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何新年轻时对骂人的研究

0
0

深刻的幽默:

何新年轻时对骂人的研究

摘自赵连军《骂人的研究》

梁实秋先生在《骂人的艺术》中,共讲了骂人的十点“学问”,但他把所骂的对象、骂人的内容、骂人的方式方法等等都裹在一起,讲得比较笼统。

相比之下,学者何新先生1988年代对于骂人艺术的研究显得更深入一些,更具有代表性。

何新先生小时候曾经历过小学时的骂人环境,作为知青在北大荒也有过骂人的集体宣泄。在其自传《孤独与挑战》之《生命黎明》中,他认为,骂人是一种民间艺术,具有实用性和审美价值。他分析国人的骂人语言,大体可分为五种内容:

一种是驱逐式,如“滚蛋”、“玩儿蛋去”之类。

二种是诅咒式,如“下地狱”、“进油锅”、“不得好死”之类。

三种是威胁式,如“捏死你”、“宰了你”、“砸烂你狗头”之类。

四种是下定义式,如“你是混蛋”、“王八蛋”、“蠢驴”、“狗崽子”之类。

五种是性骚扰式,如“日他娘”、“日他妈的”之类。鲁迅所说的国骂“x他妈的”也属此类。在这五类中,尤以第五种骂人内容为最多最花哨。

何新说,究其原因:一是与国人的宗法观念有关,骂人者宣称与被骂者的母亲、祖母等女性家长有性的关系,暗示自己拥有较高的辈分或身份,以此居高临下占被骂者的便宜。

二是与国人特有的性压抑感和阴暗的性心理有关,国人文化传统是不公开谈性,而通过骂人则可以公开释放有关性行为的语言,满足其潜在的性意识和性欲望。

何新在回忆中形象地写过两个同学在早上碰面时骂的话,一个男孩故作深沉地对另一个男孩说:“嘿,昨晚你妈很好。”

而另一个则回答说:“对,你妈也不错。”对话中的意思不言自明。然而有趣也可叹的是,这是两个小学生之间的对话和调侃。

对于骂人的方式方法,何新也作过说明。骂人,有明骂,有暗骂,有直接的骂,有曲里拐弯的骂,有隐语、黑话、江湖语,有地方语,也有颇具匠心的诙谐语、歇后语。

从区域看,南方人骂人用语显得短平快,而北方人特别是东北人则往往喜欢使用歇后语,似乎更具艺术性。

例如什么“家雀下鹅蛋——硬充大屁股眼”,是骂人瞎逞能;“熊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是骂人霸道;“西瓜皮进水缸——装那个花盖王八”,是骂人虚伪。这种骂法,一套一套的,艺术而巧妙,很有幽默感。

何新先生的这种研究,无意中正好印证了梁实秋先生的话,骂人是一门艺术。

骂人,无疑是一种不好的“国粹”,是不文明的表现。但是,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在中国历史久长,却也有其存在的道理。

实际上,全世界无人不会骂人,也无人不曾骂人。

何新先生指出,心理学认为,骂人是出于一种心理需要,是一种感情宣泄。通过骂人可以宣泄不良情绪、恢复心理平衡,转移和平缓攻击意识,因而局部地具有心理治疗的意义。

何新进一步指出,如果一个社会中骂声四起,不仅反映了社会情绪的紧张和心理的变态,也折射着社会环境的不良。

换言之,骂人不仅是一个个人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当在一个社会中人人都想骂人都想发泄时,这个社会就可能有病,要发生问题了。

因此,通过观察骂人现象,可以发现和诊治社会之病。这是骂人问题值得研究的一个主要心得。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