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海鱼绝种:私有化自由市场毁灭中国(多图)

0
0
触目惊心,东海鱼已绝种
唯利是图,该管的国不管——
私有化+自由市场正在毁灭中国(多图)

今夏东海渔船集体趴窝——海中已经无鱼


    

    

    

    

    


    上千艘渔船停泊在温岭钓浜港里,压抑着每个渔民的神经。

    “海里没鱼了。”42岁的颜可青抽着闷烟,长叹一声。

    往年这个时候,渔民们正忙着出海打渔。但是今年,台州渔民从3月中旬似乎

就进入了伏休期,进港的船越来越多。

    颜可青从14岁开始打渔,他说,28年来,今年日子是最难过的,“不敢想像,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海洋专家11天颗粒无收

    东海无鱼。这不仅是渔民苦涩的感受,也是渔业专家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郭爱,浙江省海洋研究所工程师。不久前,他为了采集一个鱼类标本来到台

州。几年前,这个标本还很容易碰到,但这一次,他先后跟随5条渔船,耗时11

天,  “颗粒无收。”

    郭爱说,东海渔业资源的破坏已经远远超出想象,“往年一条船一网就能捕50

吨鱼,白花花的都是鱼。”而现在,鱼的种类和数量都在剧减。

    少到什么地步?渔民杨新华有一串数字:10个小时,用直径70米、周长

1000米的网,不停在海上横扫35海里,捕捞上的鱼只值一两千元。

    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出现在台州海域。近期一直在台州调研的全国著名渔业专

家、江苏省海洋水产研究所书记仲霞铭说,舟山、宁波、温州……整个东海渔场

都出现了相同的困境,东海已经到了无鱼可捕的边缘。

    带鱼死在灯光下

    传统的东海四大经济鱼类中,黄鱼、小黄鱼、墨鱼早年就因滥捕濒临灭绝,唯

一剩下的、也是繁殖能力最强的带鱼,近两年也遭遇同样的噩运。

    今年2月,台州市海洋渔业局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庞虎林曾和朋友打了一个

赌:“明年春节,东海野生带鱼的价格要涨到300元一斤。”

    一开始,朋友们对他的预测嗤之以鼻,因为在沿海,带鱼一直是最便宜最常见的海鲜之一,但如今,看到港口里的渔船,朋友们沉默了。

    庞虎林相信,以自己对这片海域现状的了解,一定能赢得赌局,但内心,他宁

愿输掉。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东海带鱼死于大规模的灯光围捕。

    “到了晚上,几百条船都开起上百盏灯,望过去,海面就是白的,比白天还

白。”温岭石塘镇渔民、全省有名的渔老大戴汤斌说,鱼有趋光性,一见到光,就

会游来,“不管大大小小的鱼,全部被捕上来了,太有毁灭性。”

    这样的场景,让戴汤斌都觉得“有些惨烈”。

    据专业人士估计,仅去年一年,东海带鱼的产量就锐减了40%。

    没鱼捕,虾也快电完了

    和很多渔民相比,船老大陈建国去年的日子还不错。他暗自庆幸,把自己的捕

鱼船改成了捕虾船。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东海的鱼少了,虾自然多了,去年,东海的虾产

量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新高。从事捕虾的渔民,收入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而

越来越多的渔民,也加入到捕虾的队伍。

    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这所谓捕虾船,其实是电虾,用装着上百伏直流电的网扫荡大海,“这么大的

电流,人一碰就要电死,更何况是虾。”

    专家说,捕上来的虾大多是死的,“威力太大了,把虾子虾孙都给捕了,今年

怎么办?明年呢?”

    据台州海洋部门3月份的不完全统计,目前该市3000多艘合法渔船中,电虾

船已经接近一半,而且每天有船在改装。

    记者跟随海洋部门调研发现,在松门等地的船厂,仍有上百条电虾船在建造,

船越造越大,越来越多,电流越来越强。

    仲霞铭说,这样灭绝性地捕下去,用不了多久,虾也会没了,“或许就在今

年。”

    没有鱼,没有虾,东海还会剩下什么?

    “水母和大量的藻类。”仲霞铭说,有水母的地方就无法捕捞,藻类大量繁殖就

会引起赤潮等问题,“那就真的完了。”

    然而,渔民们管不了这么多,“你不捕,人家捕,你不就是傻瓜了。”陈建国

说——“要死就大家一起死吧。”

    

    

    

    

    

    

    

    

    

    

    

    

    

    

    

    

    

    

    

    辽东丹东,当地渔民正在清理漏油。

    

    2011年2月18日,浙江温州郊区一条惨遭污染的河流,一名妇女在桥上走过。

    

    青岛,一名少年在被海藻覆盖的海水中游泳

    

    合肥巢湖,一名渔民向记者展示被水藻污染的湖水。

    

    安徽合肥,一名渔民划着船,在被水藻污染的湖面上行进。

    

    武汉东湖,一条死鱼漂在被水藻覆盖的湖面上。

    

    内蒙古包头新光村,稀土冶炼厂的污水通过管道排入一个巨大的尾矿坝。

    

    长治市的一家炼焦厂,一名工人在炼焦炉前方走过。

    

    2008年7月6日,山东青岛的一片海滩,一名少年坐在一堆海藻中。

    

    抚远,一名少年正在喝被污染的水

    

    武汉郊外的一个池塘,成群的死鱼漂在水面上。

    

    重庆奉节,工作人员正在清理漂浮在长江上的垃圾。

    

    武汉东湖,无数蚊蚋聚集在栏杆上,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北京中部一条被污染的河流,渔民们正在捕鱼。

    

    北京中部一条被污染的河流,一名男子正在钓鱼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涌入城市,交通、环境、资源问题日益凸现,城市的各个方面显得捉襟见肘,如何应对是个难题。

    

    

    

    

    从海口至三亚,从东线文昌海湾到西线儋州临高角,几乎每一个海湾都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与污染。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