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中国近10年金融庞氏游戏玩得触目惊心

0
0
中国近10年金融庞氏游戏玩得触目惊心
老何新闻评论:
什么是庞氏游戏?所谓庞氏游戏,就是以高息吸贷,以不断累积新贷偿部分旧贷的连续资金游戏。在债务底座不断扩张,直到入不敷出,资金链条最后崩裂前,巨大而源源不断的资金流入一直可以制造一种成为虚假财富帝国的幻象,自欺欺人。
中国近十年的世界 GDP第二,是不是其实只是一场庞氏资金游戏造出的金融幻象呢?
最近的一系列金融经济新闻,已不断传出资金链条吃紧和可能发生崩裂的信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转帖:ws

 新兴市场股市的震动,让沉醉于全球经济复苏中的人们再一次警醒,市场开始思考:在丢掉量化宽松的拐杖后,世界经济将走向哪里?而在这一过渡期,新兴市场又将受到怎样的冲击?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关于当前市场的种种风云变化,且听专家如何解读。

 中国经济前景令人悲观

  NBD:怎样看待中国的经济前景?

  陶冬:中国的经济数据相当不理想,更重要的是,中国目前还没有找到一条较好的经济转型的路径。中国靠信贷扩张、房地产扩张和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走到尾声了,而靠内需尤其是民间消费拉动的增长模式还未真正成型。在两个模式出现交替的时候,经济增长出现困难非常正常,符合逻辑。

  但是为了维持社会稳定,政府必须把经济增长维持在一定的水平,这也就制造出了地方债务和影子银行两个怪胎。它们对于短期GDP的增长有明显的稳定作用,但从中长期来看,大大增加了中国金融风险的烈度。

  NBD:近日来,我们可以看到SHIBOR的收益曲线变得陡峭,而国债拍卖也出现了流标,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流动性趋紧呢?

  陶冬:事实上,中国的流动性一点都不紧张,问题的实质是,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很大一部分都没有被真正地利用上,没有进入实体经济。

  至于SHIBOR利率的飙升,主要因为中国的银行不听从央行的劝告,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高风险高收益的资产中去,这些银行认为,一旦流动性趋紧,可以寄希望于央行的救助。一旦央行不愿意进行救助,那么银行间的拆借就会变得非常紧张,而银行间的信任度也会出现打折的现象,而这并不表示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已经出现全面紧张。

  我们看到的是银行的中介功能已经在实体经济中间消失,而这种现象正在向金融领域蔓延。至于国债流拍其实很正常,过去也经常发生,主要是债券供应方和需求方在价格预期上出现错位,并不能表明流动性出现问题或者是中国政府的信用出现问题。

  面临一次重大的去杠杆化

  NBD:此前惠誉称,中国的信贷泡沫已经居世界第一,您怎么看?是否危言耸听了?

  陶冬:中国已经连续十年超规模地发行货币,而释放出来的流动性远远超出了实体经济的需要。其实,中国当仁不让的是世界的QE王,我们从2005年就已经开始QE了,这些流动性先后打造出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以及地方债务泡沫。中国的信贷扩张太快,杠杆放得太大,而且很多资金都是投资于一些无法取得商业回报的项目,这就会带来信用风险。这种风险是我研究中国经济18年以来最触目惊心的。中国的信贷泡沫什么时候破灭不好讲,但是中国早晚会面临一次重大的去杠杆化,而这个过程一定会影响到地方债务,影响到影子银行,最后波及房地产,希望政府未雨绸缪,早著先鞭。政府不采取行动,早晚市场也会行动,出事之后再思救援,成本会高许多。

  全球经济仍未摆脱危机阴影

  NBD:目前,世界上有两种声音,一种是认为全球经济已经摆脱了衰退的阴影,正在走向全面复苏,另一种声音是认为全球经济仍有再次探底的可能,您怎么看?

  陶冬:对于全球经济目前的情况,可以用“尴尬”二字形容,因为全球经济并未完全摆脱危机阴影。尽管目前的经济情况较去年略有稳定,但也是在全球超规模量化宽松的背景下打造出来的。

  一旦货币政策出现变动,各国经济还会受到一次冲击,但是每个国家受影响的程度会不一样。由于美国的结构性调整,尤其是银行领域的调整做得最好,所以美国的复苏迹象最为明显,受到冲击的影响会最小;欧洲经济目前仍然在衰退之中,银行的问题也没有真正解决;至于日本,我认为安倍政策只是哄哄股市和汇市的,对于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很有限;中国的去杠杆化还未开始,一旦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中国乃至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的打击会比发达国家大很多。

  今后几年中国的政策可能面临几个尴尬:第一,信贷扩张已经到了不得不收的地步了;第二,地方财政妨碍结构性改革;第三,别国开始收水的时候,中国的问题才爆出来,资金外逃难免;第四,通货膨胀发展,制约货币政策发力。

中国银行业发生“钱荒”

 随着中国银行业“钱荒”影响扩大,货币当局克制着不要采用公开市场操作来解决现金紧张,银行间拆借利率6月20日飙升。在上海一天回购利率创记录的蹿升527个基点,即5.27个百分点,达到历史最高点12.85%。七天利率上升270个基点达到史无前例的10.77%。

    同一天,汇丰银行发布六月份初步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8.3,比五月份的最终读数49.2大幅下降。

    外媒惊呼,中国一切全乱了。外媒分析说,紧缩是中央政府对于信贷扩张的警告,也有分析说,央行坚决拒绝缓解紧缩,其中有政治考量。

    金融时报:央行警告银行遏制信贷增长 有政治考量

    《金融时报》6月20日报导说,随着中国信贷紧缩转向更坏的方向,有关为什么央行允许市场状况如此突然又如此急剧的恶化的疑问越来越大。

    在央行拒绝注入额外资金到紧张的金融系统之后,短期货币市场利率周四飙升到超过10%,这是历史最高记录并且几乎是两周前的三倍。

    大多数分析家视这场紧缩为警告银行,他们必须遏制危险的快速信贷增长。

    但是在极端的市场紧张当中,央行周三发布的一个声明,提出了一个可能性,即政治也扮演一个重要角色。银行家们呼吁央行缓解压力,一些投资者甚至预测央行可能降息。但是相反,中国银行命令彻底执行本周由习近平发起的新的“群众路线教育”运动。

    “绝对有政治计算。”法国巴黎银行彭肯说。“高层领导人更担忧‘纠正行为’和政治考虑,而不是仅仅保护7.5%的增长目标。”

    在货币政策方面,央行可能当然可以说是在对“享乐主义和奢华”发起战斗。七天回购利率,一个中国流动性的关键指标,飙升了270个基点,周四达到超过10.8%,这样一个惩罚性的高利率可能迫使渴求现金的银行收回最有风险的贷款。

    报导说,但是中国危险的快速信贷增长的风险不是一件新鲜事。过去半年最大的改变是习近平上台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央行行长周小川据信跟习近平有良好的私人关系。两个人都是“太子党”。周小川本来预计今年将退休,但是习近平允许他破格留任。

    央行刻意紧缩阻止杠杆升高

    《金融时报》报导说,不像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现金紧缩发生在发达市场,这一次中国的紧缩几乎完全是自找的,是央行刻意为之。

    市场参与者原本希望央行可能在周四预订的拍卖当中注入额外现金到经济里。但是它拒绝了求救,给已经捉襟见肘的银行们增加更多压力。

    有关金融风险的担忧似乎是央行行动的直接触发点。尽管经济放缓,今年年初信贷增长飙升,令监管者警惕。

    中国的整体信贷跟GDP的比例已经从五年前的120%跃升到今天的接近200%,这暗示整个经济的杠杆升高。

    高盛经济学家宋玉说,收紧是“旨在阻止杠杆率达到更高水平”。

    随着货币市场利率飙升,银行间利率也在过去两周猛涨。这惩罚了那些利用它们可以获得稳定的央行控制的银行间市场的特权来购买有风险的高回报的债券的银行。

    “央行希望发出一个信息给银行们,在他们的风险控制上要更加谨慎,要改善他们自己的流动性管理。”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经济学家彭文生说。“它在说,你不能随心所欲扩大信贷,然后仅仅依赖央行来支持你。”

    《福布斯》6月20日发表华裔作家章家敦的文章说,中国隔夜回购利率刚刚达到25%,这暗示信贷市场现在冻结。本月,流动性大幅收紧。两个政府债券拍卖失败,几个银行在银行间债务上违约。过去几周隔夜利率飙升到15%而后回落,稳定在7%。25%的利率暗示信贷已经难以获得。

    文章说,此时此刻在中国没有一件事情是对头的。在过去几个小时,汇丰银行发布的六月份初步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8.3,比五月份的最终读数49.2大幅下降。这个国家的问题现在开始够中共当局受的了。

    中国人民银行在未来几个小时将怎么做可能很关键。一个错误的行动和违约可能将在全国银行系统滚雪球一样传播开来,击垮挣扎的企业和债务缠身的地方政府。

    彭博社:中国货币利率创记录 央行注入现金

    彭博社6月20日报导说,交通银行首席中国策略家洪浩透露,在现金挤压驱动货币市场利率达到历史新高之后,中国人民银行今日注入500亿元到金融系统。洪浩在电话采访中透露,通过“有针对性的流动性操作,” 这笔现金被提供给一家银行,可能是中国工商银行。而更多银行在跟央行谈判以求获得融资。一个中国工商银行发言人拒绝评论,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官员说,他不知道这件事。

    法国兴业银行驻香港战略家Wee-Khoon Chong说,现金注入“正是我预期的”, “市场稳定性应该永远是调控者和央行的重中之重。”

    美国美林银行经济学家陆挺等人在报告中说,决策者们可能在利用紧缩的资金来“惩罚”一些小银行,它们先前使用低廉的银行间利率来融资购买高收益债券。紧缩的银行间流动性可能持续到七月上旬。

    “明枪示警” 李克强的钳制

    彭博社报导说,前花旗银行亚洲利率和外汇部门负责人Patrick Perret-Green表示,中国人民银行这么做有一个清楚的目的。 “为了在整个银行界发出一个大规模警告射击并且看看谁在裸泳。而且,它也符合(政府出台的)新的纪律方式。”

    根据惠誉说,随着中共当局寻求遏制绕开地方银行、所谓的影子银行的借贷,监管机构在迫使信托基金和财富经理人转移资产到公开交易证券。

    收紧是“某些影子银行问题浮出水面以及跟发行理财产品相联系的流动性紧张,以及打压某些影子渠道的象征”。惠誉中国金融机构主管朱夏莲6月18日说。

    她早先估计中国的总体信贷包括资产负债表之外的贷款,在2012年膨胀到GDP的198%,四年前这个比例是125%,这超过了银行危机之前的日本和韩国的比例。在日本,这个数字从1985年到1990年升高了45个百分点,在韩国,从1994年到1998年这个数字上升47个百分点。

    央行昨天(19日)在李克强总理领导的一个会议之后说,中国银行需要加强努力支持经济改革并且遏制金融风险。

    “市场的动作不仅仅是因为流动性,而且是由于一个不会改变的政策姿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公司驻上海经济学家周浩说。“在李克强昨日的声明之后,市场现在看到紧缩将持续更长时间。直到七月中旬之后,流动性将不会显著改善。”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