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转载]台湾《戡乱战争全史》华东部分(6)

0
0
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三期作战

  概述
  一、淮海地区第二期作战,共军于淮阴犯严重错误,以碉堡与我碉堡相对抗,结果树
倒猢狲散,但我军并未能乘势扩张战果,仍采稳扎稳打策略,构筑碉堡线,准备本(第三
期)作战。斯时,共军已恢复元气,不顾美国调处,使戡乱战争再度开始。故本作战之胜
败,对国际及国内民心士气影响,已达可动摇国本之程度。
  二、我军20个整编师,又1个军、1个快速纵队、2个机械化炮兵团,但使用于攻势仅1
1个整编师、1个快速纵队、2个机械化炮兵团,部署于600公里长碉堡线,先向北后向东平
推;共军兵力共为8个师,又3个师级纵队,对我长蛇阵先击首、次击腰、再击尾,各个予
以击破,再逐次歼灭。
  三、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开始,我军兵分7路,各自为战,共军对我长蛇阵先
击首,伍佑场战斗,因整25、整44师实时增援始免被歼,但整65、整83师损失近半。共军
次击腰,宿迁战斗,整69师全师覆没,师长戴之奇自戕成仁。之后再击尾,向城战斗,整
26师、快速第1纵队、炮5团全军覆没,峄县、枣庄战斗,整51师覆没,整26师师长马励武
、整51师师长周毓瑛先后被俘。古语云:“一将成名万骨枯”,此不仅极不合理,亦极不
人道,本战完全败于大军统率,“一将无能万骨枯”才是至理。
  四、简评:戡乱战争挫败,用一句话可以说完:“遗忘战争中最平凡之精神力和智能
真理”,若忘记往事会罚你重做一次,武器装备再现代化,亦将成为敌人输送队。剿共及
戡乱作战三大信条,乃错认颜标。其一,将鲍罗廷战斗准则使用于大军统率;其二,将瞿
克特将军积极攻势碉堡使用于消极防御碉堡政策;其三,死抱曾国藩失败之“稳扎稳打、
步步为营”不放。以寡击众,不是什么“以一当十、以一当百”,是战略战术问题、精神
力问题、斗智问题,即精神力与智能之总和。就“天、地、敌、我”情势,本作战应是陆
海空三军联合作战,对共军先行战略突穿予以分割,迅速由北向南瓮中捉鳖,一战而胜,
再及其余,不应是由南向北平推,企图将共军赶出苏北。
  一般状况
  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二期作战,于民国三十五年十月二十七日,范公堤地区战斗攻占
东台后结束。国军即自黄海海岸经东台、兴化、宝应、淮安、淮阴、宿迁、辗庄、台儿庄
、峄县、枣庄、齐村至临城,构筑长约600公里之碉堡线[作者注:非为连接不断之防线,
乃象征性防守沿线之重要城镇。],巩固既得胜利,并就此稳扎稳打,发动第三期作战。唯
此长达600公里之长蛇阵,不仅形同一枝玻璃棒,被敌人一敲即碎,且被击首、尾不能应,
被击尾、首不能应,被击腰、首尾均不能应,克劳塞维茨说:“会战自最初开始,于不知
不觉中即有一定之胜败趋势,此多取决于最初之战略配置,不取决于会战中之战术行动。
”本作战以此长达600公里之长蛇阵的战略配置开始作战,一开始败数已定。陈毅共军于第
二期作战中两淮地区战斗,树倒猢狲散,陷入全面崩溃,但我军并未能乘势扩张战果歼灭
其有生战力,仍坚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及北打南休息、南打北休息;西打东休息、东
打西休息,坐失歼敌良机;陈毅恰掌握此良机,分秒必争,于临沂重建其根据地,及抓时
间重整其败部,重振其政治挂帅之士气,至本作战开始时不仅已恢复其元气,且以复仇雪
耻之心理赴战。戡乱时期共谍如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本作战徐州绥署预定于十一月
下旬开始,已早为共谍侦知,毛泽东在全般战略上指导先下手为强,令刘伯承共军于十一
月十八日向冀南先发动攻势[作者注:参阅第四章第十二节华中战场冀鲁苏豫边区第二次作
战。],郑州绥署告急,国防部令徐州绥署王敬久整27军指挥第5军及整编75师西渡黄河支
持郑州绥署作战,使徐州绥署陷于东、西两面作战之态势。另美国介入国共冲突调处,直
至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共拒绝与政府共同召开国民大会,马歇尔特使见此调处最
后一线希望已消失,即准备束装返国。民国三十六年一月八日正式返国,故本作战亦为美
国介入调处失败,戡乱战争正式开始,作战之胜败,不仅在国际上影响重大,对国内民心
士气之影响则更为严重,直可动摇国本(如图一)。
  敌我双方兵力及作战构想
  我军兵力除与第二期作战相同外,第1绥区之整46师由南通经海运青岛登陆后,拨入第
2绥区序列,另将衢州绥署之整44师增援第1绥区,又临城之第97军整编为整52师,经铁运
与武汉行辕之整20师对调。作战构想,以600公里长之碉堡线为最初之战略配置,敞开北方
大门,先由南向北、继由西向东平推,企图将陈毅共军逐出苏北地区。共军兵力先前除同
第二期作战,后期除以山东解放军之解4、解9师增援外,另将苏皖军区之军区部队第7、第
8、第9、第10纵队,升级为新6、新7、新8、新10师。其作战构想,判系对我600公里长之
长蛇阵,彻底集中兵力,先击首(伍佑场战斗),次击腰(宿迁战斗),再击尾(向城峄
枣战斗),予以各个击破,逐次歼灭。
  作战经过概要
  一、伍佑场战斗(如图二)
  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徐州绥署以个别命令,电令第1绥区,由东台沿范公堤
附近,向北先发动攻势,二十八日第1绥区作战目标盐城,以整65、整83师两师并列,沿范
公堤行正面攻击,整65师于范公堤以东地区,向盐城行右翼包围攻击,第67师以1个团守备
东台,主力随整65、整83师攻击之进展,维护该两师后方交通、通信连络。整25师之整10
8旅以1个加强团并指挥水上警察总队,由兴化经秦南仓向盐城行策应攻击。陈毅则依其既
定之作战构想,对我军之长蛇阵先击首,当面之共军为第1师及第7纵队,为彻底集中兵力
,实施后退集中及后退包围,以第1师及第7纵队行逐次抵抗,消耗及疲惫我军,同时由涟
水附近向此战场星夜集中之新1师、第6师、第10纵队等到达,我军依教条“稳扎稳打、步
步为营”,缓步攻击前进,十二月六日晚攻抵盐城南之伍佑场附近,依“步步为营”之教
条构工完毕宿营,直至十二月六日,此600公里长蛇阵上其它部队均按兵未动(此即当时战
略指导及大军统率之真相)。七日晨继续向北攻击,部队甫脱离阵地,始发现已遭共军第
1、第6师、新1师、第7、第10纵队等利用夜暗四周包围,乘我军甫脱离阵地;埋伏于四周
之人海,突遍野而来猛打猛冲,我军冷不及防,立就地采取防御,夜以继日与共军血战至
八日,敌我伤亡均极惨重。状已危急,此长蛇阵其它部队仍按兵未动,10时许在大编队空
军掩护及第67师收容下向刘庄突围继采防御,第1绥区令整49师以主力接替东台第67师1个
团防务,并令宝应、兴化整25师与初抵战场之整44师向刘庄增援,战况始告稳定,但我整
65、整83师各已损失近半。
  二、宿迁战斗(如图三、图四)
  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八日,第1绥区于伍佑场单打独斗惨遭失败,向刘庄突围转为防御
,十二日徐州绥署下达合同命令,摘要如下:
  第1绥区以整25、整44、整65、整83师及第67师,在其它各路军支持下,由刘庄向盐城
转移攻势。整28、整74师,由淮阴附近向涟水进攻。整11师、整69师欠整92、整99旅,配
属整26师之整41旅及整57师之整预3旅,均由宿迁附近,整11师向沭阳进攻,整69师向陇海
路新安镇进攻。第3绥区整59、整77师,由台儿庄附近分向邳县、四户进攻。
  整26师欠整41旅配属快速第1纵队及炮5团欠1营,由峄县、枣庄向向城、卡庄进攻。
  整51师配属炮5团1个营守备枣庄、齐村,整20师守备临城,第8绥区第7军、整48、整
58师守备浦口至徐州津浦路及运河以西睢宁、泗阳、泗县、五河等城,第1绥区整4师守备
江都、仪征、泰县及至淮安运河堤重要城镇,整49师守备如皋、海安、东台,整21师守备
南通、靖江、泰兴,整64师卫戍徐州。
  攻势发起时间为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以上命令攻势兵力11个整编师,又1个普通师及1个快速纵队,在600公里长蛇阵7路分
兵,只有分没有合,各自为战。守势兵力计1个军又8个整编师,与攻势兵力平分秋色,成
为标准之战略全面进攻,战术全面防御。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军依命令全线发
动攻势,共军依作战构想次击腰,并拣好打的打;整69师于渔沟集、朝阳集战斗已遭严重
损失[作者注:参阅第四章第十三节华东战场淮海地区第一期作战。],且该师现为拼凑之
部队,共军认为该师最好打,作战目标选择宿迁附近我整69师,故当我军发起攻势时,于
宿迁方面特“能而示之不能”,仅以少数军区部队和民兵佯作抵抗,及诱致我整11师、整
69师分离,至14日我整11师先头之整118旅攻占来龙庵、高圩子,师部及主力进驻曹家集,
整69师之整60旅攻占邵店,整41旅攻占安仁集,整预3旅攻占嶂山镇,师部及直属部队进驻
仁和圩,询问当地民众敌情,均众口同声:“百(华)里之内仅中共少数军区部队及民兵
。我军依『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之标准规定”,各自构工完毕,各猬集于村镇内宿营,
除各宿营地之直接警戒外,宿营地外无一兵一卒。共军在情报严密封锁下,利用十三及十
四日夜暗,依计画秘匿向宿迁方面彻底集中兵力,以第9、第10纵队对我整11师实施阻援,
彻底集中第1、第2、第3、第4、第7师及解8师,以大吃小各个歼灭我整69师。十五日拂晓
,各部队开饭完毕,向原定之目标继续前进,当先头部队出发时,始发现已遭共军各个区
分包围,敌我遂就地展开各自为战之包围与反包围战,愈战共军兵力愈增强,我军先后退
回各原宿地村镇实施防御,固守待援,共军乘势以人海行波浪(轮班)式不断猛冲,意在
速战速决,血战至十五日傍晚,安仁集之整41旅,向罗庄突围,嶂山镇之整预3旅,向晓店
子突围。共军乘我动摇,夜以继日人海猛犯,血战至十六日拂晓,空军临空助战,共军攻
势始稍歇,邵店之整60旅孤立突出,在空军掩护下后撤至蔡庄,旋高圩子、来龙庵之整11
8旅亦后撤至曹家集,使整69师陷入孤立。共军于入夜后即以一部对蔡庄、罗庄、仁和圩继
行区分包围,另以一部于曹家集实施阻援,彻底集中兵力,先各个击灭晓店子整预3旅,血
战至18日拂晓,残部在空军掩护下向头儿井突围,遭共军紧迫猛追截击,非被歼及失散决
不甘休,最后仅少数失散之零星官兵突围至宿迁。共军歼灭我整预3旅后,未经整休并冒我
空军炸射,继彻底集中兵力转向仁和圩我整69师司令部行挖心作战,该司令部仅警卫营、
工兵营及战斗支持之炮兵营等,与共军人海血战至十九日凌晨三时许,阵地到处遭突破,
师长戴之奇自戕成仁,副师长饶少伟及少数非战斗官兵被俘,共军于是乘势行颠倒正面转
攻蔡庄我整60旅。夜暗中该旅状况不明,接战未久阵地遭突破,残部向南突围,正与共军
主力遭遇,混战一阵被歼,亦仅少数失散之官兵突围至宿迁。罗庄之整41旅,乘共军主力
转移兵力尚未到达前,出敌意表向北突围,继西渡运河,再向南安前进抵宿迁;但经连日
血战,亦伤亡损失甚重。位于曹家集之整11师为免再遭共军各个击灭,于十九日拂晓乘共
军尚未及转移兵力,在空军掩护下向宿迁撤退。
  徐州绥署十二月十二日所下达之命令系7路分兵,各自为战,最高阶层误将各自为战视
为分进合击之大军统率最高原则,下级亦必然将各扫门前雪视为职责;故在共军全力击灭
整69师时,各部队不仅没有向炮声前进的精神,连近在咫尺之整11师亦隔岸观火,徐州绥
署及毗邻战场之国防部,除照例出动空军支持外,余无任何措施或处置;共军对我长蛇阵
次击腰各个击灭我整69师后,依计画立转移兵力再击尾,我军仍依徐州绥署十二月十二日
命令攻击前进,因共军主力已转移至临沂附近山区准备再各个歼灭我整26师及快速第1纵队
,故我军各路攻击前进亦颇顺利。范公堤方面第1绥区整25、整44、整65、整83师及第67师
,击破共军新1师及第7纵队,十二月十八日攻占盐城,乘势北进,二十日占领上冈,二十
七日续克阜宁。
  两淮地区整28、整74师,击破当面共军第6师及第8纵队,于十六日攻占涟水,达成徐
州绥署十二日命令之任务,即于该地构工据守待命。台枣支线方面,当面共军已彻底集中
准备各个击灭我整69师,故仅遭遇共军少数军区部队及民兵。至十六日整26师及快速第1纵
队占领向城、卡庄,整77师占领兰陵及四户、整59师占领邳县,均达成徐州绥署十二日命
令之任务,即于各该地构工转为防御。全线至十二月二十七日第1绥区攻占阜宁后,因届新
年均由攻势转为守势,准备过年。作战于未获致决定性胜利前,由攻势转为守势,如同上
陡坡之汽车突踩煞车,不但非常危险,且有违常理常则,惟当时恰视为稳扎稳打、步步为
营,致遭共军各个击灭者,实令人啼笑皆非。
  三、向城峄枣战斗(如图五)
  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共军于宿迁、仁和圩附近歼灭我整69师后,依预定计画再
击尾,目标为向城附近我整26师及快速第1纵队,未经休整连夜秘匿北进,此战陈毅对共军
所下达之作战命令恰为我整26师虏获,惟整26师虏获此命令恰又为共谍侦知,陈毅立命令
向作战目标区集中之共军在严密情报封锁下昼伏夜行,到达目标区附近仍在严密情报封锁
下隐匿埋伏,待命行动。整26师虏获该命令立向徐州绥署报告,有感现驻地向城突出,建
议调整战线后退至博山口,俾与整51、整77师取得联系,徐州绥署据报令空军反复侦察,
未发现敌情,先入为主误判为共军散布之伪情报,对整26师之建议未予批准,只令加强防
御工事及搜索警戒。十二月二十七日第1绥区于范公堤附近攻占阜宁后,因届新年,(如图
四宿迁战斗其它各路战斗经过要图),全线转攻为守,准备过年,整26师亦派兵向北、向
东各搜索约15公里,亦未发现敌情[作者注:当时共军日行50公里,夜奔40公里,埋伏地区
通常距我军在35公里之外。],仅将师部及配属之炮兵第5团,由向城南移至马家庄,其余
兵力部署:平山、尚岩、太子堂、向城为整44旅,石龙山、卡庄、张家桥为整169旅,竹子
沟为快速第1纵队,各村镇据点均在5公尺宽、4公尺深之外壕环抱下采四周防御,快速第1
纵队及机械化炮兵亦不例外,调整部署及加强工事后,在鹿砦及外壕内之直接警戒下,准
备过年。整69师被歼及戴之奇师长自戕成仁均尚尸骨未寒,自绥署以下却早遗忘。民国三
十六年元旦,整26师及配属该师快速第1纵队与炮5团等部队长均至师部向该师师长马励武
将军拜年,其实炮5团团长李琼将军曾面请马师长等晚间至该团部观赏平剧及晚宴,独马师
长婉谢,因该师留守处、京戏班、眷属等均留守在峄县,马师长之眷属亦在峄县,另峄县
城内共谍伪装城内善良民众领袖,感谢马师长德政并表彰其战功,向该师留守处接洽于新
年元旦向马师长献旗;故各部队长向马师长拜年后,马师长并未向徐州绥署请假或报备,
即擅离防地,趋车至后方峄县过年,上有所好,下必胜焉。一至二日防地各部队杀猪宰羊
,演唱平剧,耍狮舞龙,日夜鞭炮锣鼓喧天,乐极忘忧,二日入夜埋伏于周边山区及村落
之共军第1、第2、第3、第4、第7、新1、新6、新7、新10师,及解4、解8、解9师等,向整
26师防地发起万弩齐发之奔袭,二十二时许其人海已迫近我阵前百公尺仍未被发现,立即
发起一阵火力猛打继人海猛冲,攻击重点指向平山、太子堂整44旅,及竹子沟快速第1纵队
,企图先完成战略包围,继行战术分割,区分包围,各个击破,逐次歼灭。共军先以火力
猛打,我军尚误以为新年放鞭炮,继则人海猛冲。先头为裹胁之民众,第1梯队每人携捆扎
之高梁杆填平外壕,第2梯队为梯子队,备补外壕填平之不足;被裹胁民众之后,始为共军
人海,超越外壕人海猛冲时,遇未填平之外壕及缺梯子时,其人海直接跳入壕沟继以人海
叠罗汉方式超越,继则以火力掩护爆破,爆破为人海开路猛冲。我军于仓促中应战,且师
长擅离防地,群龙无首,一片混乱,混战至三日凌晨三时许,左翼整44旅向城、尚岩、平
山阵地均先后失守,一部退入马家庄增援师部,主力退守太子堂再战,中央整169旅石龙山
据点不守,卡庄第505团孤立被围,共军挖心直接进攻张家桥旅部。右翼竹子沟快速第1纵
队,以战车作碉堡充炮兵及重机枪,支队步兵凭壕沟及工事苦战,继则左翼博山口、右翼
兰陵均遭共军攻占,完成战略包围,立行战术分割,导向区分包围;血战至三日凌晨七时
许,太子堂、马家庄、卡庄、张家桥、竹子沟等遭共军区分包围,此际徐州绥署在无线电
通信中(话报两用机)获知整26师被袭,唯状况不明,仅知博山口、兰陵均已失守,除照
例令空军即临空侦察及助战外,急令整26师以快速第1纵队西进反攻,收复博山口,令整5
1师以有力一部东进,协力快速第1纵队攻击;另令四户整77师及邳县整59师之整180旅北进
反攻兰陵,徐州整64师前进辗庄待令增援。未料徐州绥署以上处置完全纸上谈兵,第1快速
纵队已早被围于竹子沟外壕之内不能机动,共军利用我空军临空间隙继续猛攻及阻援,十
六时许卡庄第506团阵地复遭共军突破,团长马尚英阵亡,残部向张家桥旅部突围。枣庄整
51师以1个步兵团配属105榴炮1连,东进协力快速第1纵队反攻博山口,进抵税郭附近,未
见快速第1纵队一兵一卒,黄昏前西撤郭里集,整77师及整59师180旅北进至兰陵附近,遭
共军新1、新6师阻援。群龙无首之整26师及配属部队,临时由并非将才之副师长曹玉珩指
挥,战至黄昏前为准备夜战,乘空军尚临空助战时调整部署,整44旅残部集中于太子堂固
守待援,整169旅残部由张家桥撤入马家庄,快速第1纵队由竹子沟撤入毗邻马家庄东侧之
陈家桥,以马家庄为核心,彻底集中兵力再战,但等于放弃原构筑之阵地重起炉灶,临时
立足难稳,凭战车为碉堡。幸共军并未能乘我调整部署发动猛攻,可能畏于战车部队不好
打,入夜后彻底集中兵力先各个歼灭太子堂整44旅,血战至四日凌晨四时许阵地遭共军突
破,旅长蒋修仁、副旅长于显文、参谋长葛振驿、第132团团长王景星等均先后阵亡。曹副
师长玉珩见状况已极危急,立电召尚存主要部队长及幕僚会商准备突围,配属部队快速第
1纵队及炮兵第5团,悉为机械化部队,基于敌情、地形、友军及本身车辆等状况,多主张
在友军整77、整59、整64军接应下,利用夜暗沿公路经兰陵向台儿庄突围,整26师自曹副
师长以下各干部,心系其家产、眷属及其师长等均在峄县,先入为主悉主张径向峄县突围
。但突围路线之地形为漏汁湖沼泽地,抗战时台儿庄会战日军车辆人马均于此马陷淤泥河
,恰已健忘或根本不知此战史,最后曹副师长罔顾“天、地、敌、我”情势,裁决经漏汁
湖径向峄县突围。突围以迅速脱离敌人为最高原则,但异想天开之曹副师长欲实施“步、
炮、战、飞”联合作战,突围之时间决定为四日十时;突围部署:快速第1纵队战车营为矛
头(开路先锋),整169旅欠第505团为右纵队,快速第一纵队欠战车营为左纵队,师司令
部、炮兵第5团(欠第2营)、辎重、伤患等于左纵队旅跟进,经收容之整44旅与第505团等
残部,统归整44旅副参谋长指挥为后卫,后卫之后由战车营派数辆战车掩护。天虽有不测
风云,但仍有预警,三日于日落时乌云上升,气温下降,寒风彻骨,乃非雪即雨征兆,四
日六时三十分起,豪雨不停,至预定十时突围时间,漏汁湖地区已积水没胫,空军无法临
空,但曹副师长仍坚持于十时经漏汁湖向峄县突围。至十时寒风豪雨未停,上空无飞机一
架,在共军人海及弹雨中开始突围,车辆、火炮、人员先要突出作茧自缚已积水没顶之外
壕,继则在共军猛打、猛追及狂风暴雨下夺命前进,达漏汁湖沼泽地区,淤泥积水没膝,
车辆、火炮陷入泥沼死也不动,人员每步拔腿前行,在共军猛打下,车辆起火燃烧,人员
非伤亡即争相逃命,状况实不忍卒睹,至十八时许,仅大部履带战车突围至峄县,另于峄
县收容失散来归之官兵四百余人。
  整26师及快速第1纵队于漏汁湖全军覆没,共军夜以继日向西急进,徐州绥署慌了手脚
,恐炮打司令台,急令辗庄附近整64师,及撤退至台儿庄附近整77、整59师,联系临城整
20师,星夜沿运河西岸布防防堵;宿迁附近整11师向台儿庄西前进,增援以上防御,突围
至峄县战车营继续西进至徐州整补。另令涟水整28、整74师,阜宁附近整25、整44、整65
、整83师,统编为欧震兵团,向陇海路前进,左联系整64师,右联系东海附近整57师,沿
陇海路附近布防,防共军向苏北回窜,待命相机增援峄县、枣庄,由战略全面取攻势,转
为战略全面取守势,且顾首不顾尾,置峄县、枣庄孤悬于运河防线之外而不顾,并令其死
守不退,又自动再造成共军各个击破良机。另令第2绥区以两个军于胶济路附近经莱芜向新
泰攻击前进,威胁共军后方;此令孤军向山区深入,摆明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作者注
:继本作战之后,莱芜吐丝口战役,李仙洲兵团全军覆没。],且共军作战系面的交通、面
的补给,何处是其后方?此全属纸上谈兵(如图六)。
  陈毅在共军“五虎将”中,尚属二流人物,当整26师及快速第1纵队全军覆没时,徐州
正唱空城计,若是刘伯承或是林彪,必直下徐州,炮打司令台。但陈毅因属二流人物,急
功近利,继以第1、第2、第4、第7师围攻峄县,其余兵力围攻枣庄整51师。峄县守军为整
51师之整114旅欠1个团,整52师之第98团,另整26师收容之四百余人及原留守之6个步兵连
合编为1个团,又整26师马师长擅自扣留突围至此之战车7辆,由马师长统一指挥,期戴罪
立功,第98团守南关,暂编之1个团守城北之檀山,整114旅欠342团,另战车7辆守峄县县
地。整51师以第342团守郭里集,师部及整113旅欠1团另炮5团第2营守备枣庄,整113旅之
另1个团守齐村,致使峄县及枣庄等要地均孤悬于徐州绥署运河防线之外(如图五),无援
、无补给状况下,奉命由死守到守死,此亦为徐州绥署大军指挥真相,读史至此能不心寒
!一月五日起,共军除各以一部于西邹坞、香城、高庙子、圈沟各附近实施阻援外,对峄
县、郭里集、枣庄、齐村各完成四周包围,继行各个击灭,当(五)日夜对峄县先发起攻
击,战至七日,南关首为共军突破,在战车7辆支持下逆袭恢复原阵地,九日城北之檀山阵
地失守,峄县全城在檀山瞰制之下,入夜共军对峄县、郭里集、枣庄、齐村发动全面总攻
,郭里集在共军人海波浪式轮番猛攻下逐步退入核心阵地,十日峄县守军已弹尽粮绝,伤
亡过半,南关再度遭共军突破,残部撤入城厢,共军乘我军撤入城厢混乱之际,实施冒充
混进入城,继则于城内到处袭击,城外共军乘势由四面八方突入城内,经一阵混战,全军
覆没,整26师师长马励武、整114旅旅长李步青被俘。共军攻陷峄县,星夜北进参加枣庄进
攻,十一日防守郭里集第342团之第1营营长崔广瑞,第3营营长周庆善均先后阵亡,团长及
副团长亦先后均负重伤,残部继血战至午夜,油干灯熄,全团覆没。齐村激战至十二日凌
晨,退守北岭、南园第二线,继退守东、西两寨;枣庄外围据点车站及大兵营均先后失守
。十二日第2绥区第12军由胶济路南进至莱芜,徐州绥署令停止待命,十三日入夜,共军对
齐村核心阵地之东西两寨及枣庄发动总攻,激战至十六日凌晨二时许,齐村弹尽粮绝人亡
为共军攻占;枣庄继血战至十七日凌晨,枣庄南天主堂据点失守,入夜后共军攻击重点转
移至北大井,血战至十八日拂晓,空军临空密支出击,将共军击退(如图七)。欧震兵团
率6个整编师,自一月五日起,分由阜宁、涟水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开始北进,在无共军
干扰或抵抗状况下,平均每日前进速度约6公里,至十九日进抵陇海路新安镇附近,正枣庄
整51师状况危急之际,徐州绥署恰令欧震兵团停止待命。二十一日凌晨遭共军攻陷,该二
十一日徐州绥署似有意为共军送行,再令欧震兵团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由陇海路开始
北进,入夜后共军再彻底集中兵力火力转攻北大井,血战至二十二日凌晨失守,退守核心
阵地死守,共军乘势疯狂猛攻,血战至二十四日午夜,弹尽粮绝人亡,油干灯熄,师长周
毓瑛被俘。自一月五日至二十五日止,奉命防守台枣支线运河西岸之5个整编师,等于是奉
命隔岸观火,徐州绥署亦始终坐在徐州城楼观虎斗,空留给后人洒泪凭吊2个整编师、1个
快速纵队、1个机械化炮兵团,又1个步兵团,总计约八万余冤魂。古语云:“一将成名万
骨枯”,此语极不合理,亦极不人道,中外古今真正之名将,其成名于其本身之精神力与
智能,亦即智勇兼全,孙子说:“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在其统率下如有冤
魂即不能称之为名将,以战史为证,本作战伍佑场战斗、宿迁战斗、向城峄枣战斗,共达
“十二万骨枯”,并无名将流芳百世,“一将无能万骨枯”,这才是实况。共军连三战击
破我整65、整83师,歼灭我整69、整26、整51师、快速第1纵队、炮5团、另整52师一个团
。枣庄战斗结束,未待我欧震兵团到达送行,即主动脱离战场,退入沂蒙山区,利用虏获
我军3个整编师、1个快速纵队、1个105机械化炮兵团等装备,将新4军及山东解放军统编为
10个纵队,每纵队辖3个师,另1个快速纵队及两广纵队等,稍经休整,于民国三十六年二
月莱芜吐丝口战役(距本作战约1个月),再歼灭我第2绥区李仙洲兵团[作者注:参阅第五
章战略双重点攻势第二节华东战场鲁中沂蒙山区第一次作战。],戡乱战争愈戡愈乱,共军
愈戡愈多,乃遗忘战争中最平凡之精神力与智能之真理所致。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SEO)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