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转载]台湾《戡乱战争全史》华东部分(7)

0
0
简评

  综观中外古今有不可战之将,无不可战之兵,戡乱战争无可讳言败于大军指挥,除行
伍出身但非唯唯诺诺之傅作义于平津会战前为一例外,而以徐州绥署之大军指挥最为低劣
。此仅论事不论人,详读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一至第三期作战史即可明证;何以致之,因
该战场毗邻京畿,在当时威权统率制度下受最高统率部之干预最严重,诸事恐身不由己,
此或为公平之论。故将政治威权运用于大军统率乃非常危险,独裁之下无俊彦,亦不可能
有可战之将。
  一、永勿忘战争中最可贵之精神力和智能之真理
  法国福煦元帅说:“普法战争法国之战败,乃遗忘战争中最可贵的精神力与智能之真
理。”此一语道破我戡乱战争为何而败,仅以本作战为例略举数端。在精神力方面:本作
战尚未歼敌有生战力,获致决定性胜利,中途即休兵过年,整26师及炮5团等带着京戏班作
战,师长竟能擅离防地达数日之久;绝对优势兵力一旦遭敌攻击,全线立采就地防御,被
歼之部队中无任一部队是在英勇攻击中伤亡;共军“五虎将”无一不是亲随部队行动及亲
临前线,直至大陆沉沦止,徐州绥署主任直至徐蚌会战结束止,从未离开办公室一步。在
智能方面:以600公里之碉堡线及各自为战向前平推,在引以自豪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作战,其运动速度,平均每日数公里,一遭遇共军突击,形同摧枯拉杇。明知共军是面
的交通,面的补给,没有真正后方和前线,恰派兵去威胁其后方。明知漏汁湖地区是马陷
淤泥河,可是偏向此漏汁湖地区行。对兵种运用更近乎白痴,令快速第1纵队及机械化炮兵
团掘壕固守,战车作碉堡使用;尤有恶劣者,第二战区令马占山游击部队之骑兵新5、新6
师固守大同,马匹等于包袱,人员深藏于城墙之后及工事之内,待敌来攻。以上仅略举数
端,在精神力及智能方面已具必败条件,不败者实未之有也。
  二、剿共及戡乱三大作战信条乃错认颜标
  剿共及戡乱三大作战信条乃“错认颜标”,第一信条为阵中六大要务:即搜索、警戒
、侦察、连络、掩护、观测,此为俄顾问鲍罗廷于黄埔军校讲课时所授予,本无可厚非,
因属战斗之一般准则,其错乃我军视为作战信条,连同其将战斗准则提升至大军指挥阶层
,以小部队战斗准则,运用及统率大军,将战略降低至战斗阶层。第二信条为碉堡政策,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军重建,有“重建德军之父”称谓的瞿克特将军,基于第一次世界大
战血盈堑壕失败之教训,以“机动、打击、奇袭”之作战信条重建德军,于第二次世界大
战创出闪击战之杰作。北伐完成后,瞿克特将军受聘为我军首席顾问,时正江西剿共,赣
南为山区,交通闭塞,但有利于轻装共军流窜;又共军每战必是奇袭,每战必是以大吃小
,一击就跑;我军使用日军旧典范令,每日行军24公里,敌我面对面线式攻防进退,基于
当时“天、地、敌、我”状况,瞿克特将军建议“筑碉堡及广辟公路”,少兵守点,以少
胜多,多兵机动,以多胜少,作战信条:“拘束、机动、奇袭、打击、歼灭”。我军恰将
碉堡使用于日军旧典范令,对共军奇袭及以大吃小之对策是筑碉堡,以碉堡线防共军流窜
,以步步为营碉堡线向前推进围剿,形成碉堡政策。最糟的是因碉堡政策在战争指导上“
战略攻势、战术守势”,形成“车拉马”,不是“马拉车”,致使戡乱战争一败涂地。第
三信条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为曾国藩剿捻之杰作,彻底失败,清廷政府念其平定
太平天国有功,调回两江总督原任,由李鸿章、左宗棠继任,李、左剿捻之理念,与瞿克
特将军不谋而合,亦可谓“英雄所见皆同”,少兵守点,以少胜多,多兵机动,以多胜少
,“拘束、机动、奇袭、打击、歼灭”五部曲,敉平捻军。以成语“错认颜标”之释意“
因错误而导致错误”,作为结论。
  三、以寡击众是战略战术是斗智是精神力
  以寡击众,不是数字,数字一不等于不大于十,不要迷信什么“以一当十”,或“以
一当百”,越战之越共及蒙古军征服欧亚非三洲,均是以寡击众,一个又小又瘦又饿得半
死之越共,如何打败又高又壮又吃得好且手握有新式武器的十个美国佬?一个人矮马小的
蒙古兵,如何打败十个人高马大且穿有重铠甲的伊斯兰和欧洲兵?岂莫非是神话。正格说
来,以寡击众是战略战术问题、是斗智问题、是精神力问题,归结为战争中最可贵的“精
神力和智能”的真理。孙子说:“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又说:“
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其前者是战略问题,后者是战术问题,在战
术上“以十攻一”,根本反对“以一当十”之说;正确说来,以寡击众是指战略而言,在
战略上“使人备己,敌分为十”,在战术上“彻底集中兵力,以十攻一”,此为“以寡击
众”之精义;以本作战为例,我军于六百余公里长蛇阵上各自为战,在战略上我分为十,
共军伍佑场战斗,集中3个师又2个纵队,攻我2个整编师,宿迁战斗,集中6个师攻我1个整
编师,向城峄枣战斗,集中9个师攻我1个整编师,共军之战胜,在战术上是“以十攻一”
,不是什么“以一当十”。又三国时官渡之战,曹操以7万人,歼灭袁绍70万人,罗贯中对
此战之评语:“势弱只因多算胜,兵强恰为寡谋亡”,颇为恰当,亦即此战是斗智,不是
什么“以一当十”斗力。至赤壁之战曹操号称83万众,孙权、刘备合计不足7万人,曹操恰
一败涂地,此战亦是斗智,那就是俗语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曹操虽是
足智多谋一代枭雄,但遭遇“诸葛亮、周瑜、庞统”三个臭皮匠,何况此三人又不是臭皮
匠,曹操只有败了。此例使人应更加警惕者,乃军事独裁至“一言堂”实非常危险,故在
戡乱战争中我军鲜有斗智之战例,共军一切智谋均是由下而上来,经上级归纳做成总结,
再回到下级去执行,这就形成“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又公元前二一六年坎南
会战(CANNA),汉尼拔(KANNIBAL)统帅以身先士卒兀立于阵前之故,其一人之精神力,
相当于罗马军3万5千人。太公兵法说:“一人必死,十人弗能待也;十人必死,百人弗能
待也;千人必死,万人弗能待也;万人必死,横行于天下。”这是精神力也是事实。以阿
战争,以色列每战均系以寡击众,不是什么装甲旅,不必东施效颦,而是最高领导者在前
面大喊“跟我来”,及忍受不可能克服之疲劳饥饿,连续数昼夜不停的作战,以此精神力
压倒敌人。不像我戡乱战争,高级将领深藏在最远后方办公室,部队未晚先投宿,鸡鸣早
看天,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无敌情状况下,亦平均每日前进数公里,说什么以寡击众,
众亦不能击寡。
  四、斩草除根作战
  作战中所谓获致决定性胜利,非为将敌人击退、击溃、击散,或逐出阵地,而是将敌
人彻底包围歼灭,不使其有一个漏网。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淮海地区最适合陆海空
三军联合或协同作战,徐州绥署除第2绥区及分遣一部对刘伯承共军作战外,计1个军、20
个整编师、1个快速纵队、2个机械化炮兵团,共军无海空军,位于淮海地区为新4军7个师
、3个师级纵队、另1个解放师,装备为步枪及少数机枪,对我江河海军无直接威胁能力。
斯时山东解放军之正规军已全数由罗荣桓、萧华率领海运进入东北战场,现有10个解放师
由军区部队升级甫编成,无战力,主力于胶济路附近正与第2绥区激战中,基于以上“天、
地、敌、我”状况,本作战应如何作战?试拟“斩草除根作战方案”如下(如图八):海
军:战舰封锁长江及沿海,适时舰炮支持或实施两栖作战。运输舰队及商船队,运输陆军
及补给品。炮艇[作者注:抗战胜利接收日军除战舰等外,另炮艇计200艘。]搭载一部陆军
步兵,以邵伯湖、高邮湖、宝应湖、洪泽湖、黄墩湖等为根据地,封锁运河沿线。铁甲列
车队[作者注:抗战胜利后,徐州绥署接收日军装甲列车计6列,每列以火车头牵引之装甲
车厢10节,装备有重机枪、37机关炮、75高平两用炮,每列可搭载一个步兵营,专为昼夜
沿铁路机动护路及封锁之用;我军在巩固点、保卫线之碉堡政策下,多将其置于沿线重要
据点作碉堡使用。],搭载一部陆军步兵,沿津浦路构成第二道封锁线,并适时铁运机动部
队增援。陆军:海运5个整编师,在整57师掩护下于连云港登陆。徐州附近集中1个军、12
个整编师、1个快速纵队,又2个机械化炮兵团。第2绥区于胶济路附近,对山东解放军行拘
束及牵制作战。连云、东海方面以5个整编师;徐州方面以1个军、9个整编师、1个快速纵
队、2个机械化炮兵团,在空军密支下,沿陇海路附近以奇袭开战,继快攻猛打,对共军新
4军及山东解放军实施战略分割作战。以约3个整编师于陇海路北侧对山东解放军实施阻援
作战,另约1个整编师搭载海军炮艇及铁甲列车队,沿运河及津浦线实施封锁作战,5个整
编师保持机动为战略预备队,以主动机动奇袭使用为本质。彻底集中1个军、11个整编师、
1个快速纵队、2个机械化炮兵团,在空军密支及海军舰炮支持下,自陇海路附近由北向南
,发起双钳形包围攻势,快攻猛打,忍受不可名言之疲劳饥寒,昼夜不停连续作战,区分
包围,各个歼灭,直至斩草除根为止。空军密支或直协陆军作战。徐州绥署主任亲临前线
,一马当先“跟我来”,效法以色列及共军,由前向后领导及指挥。歼灭共军新4军,不经
休整,立即转用兵力,沿津浦路附近至济南,由西向东歼灭山东解放军。克劳塞维茨说:
“节约兵力之精义,在使每一兵力于每一秒内均能发挥最有效之活动。”戡乱战争,将海
军兵力完全浪费,直至民国三十八年春江防作战,认为万无一失之决策(对策),将海军
沿长江筑成水上长城,共军绝难飞渡,此际陆军之150加农炮大部、105榴炮全部、75山野
炮及57战防炮百分之九十、高射炮大部等,悉为共军虏获,共军于长江北岸之江岸,密布
岸炮阵地,我长江内之海军舰艇,遂成为共军岸炮之靶场,江阴要塞叛变后,长江下游仅
十余艘突围至长江口,余均葬身江底,长江中游之一部进入鄱阳湖,炮艇继进入赣江死胡
同,最后国防部曾下令经粤汉路铁运向广州撤退入海,下令者根本未看地图,不知赣江不
达粤汉路。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