍痛一时,缩小防区,集中兵力,以期固守。”

​因此从战争之开始,无论是全面进攻,还是重点进攻,蒋介石对山东的重视程度是一致的,从未动摇过。这一点,是任何其他战场都从未有过的。而最终正是山东战场形势的转变,导致解放战争形势的逆变。

1947年7月以后,毛泽东令陈粟和陈谢兵团挺近中原,令刘邓兵团南渡黄河挺进鲁西南,后来跃进大别山,是解放军转入外线进攻国民党军的开始,但并未构成解放战争的“转折点”,这两大战略行动实际正是对山东战场的战略牵制和配合。

1947年10月山东兵团解放军进入反攻,是解放战争进入全面反攻的标志。而周恩来则说过,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胜的转折标志是济南战役。

山东战场形势逆转后,晋冀鲁豫、陕甘宁以及中原地区,都有了发动全面进攻的前提,于是,举行一战而定乾坤的淮海战役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可能。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