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让出花名,老何从此不叫”老顽童“!

0
0
大V勇招三千佳丽
小蛮腰怒斩老顽童






博友妙联集锦(转帖)

  老顽童自道:“俺一头大V,二三其主,嫖四五佳丽,竟来六七警察,你等怎奈我八九百万粉丝,十分大胆!”
  黄老邪叹道:“侬十色九虚,八损七劳,逞六旬弱体,犹行五四车轮,只是不该三番两次欠嫖资,一等下流!”

  众佳丽惊叹,“哇,好工整啊!咱也来一个!”
  “大V 爷,粉丝千万,美国护照,打脸警察真可笑可笑。 
  “小区中,众目睽睽,还安摄像,从此嫖客须提防提防。”

  “扫黄警察道: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娼娼妓妓。”
      “雨雨风风花花草草,年年扫扫除除。” 

  “警察叔叔真行啊!”佳丽赞叹。
  “老顽童,再出对啊!”马二娘挪揄道。

  老顽童回应:
        “十年心思,思名思利思嫖妓,还有特殊性癖好!”
        CCTV记者道:
  “万目共赏,赏刑赏罚赏马甲,免费上新闻联播!”


天涯情色小说:关于老顽童欠夜费那点事
保洁慎入!
安慧北里小区里面,大大小小的车辆已经排满了,仍有车辆不停的按着喇叭鱼贯而入。小区门外,路畔两行数十米绿化带,有苍松绿柏,泡桐万年青,枝桠掩映,斜阳残照,正是八月天气。 

  三三两两的人群,进进出出,有乌头童子,白发翁妪,更多的是丽衣青少,正装中年,行色匆匆中,似乎忘了周围的景色。 

  一位白衣老者,约莫六十岁年纪,周身上下紧衬利落,只见他满面红光,一双眸子湛着精芒,正不紧不慢的行着。 

  白衣老者走到了一扇门前,迟疑了一下,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一副墨镜,挂在鼻梁上,抬手敲门。“门开着,进来吧!”一个慵懒的声音从门内传出。白衣老者旋动门把手,推门、拧身、反手关门、上锁,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滴水不漏。定了定神,压低声音道:“包夜,全套。” 

  里面人咯咯笑起来:“薛蛮子,你以为戴上墨镜就认不出你了么?没用的,你是那样拉风的大V,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厕所中的绿豆蝇一样,亮得新颖,亮得出众。你那淫秽的眼神,稀稀的胡楂子,神乎奇技的嫖法,还有那千万粉丝,都深深的迷住了我。不过,虽然你是这样的出色,但是行有行规,不管怎么样,你要付清昨晚的过夜费啊!!!叫女人不用给钱吗?” 
  老顽童说道:“我以为凭我们俩个人的交情,可以讲点感情,想不到,还是一笔买卖!”
 
      薛蛮子一进屋,北丽马上接道:“不用报名号啦,当年你老顽童也在我手底下讨教过几次的。”
  西婕说道:“老顽童,上次的过夜费你打算什么时候还俺?”
      老顽童不好意思:下次下次~~
  东梅南云一听不高兴了,“过夜费都拖欠的人,二娘你叫我们来作甚?”
      “就是,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不普世……”
  西婕打断两人话头,这没羞没臊四个字才没说出来,“不知二娘叫我们四人过来所为何事,区区一位老顽童难道马二娘就应付不了了?”
  “非也,”马二娘缓缓道来,“今天叫四位来,是想让四位参加一个赌头,而这位老顽童狼哥欠几位的嫖资也应在这个赌头上,不知四位敢不敢应下?”
  “那看来马二娘有抽头了?”西婕问道。
  马二娘一声苦笑,“哪有什么什么抽头,我要不是被这老顽童欠了嫖资,也不会叫你们四位来了。”
  东梅插嘴道:“马姐姐也被人欠了嫖资,那自然是水里来火里去,大家义不容辞,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纷纷点头,南云说道:“姐妹同心其利断金,但不知二娘这赌头为何,输赢如何?”
  马二娘又把刚才与薛蛮子定下的赌约给四大楼凤简略说了一下,薛蛮子边听边不住的冷笑。
  四大楼凤听完之后,问薛蛮子:“敢问你这连御四女,是四个一起上呢,还是车轮战?”
  薛蛮子捻了捻山羊胡,“自然是车轮战,你们是小辈,还能占你们便宜?”说完一抬手,指着里头卧室,“请,哪一个先来?”

  西婕应道“我先来”,说罢便与薛蛮子进入卧室,战在一处。
  只见西婕左一招老树盘根,又一招观音坐莲,口中娇声叱咤,招数连绵不绝不断向薛蛮子攻来。却看薛蛮子不紧不慢,左掌画圆,右掌直推,只一招老汉推车,将西婕的攻势轻松化解。战罢多时,西婕已是娇喘嘘嘘,心下大惊。心想这薛蛮子不知得了哪位高人传授,简简单单的一招老汉推车,看似轻描淡写,竟含莫大威力,来来回回只是一招,却无从破解,越战越是心寒,不多时便败下阵来。
  北丽上前,招数更变,出手无不老辣,但薛蛮子仍是老汉推车一招,北丽仅比西婕多支撑了几个回合,也无功而返。随后东梅接替上场,薛蛮子歇息片刻,从身边摸出一粒药丸,丢在嘴里,东梅脸色一变,“奇淫合欢散!”
  “不错,看老汉我如何收拾你!”薛蛮子左掌画圆,右掌直推,又是那招老汉推车,攻势更甚,东梅堪堪接住,不一会也败在薛蛮子手里。

  薛蛮子纵声大笑,“马二娘,你认输吧!”说完走出卧室,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来至茶几前坐下,一边撸管,一边吟道:
  嫖客来异国,钩钩黑透红。
  上下俯卧撑,激战如流星。
  十步嫖一女,老眼冒金星。
  事了拂精去,深藏身与名。

  “嫖客行!你竟然会嫖客行!”马二娘大惊失色,“怪不得四大楼凤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为何你中途退场?”
  马二娘开始还很惊异,抬头看了看日历,不禁笑得花枝乱颤:“薛蛮子,你输了,快拿钱来!”薛蛮子说道:“我怎么输了,你没看我未尽全力,夜御四女,是你输了!”马二娘说:“你说的是夜御四女,但现在南云小姐还没有出场与你交战呢,这不是你输了吗?”
  南云不解,问马二娘:“二娘,我看他气息悠长,不汗不喘,为何就放弃战斗了呢?”
  马二娘一指日历:“今天七月初三,一日不过三,这老顽童自己的规矩他是不敢破的。”
  南云恍然大悟:“哦,这么说来,老顽童,确实是你输了,如果你不认输,就必须下场与我一战,但这样一来可就坏了你的规矩,一日不过三,老顽童要成不三不四之人了。”
  老顽童大急:“你们怎么不认账,好,既然如此,我就破一次规矩,让你们口服心服!”说完去旁边口袋摸索。
  南云摇了摇手,“在这里呢,奇淫合欢散,果然厉害!”说完拿起那粒药丸,作势要丢。
  老顽童大声嚷嚷:“好啊,你们偷东西,不算不算!赌局不算!”说罢赌气坐下,竟然不理会马二娘与四大楼凤,拿出一个小本本来,写写画画。

  马二娘等人也觉得无可奈何,正僵持中,外面传来一洪亮的声音:“老顽童,没有奇淫合欢散,何不试试我的九花玉露丸?”紧接着又是一声暴喝“开门,扫黄办!”话音未落,门已经被破开了,闪进来五六个大汉,为首一人青衣峨冠,睨着眼睛盯住屋内众人。
  马二娘等人大惊,急忙拿衣服捂住胸口,低头不语,只有薛蛮子镇定自若。
  “黄老邪,你不在桃花岛安心呆着,来这里作甚?”
  “来抓你归案,委屈你到桃花岛住上几天。”黄老邪说道。
  “有何证据?说我嫖娼?”老顽童哈哈大笑。
  “这桌上这本,就是证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就是那本淫界奇书《九淫真经》吧!”
  “是有如何?书在我手上,我想毁去就毁去,谁能找到证据?”薛蛮子说完就要毁书,不成想南云一把将书夺了过去,慢慢翻看。
  “七月初三,嫖三人,意未尽,嫖资未付。”南云念了出来,不禁哈哈大笑。
  黄老邪板起了脸:“南小姐,你的账自己清楚,不要误我们的事。”南云不接黄老邪的话,对着薛蛮子说道:“我当九淫真经是什么奇书,原来是三岁顽童都知道的破事,还搞得这么神秘!”
  薛蛮子道:“胡说!这是我的宝贝,拿来!”“给你,还稀罕不成!不信你问我,看我哪条不知道!”南云说罢将书丢了过去。
  薛蛮子半信半疑,翻开书,“第十三页,”南云接道:“六月十四,嫖二人,嫖资未付!”“第十五页!”“六月二十,嫖小丽,嫖资未付!”薛蛮子慌了,大声嚷道:“好啊,原来你们伙同黄老邪做这个局,老子不服,老子有千万粉丝,黄老邪,你敢跟我单挑么!”
  黄老邪道:“有何不敢,老顽童请!”

 老顽童自道:“俺一头大V,二三其主,嫖四五佳丽,竟来六七警察,你等怎奈我八九百万粉丝,十分大胆!”
  黄老邪叹道:“侬十色九虚,八损七劳,逞六旬弱体,犹行五四车轮,只是不该三番两次欠嫖资,一等下流!”

  众佳丽惊叹,“哇,好工整啊!咱也来一个!”
  “大V 爷,粉丝千万,美国护照,打脸警察真可笑可笑。 
  “小区中,众目睽睽,还安摄像,从此嫖客须提防提防。”

  “扫黄警察道: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娼娼妓妓。”
      “雨雨风风花花草草,年年扫扫除除。” 

  “警察叔叔真行啊!”佳丽赞叹。
  “老顽童,再出对啊!”马二娘挪揄道。

  老顽童回应:
        “十年心思,思名思利思嫖妓,还有特殊性癖好!”
        
      CCTV记者在旁抡起摄像机道:

  “万目共赏,赏刑赏罚赏马甲,请您上新闻联播!”

  老顽童输得心服口服,只好乖乖的穿上黄马甲,跟黄老邪去桃花岛了。在桃花岛上老顽童不甘寂寞,又琢磨出左右互撸之术,那是后来的事情了。(全文完)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