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转帖:关于粟裕传中的丰富文学想象

0
0

    转帖:粟裕传记中的丰富文学想象


  • 作者:wcomcnet

现在各类名为军史著作及“粟裕传”中,每谈及所谓“粟裕拒绝主席南下令”的壮举时,都不约而同提到一件事,那就是毛泽东率领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领导人集体在城南庄隆重亲自出门迎接粟裕的故事。具体如下:

“5月4日,毛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刘少奇、朱德任弼时中央书记处的五大书记正在花山村的一间房子里开会,听见外面有人和警卫人员打招呼,毛主席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惊喜地对大家说:“粟裕来了!”

在大家起身的同时,毛主席迈开大步,跨过炭盆、迎到门外去了。快步走出院子去迎接下面来的将领,这在毛**还是第一次。两人一见面,毛主席首先发话说:“粟裕,我们在等你!”

——查考此说的最早出处,均来自一本书,叫做“历史的真言·李银桥在毛主席身边”(2000年新华出版社出版)。

以这个所谓的回忆“史实”为蓝本,一系列类似金日成挥手枪打飞机的神话即纷纷出笼,言之凿凿,似乎此事已经成为历史的定案。

但是,事实真相是什么呢?在此,略微做一点考证。

首先,是李银桥这部书的这种文体与手法,究竟应该定位为文学作品,还是定位为历史记载?显然,这不是历史记载,而是文学作品。从文中的记载看,一些事情如此绘影绘声,声情并茂,不仅难以得到确认,而且文学风格十足,想象力的确是十分丰富的。

例如,书中这样的记载:“周恩来粟裕的来电深感震动,但他此时却沉住气冷静地说:主席,先不要着急。我的意见是请粟裕立刻来河北,向主席当面汇报,讲清他的想法为好。

朱德(其实,此时的朱德根本不在城南庄)也说:“可以叫他来一趟嘛!”

“那好!”毛主席当机立断,“立刻发电报,今日是4月28日,请粟裕务必于5月5日以前赶到这里,向中央军委当面汇报。”

------显然,这样具体细腻的对话,作为一个小卫士的李银桥等,难道是可以亲历现场如同亲身参与,所以如此绘影绘声地听闻到的?

其次,“粟裕前往城南庄”,究竟发生在何时?

粟裕到城南庄的日期,据托名李银桥的书中记载:

“5月4日,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等中央书记处的五大书记正在花山村的一间房子里开会,听见外面有人和警卫人员打招呼,毛泽东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惊喜地对大家说:粟裕来了!”

——那么真实的史实,究竟是什么时间呢?查“陈毅年谱”:

(1948年)4月27日:陈毅在华野前委(其实是粟张兵团)扩大会议上做总结报告。(晚上,与粟裕离开濮阳前往中央)。4月30日:抵阜平城南庄,参加由毛泽东主持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在会上,陈毅、粟裕、李先念详细汇报了中原的情况。会议还研究了在华北、中原解放区建立统一的中央局、政府和军区的问题。5月7日。会议结束。

“粟裕年谱”这样记载:25日,毛泽东提议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议题之一是“陈粟兵团的行动问题”。30日,与陈毅一起到达阜平县城南庄。同日,参加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

以上这两个记载的日期是基本吻合的。

那么据此可以对“历史的真言·李银桥在毛主席身边”一书中关于毛与粟裕等见面日期的记载做出否定。所谓“5月4日”五大书记的迎宾会面一说,不可能成立。

第三,城南庄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究竟有哪些人参加?

所谓的李银桥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1948年4月鉴于外线战场形势,毛泽东在城南庄及时召开了重要的军事会议。

参加会议的人员,除周恩来、任弼时外,还有朱德、陈毅、聂荣臻、李先念、张际春等同志,大家在一起共商军情大事。

4月28日,中央的军事会议已开了10天后(?),突然接到了粟裕从华东发来的一封电报,要求中央军委重新考虑三个月前中央电令他率一、四、六三个纵队即粟张兵团)渡江南进的指示,建议三个纵队暂不过江,留在中原打一场大仗。

面对这样一封“抗命”来电,毛主席感到很震惊,因为这封大胆的来电,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否定了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组建解放军第一野战兵团渡江南进的命令。毛主席立刻重新召集了周恩来、任弼时、朱德、陈毅、聂荣臻等人一起商讨此事。

在房间里,毛主席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抬眼问陈毅:“陈老总,你是怎样看这个问题呀?”陈毅不加思索地说:粟裕将军的战役指挥,一贯保持其常胜记录,计谋愈出愈奇,仗愈打愈妙。照我看,华东军事指挥主要靠他,我们党能有这样的人才,百把个就差不多了……”

这些声情并茂的对话,请问是根据当时的会议记录,还是作者亲历的现场回忆?如果是现场回忆——难道作者作为一个警卫员也有资格全程参与中央书记处最高层的机密军事会议吗?

此外,这些描写里有许多重大的史实错误。

例如,粟裕电报的日期,就完全搞错了。查粟裕年谱:

(1948年)4月18日 发出致中央军委、华东局电,再次“斗胆直陈”对目前战局的认识和对作战方针的建议,提出华野3个纵队暂不过江,而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

此记载与此书的记载完全不符,电报的日期应当是4月18日, 而不是4月28日!

又据“陈毅年谱”记载:

1948年4月1日 陈毅抵达黄河北岸(河南)濮阳的华东野战军(其实是苏张兵团)司令部。

——也就是说,此次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召开前,陈毅是在濮阳的,且4月27日陈毅还在濮阳的会议上发言。

那么,怎么可能在4月28日,陈毅出现在数百公里外的河北城南庄会场,并在会上“不加思索地说:“粟裕将军的战役指挥,一贯保持其常胜记录,计谋愈出愈奇,仗愈打愈妙照我看,华东军事指挥主要靠他,我们党能有这样的人才,百把个就差不多了……”云云呢?

此外,参加城南庄会议的人员究竟有谁?会议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据“周恩来年谱”:1948年4月25日接到毛泽东来电,要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在西柏坡讨论若干问题,然后赴城南庄商定。

需要指出的是,朱德、刘少奇是早就到达河北西柏坡的中央工委的人,与在城南庄居住的毛泽东并不在一地方工作!

显然,此种近似胡编乱造的江湖文学,是绝不能看做严肃的可信的当事人回忆录,也不应当据为历史史料而引用的。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