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转载]第十次请教徐松岩:古希腊土地专门生长黄金白银吗?

0
0

第十次请教徐松岩:古希腊土地专门生长黄金白银吗?

 被徐教授批评为“夜郎自大”的“民科”之后,我更加谦虚谨慎地拜读徐教授的学术论文,努力与“学术义和团”划清界限。徐教授的学术论文之多,学识之渊博,令我大呼望洋兴叹---不,我是望“酒蓝色的爱琴海”兴叹。读到《论古典时代希腊经济发展趋势》(《重庆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年第1 )一文后,其中徐教授展现出来的谦虚谨慎的态度,我的崇拜之意油然而生。

徐教授说:“据估计,公元前431年,雅典公民连同眷属共约15-17万人,他们统治下的属国超过200个,总人口达1000-1500万。显而易见,在短短30年间,雅典由一个蕞尔小邦迅速发展成为地域广阔、人口众多、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泱泱大国了。”

如果放在既定的“古希腊文明史”中,徐教授的这一段话,对雅典帝国的评价,绝对是中肯的,毫无虚情假意的美誉。这,姑且不论。

此文成于1994年,徐教授认为,雅典帝国的“总人口达1000-1500万”;

到了 1999年,徐教授说:“伯里克里时代……据现代学者估计,帝国居民总数约在1000万以上”,同时又说:“雅典的军队、法庭、行政官员、公民大会和财政部门等国家机关的权力的行使范围,在人口上不只是阿提卡的二三十万人,而是帝国的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人”。(《 论雅典帝国》,《西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91期)到底是“1000万以上”,还是“上千万”,存疑。

近几年,徐教授就一口咬定:“雅典的军队、法庭、行政官员、公民大会和财政部门等国家机关的权力的行使范围,在人口上不只是阿提卡的二三十万人,而是帝国的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人”。( 《论古代雅典国家的发展道路——兼及雅典版图问题》《四川大学学报》2016年第4期)

可见,徐教授通过研究,发现了雅典帝国人口数字稍微有一点点的泡沫,不声不响地挤掉了。泡沫不多,才 50%

仅此一例,足见徐教授严谨的学风,比某些学者强百倍,大赞!真心实意地大赞!

尽管徐教授坚决拒绝数字出伟大,但是,数字还是出历史。

同样在《论古典时代希腊经济发展趋势》中,徐教授说:“雅典财政收入和军费,主要来自于对属国人民的剥削与掠夺。……雄厚的经济实力使雅典能够支付连年征战的庞大军费和行政开支,同时还可出巨资连续数十年大兴土木。粗略统计显示,仅公元前447-431年这17年间,军费和行政开支大概不下6000塔连特。营建各种公共建筑耗资约8000塔连特。尽管如此,公元前431年国库存款还有6000塔连特。”

这些数字,就让我难以理解了。持续不断地打了30年的对外战争,同时搞了30年的大兴土木,国库里,竟然还堆积着足够17年的军费和行政开支的银子!

这怎么可能啊!

当今的美利坚合众国,GDP全球第一,军事全球第一,科技全球第一,民主自由法制全球第一。除了人口与国土面积,凡是可以排名次的,美国无不是第一,而且统统把第二名甩十条八条街。

美国尽管如此伟大,但是,才接连打了几次碾死蚂蚁的小小的局部战争,就把美国搞得全身是债,几任总统给选民开医保之类的空头支票,美国衙门曾经为缺钱关门歇业,国会一开会就为钞票不足吵架,经济学家们连篇累牍地大骂这些年战争烧钱太多。

在中国历史上,也有为了打仗,朝廷差点破产的例子。比如汉武帝时期。

汉武帝时期,国泰民安,经济社会繁荣,全国人口约4000万。汉武帝决定讨伐匈奴时,国库里的钱粮,真是乌央乌央的多。据史书记载,因为多到来不及建仓库,实在没地方放,只好任由钱生锈,粮腐烂。

结果,几场打胜仗打下来,汉武帝的银子就打光了。仗还得继续打,汉武帝尽管软硬兼施地弄钱,依然不够用。后来任用大经济学家桑弘羊管财政,总算确保了前方将士有饭吃、有衣穿、有武器使。

古人实在,不玩虚拟经济。一个国家的财富,总共就那么多。朝廷有进账,必然有人舍财。所以,桑弘羊的理财,得罪了很多人。汉武帝驾崩不久,中国历史上就展开了一场著名的论战,于是诞生了一部著名的经济学著作:《盐铁论》。

为什么中国古代强大的汉朝,当今世界最牛的美国,打仗总是赔钱,而雅典帝国无论怎么烧钱,国库里的银子总是堆积如山呢?





难道雅典帝国有一种超级特殊的新经济?

徐教授在《古希腊城邦经济结构刍论──兼评东西古国经济结构迥异说》(西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503 )指出:“古希腊社会普遍重农鄙商,城邦时代的思想家们把工商业视为‘粗俗的技艺’,把工匠、商贩的劳作蔑称为‘贱业’,这恰恰是城市工商业在整个社会经济中处于次要地位的反映。……诚然,希腊境内多山,水源不足,土地不甚肥沃,可耕地不足土地总面积的1/5……根据雅典农业学家修昔底德的记载,从神话传说时代直到公元前5世纪末,雅典人一直保持散居于乡村的生活方式。”

原来,在代表“工商业文明”的祖师爷雅典,竟然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人们稀稀拉拉地,在一个个山沟沟里,汗滴禾下土!

徐教授继续说:“我们可以对公元前431年雅典公民的分布情况作出如下估计:在总共4.2万公民中,居住在阿提卡乡村的约2.8—3万人,在海外领土上约有1万人,他们基本上都是躬耕田亩的农业生产者。而在长住城市2000—4000公民中,绝大多数也是土地所有者,其中少数人因贫困流落城市;其他多数人就象伯里克利、尼基阿斯那样,以自己在乡村的地产或矿产为主要财源。因此,伯里克利时代雅典公民中的无地者寥寥无几,大约95%以上是以土地(连同上面的房产或地下矿产)为主要财产,以农业为主要谋生手段的(不应过低估计古希腊农村人口所占比重。直到1950年,希腊农村人口仍占总人口的50%;在美国,1790年农村人口占95%;到1860年仍为80.2%。)”

我们知道,当今希腊国土面积131990平方公里,如果按照徐教授所说“可耕地不足土地总面积的1/5”,那么,整个希腊的可耕地为26398平方公里;其中,属于雅典帝国的至多三分之一,也就是说,雅典帝国的可耕地至多9000平方公里!

在中国,仅仅一个关中平原,面积就有3.6万平方公里;而华北平原则有30万平方公里。还有,中国是一个风调雨顺的气候。说天时地利,绝非虚夸。

由此,我就开始深思了:

1、作为雅典帝国的统治者,代表古希腊最高文明程度的雅典,其公民基本是农民,那么,它下属的200个属国,绝对好不到哪儿去。也就是说,帝国千万人口,基本是农民。这也就是说,雅典帝国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农业。

2、希腊境内多山,水源不足,土地不甚肥沃。我还要强调一下:这一带,不仅土地不行,气候也十分糟糕。天不行,地不行,那么,希腊的经济状况绝对好不到哪儿去,至少比中国差许多。这也就是说,雅典帝国再怎么横征暴敛,也榨不出多少油来。

3、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在被雅典征服之前,200个小国寡民的属国的国库,不会存放几只鸡鸭、几头猪羊。因此,我实在想象不出,雅典军队能在此收获到啥战利品。

4、在这种普遍贫穷,物资匮乏的大背景下,更何况,大家都是农民,都是种橄榄葡萄的,还谈什么商业文明、商业税、关税,自然是吹泡泡了。

5、还是老问题:雅典帝国的1000万人,粮食、衣服问题如何解决?须知:当今希腊的人口才千把万呢!

那么,雅典帝国是如何做到越烧钱越有钱的呢?

唯一可能,就是雅典帝国的农民能耕种出金银来。但是,如果地里长金银,到哪儿换粮食吃呢?那个年代,谁能供养1000万张嘴?

末学愚钝,诚惶诚恐,不知所云,还望徐先生指教一二。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