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西方表音文字的“蛮”性

0
0

物理、天文、数学等真的是徐光启“翻译”、“引进”的吗?

国际观察

作者:长安今何在 ?

现在的说法,都是说物理、天文、数学、化学等词是徐光启和利玛窦,李之藻和某传教士等一起翻译引进西方的,真的如此吗?

明明记得中国古代很多书籍里就有这些物理、天文、北极、子午线、经度等词的呀?!为什么偏偏要说成是从西方“引进”的呢?

况且,只有汉字才是“字”,表音字母文字其实只是发音的拼写形式而已,其意义都是人为定义的。读出发音,并不代表能够知道意义,也就是说,表音字母是不能够携带意义、概念的!

因此,事实上,只有汉字的“字”才是意义、概念的体现,是“音、形、义”的结合体,就形成了音、形、义统一的特点。

那么汉字又怎么可能从没有意义只有发音拼写的表音字母文字中获得“意义”、“概念”呢?!这分明是说反了啊!


汉字词与表音字母文字之间的联系简述

看《日本文化史》,作者是日本的家永三郎,讲到日本文字时提到一件事情,先说大家都知道日本是汉字和假名混用的,日本片假名起源于盛唐时代的乐谱,主要是燕乐半字谱,敦煌乐谱出现很多次和片假名相同的字,所以,片假名的出现肯定参考了燕乐半字谱。

敦煌乐谱共有三首曲子,分别为《慢曲子心事子》、《慢曲子伊州》、《又急曲子》(“子”后无字,可能为《又急曲子伊州》)。有些谱符与假名形体相似,统计如下。

て(平假名),出现42次;ロ(片假名),出现37次;ヒ(片假名),出现25次;

ス(片假名),出现23次;ハ(片假名),出现4次;ト(片假名),出现4次;

エ(片假名),出现1次;〦(日文符号),出现14次。

平假名是在汉字草书基础上加以简化而成。这种草体出现于日本的时间比较早,大约在盛唐时代。

片假名原本主要作为符号,用于学生和僧侣在学习中国古代和佛教经典时记笔记和标注训点,不久便被普通人使用。

接下来就是要说作者提到的事情,看了很多有关讲日本文化的书籍,关于日文假名的事情大同小异,这件事好像才知道:

假名不存在一个形只对应一个音的规则,现在使用的片假名和平假名固定为一音一字形,完全是活字印刷使其定型,这是很晚以后的事了(当下将现行字形以外的字形称为“变体假名”,原来并没有任何所谓变体的说法)。

【这件事让我想到那个帖子《西方“表音文字”是中文雅言的寄生物》,提到了西方表音字母是纸张及印刷术将其字音、字义固定下来的,这一点和日本假名通过活字印刷固定为一音一字形的情况一样!

日本之前是大量使用汉字进行表意、造词,减少使用汉字后,现如今,"平假名"用于日语汉字的标音和标准日语中,"片假名"大多用在外来语的音译和专门用途中(如广告、公共标志等)。

西方表音字母通过造新词增加词汇量来解决字义的缺失问题,但这不能解决问题,因为通过发音不能够知道字义的意义,依然需要记忆逐渐增多的词汇含义。

表音字母不管是什么外形,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字义的表达,表音通过发音来拼读作为文字,固然可以快速解决读写问题,让大多数人能够脱离“文盲”状态,来学习先进文明,但是,时间长了,其固有的缺陷就会显现出来,因为听到能读写,却不能看到就明白意义,发音的变化还会导致新字母文字的出现,造成断层、分裂,而不可能跨越时空读懂祖先留下的文字典籍,所以,表音字母文字是不可能出现变成死文字后,还能够破译读写字音字义!

只有汉字才会出现经过千年,依然可以读懂祖先留下的书籍,西方伪史编造的假历史,却经常出现不同民族能够互相明白对方的话语,这是不可能的,在它们的语言文字里,同样一个名字,经过不同民族的发音导致变音变形,翻译为中文都成为不同的名字了呢!能够想象阿拉伯保存“希腊”书籍吗?早就不是原来的意思了吧!况且,怎么知道就不是阿拉伯自己研究的呢?

倒是,中国周边的民族都是使用汉字+本民族表音字体,可以通过汉字互相沟通,抛弃汉字后,都是使用直译外文来解决外来语的翻译问题,通过上述表达,可以知道,表音字母体系都是原生文明汉字的衍生品,在缺失表意的问题上,要么增加词汇量,要么增加汉字词!

中国周边民族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恢复增加汉字词倒是可以,西方恐怕不可能增加汉字词来解决,那么就只能继续增加海量词汇,造成阶层固定,文化隔离了呀!】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