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转载]陈云晚年谈话要点

0
0
原文地址:陈云晚年谈话要点作者:汝水清凉


一、与胡启立同志的谈话:钱多了烫手,这是不懂经济的表现!

(1987年12月18日)

赵紫阳出访东欧前,有一次你传达他的讲话,说里头没有一个字是你自己的,都是赵紫阳的。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赵紫阳讲“计划经济是战时经济”的问题。可不可以这样说?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这样说。新中国成立前,我们打了二十二年仗。新中国成立后,一九五零年十月开始的抗美援朝,我们又打了三年仗。一九五零年十一月至十二月,伍修权代表中国政府到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在这期间,美国政府突然宣布冻结我国在美国银行的全部存款,幸好我们代表团提前得到消息,在银行即将关门的时候,赶去提出了全部余款。那时,我国在国外不能存外汇,人家不给户头,只能委托匈牙利以他们的名义去存。还有,湖广债券问题,美国经常有人提起,直到一九七九年美国还有人公然向法院起诉,要我们赔偿两亿多美元,后来打过官司,到一九八六年美国法院以对该案无权管辖为由,驳回了原告起诉,了结了这起案件。中英历史遗留下来的资产问题,也是到了一九八七年才解决。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我国付给英国两千多万英镑,英国付给我国三百八十万美元。另一个问题,说过去我们学的是苏联那一套。那时,我们不能不学苏联。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对中国实行封锁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学美国行吗,学英国、法国行吗?当然不行,只能结合中国实际向苏联学习。那时他们对我们的援助是真心实意的。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同西方国家打交道也就多了起来。从一九五七年开始,我们举办了广交会。

       你可能记得,一九八一年我发表过一个意见,就是我们这个国家有一百二十多亿外汇作为周转资金,很有必要。一九八三年我又提出来,我们的几百吨黄金是怎么来的?一九七三年、一九七四年国际货币动荡很厉害,我对李先念讲,与其把外汇存在瑞士银行,倒贴利息,还不如买点黄金。我们现在储备的大部分黄金就是这样来的。我还讲,中国这么大,有这么一点黄金储备,不算多,是必需的。但是,胡耀邦对这些外汇,还有黄金,“觉得烫手”,不知怎么办才好。结果,大力提倡高消费,大量进口消费品。这是他不懂经济的表现。

[转载]陈云同志晚年对中央领导同志的十五篇训话
 1988年2月15日,陈云同李鹏、胡启立交谈

二、与姚依林同志的谈话:连涨五年?我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1988年5月18日)

姚依林:我们设想,从明年开始,每年价格上涨百分之十,连涨五年。每年人均收入增加百分之十一、十二、十三、十四,算四笔账。

陈云:你看可以理顺价格?

姚依林:我讲初步理顺,用五年时间。

陈云:物价连涨五年,情况会有什么变化?

姚依林:价格总水平提高百分之六十到八十,工资增加百分之百。

陈云:物价每年上涨百分之十,连涨五年,我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姚依林:这条路是否走得通,我也没有把握。

陈云:问题是,物价连续上涨百分之十,影响的面很大。如果把这个计划公布于众,赵紫阳敢不敢讲?

姚依林:那非讲不可。

陈云:物价上涨后,不拿工资的农民怎么办?根本问题是农民从土地转出来,拿工资,比当农民好得多。但这个事很不容易。我们有生之年,农业过不了关。一九八四年粮食丰收,有些人头脑发热。我说,万元户没有那么多,他们讲无工不富,无商不活,我加了两句,无农不稳,无粮则乱。当时,有些人不相信。

三、与李鹏同志的谈话:你们那,脑子里要有数目字!

(1988年5月28日)

每年物价上涨百分之十,办不到。我是算账派。脑子里要有数目字。理顺价格在你们有生之年理不顺,财政补贴取消不了,粮食的收购价高,销售价低,国家要补贴。从微观上看,这是不合理的,似乎是不按经济规律办事。当年我国是低工资制,如果国家不补贴,就必须大大提高工资。究竟哪种办法好?我看现在还是国家补贴、低工资的办法好。不补贴,大涨价、大加工资,经济上一定乱套。即使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某些产品也是实行补贴的。当然,通过改善经营管理,提高经济效益,可以逐步减少一些不合理的补贴,例如某些企业的亏损补贴,但要从根本上取消补贴是不可能的。

四、与赵紫阳同志的谈话:对当前经济局势的八点表态

(1988年10月8日)

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学习西方市场经济的办法,看来困难不少。你们正在摸索,摸索过程中碰到一些问题是难免的,还可以继续摸索,并随时总结经验。

我谈八点意见。

(一)粮食问题始终是一个大问题。十亿人民要吃饭,农民种地卖粮给国家,天经地义。现在相当大一批农民搞乡镇企业,买粮食吃,不能小看。对乡镇企业要做些调查研究,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不行的,以便积极引导,使其健康发展。

(二)种田必须养地;承包工交企业的,必须确保设备完好率。化肥用得越多(超过一定数量),土地就越瘦,今后必须大力提倡施用农家肥。要研究现在农民不重视农家肥的原因,提出有效的解决办法。企业实行承包责任制,有积极的一面,也要看到消极的一面,比如不少企业为了完成承包数,硬拼设备,带病运转。近年来安全事故增多,恐怕与此有关。企业一定要维护好设备,特别是关键设备,四个九不行,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总之,要看到,现在无论是农业生产,还是工业生产,都相当普遍地存在着一种掠夺式的使用资源的倾向,应当引起重视。

(三)中央的政治权威,要有中央的经济权威作基础。没有中央的经济权威,中央的政治权威是不巩固的。在经济活动中,中央应该集中必须集中的权力。搞活经济是对的,但权力太分散就乱了,搞活也难。现在非生产性建设、特别是楼堂馆所建设搞得太多了,连黑龙江也跑到北戴河去盖楼堂馆所,真是怪事。

(四)永远不打赤字财政。从全局看,在几大平衡中,最基本的,是财政平衡。要扭转当前混乱的经济局面,首先要靠财政平衡、特别是中央财政平衡。现在票子发得太多。票子发行的权力要高度集中,我看还是要“一枝笔”。

(五)在历史上起过作用的办法,现在不应该全部照搬,但也不能一概否定。三年恢复,赶上蒋介石二十二年。从“一五”到现在近三十六年,中间虽有曲折,但发展也不算太慢。在过去这些年里,我们搞的一百五十六项、尖端科学技术、石油自给、武钢一米七轧机、十三套大化肥、宝钢以及铁路、电力、农田水利等建设,它们的作用不能低估。苏联能同美国抗衡,到现在才用了七十一年。而美国,从华盛顿时代算起,到现在近二百年。当然,目前国内外情况同过去比,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我们在经济工作中,也不是说没有缺点错误。我在一九七九年三月说过,六十年来,无论苏联或中国的计划工作制度中出现的主要缺点:只有“有计划按比例”这一条,没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还必须有“市场调节”这一条。所以,我们需要改革。但在改革中,不能丢掉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这一条,否则整个国民经济就会乱套。

(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要掌握一定的幅度,不能过高、过快。还是那两句老话:一要吃饭,二要建设。好事要做,又要量力而行。

(七)对储蓄搞保值是必要的。同时,国库券也要保值。如果不从根本上采取稳定市场物价措施,提款抢购风潮还会再起。外债可以借,但要尽量少借。借外债,要用得好,还得起。

(八)目前财政经济遇到一些困难,在克服这些困难的过程中,必须加强和依靠党的领导,特别是党中央的核心领导作用。

五、与姚依林同志的谈话:现在的中央财政是要饭财政,这个局面不改变,早晚出大事!

(1989年7月23日)

陈云:在经济工作方面,赵紫阳在“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口号下,中央下放的权力过多,削弱了国家财政能力。现在的中央财政是要饭财政,这个局面不改变,迟早要出问题。我要对你做点批评,同意物价连涨五年。动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物价上涨,影响面大,不仅在城市,而且波及农村。

姚依林:物价实际上是经济的综合反映。前几年中央财政亏空很大,有相当部分是靠吃老本,靠打赤字和大量发票子来支持的。现在中央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极低。为了克服经济生活的某些方面存在的过于分散的现象,决定采取一些措施:第一,将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改为“税利分流、税后还贷、税后承包”制度;第二,将财政包干体质改为分税制;第三,中央和地方、企业的外汇收入分成,由现在的倒四六开改为正四六开;第四,中央银行要垂直领导,现在各省实际上都在支钱,因为党票在那里。

陈云:同意你这个设想,应该更彻底一些,中央可以救地方,地方救不了中央。

六、与江泽民同志的谈话:物价形势还是非常严峻!

(1989年8月16日)

现在是“四十四路诸侯,千百万藩王”,太分散了。这种局面只能是,皆大小欢喜(既小,又是暂时的)。一九八八年八九月间,我们曾经计划在五年内物价和工资每年都提高百分之十。我们是物资缺乏的国家,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发生抢购、提款风潮。现在物价上升幅度减慢,是靠财政补贴来取得的。物价猛涨的危险,并没有过去。

七、与杨尚昆同志、王震同志的谈话:小平同志退下来可以多活几年!

(1989年8月24日)

小平同志征求我的意见,我赞成他彻底退下来。退下来可以多活几年。只要人在,随时可以讲话。

八、与薄一波同志、宋任穷同志的谈话:对站错队的同志要宽容!

(1990年5月24日)

我反复考虑,这次党员重新登记时,应该对在风波期间犯了错误并做了检讨的中顾委几位委员从宽处理,允许他们登记。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一,在党员登记工作中,暂缓登记可以有,但是要把政治问题同经济问题、作风问题分开。在政治问题上,处理要格外慎重,只要检讨了(无论口头的还是书面的,都表示本人现在对错误的认识程度),这就是记录在案了,不要扭住不放。扭住不放,不是我们党的好作风。在这方面,我们党是有很深刻的历史教训的。

第二,这场风波,是建国以来没有发生过的非常复杂的政治事件,也是我们党内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场特殊的政治斗争。当时中央常委都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加上中央有些报纸进行的宣传,使得中央和地方的不少领导同志都不了解情况,无所适从。所以我主张,对于这场政治斗争,应该采取正确的党内斗争方针处理。应该从全局的观点,从党的最高利益、长远利益出发来处理。对犯有错误的同志的审查,应该实事求是。当然,对于那些触犯法律的,应当依法惩办。

第三,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开七大的时候,一些犯过错误的同志还是被选入中央委员会,李立三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个。去年我们撤销了赵紫阳同志的党内一切职务,但并没有开除他的党籍。对于胡启立同志,仍然保留中央委员。我认为这样做是很好的,有利于安定团结,有利于教育团结绝大多数人。

九、与李鹏同志的谈话:消灭赤字是一个大方向!

(1990年9月10日)

李鹏:最近准备开一个经济工作座谈会,省委书记、省长参加。主要内容是,讨论实行分税制,既要发挥中央地方两个积极性,又要集中一点财力。现在中央财政收入只占全国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十,我们想搞到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六十。

陈云:我那个时候搞到百分之七十。前些年,权力下放过多,这是目前经济混乱的一个根本原因。现在财政赤字在不断扩大,应该严重注意。消灭赤字要有一个过程,但总得朝着这个方向走。改革开放已经搞了十年,应该很好地总结一下得失利弊。兴利除弊也是改革。

十、对吴阶平等保健医生的谈话:一定要去上海,在北京身上刺挠,睡不好觉!

(1990年9月26日)

吴阶平等:经过我们的检查和会商,建议您宜静不宜动,这个冬天最好不要出去,如果要出去,最好晚几天,等病情稳定一点再走,在这之前要尽量减少活动。

陈云:一定要去上海。北京冬天干燥,在北京过冬,身上发痒,睡不好觉,容易感冒,事情会更多。别的都要以去上海为前提。

吴阶平等:如果是这样,来去上海上下飞机时必须坐轮椅,以节省体力;为外出远行做好准备,近日每天吸两次氧气,以改善心功能状况。

陈云:好吧,轮椅这东西,只怕坐上去就下不来了

十一、悼念李先念同志:我和先念一贯支持特区建设,因为特区经济已经变为出口型经济了!

(1992年7月21日)

先念同志和我虽然都没有到过特区,但我们一直很注意特区建设,认为特区要办,必须不断总结经验,力求使特区办好。这几年,深圳特区经济已经初步从进口型转变成出口型,高层建筑拔地而起,发展确实很快。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规模比过去要大得多、复杂得多,过去行之有效的一些做法,在当前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很多已经不再适用。这就需要我们努力学习新的东西,不断探索和解决新的问题。

十二、与江泽民、吴邦国、黄菊的谈话: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1992年11月16日)

江泽民:你是最熟悉市场的。建国初期稳定物价,六十年代回笼货币。

陈云:那时发钞票,要经毛主席、党中央批准的。

江泽民:发钞票是要严格起来,这个权中央要收得高一点。

陈云:你讲既要解放思想又要实事求是,讲得对。现在上海商品外销占多少比例?

吴邦国:外销商品占百分之四十。出口国家的次序是:日本、美国、欧洲和东南亚。

陈云:假冒伪劣商品,缺斤短两的事,干不得。

吴邦国: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严格把好关。

陈云:现在上海存煤几个月?

吴邦国:三个月。过去最紧张的时候,只有四个小时。

江泽民:前段时间,对军队领导班子做了重大调整,我在军委会议上强调,军队必须接受党的绝对领导,要坚决反对和克服山头主义。

陈云:军队,还有地方都不能有山头主义,要搞五湖四海。小平同志健在时,军队解决了这个问题,是件好事。还有一件事,就是现在不少基层,主要是县以下的,干群关系紧张,这也是一个大问题。

江泽民:是的,我们准备专门抓一下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问题。

陈云:看到一些材料反映,现在有些基层上报的数字是虚假的,因为不这样上报,他们就过不了关。这个问题也要注意。

江泽民:我们已经吃够了大跃进浮夸风的亏了。

十三、与江泽民的谈话:朱镕基同志反通胀我举双手赞成!

(1993年7月13日)

江泽民:中央采取十六条宏观调控措施以后,听到的反映是好的。改革开放同宏观调控是统一的,不是矛盾的。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要宏观调控是错误的,这个观点要扭过来。目前镕基同志在负责这项工作。

陈云:很好,我举双手赞成十六条。治理通货膨胀,要快刀斩乱麻,重病要用重药医。还要把中央财力收回来。

十四、与吴邦国、黄菊、陈至立、王力平、陈良宇的谈话:上海是最好的!

(1994年2月9日)

上海工作是做得好的,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很好。从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国经济发展很快,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当然,目前还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要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首先要维护和加强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如果没有中央的权威,就办不成大事,社会也无法稳定。中央决定从今年起实行分税制,使中央逐步集中必要的财力。上海和全国其他各地都表示赞成,说明大家是顾全大局的,我很高兴。从全国来看,当前经济工作要特别注意的一个问题,就是建设规模一定要与国力相适应,而且要留有余地。同时,要把注意力集中到提高经济效益上来。现在的中央领导班子是坚强的、有能力的,工作是做得不错的。全国上下都要同心同德,团结一致,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采取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和措施,把中国经济搞上去是大有希望的,社会主义中国是大有前途的!

十五、与洪学智的谈话:四野一定要抬起头来!

(1994年1月30日)

陈云:四野干部开始时很神奇(神气),林彪出了问题,就抬不起头来。四野战史、平津战役纪念馆这两件事情,现在还没有着落。林彪是林彪,要把林彪问题同四野分开。四野战史要抓紧组织撰写,一定要写好。

洪学智:写四野战史,请首长当总顾问,具体事情我们做。

陈云:可以。平津战役纪念馆一定要建,地点可以放在天津。这两件事,请你向中央军委报告一下。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SAP ERP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