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錢學森與何新關於泛演化逻辑 及“何新樹”的通信

0
0
錢學森與何新關於泛演化逻辑
及“何新樹”的通信

黄世殊整理附注

錢學森先生(1911-2009)

  【世殊谨按】

  錢學森(1911-2009),生於上海,祖籍浙江省杭州市臨安。世界著名科學家,空氣動力學家,中國載人航太奠基人,中國科學院及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被譽為“中國航太之父”、“中國導彈之父”、“中國自動化控制之父”和“火箭之王”。由於錢學森回國效力,中國導彈、原子彈的發射向前推進了至少20年。

  1934年,錢學森畢業於國立交通大學機械與動力工程學院,曾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理工學院教授。1955年,在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的爭取下回到中國。195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擔任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力學系主任,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所長、第七機械工業部副部長、國防科工委副主任、中國科技協會名譽主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七、八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科學院數理化學部委員、中國宇航學會名譽理事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科技委高級顧問等重要職務;他還兼任中國自動化學會第一、二屆理事長。

  1995年,經中宣部批准及錢學森本人同意,母校西安交通大學將圖書館命名為錢學森圖書館,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同志親筆題寫了館名。2009年10月31日北京時間上午8時6分,錢學森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為了進一步弘揚錢學森同志愛國,創新、奉獻的業績與精神,經中央研究,決定在上海交通大學徐匯校區建設錢學森圖書館。2011年12月8日,紀念錢學森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

  1982年,何新的泛演化邏輯學研究引起錢學森同志的重視,並通過書信和何新作了討論,對何新研究給予了很高評價。所謂“泛演邏輯”(DTL-UEL系統),是描述和分析、研究人類思維中存在的一種特殊的概念系統——“歷史概念集合”的邏輯系統。何新認為:這種概念系統具有一系列特殊的邏輯關係和邏輯結構,而這種邏輯關係和結構具有動態演化和非對稱(相容矛盾命題和悖論)的性質,從而超越了古典形式邏輯和近代數理邏輯所定位的靜態概念類集的傳統論域。

  何新認為:在此種概念系統的基礎上,可以構造一種新的邏輯類型——“泛演化邏輯系統”,簡稱“泛演邏輯系統”(UEL系統)。這部分內容所涉足的乃是邏輯學中一個嶄新而獨特的,至關重要的新領域。

  何新的上述發現,是他在1970—1980年代的工作中完成的。1979年他由於這一邏輯的發現,應邀參加中國社科院舉辦的“全國第一届邏輯理論研討會”,但他所在的大學拒絕批准何新赴會,於是何新憤而退學。會後何新回到北京,不久即應聘被破格聘任中央財經大學古漢語教研室教員,次年調入中國社科院科研組織局任學術秘書。從此而開始了何新不同於一般學者經歷的傳奇性人生。

  1982—1984年間,何新把他陸續發表的有關泛演邏輯的系列論文,送交我國思維科學領域最權威和著名的系統工程學家、思維科學家、中國火箭之父錢學森教授審評。

  何新的泛演邏輯理論引起了錢學森先生的高度關注。錢學森在中國第一次思維科學討論會的開幕詞中專門介紹了何新的研究。錢學森先生多次寫信給何新,充分肯定了何新的發現。

  錢學森先生將何新發明的“歷史概念集合”的概念演化樹,命名為“何新樹”。(這些信件已經全部收入《錢學森書信集》,國防工業出版社出版,2011)。

  何新在2005年出版的《泛演邏輯引論》一書中說:“我認為此書乃是我生平所有著作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一個民族,要想從歷史上站立到世界的前列,就必須首先從哲學上站立到當代世界的前列。這一點,是培根以來的英國歷史、盧梭以來的法國歷史、康德以來的德國歷史所證明的。在亞裏士多德創立古典邏輯,培根創立“新工具”(歸納邏輯),布爾、弗雷格創立布爾代數和數理(符號)邏輯以後,作為一個中國學者,我為自己能發現一種非對稱的新邏輯工具而感到自豪。”】

  【附錄】錢學森先生關於泛演化邏輯及“何新樹”的來信

  以下信件收入於國防工業出版社2011年版《錢學森書信》。

  【錢學森先生致何新的第一封信】

何新創新邏輯理念:錢學森命名何新歷史集合為“何新樹”

何新同志:

  四月五日來信和尊作均收到。我對哲學和邏輯學都是外行,有時想想這方面的問題,也只是業餘愛好而已。您來下問於我,不敢不答,謹述所見,敬請指正。

  (一)黑格爾的東西誠然是倒立的,把它順過來,他《邏輯學》的許多內容實際上是人認識客觀世界的總結,即人思維的規律。這裏面主要是抽象(邏輯)思維,所以叫邏輯學。正如歷來承認的,他的邏輯高超之處在於是辯證邏輯。但多少年來,辯證邏輯未能像形式邏輯那樣嚴格整理成數理形式。

  (二)科學技術當然要研究事物發展的過程,當然會涉及到辯證法。科學家也有科學家的辦法,也就是用微分方程,把形式邏輯用於某一瞬間的關係,即:

  Dxi/dt=fi(S1,S2,…Si…,Sn),i=1,2…,n

  解出這組方程,就得到Xi(t),即事物隨時間的發展過程。全過程就包含了辯證邏輯。所以微積分的應用使科學彌補了形式邏輯的局限性,而取得飛躍的發展。

  (三)當然辯證邏輯如何數理化的問題仍未解決,您的“歷史概念集合”是一個創見,我贊成。

  (四)但我認為您應該把集合論的Venn圖擴展到三維空間成為“何新樹”,也就把一個時間Venn圖作為“樹”的橫斷面,以時間順序把橫斷面一層層架在時間座標上,再把外表聯起來。當然這“樹”可能不同於自然生長的樹,不同“樹”的“樹枝”會在“上面”結合起來。這一設想得之於上述(二)之把形式邏輯用於事物的某一瞬間的關係。

  (五)有了“樹”,數理的辯證邏輯學就可以利用數學中的拓樸學建立起來了。

  因此我想您所開創的歷史概念集合是有生命力的,將來一定會有更大的成就!

  《自然辯證法通訊》我有,心想您也許要保留這一期作為以後用,所以奉還。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82.4.17

  又:您研究過Godel定理嗎?我想用“樹”能解決他的難題,HiLbert(希爾伯特)也將得救。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Godel,即庫爾特•哥德爾(1906—1978)。奧地利數學家、邏輯學家和哲學家。出生於捷克的布爾諾。後移居美國。提出了著名的“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或作哥德爾不完備性定理、哥德爾不確定性定理)。

  【錢學森先生致何新的第二封信】

錢學森先生信劄

何新同志:

  近接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胡世華同志來信,涉及“何新樹”的問題,茲抄錄奉告:

  “何新的文章我沒有看。關於您說的:‘把Venn圖的概念擴大,加上時間座標,……,再用拓樸學研究‘樹’,是否可以把黑格爾的辯證邏輯數理化?這是否有道理?’我認為可以,是有道理的。但是實際這樣做的人似已有了,只是他們沒有說這是‘把黑格爾的辯證邏輯數理化’,應進行的具體的數學研究也進行得還很不夠就是了。

  例如A.N.Whitehead在The Conceptof Nature(Cambridge,1926)就建立了以‘event’為基本概念的理論,數理邏輯家R.Carnap稱之為The ory of events(Ereignisth—eorie)。採用了作者所說的method of extensive abstraction,就把您要求的內容十分自然地包含進去了。更詳細討論這問題的是他的另一本書,The Principles of Natural Knowedge,an Engairy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Natural Knowledge,1925。”

  胡世華同志還指出Carnap的又一本書Abribder Logistik也有應用邏輯部分,與我們的問題有關。但這部分學問懂的人少,搞不動,也就未受重視。

  何新同志:我想胡世華同志的這些意見很有用,看來您要做的工作已經有了開頭,問題是要吸取這些有用成果,把它們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結合起來,再一次把倒立著的東西順過來!您要辦的事是大有希望的!

  但我也以為完成這項工作,光您一個人也難,不知您找到了同道沒有?總要有幾個人的研究小組纔行。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82.7.9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A.N.Whitehead,即懷特海(1861—1947),英國數學家、邏輯學家和哲學家。R.Carnap,即魯道夫•卡爾納普(1891—1970),美籍德裔哲學家、邏輯學家。卡爾納普是西方邏輯實證主義的主要代表。

  胡世華(1912—1998),又名胡子華,祖籍浙江吳興,出生於上海,著名數理邏輯學家、電腦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胡世華先生是中國開展數理邏輯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倡導將邏輯研究與數學緊密聯繫起來。他也是國內將邏輯研究與電腦設計相結合的倡導人。

  世殊按:在1978—1983年這個階段,何新先生對邏輯學用功至勤。他關於邏輯學的一些列研究結果,分別形成了《簡論“歷史概念集合”——黑格爾辯證邏輯理論新探》(原載《學術月刊》1980年第11期)、《論進化分類學的辯證概念關係(原載《自然辯證法通訊》1981年第4期)、《論概念思維與邏輯結構的客觀基礎》(原載《外國哲學》1983年第五輯,商務印書館出版。此文即《論邏輯思維的本體論基礎》)等幾篇重要論文。在《論邏輯思維的本體論基礎》一文中,他通過引入數學集合論的概念與方法,借助Venn圖,建立了一個歷史概念的系統樹。

  與中國主流邏輯學界漠視態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一成果受到了偉大科學家錢學森先生的重視。1982年,他在與何新的通信中,認為“歷史概念集合”是一個創見,把這個系統樹命名為“何新樹”,並建議把集合論的Venn圖擴展到三維空間,這樣“數理的辯證邏輯學就可以利用數學中的拓撲學建立起來”,使得“更複雜的形象(直感)思維和辯證法”即人類的主觀邏輯向數理化方向發展。

  【錢學森先生致何新的第三封信】



錢學森先生信劄《外國哲學》封面(1983年)

何新同志:

  二月二十八日信及大作《論概念思維與邏輯結構的客觀基礎》都收讀了。您文章的一些內容前年通信中似已出現,現在是進一步發展了。

  我完全同意您關於主觀邏輯與客觀邏輯的論述,我在前年(見附呈抽印本)[1]也是這麼說的。關於主觀邏輯,即人的思維規律,核心問題似為數理化。目前只有所謂抽象思維有數理邏輯,而更複雜的形象(直感)思維和辯證法就沒有數理化,也就不能上電子電腦。所以我以為現在還要攻下形象(直感)思維和辯證法的數理化,您以為如何?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85.3.7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附呈抽印本”,指錢學森撰寫的《關於思維科學》一文,系錢學森先生在中國第一次思維科學研討會上的開幕詞,文中介紹了何新的研究。見《自然雜誌》第6卷第8期第563頁。

  錢先生信中提到的何新论文,全名为《論概念思維與邏輯結構的客觀基礎——對黑格爾邏輯理論的幾點新探討》(原載《外國哲學》1983年第五輯,商務印書館出版),後以《論邏輯思維的本體論基礎》为题,收入《泛演化邏輯引論》,時事出版社,2005年第1版;《哲學思考》上卷,時事出版社,2010年1月第1版。

  此文寫於1980年10月。是何新的一篇哲學邏輯學重要論文。該文主題是以現代自然科學的方法重新解讀黑格爾的唯心論。此文的深刻主題至今沒有過時,未來仍會受到關注。

  【附圖】


  【附錄】北京大學哲學系張世英教授對何新邏輯論文的審讀意見

高崧同志:

  此文是一篇有研究之作,確有些新鮮、正確的見解。例如第3部分區分兩種抽象對象,一種發生在空間上,一種發生在時間上,並用圖解作了說明,這個看法頗發人深思。但也有些不足之處:

  一、第3頁說黑格爾假定“在宇宙的自然歷史中存在著一種先於人類思維而存在的客觀邏輯結構”提法不夠確切。黑格爾主張“自然時間上在先”,而客觀概念只是“道理上在先”並非時間上在先。“模寫”、“模擬”的提法需具體說明,以免與其他客觀唯心主義哲學家的思想混淆。

  二、第14~15頁關於“實體即主體”的意思不清楚,需要把黑格爾的原意講一講。

  三、有些地方只有簡單論斷,需要進一步申述、論證。例如黑格爾的主客關係如何與“現代控制論非常相似”;第4頁第3自然段的“正因為如此”,沒有講清上下文的因果必然性;第5頁所引皮亞傑的那段如何是“回歸於黑格爾”;第5頁所引列寧兩段話都有特定的含義,如何與作者所要說明的問題具體聯繫起來。

  四、黑格爾強調發生在時間上的抽象的對象,這是他的獨到之處,但他所講的概念並不單指這一概念。

  建議作者再作點研究和說明。

  此文修改後可考慮發表。

張世英

1983年7月13日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張世英(1921——),中國著名的黑格爾哲學專家,北京大學外國哲學研究所教授。此篇審讀意見,系張先生作為《外國哲學》編委寫給主編髙崧教授和編委會的。張世英先生著有《論黑格爾的哲學》、《論黑格爾的邏輯學》、《黑格爾〈精神現象學〉評述》、《黑格爾〈小邏輯〉譯注》、《論黑格爾的精神哲學》、《歐洲哲學史稿》(合編)、《天人之際——中西哲學的困惑與選擇》、《進入澄明之境》、《哲學導論》等。】

  【錢學森先生致何新的第四封信】

錢學森先生信劄

何新委員:

  節日前收到您贈的尊著《世紀之交的中國與世界》,十分高興。在前幾天假期中閱讀後,更加高興!大概是十年前吧,我們曾因討論思維學問題有過通信,我也建議要研究“何新樹”。後來就未再聯繫,原因是我對當時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有戒心。現在看來,這完全是我的對情況不明之過錯。

  讀了您的書後,我又想起我在1984年曾向宦鄉同志建議,請他寫一本繼列寧《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之後的書,講今天和今後一個時期世界政治和經濟的書。他未寫就離開了我們!現在我要請您考慮寫這本非常重要的書。可以嗎?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92.2.10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錢學森先生致何新的第五封信】

何新委員:

  6月蒙賜《論何新》,今又贈尊作《東方的復興——中國現代化的命題與前途(第二卷)》,我十分感謝!

  我想您的長處在於“不唯上,不唯書,要唯實”,這您做到了。而我們的社會科學界往往脫離實際!

  但您如果要研究當今世界,則此對象實是一個複雜的大系統,子系統有幾百上千;系統也不是封閉的,是對地理環境開放的,有相互作用。研究這種開放的複雜大系統需要系統科學。這您以為如何?請教。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92.10.7

  (参看《何新批判——研究與評估》“學者通信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版)

  【世殊附注】

  1992年春,何新將自己剛出版的《世紀之交的中國與世界——何新與西方記者談話錄》、《東方的復興》等著作寄送錢學森先生。錢老對何新在經濟、政治、國際戰略領域的新研究給予了高度評價。

  2003年5月,何新在《泛演化邏輯引論》一書序言的結束處深情地說:“我必須把崇高的敬意和問候,奉獻給一直支持和關注著我的此項研究的錢學森先生。”錢學森先生信中所言對當時中國社科院文學所“有戒心”,恐怕是由於80年代中期學術界主流因嫉妒、排斥、孤立何新而編造諸多不實謠言所致的。亦因那時“西化派”論者多出自社會科學院。但這正表明了錢學森是一位文化視野廣博、政治嗅覺敏銳的科學家。

  而可告慰錢老的是,前一項工作,何新已經通過《泛演化邏輯引論》一書,為之奠定了堅實基礎。後一項工作,從國內外廣大讀者對《東方的復興》、《新國家主義的經濟觀》、《全球戰略問題新觀察》、《論政治國家主義》、《反主流經濟學》、《希臘偽史考》及續考、《統治世界:神秘共濟會揭秘》等系列著作的強烈反應來看,已經較好地回答了錢學森先生。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SEO)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