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转载]第46篇 有眼不识元青花

0
0

有眼不识元青花

 

 

 

阎晓怀藏··龙泉窑·八卦三足香炉(7×13×11.5cm)

 

    中国晚清至民国间,出了位极负盛名的大收藏家——庞元济,祖籍浙江吴兴,其私人收藏为全国之冠。在庞氏的后世分枝上,也有一位庞先生,苏州人,擅书画,喜收藏,承家学渊源,博学而儒雅。我先识其子,后识其人,遂与老先生成忘年交。

    知老先生善饮,且喜啜五粮液,所以,1988年秋,去上海铁路局开会。临行前,特地从北京带了两瓶五粮液,以备周末去苏州探望老友时与之对饮。

    星期天早晨,从上海站乘快车赴苏州,一个多小时便到。在先生家中细细看过王石谷、王原祁以及任伯年、吴昌硕、吴湖帆、吴待秋、黄山寿、倪墨耕、张子祥、程十发、唐云、吴冠中等名家画作后,中午,庞先生摆驾松鹤楼,设宴款待于我。碰杯前,老先生说:“你从北京远道而来,又带来我最喜欢喝的五粮液,吃完饭回家,我送你一件藏品作礼物。”

   

    

 

阎晓怀藏·元至正三年·青花釉里红梅花盖罐(13.5×13×9.5cm)

 

    庞先生的许诺将我的期望之心吊得高高的。我知道庞先生的收藏甚丰,随便拿出一件,即便不是国宝,也堪称民间收藏之宝,足以耀人。

    我们二人就着蟹粉狮子头、松鼠鳜鱼、煮干丝,喝掉了整整一瓶酒。庞先生当时已六十开外,虽善饮,毕竟已年过花甲,喝得满脸通红,大汗淋漓。

    当我们从观前街走回家中,庞先生顺手从红木躺椅下面拽出一个青花大瓷盘,递到我手中。

    “这是元青花,送给你,留好。”

    我拿着这个大盘子细细端详:直径30公分左右,盘子又厚又重,其厚度约有7、8毫米,画着西番莲叶子的青花近黑又近紫,闪现着多处铁锈斑点,瓷面粗糙,且带黑点。全然不如民国瓷器,细腻而洁白。用手抚摸,可触到凸起的麻点。

    这个盘子给我的印象并不太好,主要是不工细。我虽知青花瓷,却是第一次听到“元青花”这三个字。并不知其贵重在何处?借着酒劲,我没客气。

    “庞先生,这个盘子,我不大喜欢。”

    “那没关系,咱们换一件。南边那个博古架上有一把紫砂壶,时大彬做的。送给你。”

    我虽不知时大彬是何许人,但料定是名壶。于是抓起来看:壶体呈扁圆形,包浆甚好,紫砂壶颜色沉着、暗红,线条流畅,壶底与壶盖里面印有时大彬三字。唯一缺憾是壶盖被摔碎过,一边留着一个明显的三角口,一边用胶粘着一道明显的裂缝。我突然想起耿宝昌先生给我的忠告:“收藏瓷器,一定不要收有口子、有裂纹的残器。要收整器。”

    我一边望着这把紫砂壶,一边挠头。

    庞先生笑了起来。

    “这样吧,这个博古架上的东西,你任选一件。”

    与紫砂壶并排放着一尊龙泉青瓷的三足香炉,我抓起一看,底部虽有一窑裂,全器完整,且沿炉外壁刻有凸起的八卦。我那时初涉收藏,兴趣又全在字画上,于瓷器并无研究。

    “这个八卦香炉是宋代的,也不错。你留着玩吧。”

    听庞先生的口气,这香炉并不如元青花和时大彬的紫砂壶珍贵,但谁让咱楞没看上那两件呢!就这件整器吧。无论如何,出自庞家。

    于是,我抱着这个八卦香炉,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回沪的列车。因为无知,于是留下了这个“有眼不识元青花”的故事。是为记。

    并非庞先生不送我好东西,只是自己不识货罢了。卞和献玉,楚王视为璞,视为石。同理也。

 

 

 

 

                      2009年1月8日于北京西部大酒店竹林深处

                                   发表于2009年3月号《新天地》杂志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