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zt:往日依依今在否所恨年年赠离别

0
0

往日依依今在否  所恨年年赠离别  

作者:侠之大者之二

 

 

唐朝“大历十才子”之一,韩翃(读hong),(719-788年)南阳(今河南南阳)人,字君平,唐建中年间,因作《寒食》诗被唐德宗李适所赏识,先后被提拔为驾部郎中、中书舍人。  

韩翃年轻时俊朗不凡,很有才华。天宝年间,韩翃到长安考进士,在备考期间,与一土豪李王孙结成了好友。正是“岐王宅里寻常见”,韩翃经常出入土豪们的娱乐场所,一起谈诗唱K,畅饮论舞,歌宴之间李王孙的一名歌姬柳氏看中韩翃。(可见自古美女爱帅哥才子)歌姬柳氏,容色可观,娇翠欲滴,言谈风趣幽默,是个善于吟诗作赋的解语花。

  其实,韩翃早就看上了这个能歌善舞的解语花,眉目传情多时,他和她推杯换盏,柳氏偶尔来个歌舞助兴。酒宴是催情的重要场合,三杯两盏下肚,无情的也能逢场作戏一把,有情的就更是锦上添花。歌姬柳氏也不是一般的女子,纵然比不得红拂女胆大,却也是个胆子不小的,虽无红拂女的眼力可以看中身在风尘中的李靖,慷慨与之私奔,倒也不差。眼见得才子当前,眉目之间,情难自禁,显然动静还不小,被李王孙看出来。一般人见到自己的歌姬公然对别的男人动情只怕会打翻醋坛子,但李王孙是个豪侠男儿,宽宏大量,不以柳氏“移情”为忤,索性成人之美,将柳氏赠给了她心仪的韩翃公子,还慷慨解囊,资助三十万钱,帮两人操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虽说到了开元盛世的尾声,似春光返照,但人行事性情还是有着盛世的开朗疏豪,唐朝人的开朗性格真是令人喜欢。

  韩柳两人成婚后的第二年,被柳氏慧眼识珠的韩翃果真考中了进士,自然要回趟老家昌黎省亲报喜。因为时局动荡,韩翃不敢带着美貌的柳氏赶路,只能将她暂时安顿在长安。此刻的柳氏看上去是属于那种好命的,遇到个开明大方的男主人,又得了个风流俊逸少年有成的才子做老公。  

随后安史之乱爆发,两京沦陷,夫妻间就此失去联系。战乱期间,韩翃每年都派人回长安寻找柳氏,但接连三年都音信。而战乱中,韩翃也流落缁青成为节度使侯希逸的幕府书记,与柳氏天各一方。等到唐肃宗收复长安,韩翃便遣人到长安四处密访柳氏,但既不知道她是否还健在安好,也不知道她在乱世中是否已经变心跟随他人,便让信使带去袋碎金,袋上题了这首《章台柳》:  

章台柳,章台柳,  

往日依依今在否?  

纵使长条似旧垂,  

也应攀折他人手。  

借问章台的柳啊,过去你是那样婀娜多姿,丰容艳丽,如今你还和往日一样吗?纵然那细长柔嫩的枝条,飘垂如故,恐怕也被他人攀折得不像样了。  

这次的信终于送到了柳氏的手中,那被留在长安的柳氏去了哪呢?原来柳氏心知在乱世中十分危险,便到法灵寺中落发寄居。虽然她在后来的诗文中丝毫没有提及到自己的辛苦忧惧,但我们能想象一个柔弱的女子碰上战乱,说怎样担惊受怕都是不为过的,可以依靠的人不在身边,身边又兵荒马乱时时有人死去……说实在的,我很佩服这个女子,在危难时刻,她不像她的外貌那样娇嫩柔弱,而更像空谷幽兰,懂得在寂寞艰难中抓住生机坚持不放弃。她很冷静地剪去长发,穿上缁衣,寄居法灵寺。那种开放,已不是当年在席宴之间的灼然盛开,而是静静地,积聚养分,如昙花那般连根茎里都汁液饱满的等待。  

此刻,柳氏捧诗呜咽,深明男人对自己的爱意和怀疑试探。他既担心她的生死安危,又担心她红颜凋零不堪相看,更恐值此兵荒马乱之秋,她已为他人所劫夺占有。他的心肠九曲她都看的明白。肯定了韩翃对自己仍有爱意牵念的柳氏心潮起伏,再难像以前那样心如止水地待在寺庙里渡过余生。

她开始蓄发等待和韩翃的团聚,然而不久即遭番将沙吒利劫持,这次她是真真实实为人小妾宠之专房,但柳氏依然心系夫君韩翃。  

如果不遇见,如果韩翃不随侯希逸入觐京师,那么,长安的街市上就不会有那么凄凉的重逢和再见。  

韩翃在长安的街市上心意阑珊地行走,这曾经繁盛的城市如受伤过重的动物,奄奄一息,静默的舔着自己的伤口。到处离乱萧条,劫后余生的气息强烈得让人绝望窒息。

他的柳氏就在这样的失落里坐着马车轻轻过来。清风吹动了她车上的帘幔,他们互相得以望见。一别经年,恍若两生。那一瞬韩翃张口结舌失落到无语,如果柳氏流离市井落魄不堪,也许他只有心疼而不会失落。

但是他看见华衣美服的柳氏消瘦失意的样子,他想到:自己的女人落在了别人的手里,这个人的权势地位不下于我,可是,我的女人她不快乐。  

柳氏也看见了他,她只能以泪洗脸,心里怨恨着造化弄人。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给韩翃丢下一个装了口脂的小金盒,包着金盒的锦帕上写有给他的答赠诗《杨柳枝》:  

杨柳枝,芳菲节,  

所恨年年赠离别。  

一叶随风忽报秋,  

纵使君来岂堪折!  

在观望同一件事的角度和用心上,男人和女人是迥然不同的。韩翃的《章台柳》表现出来的情感是,他对她相思不忘又疑窦丛生。而柳氏答词自比为“杨柳枝”词意凄凉,她对他一样情深意浓念念不忘,却无半点怀疑拷问韩翃的意思,她只是在痛悔,还深深自弃,自己失身藩将,芳华已谢,纵使君来已不堪折了,仿佛,这一切是她的过错。  

韩翃得诗后心意彷徨,手捧香脂痛苦不堪又一筹莫展。他那时还不是皇帝身边的机要秘书,不是红人,未敢轻易得罪藩将。后来得到有侠义心肠的人帮助,对唐肃宗李亨禀明此事。这一场官司打到皇帝驾前才有个了结,唐肃宗李亨下诏断柳氏归韩翃,离散多年的两人终于破镜重圆。  

韩翃与柳氏之间失而复得的情感经历无人可取代,谁丢失了谁,都是损失。历尽艰辛的柳氏又回到韩翃身边,夫妻劫后重聚,恩爱如初,倍加珍惜,之后享受着诗意般生活。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