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转载]第九次请教徐松岩:古希腊各城邦都有兵工厂吗?

0
0

第九次请教徐松岩:古希腊各城邦都有兵工厂吗?

欢迎关注 生民无疆 微信公众号

       末学愚钝,但还算好学,因为沉迷于伟大的古希腊文明,前些时,稀里哗啦地,提出十个问题,求教于徐教授。这十个问题是:

      1、希腊半岛位于地中海气候区,古希腊人吃的、穿的来自于何方?

      2、环地中海地区的人们就如此愚蠢,以至于任由小国寡民的古希腊人开辟殖民地吗?

     3、原始的“古希腊文献”,是写在纸草纸上吗?

     4、养活雅典帝国1000万人口的粮食基地在哪里?

     5、雅典帝国舰队不带粮草而远征,海军官兵都是饿死的吗?

     6、古希腊到底有多少战士,希腊半岛支撑得了吗?

     7、按理说,雅典帝国时期的雅典城,应该比唐代长安城更大、更繁华,其遗址何在?

     8、雅典的政治家、戏剧家、歌唱家的嗓门,自带高倍扩音器吗?

     9、马拉松第一人裴里庇第斯,是因双脚划破,失血过多而死吗?

     10、古希腊的历法,是宙斯亲授吗?

    昨晚,徐教授已经就我的第8个问题做了回应。至于徐教授为何说专挑第8个问题回答,这是教授的事情。徐教授说,古希腊传下来的某剧场确实具有如此神功,按徐教授的说法是放个屁也能让几十米外的人听见。如此说来,古希腊人的声学知识确实十分了得。一个剧场,历经2500年的海风吹、咸雨打、烈日晒,破败严重之后,声学效果依然如此神奇,这当然是个谜。那么,当初剧场完好的时候,该是何等效果!又不知,雅典人当年建了多少个这样的神奇剧场。

    关于这个神奇的剧场,我也有两点疑问:第一,徐教授真的看到过坐满一万五千观众、无扩音器的表现吗?我想,这恐怕得请教一下声学专家。我想,声学专家绝不会认为应该由我去跳海自尽的。到底应该由谁去跳海自尽,那是徐教授的事情。第二,这个神奇的剧场,建于何时?这个问题,我想,问问当地诚实的老人,八成就会有明确的答案。

    我深知,徐教授桃李满天下,自是无暇顾及我这个门外弟子。当然,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徐教授的闲暇。

    我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

    话说,古希腊各城邦的人口,是以千为单位计算的。据说,斯巴达、雅典是古希腊的两个超级大国。斯巴达在顶峰时期是9000户人家,四五万人口;至于雅典,按徐教授的说法是三四万公民,一二十万人口。这两个城邦啊,整天杀来杀去,直杀得终日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为了见证功夫高低,他们还相约到遥远的西西里去厮杀一番。当然,他们也联手与波斯帝国一决高下。

    终于,斯巴达、雅典杀成了希腊半岛南部地区的两大盟主。根据我前面的推算,这两个帝国,各自至少拥有25万军队。如果将二者相加,希腊半岛南部地区,至少拥有50万军队。50万,即便在当今世界,也是个吓死人的数字。

    由此,我又疑惑了:以战争为人生最大乐趣的古希腊人,武器消耗量一定极大,那么,他们的武器来自何方?

    要保证天天打仗的50万军队的武器供应,需要多么强大的兵工厂做后盾啊!

    战前,必须将50万把刀、50万块盾发放到位。一场厮杀下来,仅按照10%的损耗,那就得补充5万把刀、5万块盾牌。一个月厮杀10次,那就得补充50万把刀、50万块盾牌。很吓人,对不?

    所以,古今中外,打仗,就是打钱粮,打工业基础。

    咱这里不再谈粮食,只谈武器保障问题。

    造武器,先要有储量足够、易于开采的铜矿铁矿;接着要有足够的开采、冶炼工场;接着要有强大的武器制造厂;接着要有超大的武器储运条件和能力。

    考虑到古希腊是海洋文明,特喜欢在海上表演武功,那么,就要大规模造船:先要有足够的适合造船的树木;接着要有足够的造船场、修船厂;接着要有足够的船舶保管场所。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是:无论造刀剑盾牌,还是造船舶,都必须有足够的熟练工匠、高超的工艺水平。

    我的这些知识,是从中国史书上得来的。

    我们的老祖宗,虽然讨厌战争,仗也打得不算太多,但很爱研究战争问题,诸子百家几乎人人研究军事问题。专门讲兵法的著作,也乌央乌央的多,至今传世的兵书,依然一摞一摞的。我想,有苏格拉底智慧、柏拉图理性、亚里士多德博学的古希腊人,天天打仗,想必每日理性思考战争的奥妙,想必也写出了海量的兵书,希望徐教授介绍一两本,让我等也学习学习。

    我们的老祖宗,也爱研究武器。按《周礼•考工记》,最晚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的武器生产,就实现了标准化、模块化、流水作业。这生产管理水平啊,似乎并不亚于西方的科学管理之父美国人泰勒。这还真不是吹牛,古代中国,老早老早,就实现了武器的批量生产,和全国民间批量生产秦砖汉瓦,使中国迅速进入家家户户住砖瓦房一样。

      《考工记》讲的是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之一的齐国的事。与此同时的南方,据《吴越春秋》,伍子胥正在对吴王阖闾说,要想称霸,必须“必先立城郭,设守备,实仓廪,治兵库”;而据《越绝书》,雄心勃勃的越王,正在精心备战,“姑中山者,越铜官之山也……练塘者,句践时采锡山为炭,称“炭聚”,……官渎者,句践工官也。……舟室者,句践船宫也,……射浦者,句践教习兵处也。……六山者,句践铸铜”。越王勾践的矿山、工厂、伐木场、船厂、海军陆军练兵场等等,一应俱全。

    那时候,我们的老祖宗就知道,先进武器、高端人才,才是最宝贵的。在《越绝书》、《吴越春秋》里,便记录了比如弩的诞生与应用、各国争夺武器专家等一些很有趣的故事。因为研究武器的人才被重用,中国古代武器种类之多,包括战船种类之多,令人眼花缭乱。

    更有趣的是墨子,他专门研究如何反战,深入研究并在《墨子》中记载了一整套的反战工程技术。

    按照这些与“古希腊”同时的传世文献,后人基本可以复制出当时的攻防武器装备来。

出土的著名文物

    国防、战争,前期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那可了不得。真的就是烧钱的活啊!无怪乎伍子胥坚决反对吴王夫差兴兵北伐:“臣闻兴十万之众,奉师千里,百姓之费,国家之出,日数千金。”

    春秋战国时期,各国的武器生产人员有多少呢?我不知道。

    据《后汉书》:“考工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作兵器弓弩刀铠之属,成则传执金吾入武库,及主织绶诸杂工。(《汉官》曰:员吏百九人。)左右丞各一人。……武库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兵器。丞一人。”

    由此可知,汉朝中央,既有专门的兵工厂,也有专门武器库。而且,兵工厂的官吏,就有一百多人。至于有多少工人,那就不知道了。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人员,是不不负责矿山开采之类工作的。他们是依托全国的各地的力量,来看展军民融合的开矿炼铁,据《后汉书》:“凡郡县……出铁多者置铁官,主鼓铸。”

    唐朝的资料丰富许多。据《资治通鉴》,开元年间,唐朝的军队人数约47万人。据同时期的唐朝宰相张九龄、李林甫编撰的《唐六典》,当时中央有两大军工企业:一个是少府监,负责管理天下矿冶,且自办有庞大的兵器甲胄生产厂;第二是将作监,负责建造城池、车船路桥、攻城器械。两家企业直接管理的技术工人,合计超过3万人。这可能不包括北都兵器监的人数,更是不包括在大唐广袤国土上的矿山开采、铜铁冶炼的工人。毫无疑问,矿山开采、铜铁冶炼的工人数量,肯定远远大于这个数。此外,据《唐会要》、《册府元龟》等诸多资料,朝廷在全国许多州县,也设有规模相当可观的兵工厂。

    几乎可以肯定,唐朝从事武器装备生产的技术工人数量,怎么也有8、9万人。

    围绕军事,唐朝还有专门负责武器仓储的武库令,负责养马驯马的太仆寺等等专门机构和人员。仅在军马场,就拥有数以十万计的战马储备。

    至于军服、军粮、物资转运之类,姑且不谈。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唐朝国子监的算学,其中的一个专业,就是培养军事人才的;而少府监、将作监、太仆寺等,其中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培养相关技术人才。

    大致而言,唐朝开元天宝年间,国土面积1000万平方公里人口在6000万左右,以此支撑起47万人的军队,和约10万人的军工人员。即从事与军事相关的工作人员,占全国人口的1%。即便如此,根据史料,据末学计算,这一时期,年度军费开支占中央财政支出的23%。

    按照徐教授的数据,古希腊时代,雅典帝国和斯巴达帝国,两国统治的版图,包括茫茫的爱琴海海面,加起来的至多40万平方公里。其统治的人口,加起来,至多1500万。当然,考虑到古希腊的伟大,我必须一切就高来计算

    由此,我不免浮想联翩,列出如下问题

    第一,如果古希腊在希腊半岛南部有50万大军,当此之时,古希腊应该有10万军工技术工人。那么,全国4%的人口直接服务于军事。请问,古希腊年度军费开支,占财政支出的比例是多少?

    第二,如果古希腊有10万军工技术工人,而雅典的公民才三四万人,斯巴达才9000人,那么,这10万工人,来自何方?有苏格拉底智慧、柏拉图理性、亚里士多德博学的古希腊人,自然不会傻到用奴隶来生产武器。万一,奴隶用武器来对付主人,咋办?

    第三,如此规模的武器生产,钱从何而来?据徐教授说,雅典连造几艘船也没钱,幸亏发现了一个银矿,将此收入投入造船,才使得雅典成为海上帝国。那么,有了船之后,一下子征召那么多海军官兵,他们手中的武器,靠哪来的银子造的?

    第四,如此规模的武器生产,一定有好多个热火朝天的矿山。希腊半岛南部并不大,尤其是阿提卡半岛,应该发现好多个矿冶遗址了吧?

    第五,据说,古希腊科技发达,那一定和古希腊悲剧喜剧有传世作品一样,有关于科学生产制造武器的书籍传世吧?否则,技术如何传承、古希腊科技如何“复兴”啊?

    第六,在雅典帝国以前的时期,多达200个的各城邦的武器,又是如何组织矿山开采、武器生产的?每个城邦都有矿山吗?每个城邦都有精通采矿、冶炼的技术工人吗?那些三两千人的城邦,是几人开矿,几人冶炼,几人打铁啊?

    第七,雅典、斯巴达成为“帝国”之前,他们的军工生产人员又是多少呢?尤其是雅典,在它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几座矿山?铜矿、铁矿、银矿分别有几个、在哪里?雅典公民有几人从政、几人种地、几人搞军工、几人经商?

    第八,古希腊建立了标准化武器生产管理体系吗?这可是保证数十万大军武器供应的前提啊!

    第九,古希腊在数百年时间里,武器装备技术不断进步吗?不断有新的武器诞生吗?

    我想,拥有《几何原本》和“撬起地球”的智慧的古希腊人,这些肯定都不是问题。徐教授,你说呢?

    末学愚钝,诚惶诚恐,不知所云,还望徐先生指教一二。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