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俄罗斯战略家揭露的共济会阴谋论

0
0
共济会控制世界的组织与阴谋

作者:[俄罗斯]安·彼·杰维亚托夫
摘录转帖:呼呼

当前西方由以下部分组成:
A.   盎格鲁——撒克逊的新教徒(美国式的全球化方案);
B.   罗曼语——日耳曼天主教徒(全人类伟大建筑师方案);
C.   犹太人的闪米特人(“以色列永久王国”方案)。
   
资本的能量结构形成于大不列颠帝国。在19世纪,大不列颠帝国的上空“太阳永远不落”。20世纪美利坚合众国机敏地掌握了这种能量并且带走了它。现在它体现在美国式的全球主义的“哈佛方案”之中。
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看不见的部分集中在约克和苏格兰宗教仪式(安德列日)的共济会之中。苏格兰宗教仪式的共济会联合了全球资产阶级的上层,作为工业化社会的新显贵排挤了老欧洲的贵族。在美国,他们以光照派僧团为代表。
毕达哥拉斯的数字命理学是西方这一部分人超科学的,在许多方面非理性地渗透到看不见的世界先天秘密之中的工具。
在组织上,这个上流社会属于这样一些制度之上的组织,如《300人委员会》、《国际关系委员会》、《三方委员会》等。
对于俄罗斯这样一个在“冷战”中输给美国的国家,“哈佛方案”的意图在于使其非共产主义化、非国有化、非军国主义化和非工业化。
从已经显现出来的征兆可以得出结论,其意图是要通过宣传的华丽辞藻持续不断地改变价值趋向来控俄罗斯人的思维方式和心理:
19911999年,其价值取向是富裕和消费的华丽辞藻。19992007年,这些辞落被爱国主义所取代。
20072015年,爱国主义应该由俄罗斯的民族主义来加强。
20152023年,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应该转变成东正教的“原教旨主义”。
20232031年,俄罗斯东正教的民族主义应该转变成极权主义的“新秩序”。
通过这种途径,他们打算让俄罗斯带着它充裕的天然资源从工业化社会变成全球“金融信息新殖民主义”的信息社会。

老欧洲的贵族阶层保存了来自地球起源(天主教教义,信条Filioque)的神圣知识权力的能量,他们在资产阶级改革的挤压下坚持了下来。1516世纪伟大的地理发现之前很久,老欧洲的贵族阶层就已开始发迹,新大陆的发现产生了最早的资本积累,那是通过在全球市场上掠夺海外的殖民地得来的。老欧洲的贵族阶层历史性地封闭在罗马教廷(梵蒂冈),而且直到现在,还感到自己是上天在人间的官吏,按照贵族门第的法律负有管理世界的使命。
罗曼语——日耳曼天主教精英看不见的部分形成于欧洲的尘兰西共济会。欧洲的兰法西共济会一方面从中世纪的自由的建筑工人——石工行会(兄弟会),另一方面从骑士团和神秘主义的僧团(“十字军”的参加者)借用其有重要价值的东西,建立了秘密组织。目的是按照“全人类伟大建筑师”的计划达到人类的世界联合。
916世纪的炼金术和正统的秘传事物的秘密知识是其渗透到先验主义的工具。这个社会精英(上流社会)组织上是以施洗者约翰日共济会分会为代表。非正式的组织核心是“诺亚的杰作”共济会分会——以西班牙国王为首的“上帝的事业”。
犹太闪米特人看得见的部分由世界金融寡头为代表,19世纪末以来,他们被称做“金融国际”。而看不见的部分则联合在全世界的共济会僧团“勃纳依·勃里特”(“特选子民”,也就是亚伯拉罕与至高无上的神的条约选民,按照这个条约,以色列得到了土地和领导居住在那里人民的权利)之中。
犹太的闪米族人的思想基础根据“摩西的闪米族学说”(1531年至今)遗训的教义而来。按照这个教义,至高无上的神选择了犹太人,以便将他的真理(妥拉——摩西五经的礼物——为了自己的改造和对幸福的感受)带给所有的人民。为此,他将把世界上的所有金子都给犹太人。犹太的意识形态专员——犹太教助祭在无可争议教条的不可侵犯中,传播自己改造的救世主思想已有三千年。
金钱的能量是以色列永久王国方案的动力。方案的目的是让犹太人获得全球最高政权。金融国际的任务——犹太人和平过渡到全球金钱政权——在1995年前完成。

划分阶段的里程碑可以有以下几个:
11896年,俄罗斯引进了金本位和新的金融信贷体系。货币改革的准备工作是由共济会在俄罗斯的真正代表C.Ю.维特主持,此人1892年成了财政部(18921896年)。
在这以后,在俄罗斯的有人价债券有坚挺的贵金属作为抵偿的情况下,西方用货币来动摇俄罗斯的经济。接着是煤开采量增加、工业迅猛增长、铁路建设急速发展以及人口的爆炸。
2)尼古拉二世在位之初(1894年),俄罗斯的国际地位是稳定的。经济的增长以及与德国和法国的友好关系保证了俄国有可能在欧洲对外政策上随机应变。1896年开始进行了这种随机应变的尝试,当时外交部和总参谋部利用土耳其的虚弱和亚美尼亚人在君士坦丁堡的械斗,开始准备占领博斯普鲁斯海峡。然而,财政部长维特冻结了这一行动。
31894年,日本在经历了资产阶级改革之后,为追逐原料的产地和销售市场正在冲向大陆。在取得对中国的军事胜利之后,日本人占领了辽东半岛。维特在掌管财政的同时还主管远东事务。由于事先得到了德国和法国的支持,俄罗斯向日本发出了最后通牒,其中谈道,俄罗斯不允许破坏中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分割原则。日本表示同意并且把辽东半岛作为赔款进行交换,在俄罗斯的保证下,中国得到了借款。为了销售债券(实质上是日本的金钱灌输),成立了俄罗斯——中国银行。
41896年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由于对中国人的大量行贿)达成协议,按照这项协议,当时修筑到外贝加尔地区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下一步将穿过中国领土从赫塔直接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政府将中国东方铁路的建筑和使用权委托给俄罗斯——中国银行。这样,俄罗斯和日本在东北亚划分了自己的利益范围。朝鲜(在甲午中日战争之前曾是中国的一个自治省)被宣布为独立的国家并全进了日本的经济利益区。而中国满洲则成了俄罗斯的经济利益区。18971898年,俄罗斯重又靠贿赂得到了旅顺港的租赁权并且设立了哈尔演市和大连市。维特千方百计促进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建设使其通到旅顺港和达尔尼(今日的大连),但是千方百计阻止在军事方面加强旅顺港。
5)欧洲大国对俄罗斯占领旅顺港立即作出了反应。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德国占领了中国沿海的一系列港口城市,中国政府被迫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俄罗斯在满洲和辽东半岛的加强在日本引起了激愤和对俄罗斯的仇恨。日本以温和的形式要求俄罗斯让自己完全控制朝鲜,但是遭到了拒绝。这样,日本事实上丢了脸面——俄日战争已不可避免。日本与英国结成了联盟,又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并且利用金融国际的贷款在国外展开了庞大的军事订货计划。
61903年俄罗斯在远东设立了总督,官邸不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而是在大连。19031231日,当时日本要求俄罗斯把自己的军队撤出满洲,尼古拉二世没有回答。1904124日战争开始。这场战争的结局是:俄罗斯内部政局是:俄罗斯内部政局的不稳,被迫签订了《朴次茅斯和约》,失去了旅顺和大连、辽东半岛和萨哈林岛的一半以及对满洲、鄂霍茨克海和白令海的控制权,同时还失去了扩大对朝鲜影响的可能。
在美国的调解下,俄罗斯与日本缔结了和约,其中,西方共济会集团无疑成了赢家。赴美国参加和平条约谈判的俄罗斯代表团是由维特率领的。
7)为了从内部破坏俄罗斯,美国成立了领导俄罗斯革命运动的中心。这个中心由“库恩·列勃”银行提供资金,该银行当时的负责人是Я.希夫。维特通过布拉瓦茨卡雅与中心联系。
当维特访问朴次茅斯时受到希夫的委托,要他转告沙皇,若后者不向俄罗斯的犹太人提供充分的权利(实质上是把他们与贵族阶层等同起来),则“革命将不可避免”。维特从美国回来后,向尼古拉二世递交了一份附有让国家保持安宁计划的简短报告,并被任命为实现该计划的部长会议主席。19051017日,沙皇批准了维特的报告并签发了他所准备的赐予“公民自由”的文告。自由激发了1905年的革命事件。在俄罗斯开始了“否定”帝制时期。维特无所事事。
上面所谈及的19世纪末期可以描述成:西方使东方三角对立。正是俄罗斯和日本瓜分了中国。结果,在法兰西共济会订下的这盘棋中,中国(失去了满洲的主权和朝鲜)和俄罗斯(由于力不从心的过分紧张造成内政的疲惫不堪)成了输家。

方法论的结论:
1)俄罗斯的金融强行灌输,以及俄罗斯和日本分为两个阵营:俄罗斯与罗曼语—日耳曼欧洲的联合;日本与盎格鲁——撒克逊的联系——使得看不见的第三势力(共济会的“特选子民”僧侣骑士团首领)得以建立“对抗的延伸”——在“大棋盘”上进行了一盘金钱、资源和权力的对弈。
2)从1896年俄罗斯引进金本位到俄罗斯与日本军事对抗,以及1905年在首都第一次俄国革命开始,过去了九年。
3)在俄罗斯—日本的“棋局”中,他们之间进行的是中国自然资源的领土“方格”争夺赛。
4)站在“棋局”后面的僧侣骑士团首领们(特级象棋大师),他们不是以领土或者资源周转与增加的形式获取自己的“酬金”,而是金融资本。
5)僧侣骑士团首领伞兵政治目的在于:通过在遥远的外部战线实施对俄罗斯来说力不从心的武力对抗,使其处于过度紧张状态,同时在俄罗斯国内造成“人心恐慌”。


21世纪初坐在“大牌桌”后面的玩家仍然还是那几个。西方在使东方三角对立。
在输家中,根据预定者法兰西共济会的意图,仍然应该是对西方来说属于异端的一对位置的互换:俄罗斯(分化成“采邑制度分封的公国”)和中国(由于力不从心的过分紧张造成疲惫不堪)。
形势的不同之处在于,在基础设施部分,取代铁路的是石油管道干线。索罗斯取代了希夫。而军事行动不是通过武器的力量去占领领土,而是通过金融——经济行动将其从商品市场中排挤出去。

欧洲共济会的打算在于,由于俄罗斯现领导没有自己的以“先验主义”财富为支柱的方案,在2008年可预见的未来或更远一些,克里姆林宫的国家政策的基本原则无非是一般化地“一分为二”。在国际政策部分,一分为二的物质杠杆是在国家资本的严格控制下,获得沿管道系统输送石油和天然气的权利。
泰舍特—斯科沃罗季诺—佩列沃兹纳雅湾(或纳霍德卡)的石油管道已经能够消除中国和日本在进口俄罗斯能源上的矛盾。从科维克塔的天然气管道使中国和朝鲜各得其所。而向西方输送燃料的路线可选择经过中欧沿苏联时期的管道输送,或者沿“蓝流”天然气管道通过土耳其到意大利,或者沿北线到德国,这样可以排解欧盟和以色列的担忧。通往摩尔曼斯克的管道则可消释欧盟和美国间在俄罗斯能源问题上的争执。原则上是,“石油和天然气不够所有人使用”,这就是政治分亨的客观因素。
然而,在经济全球队主义的顶峰开始重新分配角色的情况下,俄罗斯保持平衡和“进退两难”的均衡作用会引起外部对俄罗斯“明确分配利益”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公正的要求”可能从实力地位提出。

在“看不见的金融国际的特级象棋大师们”的构想中,2015年前,俄罗斯所有的打算修建的输送管道将建成,而恰巧夺天工在这个时期,世界上将发生第六代能源的工艺跃进,向已经成为过去的工业化社会的经济提供石油和天然气将变成金融——经济大战的战役。而对“能源大国”俄罗斯来说,这场经济和金融大战将是在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商品战线上进行反对欧盟的战争。
为了使俄罗斯除了载能体、工业原料、金融和森林,没有其他出口商品,犹太人的金融国际(由于他们自己手中掌握着世界的外汇和证券市场)一步一步地唆使在俄罗斯执掌政权的寡头集团扩大个人的资产,并且不允许将原料出口市场的利益流入工业上正在衰退的俄罗斯创新和工艺发展的计划中去。
原料出口得到的多余钱“变得无生殖能力”(去失发展的职能),只能作为俄罗斯的稳定基金和外汇储备放在金融国际银行的账户上。
为了排除用于国家创新发展的投资可能,则鼓励他们陆续偷光(术语“锉光”)然后存到同样属于金融国际的外国银行自然人的秘密账户上。但是,由于那些执掌政权的人“锉光”国家投资的钱财在社会面前会构成犯罪,金融国际掌握了这些丑闻,并借助这一点暗中控制俄罗斯官方政权。毫无疑问,在关键时刻,金融国际每一次都会封杀别人的方案,不让它在俄罗斯施展,并且千方百计保证自己方案的推进。

敌人——这是看不见的力量中心——世界幕后集团。而据大家所知,他从事的是确立世界新秩序:
一个没有民族国家边界的世界;一个以惟一的货币支付手段(新的超国家的美元)进行无国界贸易的世界;一个居民人口可调节的并且坚定不移地甩掉穷人和不需要的人这种多余累赘的世界——这就是这个方案的全球救世主的目标。
人类于21世纪40年代进入第七技术时代(信息技术、纳米技术、控制论技术、心理技术和生物技术)。

[以上摘录《天缘政治学》第六章 旧制度的新版本——“全人类伟大建筑师”的老欧洲方案在俄罗斯展现的模式(2006~2015年),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出版]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