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转载]姜作寿回忆在林彪身边的五年(12)

0
0

周总理亲自给林豆豆打电话

周总理得知林彪等人乘坐三叉戟飞机已经从山海关机场起飞后,命令空军指挥所紧急呼叫:“请林副主席赶快回来,不论林副主席的飞机在国内哪一个机场降落,我周恩来都亲自去迎接他……”

913日早上7点多,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我拿起听筒,是周总理的警卫参谋张树迎的声音:“姜大队长,总理要和你讲话。”我一听总理要跟我讲话,心时不由地紧张起来。周总理说:“你是二大队吗?”我回答:“是的,我是大队长姜作寿。”周总理说:“好,我听汪东兴同志说,林立衡(豆豆)在你们大队部,她怎么样?还好吗?”我回答:“林立衡(豆豆)这一晚上很好,她在我们大队部值班室这里。”周总理说:“你叫她接电话吧。”我立即到隔壁房间叫林豆豆过来接电话。

林豆豆一听是周总理亲自给她来电话,又是激动,又是吃惊,仿佛又有点不相信。她再次问我:“是总理来电话?”我回答:“是啊。”林豆豆显得很慌乱,其中有兴奋也有感动,她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在这个时候,周总理亲自给我来电话!……好!”

她快步来到我们大队部值班室,小心翼翼地拿起听筒,我注意到她的眼睛里充满泪花。林豆豆在认真回答了总理的几句问话后,她强忍着哭声,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谢谢周伯伯对我的关怀,我会正确对待,请周伯伯放心,请伯伯代我向邓妈妈问好。”放下电话,林豆豆哭着走出值班室。

我站在一旁也同样心潮起伏。这一夜,周总理日理万机,呕心沥血,天亮了还顾不上休息,仍挂念林彪的女儿的安危。

 

把北戴河的林办人员集中起来

1971913日上午8点,我接到张耀祠同志的电话,传达汪东兴指示,要我们立即将林彪、叶群、林立果在北戴河的办公室、秘书办公室,整个96楼一律查封,等候中办秘书局和中央警卫局来人清查处理。林办工作人员集中到下边的小楼,离开96楼时只能带个人生活用品,吃饭到食堂。我们还专门为他们划定了活动范围,只到58楼止,莲花石以下和南海边都不准去,增加流动哨和哨兵监视。这时候我们的警卫职责变成了“看守”,但并不是把林办工作人员当成敌人,而是要百分之百地保证他们的安全,不能发生任何意外,出现一个自杀、逃跑或者被暗害,我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把林豆豆单独保护起来。91417点多钟,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对武健华说,林彪他们已在外蒙古摔死了,总理交代要保护好林立衡(林豆豆)的安全,防止林立果的余党乘机搞暗害等报复活动。安全措施要注意隐蔽一点,做到内紧外松。目前让她先住在北戴河,以后有什么变动听通知。”

在北戴河的这些林办人员虽然对限制他们自由表示不理解,但毕竟是受过党的多年教育,仍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只有张宁一人例外。912日的晚上她一直在56楼睡觉,根本不知道林彪、叶群、林立果坐飞机跑了。对我们把他们集中起来,尤其到食堂吃饭表示了强烈不满。这之前张宁吃饭都是由服务员端到她房间,现在让她自己到食堂吃大锅饭,而且没有了山珍海味。对这样天上地下的变化,她明确表示抗议,说:“我不去!我为什么要到食堂吃饭?”我好言劝她:“不要不高兴,林办所有人都是上食堂吃饭。”张宁说:“我要找林立果去!”我说:“恐怕你找不到。”张宁说:“不管找到找不到,我要找!”我的态度也强硬起来:“你到食堂吃饭,不是我规定的,我是按上边的命令传达,你必须去!”晚上看电影,张宁可能还在生气,看了一会儿电影就走了。刘吉纯说不管她,不知好歹。

916日,中央警卫局副局长、中央警卫团政委武健华和中办秘书局秘书王歆等三人来到北戴河,我派车把他接到紧挨着林彪住地的57号楼。我们一起分析了当前的情况,研究了保护林豆豆的安全措施。把林豆豆的生活、活动置于原林彪活动的警戒范围内,不与外来人员接触。

同时我们二大队派了四五个人帮助清查96楼。查封了林彪、叶群的文件物品,就连几双袜子,几块手帕都进行了登记造册。叶群的凯迪拉克轿车后备箱塞着三个大箱子,除了叶群的贵重衣物外,有两个大箱子装满了绝密文件,以及美元、港元和大量外汇,其中美元最多。叶群准备的这些东西都没有带上飞机。

在凯迪拉克轿车的后备箱里,我们还发现三件奇怪的物品,仔细一看,是邮政局用的大号帆布口袋,还有几条结实的绳子。据叶群内勤说,是叶群让买的,说装行李用。叶群还曾钻进去帆布口袋里试过,说能装人。难道叶群是为我们警卫部队准备的?

 

林立果一枪的弹壳和弹洞找到了

1971913日上午8点。

我安排人员配合查封96楼,并集中相关人员后,我和张宏副团长、司机小宁对大红旗保险车进行了详细检查。我离开北戴河时,交代司机宁永志把大红旗保险车开回北戴河55楼的车库。大红旗保险车内有一个塑料小手提包,里面放的是一些药棉,以及化妆品,这显然是叶群的。还有刘沛丰的一个钱包,有40多元钱及几斤粮票。在大红旗保险车右前门处,我拾到一个子弹壳和一个破碎弹头,弹壳和弹头的型号一致,是同一支手枪射出的同一颗子弹。

大红旗保险车里里外外共打了四枪,我们围绕这四枪的弹着点,进行了查找。并将大红旗保险车开到枪击现场,专门进行了复原,并初步鉴定。最后将车内物品逐一登记,由我写成书面报告。汪东兴同志接到报告后,及时向周总理、毛主席作了汇报。

根据我们现场勘查的结果,前两枪的先后顺序并不确定。但由于第一枪响时李文普没有叫,第二枪响时李文普嗷嗷叫了,我判断第一枪是车内打的,第二枪是车外打的。

大红旗保险车上共有六个人,从左往右,第一排开车的林彪司机杨振刚和警卫参谋李文普,第二排是刘沛丰和林立果,第三排是叶群和林彪。也就是说坐在右座的依次是李文普、林立果和林彪。现场的四枪都发生在右边,而第一排右座的李文普又是从右前车门下的车。

我和张宏同志分析,第一枪有可能是坐在右座的林立果打的。从弹道看,这颗子弹射向车外,弹着点在车的前进方向,即右前车门玻璃摇把的上半部位。大红旗保险车的防弹玻璃非常厚,也很沉,必须靠千斤顶的摇把才能升降车门玻璃。当时我以为两枪都是车里的林立果打的。但我从大红旗保险车内只找到一个弹壳,与林立果的枪型号一致。同时我在车门内还找到了林立果打出的手枪弹丸,已经破碎了。这说明林立果只打了一枪,弹洞即弹着点也在车上。林立果的一枪既有弹壳、弹头,也有弹洞,说明林立果唯一的一枪没有击中李文普。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Mesothelioma and Asbesto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