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7

[转载]台湾《戡乱战争全史》华东部分(4)

0
0
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二期作战

  一般状况
  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一期作战,江北地区战斗屡战屡败,直接威胁京沪,此时共军彻
底集中兵力,继围攻海安[作者注:参阅第四章第十三节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一期作战江北
地区战斗。],状况危急,为解除京沪威胁,及解海安整65师之围,未待第一期作战结束,
即开始第二期作战。华中战场刘伯承共军,为策应华东战场陈毅共军作战,东渡黄河进入
鲁西,八月十日夜南犯陇海路,继越陇海路南犯,直拊徐州绥署之背,惟现已回窜鲁西[作
者注:参阅第四章第十一节华中战场冀鲁苏豫边区作战。],与本作战影响不大。山东共军
各师,继与我第二绥区鏖战于胶济路附近,其主力无法南下参加本作战。作战地区之地形
及民众条件等同于第一期作战。失败为成功之母,须就地彻头彻尾检讨,知为何而败。消
极,勿重蹈覆辙;积极,知如何反败为胜,而戡乱战争从不知检讨,败不知为何而败,胜
全寄之于对策,本作战亦不例外(如图一)。
  敌我双方兵力及作战构想
  本作战徐州绥署同第一期作战兵力,仅于第一期作战中损失5个整编旅,后有第5军与
整11师进入鲁西战场,协力郑州绥署对刘伯承共军作战。另国防部将首都卫戍司令部整编
第19军之整4师调入徐州绥署序列,接替整25师防守江都,另以国防部直辖之整46师增援南
通,本作战仍坚持第一期之失败作战构想,区分为两淮、台枣支线、运河堤、范公堤[作者
注:范公堤由南通经如皋、东台、盐城至阜宁淤黄河,现中共改为国道,向北延伸至天津
、北平。]等四个战场,画地为营,单打独斗,各自为战,台枣支线为向北作战,两淮地区
为向南作战,此两战场南北背道而驰;范公堤与运河堤为两条并行线,并行线永不相交,
此两战场亦永不相交,指导要领仍坚持“战略攻势、战术防御”,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各战场行动,南打北休息,北打南休息,西打东休息,东打西休息。
  共军兵力同第一期作战,仅是运河以西已向运河以东战略退却,其作战构想于初战犯
严重错误,因陈毅苏皖军区根据地及其司令部所在地为淮阴,企图确保此根据地,作战指
导改为“战略守势、战术防御”,作战目标改为“确保城镇”,手段改为“以碉堡与我碉
堡相对抗”,徐州绥署用兵及大军指挥若卓越,两淮地区战斗为名符其实之会战,此一战
即可将陈毅新4军全歼,惜容此机会白白溜走。此战陈毅初尝败绩,树倒猢狲散,全军崩溃
,战略退却至苏鲁边区整补,于临沂重建根据地,故后期作战无所作为。
  作战经过概要
  一、两淮地区战斗(如图二)
  淮海地区第一期作战江北地区战斗节节失利,海安整65师危急,徐州绥署临时以第7军
,整28师欠整80旅,整69师欠整99旅配属整26师之整41旅,整74师,工兵第1、第5、第15
团等,由绥署副主任李延年指挥,编组为李延年兵团,民国三十五年九月十日开始,于宿
迁附近向陈毅共军根据地两淮地区发动攻势,以整69师防守宿迁,第7军为矛头,由洋河镇
先向泗阳进攻,十二日击破共军第9纵队,攻克泗阳,当以整28师防守泗阳,继以第7军为
左翼、整74师为右翼,分渡运河、淮河,对淮阴发起包围攻击,十三日第7军先头第171师
已东渡运河,继向来安镇、渔沟镇包围进攻,整74师南进准备南渡淮河,淮阴附近为共军
第3师及甫由泗阳退回之第9纵队,陈毅企图确保此根据地,星夜令围攻海安之新1师及第6
师,兴化附近第8纵队、宝应附近第4师、沭阳附近第7师、解8师等向淮阴增援,以淮阴城
池及碉堡与我碉堡相对抗,十四日第7军击破共军第3师及第9纵队各一部,攻占众兴镇,整
74师准备渡河,十五日第7军续克来安镇,整74师于敌前强行渡河,十六日第7军攻抵渔沟
镇西之包家河附近,左侧背遭由沭阳来援之共军第7师及解8师侧击,整74师击破共军第3师
及第9纵队各主力,傍晚续攻抵淮阴郊区,共军仅装备较我军劣势,兵力恰较我军为优势,
十七日经整日激战,敌我均无进展,十八日第7军击破共军来援之第7师及解8师,解除侧背
威胁,继向渔沟镇进攻,整74师于淮阴郊区与共军第3师及第9纵队激战至傍晚,整58旅之
一部在炮兵支持及空军密支下由淮阴南门突入城内,该师师长张灵甫邀功争宠,越过兵团
部及徐州绥署,径急电国防部攻克淮阴,因陈毅巢穴被攻克,南京正发号外及燃放鞭炮庆
祝,突入城内整58旅之一部遭共军第3师及第9纵队之人海逆袭,被迫复撤出城外,张师长
突感向国防部捷报克复淮阴无法交代,只有夜以继日再拼死猛攻。劣势装备之共军,攻则
有余,守则不足[作者注:攻击以运动为主,防御以火力为主。],且乏构工筑碉之资材及
经验,至午夜郊区据点均先后为我军攻克,俘敌甚众,残敌退守城厢;据俘供称:共军第
2师由淮安急向淮阴增援,十九日拂晓前可进抵淮阴南门,并获悉共军当夜口令、第2师入
城之连络记号、识别符号,以及城内陈毅司令部所在地等,张师长令临时编组一加强营,
换上俘共之服装,利用其口令、连络记号、识别符号,冒充混进,并令与空军完成陆空协
议,十九日拂晓前在共军第2师进抵淮阴南门之直前,冒充共军第2师先头部队由南门混进
入城,继伪装向陈毅司令部所在地增援,进抵目的地,天还未亮,首先发出数枚信号弹与
城外我军连络,继立依预定计画及个别任务与行动,分头分组对陈毅司令部突击,截断其
通信连络,及到处纵火与虚张声势。因事出共军猝然,城内乱成一团,城外之我军依城内
突击队连络记号,及依既定之陆空协议,一面与初抵南门之共军第2师激战,一面利用城内
突击队之既得优势开始攻城,因我军对淮阴并未能完成全面包围,陈毅在我军城内、城外
夹击及空中轰炸扫射下,10时许率残部出东门越运河向东落荒而逃,城内零星巷战及南门
外与共军第2师战斗,至14时结束。树倒猢狲散,向淮阴增援之共军纷纷后撤,二十一日第
7军进抵西埧,与整74师隔运河会师,整74师以整58旅守备淮阴,师部率整51、整57旅于二
十一日拂晓继续南进攻略淮安,16时许整57旅先头进抵淮安城郊,乘虚分由西、北两门突
入城内,城内为原向淮阴增援之共军新1师及第4师未及撤退残留之各一部,旋发生巷战,
整51旅及师部亦实时入城加入战斗,残敌利用夜暗分由东、南两门突围,本战斗结束。本
战斗我军虽大获全胜,乃因陈毅所犯之“战略守势、战术防御”,以城池碉堡与我相对抗
,我军亦仅在精神与冒充混进之斗智可取,在大军统率方面实不足为范,首为徐州绥署明
知两淮地区为陈毅共军之巢穴,对李延年兵团之兵力编组仅3个整编师又1个军欠1个师,此
犯用兵吝啬之错,此时徐州附近尚有5个整编师又1个快速纵队闲置而不用,又犯浪费兵力
之错,克劳塞维茨说:“节约兵力之精义,在使每一兵力在每一分秒中,均能作最有效之
活动。”次为李延年兵团则犯“尖兵战术”之严重错误,以整69师守宿迁,整28师守泗阳
,向淮阴进攻仅第7军欠第173师及整74师,最后进攻淮安,仅整74师欠整58旅,乃道地之
“尖兵战术”。战史不重演,系指非幸胜之战史而言,孙子说:“战胜不复。”但错误而
幸胜之战史重演必亡,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华东战场鲁中沂蒙山区第二期作战,在陆军总部
徐州司令部之“尖兵战术”大军统率下,整编74师充当了“尖兵”,孟良崮一战全军覆没
,师长张灵甫自戕成仁,陈毅得报淮阴惨败狼狈而逃一箭之仇。着史及读史者对此应刻骨
铭心,此亦为研究战史之本旨,应可变盲昧为清明。
  二、运河堤及范公堤两地区战斗(如图三)
  徐州绥署淮海地区第二期作战大军统率,北打南休息,两淮地区战斗,李延年兵团单
打独斗,两淮地区战斗结束,再南打北休息。民国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九日令第1绥区指挥原
辖部队及新到达之整编第4师及第67师[作者注:以抗战胜利后接收北越之荣誉第二师为基
干编成。],分沿运河堤、范公堤向北发动攻势。第1绥区分为范公堤、运河堤两战场,复
西打东休息,再东打西休息,运河堤附近地区战斗,该方面共军随时可彻底集中6个师以上
之兵力,国军却令整25师单打独斗,十月四日整25师仪征、江都、仙女庙防务交由整4师接
替后,五日晨沿运河堤附近向北发起攻势,当面共军为第10纵队,在空军及海军沿运河炮
艇支持下,击破当面共军第10纵队,攻占邵伯,乘势向北追击,八日续克高邮,陈毅因于
淮阴新败,不仅未向该方面增援,且当面共军第10纵队亦不能打就走,脱离运河堤地区,
向盐城附近溃退,整25师因轻敌又犯“尖兵战术”之错[作者注:作战中明知敌人系纸老虎
,但仍须视其为真老虎作战,免犯轻视敌人之错。],继以整40旅第120团向北攻击,九日
克界首,防务交由整108旅第323团接替,继向北攻击,十一日整25师整148旅泰
县防务交由整4师接替后,开往高邮附近师部归建,该师以整108旅欠第323团规复兴化,十
四日北进之第120团攻克宝应,乘虚北进,十九日进抵平桥,与由淮安整74师所派出之一部
会师,运河堤地区战斗结束,共军以空城换取我兵力,三十日整108旅(欠)占领兴化。
  运河堤地区战斗大势已定,第1绥区改为东打西休息,发起范公堤地区战斗,民国三十
五年十月十二日,先以整83师由姜堰附近东进,解海安整65师之围后,以整21、整46师守
南通,整4师守江都、泰县,整25师分守运河堤城镇,整49师守如皋,整65师守海安,第6
7师为战略预备,整83师辖整19、整63旅,由海安沿范公堤向北发起攻势,攻势兵力不足守
势兵力五分之一,这就是戡乱战争开始“战略全面攻势、战术全面防御”之真相,也创出
古今中外战史之奇迹。范公堤方面之敌情与运河堤方面相同,陈毅于两淮地区惨败,其主
力正于盐城以北整补,无心恋战,十月十三日开始,整83师主力由海安沿范公堤向东台发
起攻击,整19旅欠第56团由秦潼向东台助攻,各依戡乱时教令:“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当面之共军为第7纵队及军区部队,于富安、梁垛等地曾遭共军抵抗或反击,海安至东台
约35公里,在无严重敌情状况下,耗时计十五日,至二十七日9时许进抵东台郊区,并乘虚
立即发起攻城,在炮火支持下,分由东、南、西门突入城区,因共军早就溜之一空,至12
时完成占领,战斗结束。
  三、台枣支线地区战斗(如图四)
  民国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两淮地区战斗结束,再北打南休息,十月五日开始,发动
台枣支线地区战斗,该地区之共军仅为山东军区之独立旅,另两淮地区战斗后窜回之共军
第8师残部,本战斗徐州绥署在用兵上恰似“杀鸡用牛刀”,共使用1个军、4个整编师、1
个快速纵队,又1个机械化炮兵团(炮5团),实令人不解,快速纵队不使用于苏北平原两
淮地区战斗主战场,恰使用于此丘阜地之支战场,更不可思议。十月五日徐州绥署大张旗
鼓下达如下之命令:
  第3绥区整59、整77师为右翼军,整59师以主力守备土山镇(运河西陇海路南)至台儿
庄之运河线,以1个加强团由台儿庄向圈沟攻击,掩护右翼军之右侧背,整77师在中央军协
力下向峄县进攻,攻占峄县后向郭里店进出。
  整26师欠整41旅,配属快速第1纵队及炮兵第5团欠1营为中央军,协力右翼军进攻峄县
,但不待峄县之夺取径向枣庄进攻。
  整51师配属炮5团之1个营,另第97军(后改为整52师),合称左翼军,整51师由韩庄
附近,以主力协力中央军向北攻击,一部沿津浦路附近向北攻击,预定于沙沟附近与第97
军会师;第97军于临城以有力一部沿津浦路附近向南攻击,预定于沙沟附近与整51师会师
,主力适时向东出击。
  空军主在直协中央军战斗
  以上各部队奉命后,六日完成作战准备及陆空协议,七日拂晓,以稳扎稳打、步步为
营,开始攻击前进,当面之共军见不能打就走,未遭遇其抵抗或袭击,当日整59师整180旅
第532团攻占泥沟、整77师攻达西部礼、西高屋庙、毛山窝之线,整26师在空军直协下,攻
达焦山、桃花山、大月山之线,整51师主力攻达小营、南常之线,其一部攻抵津浦路沙沟
附近,与沿津浦路南进之97军第82师会师。八日整59师之第532团攻占圈沟,继向兰陵镇扫
荡,整77师在整26师整169旅及快速第1纵队协力下,未遭遇共军抵抗,10时许占领峄县空
城,继向薛家岭、郭里店扫荡,整26师除以169旅及快速第1纵队协力整77师攻占峄县外,
主力于15时许先后占领枣庄、齐村,整51师主力占领香城,一部与第97军东进之一部于石
格营会师。九日整77师整123旅于8时许占领郭里店,整51师主力于9时许占领西邹坞,继以
一部东进与齐村整26师之一部会师,战斗结束;本战斗表面是胜仗,未损一兵一卒,占领
广大土地和城镇,实际是败仗,未歼灭敌有生战力,反使军队背起城镇和土地之沉重包袱

  检讨淮海地区第二期作战,两淮地区战斗,自民国三十五年九月十日开始,二十一日
结束;运河堤地区战斗,自十月五日开始,十九日结束;范公堤地区战斗,自十月十三日
开始,二十七日结束;台枣支线地区战斗,自十月七日开始,九日结束;在大军运用上北
打南休息,南打北休息,西打东休息,东打西休息,更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实由于以指挥师以下小部队学养统率大军,将战略降低至战术、战斗阶层。战略是全局
、战术是局部,只见局部,未见全局。两淮地区战斗,因陈毅犯严重错误,我军虽“无心
插柳柳成荫”,大获全胜,共军不仅遭严重损失,且精神士气完全陷于崩溃,此可证之尔
后运河堤地区战斗、范公堤地区战斗、台枣支线地区战斗等;徐州绥署指导两淮地区战斗
对李延年兵团编组,将台枣支线地区战斗兵力至少可抽调3个整编师又1个快速纵队加入,
使战斗成为会战,若会战指导正确,消灭陈毅新4军必可一战定江山,无奈亡羊补牢之机会
也白白溜走,还在沉迷于“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筑什么“碉堡线”,未能乘其树倒猢
狲散、精神士气完全崩溃之时,倾陆海空三军全力,一举将其彻底歼灭。将重兵使用于台
枣支线地区战斗,不仅是杀鸡用牛刀,战斗经过亦等于是武装YouXing。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7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