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转载]郭一平给党中央说真话:只有反腐败才能处理好民间融资风波问题!完整版

0
0

郭一平给党中央说真话:只有反腐败才能处理好民间融资风波问题!(完整版)

——郭一平赴山西吕梁采访“王凤莲融资案”实录

“七千万嫁女”背后的惊天大灾难

乐声大起,镁光灯闪烁,聚光灯下那一个个明星大腕闪亮登场——朱军,周涛、韩红、周杰伦、宋祖英、冯巩……这场堪比春晚的盛宴,是一个煤老板斥资7000万为女儿打造的婚礼大戏。

这是20123月引发全国热议的七千万嫁女的辉煌一幕。

事实上,高调炫富的邢利斌,他的联盛集团早在20117月份,就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这一炫富的大动作就是为了引入战略投资。

邢利斌高调炫富不到三天,在他的家乡吕梁市却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民间融资风波——王凤莲民间集资案。王凤莲集资的钱,主要流向邢利斌的联盛集团。正是邢利斌的资金断链,打倒了王凤莲。

王凤莲民间融资案长达十年之久,千万百姓将自己的血汗钱投入其中。案发后他们长期奔走于省、市、县各级政府之间维权无果。最令人痛心的是,不仅自己的血汗钱血本无归,还被某些用心不良的官员们骂作参与“非法集资”,“后果自负”“赚钱了偷着乐,赔钱了找政府”“投资有风险,风险需自担”。真的是欲哭无泪,求告无门。

老百姓为什么抢着“非法集资”?

以煤为媒,柳州出现了一批“先富阶层”。

山西省柳林县储煤面积约800平方公里,占柳林县总面积的62%,储量达100亿吨,而且埋藏深度均小于500米。柳林县原本是个国家级贫困县,但自从2004年国家放开民间煤矿开采权后,这种资源优势让柳林县的财政收入,在2010年后飞跃成山西第二、吕梁市第一,进入全国百强县,人称 “小北京”。柳林因煤暴富,也出现了一批“先富阶层”。

煤业的兴盛,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撑,由此民间借贷兴起。邢利斌的老搭裆,柳林民间融资的最大金主——王凤莲,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而在当时,柳林县民间融资盛行,范围之广,数额之大,在全国范围内都很少见。据内部人士透露,柳林县经查证出来的民间融资近200亿,目前单是王凤莲名下报名讨款的人数就有1000多。另据一位做服装生意的老板介绍,柳林县民间融资数额实际高达400个亿。

国家鼓励民间借贷,当初没有人认为这是“非法集资”。

就在民间借贷在柳林风起云涌之时,有哪一个人说这是“非法集资”?政府说过吗?法院说过吗?

20105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放开民间金融、促进中小微企业和创新经济发展的意见,更是给予了民间金融合法的地位。在该“意见”中,提出来要逐步废除限制民间融资的法律条文。

当时的电视、报纸、政府官员都在宣传“放开民间金融,让老百姓得到财产性收入”,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马光远、陈志武等都发表文章力挺放开民间金融。

当初那王凤莲要知道她干的事是日后所说的“非法集资”,就是喊她姑奶奶,她也不会干的。至于王凤莲涉嫌其它犯罪(行贿等),那不是我考虑的,但就融资事件本身来说,她并不具有犯罪的主观故意。

广大融资受害者,当初也是抱着拥护改革、相信国家政策,怀着一种高大上的心态,参与这场民间融资的。他们要是早知道,这就是今天所说的“非法集资”,就是有人直接跪地喊爹叫爷,头磕烂,他们也不会动心。哪有拿着钱急着干“非法”之事的?

银行背书,没有人怀疑

代表着国家最高信誉的银行,也参与支持这场民间融资,更是让老百姓深信不疑。你以为王凤莲是坐在家里收钱的吗?她是坐在工商银行营业厅里办公的。银行工作人员不仅不阻拦,还非常支持,为她提供大客户,甚至工行的保险箱都让她用。这样的局面让原本谨慎的老百姓也吃了个定心丸,既然“公家”赞成,自己手上的钱又不会投资,众多官员也在做,那我们跟着吧!

地方官员积极参与支持。

在王凤莲做大过程中,得到了政府官员的大力支持。

据当地百姓介绍,当时的柳林县委书记王宁其亲戚在王凤莲处都放了款。柳林县的县科两级工作人员大多在王凤莲处放了款。柳林县公安局有很多人在王凤莲处放款,他们也介绍别人在王凤莲处借贷。这其中,有柳林县原公安局某领导W,中队长Y等,介绍借贷的有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防暴队长、县城市执法队长等。某个干部一次性打招呼让王凤莲给杜迎春卡里打了两个亿。杜迎春何许人也?他是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的亲戚。

柳林县一位董姓建筑商透露,在“全民集资放贷”大潮中,一些官员利用权力,无偿或低息向王凤莲举债几千万,再将这借来的钱,以他人名义约定4分或5分月息让王凤莲贷出去。这是用自己的骨头砸自己的肉,王凤莲也知道,但她没办法。

给县某领导开车的司机,一次性在王凤莲那里投钱600多万。一个普通司机靠工资怎能挣这么多钱?这都是政府官员的钱。

投之以桃,报之以礼。王凤莲的儿子举办婚礼,柳林大批党政干部到场祝贺。王凤莲的女儿举办婚礼,柳林大批党政干部再次到场,W亲自坐席上礼,这一次到场与W坐在一起的,还有7000万嫁女煤老板邢利斌的老婆李凤晓。李凤晓上的礼金是14000元,外加一辆价值170万元的豪华小轿车。

试想,如果没有王宁等党政官员的支持和参与,王凤莲一个小小的村妇,怎么能够长达十多年进行“非法集资”呢?如果这是非法集资,那一个个官员为什么站台支持并参与其中?为什么银行也为“非法集资”作背书?

人们不看王凤莲,看的是邢利斌。

王凤莲之所以能够坐大,不在于王凤莲,而在于邢利斌!

邢利斌是山西联盛公司董事局主席,是柳林县政协名誉副主席,也山西省人大代表。邢利斌正盛时,旗下直属、控股煤矿15座,年产原煤300万吨,洗精煤120万吨,是当之无愧的山西首富。邢利斌的集团公司是柳林第一纳税大户,柳林县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都来自联盛集团。

民间融资大厦为何轰然倒塌?

2011年以来,煤炭市场价格不断走低,需求不振。煤老板的黄金岁月过去了,这是引爆吕梁民间融资风波的关键因素。此外,还有两个主要原因——

理论误导:“市场万能论”作怪,放弃监管。

共产党的老祖宗是马克思,马克思认为市场不可能自动修复平衡,主张由国家干预经济,这也就是今天所说的——用好政府这双“看得见的手”管控经济,不可过度迷信市场这双“看不见的手。”

在中国搞市场经济,本来是一种改革举措,只是把资本主义的东西拿来为我所用。如果把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比作中国的老娘,那么西方的自由主义经济和市场化就是个干娘。

几十年来,在高呼改革的过程中,不少人逐渐放弃了自己的老娘,光要干娘。大学讲台上,教授们一张嘴就是西方经济学;经济学家一发话,就是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国际化;某些位高权重的官员一张嘴就是改革,但就是不告诉你如何改革、怎么改革,原来他们说的改革仍然是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国际化。

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最大的问题就是忘记了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把西方的“四化”当爹当爷,过度地私有化、市场化。

高房价,不就是市场化过度的结果吗?高学费、高医疗费不也是市场化过度的结果吗?难道这些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不需要“国家干预”吗?光靠市场能够解决问题吗?

最近网络上热议的大学生魏则西之死事件,也是医疗全面私有化、市场化造成的,难道光骂百度和甫田系吗?害死21岁大学生的这种极端事件,真正的凶手不就是私有化和市场化吗?

前几天,我接受了《环球时报》的采访,记者问我:你郭老师说,在当下的中国反汉奸比反腐败更关键,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称得上汉奸呢?我回答说:“借开放机会,出卖国家利益是汉奸;在国内公开宣传西方的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国际化,鼓吹放弃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这是文化汉奸;在实际操作中,放弃社会主义道路,放弃马克思主义,全盘西化,也是汉奸。”

习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跟着西方招魂术,就会导致国家分裂!”

发生在当下中国的这场民间金融风暴,就是市场万能论,也叫做“新自由主义经济”,或者市场原教旨主义泛滥的结果。市场万能论——这也是西方的招魂术!

新自由主义经济认为,市场可以自动修复平衡,极力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干预政策,主张政府最大限度地“削权”,一切交给市场。不怕出事,出了事再打击。谁要是不相信我郭一平说的,你现在到网上搜一搜,这些说法比比皆是。

改革,向西方学习,却迷失了自己。忘记了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忘记了共产党还是要代表最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的。

向西方学习,不等于不要自己的东西。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生产力发展不平衡的国度里,要搞市场经济,难道就不应该考虑国情吗?

即使在新自由主主义经济发源地的英国,现在也特别强调政府管控经济。英国女王认为:“如果政府不管控经济,经济出了事,老百姓就会骂政府,导致官民对立和政治风潮。”发生在当下中国的这场民间金融风波不就是证明吗?

有人说,这场民间金融风波是向外国学习的结果。我不赞同。因为,老外也不是这样干的。

实质上,日本100年前就有民间金融监管法规,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暴发后就已经强调国家干预经济了,德国在110年前就有民间金融监管办法……而我们呢,在放开民间金融之前,就没有解决好谁来监管、如何监管、能不能监管得住的问题,就在浙江民间金融改革试点失败的情况下,一下子放开了民间金融市场,出了今天这么大的乱子究竟怪谁?也就是说,我们并不是向现代西方学习,而是学习了西方“扔掉了的垃圾”。人家西方扔了的东西,某些人当成了宝贝,看得比他爹还重要。

喊了这么多年放开民间金融,实行利率市场化,不就是今天出了事,才说这是“非法集资”吗?如果说这是“非法集资”,难道不是地方政府主导的“非法集资”吗?

说白了,全国各地的民间融资风波,包括柳林一带的,实质上是市场万能论泛滥、放松政府监管的结果。这是个宏观理论问题,而又不得不说。

当下的民间金融风波,正是那些奉行新自由主义经济的经济学家误导的结果。千万百姓度日如年,以泪洗面,家庭破散,夫妻反目,有病无钱医,气病逼疯……种种惨状,不忍耳闻目睹!

教训多么深刻,现实多么残酷!

政商关系混乱,极度腐败,改革变味。

对于政商关系,习近平用“亲”“清”来概括。亲近,就是靠前服务,给予监管和指导;清白,就是不能借与企业打交道的机会谋取私利。

发生在柳林的这起民间金融风波,是政商关系既不“亲”又不“清”造成的。政府官员不关心联盛集团的经营状况,不关心大额资金走向和资产状况,不去关注联盛的帐务和规范化管理问题,监管大放羊;同时,各级官员、各部门官员借机大捞特捞,将一场正常的民间金融改革变成了官场的捞钱大戏。

多年来,柳林县上至县委书记、下至普通官员,很多人都和王凤莲有资金交易,通过向王凤莲放款,他们将自己索贿、受贿、通过各种不当渠道获取的非法资产进行洗白。其中,柳林县委书记王宁就在王凤莲处放钱,政法系统某领导W也在王凤莲处放款,据传高达7000万元。王凤莲案案发前,当地部分官员早已得到风声,看资金链马上要断裂,便利用职权将自己的资金提前抽回,导致王风莲的资金更加紧张。 

多种信息显示,政法系统某领导W,在从柳林县升调之时,一下子从已经收回的9000多万元王凤莲案款中套走了7000多万元,用于归还他本人的3000万元。时任县委书记王宁及亲戚的3000多万元,县公安局副局长以上人员在王凤莲处放的款,县科两级重要人员在王凤莲处放的数亿元资金都转到邢利斌公司名下,让邢利斌负责归还。与王凤莲案有关的某领导N在王凤莲家抄家时,特意将王凤莲保险柜里存放的部分金饰品留下,等大队人马离开王凤莲家后,N独自返回王凤莲家,通过王凤莲的丈夫田有才将金饰品拿走,充抵了他的20多万元存款本息。官员们的逼债,也加紧了王凤莲资金莲的断裂进程。

民间融资崩盘后,涉案官员借助特权,里应外合,对王凤莲的资产,进行哄抢、掠夺、强占,甚至用各种违法手段逼债,导致王凤莲的资产被低价霸占,如:柳林交警队Y将王凤莲的北京房产霸占;公安局某领导R的弟弟把王凤莲在太原新河湾的楼房强占;公安局某领导X把王风莲借给王某某的三千万借款夺走……

严重腐败,全部腐败,各级腐败,将一场正常的民间金融改革演变成了对老百姓的“公开大抢劫”。

迷雾重重:一审王凤莲,引发民众大上访

王凤莲从海南参加完邢利斌“七千万嫁女”婚宴刚回山西,就被柳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批捕。

2015112,在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王风莲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案开庭审理。此案的受害人代表参加了旁听。旁听完了之后,让广大债权人的心呀,就象是寒冬腊月光身子穿了个棉裤——凉了半截!

二十三个受害人为何消失了?

2013年,柳林县政府柳政字(2013)8号文件向上级报告本案吸收1024人资金合款21.049亿元,2015112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时变成了1001人、18.3亿元。那么,两者相差的23人是哪些人?相差的2.7亿元又哪里去了?

这么关键的数据,为何前后不一?这么关键的数据,为何法庭不愿深究?

柳林县公安机关历时数月,侦查得出的结果难道有错误?柳林县人民政府以公文的形式认定“王凤莲事件”的涉嫌案金额和人数,也不靠谱?就涉案数额发生变化这一事实,公诉机关在庭审阶段为何不举证说明原因?何况,法庭为何不要求公诉机关陈述其中的缘由呢?

我郭一平估计,钱少了,人也少了,是有人在庭审前通过办案组抽逃了本息。

账目造假目的何在?

早在2012年,民间借贷市场崩盘在即,邢利斌夫妇设计将王凤莲保存的联盛集团欠款收据以往来记账为名骗走,但联盛帐内依然显示欠王凤莲的款。据说是在专案组的授意下,王凤莲的欠款被联盛集团会计陈金梅等做假账抹平的。

2015113-4号庭审时,王凤莲的律师提到,虽然案卷中王凤莲与联盛集团只有9.5亿的账面往来,比王凤莲说的少了,但是,联盛集团的记账凭证与银行的承兑背书不一致。银行不会造假的,那么是谁给联盛做了假帐?为此,公安抓了四五个会计,但不知为何后来又放了。

经山西省家豪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联盛财务有造假行为。联盛的账本造假是谁指使的?又是谁利用造了假的账本获利的?

捂盖子办案,隐藏了多少秘密?

据王凤莲当庭交代,邢利斌与李凤晓夫妻,以个人的名义向王凤莲陆续借款共计6亿元。或许这是王凤莲在推卸责任编造的,但是法庭在没有证据证明王凤莲说了假话的情况下,难道不应该让邢利斌与李凤晓出庭对质吗?

联盛集团和王凤莲有着纠缠不清的经济往来,当年邢利斌7000万嫁女时王凤莲送彩礼100多万。王凤莲儿子婚礼,邢利斌的老婆李凤晓上礼14000元,再加170万的豪华小轿车。这中间还有没有其它往来?这些钱是合法的吗?

证据显示,王凤莲曾花3000万元现金,购买手机链送给官员们。这些手机链送给了谁?基于什么目的?案发后这笔款项能追回来吗?这也涉及到受害人的利益。

王凤莲的财产哪些被查封、哪些被冻结?据调查,王凤莲的房产遍布全国各地,王凤莲目前资不抵债,这些财产的到位可以缓解王凤莲的偿还压力。但是这些房产在那儿?

真的说成假的——狮尾沟煤矿会计A开出欠王凤莲7亿元的借款,上面盖有单位财务章,有李凤晓董事长的签字,被公安机关认定为假据。如果是假的,为何A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如果是真的,为何对此不予认定?

也正是从一审开始,广大债权人发现,官商勾结,腐败严重,他们投入的钱没有了着落,自己的血汗钱何时归还、归还多少已经成了未知数。民众的大恐慌由此产生。

一审的戏演砸了,不敢再演下去了!

2012年王凤莲被抓起,一直到2016424,也就是直到我写文章的这一天,已经过去四年了,只开庭了这么一次,从此本案被搁置下来,王凤莲也已经被超期羁押。

案中案:官商警三方勾结,要多黑有多黑

其一,司法机关上演“捉放曹”,赃款流失严重

离石的M是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的亲戚,目前张中生已被中纪委带走。

M拿了王凤莲的3亿多元,案发后公安机关曾对M进行了刑拘,检察院也批捕了,但后来到了法院,款也没有追回,人也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对拿了王凤莲钱款的关系人,当地在办案时今天抓回来,只要有人说情送礼,明天就放走,还有的根本就不抓。张某某欠王凤莲3000万元,抓了又放。屈某某欠王凤莲400万元等,没有收回一分钱,连抓也不抓。对于柳林县的“海尔老板”李永春也没有抓过。曹某某是一民间融资人,归还张某某民间借贷1亿元,专案组竟然没有将张某某欠王凤莲的3000万元扣下。对于普通老百姓,专案组毫不留情,残酷打击,如柳林县薛村镇高红村村民李某某因逼债被非法拘禁四天半,高红村村民刘某某还了本金还不行,又要了1.36万元利息。

其三,高红村的报料:官员明抢

在王凤莲所在的高红村,村民一致反映,就在王凤莲2012年被捕之前,公安机关从王凤莲家中搜出大量黄金和钞票,总价值2000多万元,这些钱不知是否入帐,不得而知。

有人称,王凤莲被抓捕的前两天,柳林县某部门领导将王凤莲请到柳林县一宾馆,承诺如果王凤莲退还7000万就没事,但王凤莲将7000万拿出后仍被拘捕;另外王凤莲归案前,其账上有9000多万元,被捕后却消失了。又有人说,王凤莲在被捕前夕,柳林县一个领导曾从王凤莲那里连本带利取走2500万元。而这些资产去向何处?至今没有答案。

其四,官员的利息高于老百姓

据知情人透露,王凤莲给官员们的月利息都是5分、6分,甚至还有1毛的,并且王凤莲本人几分钱收的就几分钱放给他们,从中不赚取利息。也就是说,王凤莲在放贷的过程中,让这些政府官员享受到了最大的利益,而政府部门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对王凤莲民间融资活动进行保护。

当柳林高利贷崩盘之时,政府对信息的掌握是最早最准确的,于是政府官员和王凤莲暗中操作,将自己投放的那一部分资金迅速转移到了当地某些实体企业里,避免了崩盘带来的损失。

有人称,王凤莲被拘捕后曾与当地政府协商将追回的款项先付给老百姓,但在审查王凤莲的一个月之内,当地政府中有个别人将领导的、有关系的、能闹起事的人的债务迅速转入当地有实体的企业,这样避免了崩盘后的损失。而随着款项的转入转出,原始记载的单据也随之消失,外帐内帐对接不上,为此王凤莲曾经绝食以抗议当地政府个别人自私的做法。

其五,司法腐败黑暗:从白明利案印证王凤莲案

据说发生在柳林的王凤莲融资案、白明利融资案、王平彥融资案等,都是省公安厅督办案件。从白明利案件,也可以看到王凤莲案件的司法乱象。

白明利是柳林县刘家垣头村人,他参与了民间借贷,资金雄厚。他在本地购置了大量的房产,在北京、太原也有大量的商铺和房产。

白明利在柳林县城阳光时尚买走了1—5层商铺,花1.2亿,该商铺落在亲戚名下。白明利在王凤莲处也放贷2.3亿元。2012年,民间资本崩盘后,他于当年7月份被当地公安机关审查。白明利被抓后三天内就由司法机关内部人作保,取保候审。

20122015年底,白明利由柳林县公、检、法三方轮流取保。白明利涉案人数130余人,赃款金额达八亿余元。在取保期间,白明利并不居住在柳林县,而是居住在太原、内蒙等地。

公检法办案人员严重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在20122015年间对白明利的银行账户、资产,没有进行任何查封冻结,给白明利时间转移自己的财产,致使白明利将财产转移到亲友名下。

本案的众多受害人百余次上访到县、市和省里的有关部门,信访到省委书记王儒林、省公安厅纪检书记周培斌处,他们都下达了指示,但柳林公检法部门还是没有采取任何抓捕措施。

2015年后半年,白明利由柳林检察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被告到柳林县法院。法院接案以后送达了有关审理手续,通知了庭前会议时间,之后白明利就关机逃跑了。柳林法院见不到白明利本人,只能中断审理程序,在网上进行通缉。但是通缉的时候,原本8亿元的赃款被宣布为一亿元,不知是公安人员对他进行了保护还是另有隐情。

尘埃落定:老百姓为何高呼反腐败?

(一)以反腐败为突破口,解决王凤莲融资风波。

 王凤莲融资案件,从开始到结果,一直到今天,始终伴随着各级官员的腐败。要解决好这一问题,必须以反腐败为突破口才能解决问题。王凤莲融资案,决不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融资问题,而是一场官商警三方勾结的公开抢劫百姓财产的特大案件。不谈反腐败,就别谈办案。

(二)提升级别,异地办案,涉嫌官员回避。

王凤莲案发四年多,至今没有结果,王凤莲被超期羁押,千万百姓求告无门……原因是什么?郭一平说白了,办案人员,要么是当初获利者,要么与那些获利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根本不可能揭开盖子。

根据国务院最新出台的20166号《关于处理和化解非法集资案件》的有关规定,要及时上报,异地办案,成立新的专案组对王凤莲案件重新侦查。另外,根据最近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精神——不能案子办了,民心丢了;不能案子办了,企业垮了。实现得民心、救企业、依法办案三者兼顾的结果,必须提升级别,由政府出面,用政治、经济、法律三重手段,综合性地解决这一问题。

由此,本案至少得由山西省政府出面,组成一个由副省长挂帅,由省金融办、省证监局、省工信局、省公安厅等部门组成的 “专案组”才能解决问题。

(三)公开透明办案,让老百姓安下心来。

新成立的专案组必须建立一个互联网平台,公开透明办案。将资金来源和资金占用搞清楚,一笔也不马虎;将现有资产状况搞清楚,一一列表。将以上信息作为政务公开的内容,利用网络平台发布,让老百姓放下心来,则可避免大规模、重复性的群众上访。还要将案件进展情况同步发布。

(四)重点放在追赃上。

老百姓不关心打老虎拍苍蝇,关心的是血汗钱能不能收回。因此,办案不能是纯粹的办案,而必须以追赃挽损为重点。只有追赃,挽回百姓损失,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才能赢得民心。

郭一平致难友:停止幻想,立即维权,分秒必争!

(一)团结维权,立即行动!

不光是指王凤莲案件的受难者要团结,而是包括所有柳林融资案件的受难者必须加强团结。例如,白明利案、高茂林案、陈四则案、康天平案、李应亮案等等。大家都要团结一起,紧密地团结在共同推举的维权代表的旗下,则无往而不胜。

维权代表,既是受害者,又要团结大家维权,是个纯粹付出而不求回报的角色。大家要树立维权代表的权威,拥护他们、保护他们。只有这样,维权才能有一个坚强的核心。

(二)高呼反腐败,积极提供线索举报。

当下中国的反腐败是上面九级台风,下面蚊丝不动。端正维权方向,不能光想着要钱,还要通过反腐败的行动端正地方政风和党风,灭一堆苍蝇。

如果你们的钱是邢利斌们做生意赔了,你们可能还好接受。问题是你们的钱有可能进入了各色腐败分子的腰包。你们不要钱,不正是便宜了腐败分子吗?

反腐败,党中央支持你们!全国人民支持你们!你们要积极提供线索,积极地向山西省和党中央反映问题,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三)理性维权,合法维权。

不少人强调,把问题化解在基层。这个说起来不错,但是,有些问题恰恰是基层地方政府和公检法酿造的,是地方官场腐败造成的。谁去化解?

理性维权,合法维权,才能不让人家抓住把柄。维权不犯法,但是丧失理性、过激举动,容易被人利用。

(四)一定要多用互联网的力量。

中国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网民七个亿。你们要积极转发,大量转发,把你们的声音传得更远更广泛。只要是真的,就不要怕假的。

也请广大网民积极行动起来,为柳林的广大受难者呐喊。将他们的声音转遍全中国,转遍全世界,转遍互联网,告诉党中央!爱他人就是爱自己,关心他人的问题,就是在关心自己的问题!

 (五)维权才是真正的维稳

      不想揭开盖子,只能拼命维稳。习总书记说过:维稳的出路在于维权。也就是说只有维护广大老百姓合法的权益,才能实现真正的维稳。不讲维权,只讲维稳,只能是越维越不稳。作为山西省三级公安机关一定要将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放在第一位置,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才能实现真正的稳定。

      如果不公开透明办案,不追赃挽损,不去揭开盖子,不解决老百姓提出的问题,光解决提出问题的老百姓,那么这样的维稳,就不是党中央要求的维稳。这样的维稳,有可能是替腐败分子维稳,维稳就可能是在维护腐败!

欲知后事如何,请加郭一平微信号guoyiping120,已经是本人其它号的不要另加。

郭一平致千万融资受害者:离开反腐败,维权无路可走!


长按上图,点识别二维码,即可加上。

郭一平特别告知——因为本人工作太忙,微信不能一一微友有重要事情及报社记者采访,可打电话18510737518,与行云大姐联络,由其转告。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SAP ERP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