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徐光启、利玛窦与近代西洋学术

0
0

 【何新读史杂记】

徐光启、利玛窦与近代西洋学术的传入


【徐光启简介】

徐光启(1562.-1633),天主教圣名保禄,上海县(松江府)法华汇(今徐家汇)人。明代著名科学家、政治家。官至崇祯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内阁次辅。

 徐光启青年时期即接受天主教信仰,认识利玛窦后拜之为师,毕生致力于引入西洋数学、天文、历法、水利及火器,为此进行多方面的研究,勤奋著述,与利玛窦合作译书多种,包括译有《几何原本》、《泰西水法》、《农政全书》等。

晚年徐光启研究西方近代天文、地理、水利和火炮技术,深受崇祯推重信用。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徐光启逝去,崇祯帝特赠太子太保、少保,谥文定公。


【徐光启向利玛窦学习天文学和火器制造】

徐光启向利玛窦学习的诸种西方学问中,以西方历法知识为最关注者。李杕称:徐光启“问道之余讲求西法,天文、地理、形性、水利诸学,罔不探究,而推算历法尤加意焉。”

据《明史》,崇祯二年(1629)“五月乙酉朔日食。徐光启依西法预推,顺天府见食二分有奇,琼州食既,大宁以北不食。司天监以《大统(历)》推算三分有奇,《回回(历)》推算五分有奇。

已而,唯徐光启法验,余皆疏。”

可知,学习西方天文学知识后的徐光启之历算水准,已远远超过当时所有的中国官方历算家。

徐光启还曾经向利玛窦学习西洋军事科学知识,研究西方制造火器及筑造铳台等技术。

《明史·徐光启传》云:徐光启“从西洋人利玛窦学……火器,尽其术。”

万历三十二年(1605),徐光启进京向利玛窦学习西学后,就已注重近世火器等攻守器具,其万历三十二年《拟上安边御虏疏》称:“攻守器具最利者,则无如近世之火器。”

天启元年(1621)四月二十六。徐光启上疏要求依照西学铸造铳台,以铳护城,其《谨申一得保万全疏》称:

“欲以有捍卫胜之,莫如依臣原疏建立附城敌台,以台护铳,以铳护城,以城护民,万全无害之策。莫过于此。……臣昔闻之陪臣利玛窦,后来诸陪臣皆能造作,闽广商民亦能言之。”

兵部尚书崔景荣天启元年五月上疏称:“少詹事徐光启疏请速立敌台,其法亦自西洋传来。一台之设,可挡数万之兵。”

五月初九,徐光启再上《台铳事宜疏》,要求采用利玛窦筑台造铳的方法:

“然此法传自西国,臣等向从陪臣利玛窦等讲求,仅得百分之一二。今略参以己意,恐未必尽合本法。千闻不如一见,巧者不如习者,则之藻所称陪臣毕方济阳玛诺等,尚在内地,且携有图说。臣于去年一面遣人取铳,亦一面差人访求,今宜速令玛窦门人邱良厚见守赐茔者,访取前来,依其图说,酌量制造,此皆人之当议者也。”

其中“臣昔闻之陪臣利玛窦”、“臣等向从陪臣利玛窦等讲求,仅得百分之一二”,这些话语明确表明徐光启早在万历中期,就已经从利玛窦那里学习了铸造铳台的军事知识,而付诸实用则在万历四十八年(1620)以后。

徐光启《钦奉明旨录前疏疏》称:

“古来兵法,至近世而一变为火器也。今有西洋炮,即又一大变矣。此炮之用,实自臣始。”

其弟子韩云撰的《战守惟西洋火器第一议》称:

“职少受业于先师徐文定公之门,素与大西洋诸陪臣游,先师有未竞之志,职隐忍不言,是为不弟。故不嫌越俎,冒昧空诶,约以二言曰:

战守惟火器为第一,火器有以西洋神威为第一。

先师练兵昌平,始议购西铳,建敌台,亦首议取西人西铳。两先生岂漫然为此,盖灼见此铳之利。”

表明徐光启不仅向利玛窦学习了“建敌(炮)台”之法,而且已掌握了西方火炮之“法式”。

【徐光启以来华耶稣会士利玛窦为老师】

徐光启十分推重利玛窦将西学东传的功绩。其《景教堂碑记》云:

“我中国之知有天主也,自利子玛窦之来宾始也。

其以像设经典入献大廷,赐食大官,与士大夫交酬问答,因而传播其书,兴起有众也。自万历庚子利子之入都门始也,其庄严祠宇,崇奉圣像,使闻风企踵者瞻仰依归也,自万历辛亥利子之赐茔授室始也。

利子以九万里孤踪,结知明主,以微言至论,倡秉彝之好,海内实倚之士波荡从之。”

“其教必可以补儒易佛。而其绪余更有一种格物穷理之学,凡世间世外、万事万物之理,叩之无不河悬响答、丝分理解。

退而思之穷年累月,愈见其说之必然而不可易也。格物穷理之中,又复旁出一种象数之学。

象数之学,大者为历法、为律吕,至其他有形有质之物、有度有数之事,无不赖以为用,用之无不尽巧妙者”。

徐光启《致友书》云:

“西泰诸书,致多奇妙,如天文一节,是其最精要者,而翻译之功,计非岁月不可。用是未暇,以待他日图之耳。”(引自《徐光启年谱》)

万历三十三年(1605),徐光启作《题万国二圜图序》,称扬利玛窦“天地圆体”即哥白尼宇宙说,以为“西泰子言天地圆体也,犹二五之为十也”。

万历三十三年(1605),徐光启来京向利玛窦学习。

《明史·徐光启传》称:“从西洋人利玛窦学天文、历算,尽其术。”

徐光启《议修改历法请访用汤若望罗雅各疏》称:

“臣等昔年曾遇西洋利玛窦,与之讲论天地原始,七政运行,并及其形体之大小远近,与夫度数之顺逆迟疾,一一从其所以然处,指示其确然不易之理,较我中国往籍,多所未闻。臣等自后每闻交食,即以其法验之,与该监推算不无异同,而大率与天相合。”

《刻〈同文算指〉序》(万历四十二年,1614):

“既又相与从西国利先生游,论道之隙,时时及于理数,其言道、言理既皆返本蹠实,绝去一切虚玄幻妄之说,而象数之学亦皆溯源承流,根附叶著。上穷九天,旁该万事,在于西国胶庠之中亦数年而学成者也。

吾辈既不及睹唐之十经,观利公与同事诸先生所言历法诸事,即其数学精妙,比于汉、唐之世十百倍之,因而造席请益。”

徐光启《〈简平仪说〉序》(万历三十九年,1611):

“余以为诸君子之书成,其裨益世道者未易悉数,若星历一事,究竟其学必胜郭守敬数倍。其最小者是仪,为有纲熊先生所手创,以呈利先生,利所嘉叹,偶为余解其凡。因手受之,草次成章,未及详其所谓故也。”

《礼部为奉旨修改历法开列事宜乞裁疏》(崇祯二年七月十一日):

“万历间归化陪臣利玛窦等数辈,观光入觐,所携历法等书尤为精密,其所预推交食,时刻分秒.无不悉验。……若地之经度惟利玛窦诸陪臣始言之,亦惟彼能测验施用之。

故交食时刻,非用此经度。则不能必合也。其他精微的确,种种复异,与制作仪器,皆非思力所及。

1605年5月10日利玛窦致高斯塔神父书云:

“他把从我们这里所听见的好事和有益的事,或是关于圣教道理.或是关于西方科学,凡可以加重我们声誉的,他都笔录下来,预备编辑成书,他已经开始听我们讲授逻辑学和几何学。”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