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何新:纯属偷情,无关政治

0
0

何新:纯属偷情,无关政治

《诗经》“唐风·扬之水”新解译

【原诗】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何按】

这是一首记叙一双贵族男女在水边偷情、幽会、爱情之诗篇。旧毛传、朱熹等以及今人则都以为此诗是政治诗篇,其实穿凿无据。盖解诗当以诗论诗。

兹新译及新解如下:

【我的新译文】

    激扬的流水,冲刷白石哗哗响。跟着你的白衣红领,与你来到泉水边,已经见到君子,心中能不高兴?

    激扬的流水,冲得石块白又白。跟着你的白衣红绣,与你来到沼泽畔。已经见到君子,还有什么忧愁?

    激扬的流水,流过白石闪亮光。我听到了你的叮咛,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注释】

1凿凿,旧说鲜明貌,不确。《说文》:“凿,穿木也。”破石亦曰凿。凿凿,模拟凿之声音也。此模拟沃河流水声哗哗如凿。

2素衣朱襮,素衣朱绣,丝之未染曰素。朱,桔红色。襮、袖,闻一多说谓衣领、衣袖,周代贵族男子以丝绣物为标记。君子,贵族之称也。

3沃,旧说从毛传谓指曲沃,不确,未必。《尔雅》“释水”:“沃,泉悬出。”刘熙《释名》“悬出曰沃”。悬挂的流水曰沃,但沃亦非瀑布,不如其高与大也。曲沃得名亦本此。清修《曲沃县志》:“沃水潆回盘旋,是为曲沃。”

4鹄,通皋,沼泽地也。《毛传》释此字为:“曲沃邑(名)也。”不确。

清儒马瑞辰曾经详细考订,略云:“鹄古通作皋。《(焦氏)易林·否之师》曰:‘扬水潜凿,使石洁白,衣素表朱,戏游皋沃。’义本此诗。皋沃即此诗‘从子于沃’‘从子于鹄’也。皋与鹄古同声,皋通作鹄,皋者,泽也。”《鹤鸣》诗《毛传》亦云:”皋,泽也。”《韩诗》:“九皋,九折之泽。”《易林》“游戏皋沃”,《豫》之《大过》又作“游戏皋泽”。皋沃、皋泽,皆古语之沼泽也。

5有命:命,《尔雅·释诂》“命,告也。”《玉篇》:“教令也。”王令曰命,嘱告也曰命。此当释为嘱告。

【关于本诗的主题】

注释此诗的今人都追随《毛诗序》的说法,认为这首简单质朴的爱情诗是一首负荷有很多政治内容的阴谋之诗。

《毛诗序》云:“《扬之水》,刺晋昭公也。昭公分国以封沃,沃盛强,昭公微弱,国人将叛而归沃焉。”

历代以来,说此诗者皆从毛说。例如朱熹《诗集传》云:“晋昭侯封其叔父成师于曲沃,是为桓叔。其后沃盛强而晋微弱,国人将叛而归之,故作此诗。”严粲《诗缉》云:“时沃有篡宗国之谋,而潘父阴主之,将为内应,而昭公不知。此诗正发潘父之谋。”近人陈子展《诗经直解》云:“《扬之水》,揭露桓公既得封于曲沃,而阴谋叛乱之作。”诸如此类,云云。

余旧著《风与雅》亦尝从此说,惟近日重读清儒马瑞辰《

毛诗传笺通释》乃有新知。因悟此诗未必与政治相关,实乃一纯粹爱情诗,盖描写一对贵族男女于水畔幽会、野合之快乐也,作者是一位年轻女性。

【附注】

马瑞辰(1782——1853),字元伯。安徽桐城人。嘉庆十五年(1805)进士,官至工部都水司郎中。后遭陷害被罢职,流放黑龙江。数年后释归回籍,曾经于江西白鹿洞书院、山东峄山书院、徽州紫阳书院讲学,乡居数十年,以著述自娱。    

马瑞辰是清代代表徽派朴学的重要学者,以治《毛诗》成就卓著,精通训诂学,以古音、古义证明讹互,以双声、叠韵分别其通假,指出:“《毛诗》用古文,其经字多假借,类皆本于双声、叠韵,而《正义》又或有未达。”马瑞辰著有《毛诗传笺通释》,书中收集训诂语言资料宏富,多能探赜达指。 本文即得其启发耳。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