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转载]和FBI、CIA特工们的见面记 3(接上)

0
0

我说," 反正你掏钱不是?当然是你选择。"

她咯咯地笑了,当先带路。我跟着她,仔细看了看她的胳膊和手,估计是练
过搏击的。然后我又胡思乱想她的枪会放在什么地方。因为是夏天,穿的比较少,
身上带枪的可能性不大。也许是在书包里或者是个袖珍手枪,我自己胡乱下了个
结论。

接近餐馆的时候,我一看,是我以前来过的一家。里面的猪肉三明治很不错。
她回头看看我,再次征求我的意见。我点点头,表示满意。

进了门,我们先去角落里占了个空桌子。人不多,除了我们两个,只有两桌
五个人。她放下书包,示意我跟她去买中午饭。我过去一看,今天没有猪肉,只
好要了份牛肉。而她只要了一盘沙拉,再加一大杯红酒。我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要酒的念头,要了杯冰水。

我有点尴尬地看着她告诉店主,她给我们两人付账。想到这是我应得的补偿,
我也就硬着头皮让她付钱了。

回到桌子边上,她吃了两口沙拉就把盘子放到一边去不吃了。她从书包里拿
出笔和纸,然后问我介不介意边吃边谈。我巴不得早点结束,连忙点头同意了。
于是,在她喝我吃的情况下展开了以下的对话。

Cindy 一上来没有绕任何弯子,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你知道863 计划吧?
"

我点点头,心中实在是纳闷,按道理说,这863 计划实在不是个保密的东西,
怎么FBI 和CIA 都这么感兴趣呢。

但她接下来问的,让我吃惊不小, "你知道97X 计划么?"

我摇了摇头,这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估计是真的保密项目了,不知道是谁
泄露出来的。 {枫下论坛 rolia.net/forum }

CINDY 追问一句, "真的没听说过?"

我坚定地摇摇头, "没听说过。" 我倒是想胡编来着,不过实在是无从编起。

CINDY 接着问, "你在中国的时候,上网方便么?"

我回答, "很方便。"

CINDY 问, "如何上网?"

" 在研究所上网。我们用的是中关村试点网,中国最早的INTERNET."这些是
介绍中国INTERNET发展史的时候必讲的。

CINDY 很感兴趣,继续问我这INTERNET是谁负责架构,谁负责维护等等,我
一律回答说是中国政府。她飞快地在纸上记录着,明显用的是一种速记的方法,
很多的代号和符号,我基本上看不懂。她写着写着,会时不时地甩一下头,手再
把散到面前的头发抹到后面去。

我趁她写的时候,大吃一口,边嚼边观察她。看的时间长了,她让我想起了
我大学时的外教。她们从长相,动作,语气的某些方面来说,有点相似。我们的
外教当时好象只有二十二岁。我又胡思乱想了会外教会不会是CIA 的问题。

CINDY 记得很快,一会儿就抬起头来问我对攀登计划和火炬计划了解不了解。
我回答说,我听说过。她又问我二者之间有什么区别?我笑了笑说,可能是管钱
的人不一样吧。

她冲我笑了笑,很可爱的样子。

CINDY 再次回到INTERNET的问题上,问我中国的INTERNET速度有多快。我回
答说,跟美国有两条64k/s 的通道。她惊讶地说,那连美国网站不是很慢么?我
说,用的人不多,不算太慢,何况横跨个大洋,慢也是应该的。

她又接着问我,平常用INTERNET干什么。我说就是发EMAIL ,看看新闻什么
的。她说,中国上网的人多么?我说,估计不多。

她接着问, EMAIL是不是一种常见的通讯工具。我回答说,不是,只是跟美
国联系或很远的外地联系的时候才用。平常要么用电话,要么用脚通讯。

她问我知道不知道INTERNET原理。我说上课的时候学过。她又问我认识不认
识专门学习研究INTERNET的人。我说我同学中有。她让我给个名字。我断然拒绝。

她略有些惊讶,问我为什么不能给出名字。我说,我对你们有所顾忌。你们
找到我,我无可奈何。但我不能把我同学的名字告诉你们。

她沉默了一会儿,歪头想了想,又点点头表示接受。她显得很受挫折伤害的
样子。再说话的时候,语气低沉了很多,原来的清脆活泼的音调消失了。

她小心翼翼地问我知道不知道计算中心,网络中心等等机构。我回答说听说
过。她问我去没去过,我说没有。

" 那你是怎么听说的?" 她有点迟疑地缓缓地问道,真是一点细节也不放过。

" 我有同学在那里读研究生。"

" 举个例子?" 我摇了摇头,她抿着嘴笑了,朝我眨了眨眼。她的情绪调整
过来了,很明显把不愉快扔到了脑后。

她显然查出了我的导师现在是火炬计划的学科带头人。然后把话题转到这方
面来了。问我具体是研究什么的。我回答说是人工智能。她问我经费有多少,我
说不多,人民币几千元。(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她倒没问什么技术细节,
问了些很细的东西,例如,我每月能拿多少钱,用什么样的机器,谁在维护机器
等等。这些我觉得重要性不大,就都告诉她了。说到维护机器,我说我们自己维
护。没有专门的MIS 来管理。(当时美国有自己MIS DEPARTMENT的公司也不多)。

她对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的情况也很感兴趣。我告诉她说,中国研究出来了银
河一和银河二机器,速度分别是多少。她一一记录在纸上。

她问我用没用过超级计算机。我说用过。她又问是不是经常用,我说没有。

她没有问我在哪里用的超级计算机,也没有问我为什么用,可能她估计我不
会回答吧。


她转回话题到863 计划上,问我目的,资金,时间跨度和有多少参加等等。
我大致把我从报纸上看到的给她说了说,对某些问题回答说不清楚。总体上她很
满意。

整个会谈很短。因为她不吃,我狼吞虎咽地一会儿就吃完了。我吃完了,喝
口水,喘了口气, CINDY问了我最后一个问题。

" 如果,你想帮我的忙,让我多了解些今天问你的问题的答案或解释,你会
推荐我看什么资料?"

我不慌不忙地说, "比如说,中国的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等。"

" 都是公开发行的报纸杂志?" CINDY 非常非常失望的样子,口气里带着些
不甘心的期待。

我已经不愿意跟她多绕了,很坚定地很果断地点了点头。她长出了口气,低
头不语地开始收拾书包。我有些不忍心,但我毕竟不能把不该告诉她的说出来,
我有我自己的底线。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又是面带微笑了,虽然有些勉强的样子。她没有做我预
料中的中文发言,也没有警告我不能把会面的事情说出去,甚至连礼节上的感谢
都没有。我们就象约会失败的人一样,平静而又客气地互道了再见。

她背着包走入人群中了。我眼睛不眨地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被其他人所遮挡,
她始终没有奇迹般地消失,也没有回头看过我一眼。

我叹了口气,自己对自己说道, "到底是嫩呀。" 我也不知道我是说她,还
是说我自己。

(附后记一篇)

我和FBI 特工们的见面记(后记)


CINDY 再也没来过电话。后来DAVID 来过一次电话,确认我的工作地址和家
庭地址,并对我跟他们的约谈再次表示感谢。过后不久,我就离开了美国来到了
加拿大。

后来911 发生的那一天,我因为联系不上在曼哈顿的亲戚朋友,就给DAVID
打了电话询问当地的情形。这是我拨NY, NJ 和长岛地区唯一能拨通的电话。他
已经忘了我是谁了,还问我如何知道他的电话的。我泛泛地说跟他见过一次面。
他的声音让我又想起了他的MIB 的奇特装扮。他口气还是很活泼虽然带着一些焦
虑。

他虽然没想起我是谁,还是很耐心地给我讲了讲曼哈顿的情况,跟电视上的
报道差不多。他问了我亲戚朋友的工作地点,安慰我说他们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只是因为堵车(地铁和火车基本都停止运行了),他们回家可能会很晚。我礼貌
地对他表示了感谢,就挂了电话。他的平静的声音大大减轻了我对亲戚朋友的担
心。

DAVID 和TOM 的装扮虽然跟MIB 里面的两位主人公一模一样,但在我的心里,
我却很少把他们联系起来。在我心目中, DAVID和TOM 更接近的是金庸侠客行中
的张三李四两个人。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胖,一个瘦。一个话多,一个沉稳。
一个笑呵呵的,一个很严肃。他们说的话,你不知道真假。甚至连名字,也十分
得不可靠。

总的来说,我对他们两个是很佩服的。我感觉他们比CINDY 要强很多,至少
是老到多了。

我写此文的目的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到过美国的中国人至少有十几万人。
按照DAVID 的说法,至少有上千人被FBI 仔细盘问过。可是至今为止,我在网上
一篇关于该主题的文章都没有看见过。

这毕竟是个很让人忌讳的话题。我根据自己的体验,相信很多被FBI 盘问过
的人,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不舒服。因此,我写出来,让跟我相似不走运的人
们,心理上能得到点安慰。毕竟,有很多人跟你们有着同样的经历的。

我写此文章的另一个目的,是让将来被FBI 盘问的人,心理上先有个准备。
如果你不想泄露中国的情报的话,你需要知道,你面对的对手是身经百战的高手。
至少,我希望,这篇文章能起到点知己知彼的作用。

有人问我这是不是个我听说来的故事,甚至有人怀疑这是我翻译来的文章。
我可以在这里严肃地说,这篇文章写的完全是我个人的真实经历,没有任何的艺
术夸张。是我自己一个字一个词的记起来然后输入电脑的。至于DAVID 和TOM 的
MIB 装扮,听上去好象跟演戏一样,但完全是真正发生的事实。他们为什么那么
穿?我想可能是当时MIB 整铺天盖地地做广告,火爆上演的原因。他们也许是MIB
的FAN ,也许是某种心理战的体现,我就不得而知了。一个很容易犯的逻辑错误
是,某个被FBI 约见的人看见的FBI AGENT 穿着很平常的衣服,从而说我写的是
编造的。我想这其中的逻辑错误,我就不用多解释了吧。

下面是我的一点个人想法。

美国对孙子兵法的推崇是人所共知的,很多电影电视里都提到过。但他们对
孙子兵法的理解则早就脱离了停留在理论上空谈的阶段。

很多人说,中国的技术落后于美国甚多。美国没什么好值得了解中国的。这
是根本错误的想法。中国跟美国如果现在发生全面对抗,美国取胜应该是情理之
中的。但关键问题不是美国能不能赢,而是美国能花多大的代价赢。这是关键中
的关键。美国必须要了解中国目前的技术水平,才能根据相应的弱点加以利用。

另外,现代技术虽然发生突然飞跃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发生了,后果可能
是完全料想不到的。假设说,中国突然在人工智能方面产生了突破,而美国不能
及时了解跟上的话,美国现在的优势完全可能一夜间化为己有。而基因改造,激
光技术等等前沿科学的进展,美国是希望能永远独占鳌头的。领跑毕竟不是一件
轻松的事情。

我后来转向大规模数据采集和分析的领域工作过一段时间。有句话说,知识
就是力量。但是知识从哪里来? 99%的知识是从数据中来的。美国的间谍组织CIA
叫做中央情报局不是没有道理的。美国花大力气,惊人的金额努力去做的,就是
更好的采集数据和分析数据。我个人认为,离开了数据情报的优势,美国对中国
的优势将会下降95%.

美国对情报工作的重视是惊人的,工作的进行也是脚踏实地,兢兢业业的。
CIA 和FBI 经常成为电影或电视中被抹黑或嘲弄的对象,主要原因可以被电影RECRUITER

中的主人公说的一句话所归纳, "我们(CIA )的成功是默默无闻的,我们的失
败是轰动一时的。" 911 之后美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袭击的主要功臣是情报收集
者的出色表现。

而我们,作为美国的竞争者,完全不应该被CIA 或FBI 在电影或电视中无能
的假象所蒙蔽。美国的警察大多数是很普通的人,甚至是笨蛋占多数,而FBI 或
CIA 的成员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我最佩服的,不是他们在各方面的专长(TOM 的中文,物理知识, DAVID的
计算机水平,二人的心理学知识,询问的技巧都是惊人的专家级别),而是他们
的敬业精神。他们热爱美国,热爱这个工作。他们可以说是全心全意地为这个工
作而努力。我可以看出他们为此充满了自豪。

DAVID 多次跟我说过,他不过是做他的JOB 而已。他也需要休息,跟老婆亲
热。对长距离奔波发牢骚。他的目的,我想是为了让我同情他,甚至跟他共鸣,
从而解除我的警惕心。这不过是心理战的杰出应用。

他们的收入相对来说是不高的,大约是六到九万美元年薪的样子。 DAVID和
TOM 来跟我这样的无名小卒谈话,可见级别应该是最低的AGENT.他们的工资应该
是在上述范围的低端。以他们的水平,这么低的工资可以说是大大委屈了。没有
一种精神,没有自豪感,没有动力,他们是不会长期在FBI 工作的。

最后是我对数据采集分析的看法。

我当时觉得我说的,全部是公开的事情(能在公开的杂志或报纸上找到的),
或者是我认为关系不大的跟我个人有关的(例如,我当时的收入,我对中国吸引
人才政策的看法和我短期的计划等等)。

现在回头来看, DAVID和TOM 还是从我这里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有一些
是统计上的作用。例如,他们通过对近千名或几千名在美中国人对中国吸引人才
政策的看法的回答,能知道中国政策的有效性如何。这个结论是有相当准确性的。
而中国则很难得到甚至接近该准确性的结论。为什么?因为美国的统计是在他们
认为有代表性的人群中得出的结论。这些人应该是中国最希望吸引的人,也算是
美国最关注的人。(嘿嘿,有点自吹嫌疑,不过,他们如果认为我没什么用处,
完全可以在统计的时候把我的回答删除掉,所以上面的论点仍然成立)。

而中国得出的结论,只能是在已经回国的人中得出的,相对来说,代表性是
大大得不如。

另外呢,他们虽然没有从我这里了解到新的情报,但可以拿来确认其他的情
报来源的准确性。例如,通过对我了解863 计划的程度的认识,他们可以看出我
们国家对863 计划的重视程度。这是报纸上的报道所不能提供的。而我不知道97X
计划的事实,他们可以知道该计划的保密性到底如何。

最后,我还为他们提供了数据间的关联。这是我事先所没有想到的。数据,
尤其是海量数据,如果没有有效的关联和分析,基本上是一堆没用的废物。所以,
数据间关系的建立是分析数据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而我的回答则能帮助
FBI 做到这一点。

例如,我觉得我们导师来过美国N 次,美国情报机关必然对他了如指掌。可
是,我没想到的是,即使是我指出他是我导师这一点,就为FBI 帮了不少的忙。
FBI 对我的导师的了解原来只能停留在他发表的论文,在国际会议的发言或对他
的介绍上。现在,他们可以通过对我的研究方向的了解,推论出我的导师的兴趣
领域。而这的确是很有用的情报(从他在863 中的作用来说)。当然,这些情报
本质上也许一点用处也没有,我只是举个例子来说明从数据关联上推出新情报的
可能。

在结束本文之前,我想说明的是,不是说给FBI 提供的情报就一定对中国不
利。毕竟如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一样,国与国之间,沟通是基础。两个大国之间,
如果相互间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意图和决心,那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FBI 约谈在美中国人,可以说是他们的职责。他们不一定是完全抱着邪恶的
用心或目的来的。很多统计上的需要也是他们约谈的目的之一。而这些统计对他
们更好的了解中国是有帮助的。而这种帮助在某种程度上对两国都有好处。

我说上面话的原因,是希望被约谈过的朋友或将来被约谈的朋友,不要过于
有心理包袱。约谈本身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也没有被进行过反盘问的训练,大
家只要按照COMMON SENSE来回答,至少不要主动地泄露机密情报,我想我们就对
得起我们自己的良心了。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