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转载]古埃及文明就是个笑话(10)哈布城遗址

0
0
今天介绍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可简单理解为拉美西斯三世的城。这个遗址的墙壁浮雕“海上民”最为著名,以前我分析过,是个假货,整个遗址都是后期伪造的,墙壁浮雕还能为真吗?以我的角度简单看看这座城的前世今生。这里有1927年挖掘前的地图,和复原的拉美西斯三世时期的地图。(图第235号)

通过比较这两张图,我们应该知道,哪些拉美西斯三世可能存在的建筑被拆除了,托勒密,罗马时期又添加了哪些建筑。到了现在还剩下哪些建筑。通过1927年的测绘图,可以看到。目前尚存拉美西斯三世庙的主体基本完好,外城城墙遗址依稀可辩。图右下方的小庙保存完好。并且小庙在托勒密,罗马时期进行了一些扩建。右图拉美西斯三世时期复原图中的不存在部分,是后续希腊化历史时期扩建的部分。当然这些只是考古学家的说法。

那么真相如何呢?真相就是整个遗址基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19世纪的伪造遗址。接下来是我的分析。还是用原始资料说话。手头有拿破仑团队哈布城遗址平面图,与现在遗址平面图比较一下。(图第236号)

比较结果:
1.关于城墙。拿破仑图纸上城墙围成的面积广阔的多。绿色线右边的面积与现在格局对比是多出来的部分。
2.下边小庙(蓝色框内)。明显看出今天遗址与大庙有倾角。而拿破仑的图纸上则是明显平行。我们没听说这个遗址也整体迁移过,所以这里有问题。
3. 小庙附近圣湖(绿色框内)。明显两张不在同一位置,相信一百多年的地址演变不会造成此影响。注拿破仑图纸上标记为盆地,水池(Bassin)。
4. 小庙的细节不同。左右突出耳室明显不同。拿破仑的左耳室起源于第三根柱子。现在的起源于第四根柱子。拿破仑的右耳室起源于第五根柱子,房间很小,没有空间安置圆柱。现在的的右耳室起源于第四根柱子,房间较大,安置了两根圆柱。

结论:
拿破仑团队参与遗址设计,后期有人施工完成。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19世纪伪造无疑。

拿破仑团队的图纸也不是一次就完成的。其中的设计也是不断进行修改的,就像我以前说过的狮身人面像的两张图,都是互相不一致,是矛盾的,其实都是更改设计方案的体现。拿破仑团队对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的设计也是这种情况。还是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小庙局部为例子进行说明。(图第237号)

经此番修改后,与现在的遗址差不多了。除了:
1.依然没有修改为带有倾斜角度的设计。
2.明显看出右下角房间已经修改了设计,都已经清晰标出测量数值,看来只有两根原则与现在设计相差的多。

结论:拿破仑团队修改后的设计图仍然与今天的的实际有有差距。看来修改也是需要很多工作要做的。

后边附上“海上民”分析图。还会有更多后续分析。












继续分析---

这个是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的一面墙上的浮雕。上图是浮雕的测绘图,非常精准那种,可以看得出浮雕保存的并不是很好,破损的严重,毕竟按文物设定经历了三千多年了,而且经过希腊化时代的,古罗马时期,磕磕碰碰不可避免。下图出自商博良的书里,绘制也是非常精细,有模有样,象形文字哪里破损了都画的很到位。

还是进行比较:
矛盾处:
1.图纸中不可思议的出现了实物中不存在的象形文字。(蓝框处)我知道实物为什么把此处文字去掉了,因为工作面没那么剩余空间。
2.实物中清晰的象形文字,商博良居然不绘制到测绘图上.(绿框)
3.实物破损处的信息神奇的恢复了,包括知道狗尾巴是向上翘的信息。
4.马头饰品实物变短。(绿圈)同样因为工作面空间的原因,所以将马头饰品修改短,适应墙面。
5.如果设计图把红圈处的空间省出来,图上的象形文字向下紧凑一下还是可以和后期的实物契合一些的。
6.篮圈处,图纸的羊头设计大了,并且高了。

其他处不进行比较了。

结论:该有的矛盾,这次比较,全了。谁能视如此明显的伪造事实而不顾,我不得不揣测其是真傻,还是人品堪忧。通过一系列的比较,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遗址伪造无疑。


还是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的一面墙上的浮雕。还是商博良的图。

发现矛盾:
1.完全破损的形象文字被清晰绘制到“测绘图”中。商博良就是埃及学大牛。实物上破损的文字可以无障碍复原。
2.商博良同时还瞎。(左侧绿框)隐约可见的文字,居然绘制为破损。
3.实物有的象形文字,设计图没有。(左侧蓝框)不知道那个手欠的把商博良没设计的字,压倒墙上了。看了一下商博良徒弟Rosellini的相同位置,比师傅多了一个字,可惜是个错别字。
4.箭筒的前部分图上没有设计,实物上存在。(左边红五边形处)Rosellini的设计图也没此物。说明后期应该还有更接近实物的设计图,修正了这个毛病。
5.形象文字改动明显(弓箭内绿框)其中蓝框内为Rosellini的改动。另外有人讲红框后期的小人改为眼镜蛇。看来造假真是严谨,一丝漏洞也不想留下呀。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
6.这里留白对应不上(右侧顶端蓝框)Rosellini版本调整了此设计。
7.人物的头朝向正好相反(右侧顶端绿圈)
8.人堆中对不上的就更多了。
9.还是各种的位置偏移现象,这个矛盾是不可克服的,除非伪造完工后绘图。

结论:
通过比较多个版本,设计修改意图非常明显。我就不细列了。通过一系列的比较,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遗址伪造无疑。



这次图是Rosellini, Ippolito的(图第245号),上次的是商博良的图深色纸(图第244号).这个是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的一面墙上的浮雕。上图是浮雕的测绘图,非常精准那种,可以看得出浮雕保存的并不是很好,破损的严重,毕竟按文物设定经历了三千多年了,而且经过希腊化时代的,古罗马时期,磕磕碰碰不可避免。

昨天用的线图是商博良书中的。这次不用商博良的图了,虽然我也有,写这个贴子还是昨天的词,基本不用变,问题都差不多。这个图处自商博良高徒Rosellini, Ippolito (1800-1843) 的书里,绘制也是非常精细,有模有样,象形文字哪里破损了都画的很到位。

还是进行比较:

矛盾处:
1.实物中清晰的象形文字,Rosellini居然不绘制到测绘图上,这帮人最重视象形文字了,有时候为了确定某个单词,会在好几个版本中改来改去.(绿框)
2.实物破损处的信息神奇的恢复了。
3.马头饰品与象形文字的相对位置完全不对。(绿圈)
4.篮圈处,此图纸的羊头大小调整了,但是还是高了头与象形位置还是远(红五边形)。
5.实物上清晰的,并且商博良也清晰画出的象形文字,到了徒弟这里,居然用虚线圆框标出,是对商博良的语法表示异议,还是表示隐约可见,难道把设计改成如此,就能证明浮雕是真实的三千多年吗?

其他处不进行细比较了。
结论:通过一系列的比较,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遗址伪造无疑。




图像挺枯燥的,没耐性的看不来的。多加一份无法提供新的证据罢了。理论上讲,证实困难,证伪容易。还是上次分析的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的一面墙上的浮雕。这次是看一下局部,此浮雕是彩色浮雕。浮雕上细节非常清楚,每个人物的细节都可以看清楚。因商博良徒弟Rosellini的图与实物更接近一些,故分析使用此版本。

矛盾:
1.设计图中所以人物中的箭,都没有还没有进行设计。以前比较的“海上民”的三个版本箭的矛盾就非常多,有巨型箭的。这个设计估计是打算想好了,在后续版本中加上箭。我估计Lepsius的版本箭应该设计好了,可惜暂时没找到他的版本。
2.设计图中(篮圈与绿圈)的人物头朝向与实物的正相反。
3.很多人物的压制顺出错。(紫色圈内)下面的人头应该后于上边人物压制才正确。
4.(黑圈内)按设计来说,手臂不应压倒人物脸上。其他更多矛盾均属模具压制常犯毛病。小的误差我不算矛盾。

注:很多人物的脸部使用相同模具,进行各种角度旋转后压制,压制时使用不同力度,再配合不同的头发,小辫子,造成不同人物形象效果的,感兴趣可以自己找一下。

结论:通过比较多个版本,设计修改意图非常明显。通过一系列的比较,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遗址伪造无疑。

人脸朝向的问题挺搞笑的,不知道这些搞设计的都是怎么想的。


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的一面墙上的浮雕。图纸为Lepsius提供的,不见商博良及其高徒Rosellini有此设计。看来这接力工作干得不错,毕竟那么大一个哈布城,不是几张设计就能搞定的。

矛盾:
1.实物清晰可辨识的,在设计图中设计为破损看不清。
2.在设计图中设计为清晰可辨,实物为人为做损,导致原设计信息完全丢失。
3.Lepsius设计图中为象形位置外的圈,采用了大密度的方形齿设计。在实物中的施工只保留稀疏几个方形齿。这个矛盾绝对不能接受,任何人也会,在测绘时把少量的信息画成大量的,不忠实原作不说,绘制工作量也成倍增加了。
4.绿色框内人物相对蓝线,位置偏移严重。蓝线为实物的砖缝。在测绘时,砖缝相当于辅助线,明显可以看出实物中绿色框内人物基本以砖缝对称。而Lepsius设计图完全没有此特征,说明当时Lepsius不可能认为此处应该有砖缝。
5.右侧认为手里拿的武器明显不同。实物中是刀与锤的组合器,Lepsius设计图中单纯就是个锤。
6.形象文字也有修改处。(篮圈内)其他更多矛盾均属模具压制常犯毛病,相对位置不同,比例失调,角度异常。小的误差我不算矛盾。

结论:
通过一系列的比较,古埃及遗址哈布城(Medinet Habu)遗址伪造无疑。


图解哈布城墙壁浮雕设计变迁史。用图简单介绍一下.

现在证据表明哈布城墙壁浮雕的设计:
最少经过三个阶段:
1.拿破仑考古团队设计。
2.商博良团队设计。
3.商博良高徒Rosellini的设计。
4.Lepsius设计。(此例中未找到Lepsius的设计)。前四组都是设计方案。
5.芝加哥东方研究所 (精准的实物测绘图,此时文物已经存在)

有证据表明这些人之间的继承关系,后者都对前者的所谓埃及文字系统进行完善,并且将其完善的内容用于伪造的设计中,这些“完善”的象形文字都直接绘制于各自的设计图中,也就是相同设计位置,在不同版本中出现了不同的象形文字。这次这张图片,我只选取一个位置,看一下不同设计者的想法。图中三根扇子杆,可以理解为辅助线。与象形文字的横线形成网格。可想而知在格内绘制文字,无论如何也不至于画错,小学生都可以做到,要求把文字画到格内,对拿破仑团队,商博良,Rosellini的要求不算高,并且可以看到三组人马图片画到着实比小学生强。

注意一下象形文字在网格内的布局:发现的问题:匪夷所思的是,四张图中居然没有任何两张可以对应得上。

其中注意处:
1.商博良版这里没有设计文字。
2.拿破仑团队红色箭头处,设计文字为女人。Rosellini红色箭头处。改设计文字为狗。目前实物上最终采用狗的方案。
3.拿破仑团队红五星处的设计,到了Rosellini时被改变了上下书写顺序,实物最终还是采用拿破仑团队的方案。
4.匪夷所思的是,四张图中居然没有任何两张可以对应得上。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以前多次说过,这个是由“复杂分体压模工艺”导致的。就此张图来说,压模要做的事情就非常复杂。要考虑压制顺序,根据压制层次看,象形位置在下层先压制,象形文字压制时还要考虑与前后左右的相对关系,实际压制时难免与设计出现一些偏差。要考虑扇子与人头部,顶端象形文字间的位置关系,所以扇子要先于扇子杆压制。扇子压制完毕,因扇子杆的角度基本已定,也就是扇子杆的压制方案已定,加上下边的象形文字实际压制时难免与设计出现一些偏差,这样必然导致扇子杆位置与象形文字位置与设计部分,在当时的压模施工的技术水平下,这个问题是无解的,这也是为什么所谓“测绘图”与实物没有一件不出现矛盾的原因。

结论:古埃及哈布城遗址后期伪造无疑。
上述方法适用于一切复杂分体压模工艺施工伪造文物的鉴别。



el00le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