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中国外储投资又“亏了”599亿

0
0
《经济观察报》:
去中国外储投资又“亏”599亿 专家称亏损难逆转

    最近几年的新变化则是,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打开的资本管制缺口,短期跨境资本大量流入(2012年除外),为了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央行不得不大量买入美元,将流入的套汇、套利资金转化为美国国库券。

    现在,短期跨境资本流入大有取代长期资本流入、成为决定中国资本项目差额主要因素的趋势。套汇、套利资本的流入,对中国经济弊大于利。因而应该遏制这种短缺跨境资本的流入。“汇率市场化则是解决此问题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余永定说。

    而洪平凡告诉经济观察报,从经济分析角度而言,中国对外净资产收益长期为负是个问题,但并非严重问题,主要反映了中国对外资产负债的结构。

    洪平凡认为,最科学的方法应该是按资产分类来比较收益,将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收益率与外国在中国直接投资的收益率比较,以及其它项目分别比较,来判断谁的投资收益更高。

    监管权衡

    中国外汇储备的超常存量可以说是中国资源错配的指示剂。余永定说,遗憾的是,尽管学者谈论此问题超过10年,形势并未得到扭转,甚至越演越烈。而且问题的焦点开始向资本项目转移。在强调中国解决国际收支不平衡中诸多问题的关键是改变增长方式的同时,余永定并不否定“治标”的意义。

    例如,中国政府应该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更多的便利。把审批制变为备案制就是一项很好的措施。金融机构应该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更多的便利。

    易纲解释称,在(贸易)便利的过程中,央行外汇局加强国际收支统计,加强跨境资金的监测,使得人们感觉不到监管,但同时又能够管住,防范风险。

    余永定反问,中国关起门来时未做好的事情,通过开放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就能做好吗?“我很怀疑。如果有谁还想通过在海外炒股发财,我祝他好运。”

    诚然,决策层的顾虑是,目前无论是资金、经济基本面还是国际形势都今非昔比;也许很难能用单项指标去评价某种长期现象,诸如汇率与利率市场化改革、资本账户可兑换的推进等,在具体执行过程中,需要政策搭配。

    央行肩负多重政策目标:物价稳定、经济增长、国际收支平衡、金融稳定;而且,通常这些目标之间是冲突的,关系极其复杂。于是央行的政策目标得随着经济条件的变化相机而动。说白了,就是央行得在不同的阶段以不同的权重去考虑多重目标,同时随着经济条件的变化去改变权重,或进行切换。

    “国家有很多目标,如对内对外目标,一些时候它们之间会有矛盾,确定哪个目标优先并非易事;要看是否影响民生,民声如何?”一位中国政府官员说。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